🏡
PTT小說網
x
    「不,是你來挑戰我。」

    那人的神情、眼神都透著極端的不屑,面對這樣的眼神和姿態,雲澈的眉毛微挑了一下,眼神也變得危險起來。

    誰挑戰誰,這自然不是相同的概念。因為挑戰,只能是弱者挑戰強者,輸了便是輸了,勝了便可取代強者位置。而強者對弱者,不叫挑戰,而是仗力欺人。

    短短几句話,他們已經針鋒相對。而大殿的氣氛已經悄然變化。

    「呵呵呵呵。」那人淡淡的笑了起來,他身影一晃,簡單幾步,卻詭異的邁出了幾十米的距離,站到了雲澈的身前,眯起的眼縫間透射出淡漠的冷光:「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你吧。我扼殺的天才多不勝數,看來今天,又要多上一個了。」

    「陸……陸斬南!!」他出現在大殿中央時,不少弟子頓時情緒失控的喊出他的名字。

    「那個人……好像是七殺劍閣的陸冷血?」

    「沒錯!就是他!雲澈想和他交手?這這這……兩人的實力,根本不是一個層面上的啊!而且,這人『陸冷血』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和他交手……雲澈不想要命了嗎!」

    大殿頓時一陣混亂的竊竊私語,因為此時相對站在大殿中央的兩個人,從來沒有人預想過他們會有交手的時候。因為他們可以說是兩個平面上的人……雲澈十六歲,而陸斬南已經十八歲!三十歲之後,雙方年齡差距個幾歲完全沒什麼問題,因為到了那個年紀,玄力的積累已是次要,關鍵看天賦。天賦足夠,可衝破真玄靈玄,天賦不足,或許一生都將卡在真玄的瓶頸之上無法突破。

    但二十歲之前,正是玄力積累的關鍵時期,別說一歲,差上半歲,玄力之上都會有很大的差距。比如,十六歲的入玄境一級,在新月城年輕一輩算是上等天賦,但也一抓一大把,但十五歲的入玄境一級,那就是頂級天才級別,整個新月城都不會超過五個人。二十歲之前一級年齡一步天,絕不是什麼誇張之語。

    所以二十歲之前的較量,一般都是同歲之間,否則極不公平。

    雲澈和這個陸斬南整整差了兩歲!而陸斬南的玄力,更是高達入玄境七級!無論年齡還是玄力,都是相當於兩個領域的人!他們之間交手,根本不能稱之為「較量」,完全只能淪為單方面的壓制!

    年齡的差距下,陸斬南縱然臉皮再厚,也不可能主動上場。但,眼下卻分明是雲澈主動要戰陸斬南,那就是不同的概念了,陸斬南要是不應戰,豈不代表他怕了雲澈!

    在所有人看來……雲澈勝玄宇、炎銘、風廣翼是牛叉,勝鐵橫軍是牛叉到變態,而挑釁十八歲,入玄境七級的陸斬南……這尼瑪是純粹吃飽了撐得找虐!

    入玄境一級對入玄境七級,差了整整大半個境界!這是幾乎無法用任何方式彌補的巨大差距,怎麼打?

    七宗門那邊的弟子紛紛幸災樂禍起來。主動挑釁陸斬南?簡直自己找死!陸斬南外號「陸冷血」,內心陰冷無情,與人交戰,必定見血,雲澈和他交手,敗陣倒是其次,被切掉只胳膊手掌什麼的都是輕的。

    新月玄府的長老們都已是大驚失色。他們深知這個陸斬南是什麼貨色,雲澈和他交手,極有可能會被陸斬南廢掉,新月玄府也必將因此失去一個百年難遇的天才。司空寒迅速向藍雪若打眼色,但未等他傳音給藍雪若,藍雪若已先行站了起來,快步擋在雲澈身前,道:「雲師弟,這一戰我來吧。他的年齡大你兩歲,你們之間根本不適合切磋。」

    雲澈卻是搖頭,一臉自通道:「不用了,對付這種貨色,還用不著師姐出手,雖然我比他小上兩歲,但也完全足夠了。」

    本來,藍雪若上場,七宗門的弟子都是暗呼可惜,如果雲澈就這麼順勢退離,誰也說不出什麼。藍雪若十八歲,對戰陸斬南再合適不過。但沒想到,這個雲澈卻是執迷不悟,竟堅持想要自己和陸斬南交手。這讓七宗門的不少弟子直接笑噴。

    藍雪若一怔,焦急道:「雲師弟!不要意氣用事,這個人有著入玄境七級的玄力,而且心思狠毒,根本不是你能對付的。還是讓我來吧。」

    雲澈卻是依然搖頭,臉上反而露出一絲微笑:「謝謝師姐關心,不過師姐放心好了,我既然成為新月玄府的弟子,就不會給新月玄府丟臉的。」

    雲澈的笑帶著一種莫名的感染力。他如此堅持,藍雪若也已經無法再說什麼,只能在心中暗暗嘆息一聲,目光複雜的看著他,叮囑道:「這一場,你就是敗了,也不會給新月玄府丟臉。所以,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好自己……這個人外號冷血,他當著府主的面下殺手都有可能,一定要小心!實在不行,認輸也不丟人!」

    雲澈向藍雪若微微點頭。藍雪若退後兩步,無奈的退入坐席之中。而夏元霸的整顆心都已提了起來,他雖然進入新月城才半年,但也聽到這個陸冷血的名字。

    「我很欣賞你的個性,完全不加掩飾的張狂和傲慢。」陸斬南淡淡出口,聲音低沉陰冷:「只可惜,你狂的有些過頭了,這樣的人,一般早死。」

    「不用廢話了,報上名字吧。」雲澈面無表情道。

    「名字?」陸斬南微微抬頭,狹長的眸子里滿是冰冷不屑的嘲諷:「你……還不配知道。」

    「好吧,我收回剛才的話。」雲澈撇了撇嘴:「我已經對你叫什麼名字完全沒興趣了,因為你不過是我人生路上,再普通不過的一塊踏腳石而已。對於踏腳石,我可沒興趣知道它的名字。」

    「呵呵,這或許是你這輩子,最後一次這麼自信的說話了。」陸斬南淡淡一笑,感覺眼前這個張狂的少年不但狂妄無邊,而且簡直自負愚蠢到了極點。

    「看來,這個叫雲澈的小子已經廢了,我感覺的到,這個陸斬南已動了戾氣。」蕭宗外宗的那個中年人搖搖頭道。

    「陸斬南本就心狠手辣,又被他各方面挑釁,又怎麼可能不下狠手。」蕭洛城微笑著晃了晃頭,低聲道:「看他戰勝了鐵橫軍,我還本想上去把他踩下去,讓他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天才,但現在看來,已經不需要我了。」

    中年人連忙道:「少宗主何等身份實力!這個狂妄的小子怎配讓少宗主親自出手。」

    蕭洛城溫然一笑,不再說話。

    「不得不說,你的狂妄成功我讓有了毀掉你的強烈**,好好享受你擁有完整身體的這最後幾秒吧,嘿……」陸斬南右手在左手上一摸,一把近四尺的長劍已抓於手中,他的嘴角咧起一絲獰笑,身體從靜立狀態猛然暴起,在大殿中央化成了一道黑色的幻影,在一陣如暴風般的呼嘯聲中瞬間移動到了雲澈三步之內。

    「七殺劍閣的身法玄技……暴風流雲!」

    「錚~~~」

    隨著陸斬南那如暴風般的移動,被他握在右手的長劍之上,忽然傳來一瞬讓人心顫的刀鋒顫動聲,下一瞬,陸斬南的長劍就如一道閃電般驟然刺出……那一道劍光,就如忽然瞬間奔騰肆虐的雷電之光,快到了讓人只能捕捉到那一絲一閃而過的刺眼寒芒。

    「是雷光一閃!陸師兄居然上來就是這一招,看來是想一招就廢了這個狂妄的小子!」七殺劍閣的一個弟子驚呼道。

    「那是,如果陸師兄讓這個小子在他手上走過三招,那就不是陸師兄了。」七殺劍閣另一個弟子理所當然道。

    這華麗的一劍速度快到了極致,纖薄的劍身更是灌注了陸斬南強大的玄力,劍勢也強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這一劍可以說完美無瑕。七殺劍閣以「疾劍」聞名千里,在陸斬南身上,「疾劍」二字得到了完美的呈現。

    哧啦!!

    「啊!!!」

    空氣被撕裂的刺耳聲音響起,這如電光般的一劍在所有新月玄府弟子的驚呼聲中直接洞穿了雲澈的身影,連人帶劍從他的身體里直接穿了過去……

    但可惜,只是個殘影。

    「竟然……躲過去了?這怎麼可能?」七殺劍閣的弟子紛紛驚叫起來。陸斬南剛才的一招「雷光一閃」,可以說發揮的無比完美,同來的弟子沒有一個自信能做到他這種程度。那一劍的速度,幾乎可稱得上驚天地泣鬼神,就算有所準備,都極難避過,而雲澈明明是第一次和七殺劍閣的弟子交手,理應根本不熟悉七殺劍閣的劍招,毫無準備之下……竟然還躲過了!

    「竟然躲過去了!」新月玄府的長老們也是大大吃驚,有兩個直接激動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這個雲澈不但玄力渾厚的不可能思議,有著奇妙詭異的身法玄技,就連反應速度,竟也如此驚人。

    「好快!」雲澈的眉頭微微一沉。如果不是自己玄關全開,能以最快的速度調動玄力發動星神碎影,這如雷光般的一劍,他還真不一定能躲得過去。z

    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