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陸斬南狼狽不堪的從地上站起,臉色煞白,胸口的衣服已被燒出一個大洞,露出幾乎被灼成焦黑色的皮膚。在他的護身玄力下,雲澈的火併未對他造成太嚴重的傷害,但從體內燃起的火焰所帶來的痛苦,足以讓他牢記一生,更是在他心中印下了很深的陰影。此時,他看向雲澈的目光已是充滿了驚懼,低下頭,拖着劍,一聲不吭的走回了七殺劍閣的坐席。

    他知道,今天的自己,完完全全的淪爲了雲澈口中的“踏腳石”,他之前對雲澈的各種不屑與嘲諷,此時想來,就如一堆自扇耳光的笑話一般。

    “陸斬南……竟然……敗了!!”

    “太恐怖了!陸斬南是什麼實力?竟然連他都被雲澈擊敗了!”

    “十六歲……入玄境一級,玄力卻渾厚的驚人,身法更是詭異莫測,還會如此高等的火系玄功!他剛纔施展的火系玄功,好像和雲陽宗與焚天門的都不相同,但境界卻高的嚇人……他明明才十六歲!”

    “這樣的天賦,雖然不可能比的上蕭洛城,但也差的不太遠了!或許,足以和焚天門的焚子鸞相提並論!在新月城年輕一輩中,天賦足以進入前五……不,前三!”

    七殺劍閣從弟子到長老都集體失神,因爲他們最爲了解陸斬南的實力,但,他如此的實力,竟然被新月玄府一個十六歲的弟子給擊敗了。這種心靈衝擊對他們來說實在太大,大到了讓他們根本不敢去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實。

    之前被雲澈擊敗的玄宇、炎銘、風廣翼等人更是久久瞠目,喉嚨一陣發澀……被雲澈擊敗時,他們心中各種不忿不服,但現在,他們才清楚的知道,他們輸的豈止是不冤!雲澈和他們交手時,壓根就沒使出全力,或許根本連一半的實力都沒用出來!否則,他們只會敗的更快,更慘。自己之前在雲澈面前的張狂叫囂……現在想來,簡直就像是無知的幼犬在幼獅面前狂吠一樣。

    “這樣的天賦,有着雄厚底蘊的七宗門都極其罕見,而我們新月玄府,竟然出了這樣一個弟子!說不定,這個沉寂了多年的新月玄府,將會因爲他而崛起。”司空寒感嘆着說道。

    他身邊的兩個長老緩緩點頭,深以爲然。

    天才不需要太多,也不會有太多。能出一個,便足以光耀門楣。而新月玄府作爲新月城唯一一個皇室所立玄府,已經不知多少年沒有出過一個堪比七宗門的頂級天才,這也是新月玄府一直在七宗門前擡不起頭的最主要原因。而這個“魔咒”,或許從此將因雲澈的出現而打破……不!是已經打破!這一次,因爲雲澈一個人,新月玄府在前來放下馬威的七宗門面前,狠狠的威風吐氣了一把。讓這七宗門的弟子此時的目光中,再也沒有了剛剛進入主殿時的傲然和輕視。

    而新月玄府的弟子們都還在發呆之中。面對強大的陸斬南,只有十六歲的雲澈依舊是勝了!這個結果對他們造成的震撼,已無法用語言去形容。入玄一級擊敗入玄七級,這樣何其恐怖的天賦才能做到!他們也是第一次知道,入玄境一級居然也可以達到如此恐怖的實力!這一場又一場,幾乎每一場都遠出他們預料的勝利,讓他們簡直如在夢中一般。

    “我一直以爲我的天賦已經算是天才級別,但和雲師弟一比……哎,簡直都不能看。”坐席之中,不少新月玄府的弟子暗自感嘆道。今天能進來參加這個宴會的,無疑都是新月玄府最精英的那一批弟子,心中也自然有着一份自己的傲氣。但今天目睹雲澈的五場連戰,他們心中的傲氣被驅散的無影無蹤,心中,對這個剛入玄府的師弟無比欽佩和折服着。

    “這真的……是我姐夫嗎……”這已經是夏元霸不知道第幾百次的呢喃了,眼睛更是始終處在圓瞪狀態。

    他和夏師弟一樣是出自東方小城流雲城。在那個地方,一定不可能有什麼太高等的資源,這樣的條件下,雲師弟居然都能達到如此的境界。如果他生在大宗門,此時的成就必然更加驚世駭俗……藍雪若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тt kán ●¢ O

    他……不就是我一直在找的那個人嗎!

    想到這裏,藍雪若瀲灩的眼波劇烈的動盪起來,釋放出無比動人的光彩,看向雲澈的目光,也頓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連戰五場,雲澈的消耗顯然很大,此時他雖然表面平靜如前,但額頭上已佈滿了汗珠,呼吸,也明顯變得急促起來。他的左臂上,那道長長的血痕觸目驚心,外溢的鮮血將他的半隻衣袖都給染紅。

    藍雪若馬上起身,把身上帶的各種外傷藥一股腦全拿了出來,快步走到雲澈身側,關切道:“雲師弟,你的手臂受傷了,傷的重不重?”

    雲澈笑了笑,道:“沒關係,只是皮肉傷,沒碰到骨頭,而且現在已經止血了。謝謝師姐關心。”

    “別逞強,來,給師姐看看。”藍雪若伸出玉手,小心拿起雲澈的手臂,檢查起他的傷口,隨之,她的臉上露出驚訝,雲澈手臂上的傷口雖然很長很深,但如他所說,的確沒有觸及到骨頭。那可是陸斬南的一劍,在他身上居然只造成了這種只能算得上輕微的創傷!

    不要說入玄境一級,就算是同爲入玄境七級的人受陸斬南這一劍,也根本不至於只受這麼點創傷!入玄境一級,怎麼可能有這麼強悍的護身玄力。

    看着藍雪若臉上的驚訝,雲澈的臉上微微浮現一絲得意:“師姐現在相信了吧?我的身體可是鐵打的,哪有那麼容易受重傷。”

    藍雪若輕然笑了起來:“長的這麼白白嫩嫩,哪裏像是鐵打的?標準的小白臉還差不多。”

    “額……小白臉?”雲澈的眉頭微微挑了一下,然後看着藍雪若的雪顏,笑嘻嘻道:“只有被美人包養的男人,才能被稱作小白臉,我又沒有美人包養……要不,師姐你包養我?”

    “噗……嘴巴真不乖,”藍雪若噗嗤笑了出來,輕輕白他一眼:“我可是你師姐哦,再敢調戲師姐,小心師姐把你已經成婚的事宣揚出去,讓你一個小妹妹都騙不到。”

    雲澈的臉色立馬囧了。

    看到藍雪若居然主動去關切雲澈,而且還開始在那說說笑笑起來,兩人的樣子,還多少有點打情罵俏的意味……慕容夜的臉一下子變得鐵青,牙齒都差點沒咬碎。他和藍雪若在新月玄府是公認的金童玉女,只差一步就成公認的一對了,不過他自己很清楚這一步有多難,至少,藍雪若從來沒有像此時對待雲澈一樣對待過他。

    “這個可惡的小子!”慕容夜的眼神在默然間變得越來越陰狠。

    而云澈彷彿是感覺到了他充滿嫉妒和怨恨的目光,頭微微嚮慕容夜的方向偏了一下,嘴角也帶起一個微不可察的弧度。

    啪!啪!啪!啪!

    這時,一陣清脆的拍手聲在大殿中響動,人們隨着聲音看去。而那個拍手的人,已經緩緩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精彩!真是精彩絕倫!我本是單純代表父親來向秦府主表示恭賀,沒想到,竟然欣賞到了一場場精彩的龍爭虎鬥,更是有幸看到了我新月城又一顆新星的崛起。”

    少年一邊說着話,一邊走向了雲澈,臉上笑吟吟的。他看上去很是年輕,十六七歲的樣子,但一張臉上卻是毫無稚氣,反而有着一種無形的高貴與傲然。他的聲音很清朗平和,卻隱約帶着一種讓人窒息的壓迫力。

    看着這個緩緩走出的少年,大殿之中一時間鴉雀無聲。

    蕭洛城!!

    新月城年輕一代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在蕭洛城走進主殿時,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向了他。但之後,卻沒有太多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即使雲澈向七宗門所有十六歲的弟子傲然宣戰,七宗門久久無人應戰,也沒有人想到他……因爲蕭洛城所在的層面,已經脫離了這個小小的新月城,他的天賦之恐怖,根本不是新月城,哪怕是七宗門的弟子所能比擬。鐵橫軍十七歲入玄境四級,陸斬南十八歲入玄境七級,他們都是新月城赫赫有名的頂級天才。

    而蕭洛城……十六歲,入玄境十級!

    新月城宗門之間年輕弟子的切磋對戰,從來都沒有蕭洛城的參與,因爲新月城年輕一輩中,根本沒有人配當他的對手,也沒有人配讓他出手。

    雖然他現在是蕭宗設在新月城外宗的少宗主,但任誰都清楚,待他二十歲之後,必然不可能繼續留在新月城中,而是會回到蕭宗總宗,以他的可怕天賦,即使在總宗之內,也會有不低的地位。蕭宗總宗,那是新月城連仰望都沒資格的龐然大物!是連蒼風皇室都要巴結的超然宗門。那裏纔是屬於蕭洛城的地方,新月城,根本不可能容得下蕭洛城這個絕世天才。

    但現在,蕭洛城居然自己站了出來,而且還走向了雲澈。

    人們的心臟都開始狂跳起來,難不成,他是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