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洛城忽然走出,無疑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雖然雲澈今天大出風頭,連勝五人,震驚全場。但他的光環,終究還是根本無法和蕭洛城相比。雲澈所表現出的一切,足以踏入新月城年輕一代的最頂尖階層,但蕭洛城,卻是足以進入四大宗門那個層面的超級天才。如果雲澈忽然向蕭洛城宣戰,那麼或許還不會有太多人驚訝,頂多當成不自量力,但蕭洛城卻是主動走出,就太過耐人尋味了……

    難道他是要與雲澈切磋?不對!絕不可能,以蕭洛城的地位、傲氣和實力,又怎麼會願意自降身份和一個新月玄府的新進弟子交手。但若不是如此,他想要做的究竟是什麼?

    蕭洛城主動走出,而且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也讓雲澈心中詫異。他當下微笑道:“蕭少宗主謬讚了,我不過是新月玄府一個普通的弟子,萬萬擔不起‘新星’二字。在新月城有資格被稱作‘星’的,你蕭少宗主纔是當之無愧。”

    “哈哈哈哈!”蕭洛城笑了起來,那隱含王者之氣的笑聲根本不像是出自一個十六歲少年之口:“雲兄弟真是太過謙了,相信經過今天的這場切磋,雲兄弟的名字必定響徹整個新月城。而將來的成就,一定更加不可限量。我蕭洛城今天能親臨現場,也算是一種大幸。”

    雲澈的臉上頓時現出受寵若驚的樣子,急忙道:“蕭少宗主的話真是太折煞我了,我這點能耐,在蕭少宗主面前,簡直如皓月前的熒光一般,根本不值一提。不知蕭少宗主這是……有何指教?我雲澈一定細細恭聽。”

    “呵呵,雲兄弟真的不需要這麼謙虛,你是熒光還是皓月,在場的諸位心中自然明瞭。我這番冒昧的站出來,是對雲兄弟有個不情之請。適才見雲兄弟大發神威,連勝我七宗門五名頂級弟子,我在心中驚歎欽佩之餘,也是有些技癢,所以想向雲兄弟討教一番,不知雲兄弟可否應允?”蕭洛城目視雲澈,面帶微笑,彬彬有禮道。

    蕭洛城這番話一出,大殿之中頓時一片竊竊私語,就連雲澈也短暫愣了一下。

    “蕭洛城要主動挑戰……啊不不,是主動要和雲澈切磋?這這……不科學啊。”

    “雲澈雖然極其厲害,說是新月玄府百年以來的第一弟子我都信,但蕭洛城和他根本不是一個層面上的人,蕭洛城怎麼會主動提出要和他切磋?這不管怎麼想都不合情理。”

    “難道是七宗門這次敗的太難看,蕭少宗主要爲七宗門找回場子?同時讓這個雲澈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天才?”

    雲澈沒有馬上應答,神色怔怔的站在那裏,彷彿已經被蕭洛城的話驚呆過去。而這個期間,他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蕭洛城的眼睛。蕭洛城此時所在的位置距離他只有五步之遙,氣質與氣勢都是溫文平和中帶着不加掩飾的超然,但,雲澈能夠感受的到他人畜無害的外表之下那凝厚的玄力和強大到驚人的無形氣勢,整個人就彷彿一頭潛在深淵之中的猛獸一般,不動則已,一動起來,不知會是多麼的可怖。

    而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雲澈在他的眼眸深處,看到了一抹冰冷的陰氣。

    他對於這種氣息,實在太過熟悉了。

    這個蕭洛城,想毀了我!這是雲澈馬上得到的答案,他的內心也一下子冷了下來。

    不過爲什麼?我和他沒有任何交集,更無任何利益上的衝突,今天也不過是第一次見面而已。他明明應該沒有理由這麼做。

    難道,僅僅是爲了扼殺我這麼一個剛剛嶄露頭角,將來有可能成爲他敵人的“新星”?

    也就是說,我今天的表現讓他多多少少有了那麼一點“忌憚”?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個看上去溫文有禮的少宗主,可謂是有着魔鬼一般的城府和心腸。

    一念至此,雲澈頓時有些惶恐的說道:“蕭少宗主要和我切磋?這……不是我雲澈自謙,雖然我剛入新月城不久,但也聽聞蕭少宗主如此年紀,便已半隻腳踏入真玄境,我這點微末玄力,比起蕭少宗主差的實在太遠,和蕭少宗主切磋,實在是不勝惶恐。”但馬上,他又話音一轉,正色道:“不過,既然蕭少宗主如此看的起我雲澈,我當然不敢拒絕,能和聞名千里的蕭少宗主交手,這也是我雲澈的莫大榮幸。”

    “很好!”蕭洛城滿意的點頭,微笑道:“既然是切磋,當然要以公平爲最基本前提。雲兄弟已經連戰五場,消耗想必十分巨大,而且左臂也已受傷。在我們切磋開始之前,雲兄弟暫且休息一番,待雲兄弟玄力恢復,我們再來一場公平切磋。”

    “不,並不需要。”出乎所有人預料,面對蕭洛城這個極其合理,又完全對他有利的提議,雲澈卻是毫不猶豫的搖頭拒絕:“我雖然消耗不少,但也多少還留了一點餘力,應該足以和蕭少宗主戰上一番。至於手臂上的傷,不過是小傷,應該也礙不了什麼大事,再說,切磋而已,又不是生死對決,無所謂公平不公平,又何必因爲我雲澈的一點消耗和小傷而耽誤蕭少宗主和大家的時間。”

    雲澈的這番話說出來,完全驚呆了殿中的所有人。因爲只是不是聾子,都能從雲澈的話中,聽出一種……極度的自信和傲氣!!

    “臥槽!這個雲澈……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多少還留了一點餘力,應該足以和蕭少宗主戰上一番’!他以爲他是誰?他以爲蕭洛城是誰?”

    “雲澈的確是個頂尖天才,這個不得不承認。但他在蕭洛城面前居然都敢這麼狂,簡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自取其辱!蕭洛城和他交手,一隻腳分分鐘就能把他踩下。”

    “唉,算了。他自己也說纔剛來新月城不久,估計也只是稍微聽過蕭洛城的名聲而已,而不知道他究竟是個多可怕的人物。我打賭如果他在新月城再住上一個月,再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說出剛纔的話。”

    “嘿嘿,這可有意思了。估計蕭洛城聽了他的這些話,也會心生怒氣。搞不好過會會讓他敗的無比悽慘屈辱……嘿嘿,這下有好戲看了。”

    “雲師弟!”藍雪若纖眉緊蹩,馬上低聲提醒道:“這個蕭洛城雖然和你同歲,但他和剛纔與你交手的人完全不一樣,可以說根本不是一個層次上的,你千萬不要……”

    “放心啦師姐。”雲澈卻是直接將她打斷,毫不在意道:“我現在的狀態沒你們想的那麼差,再說,和蕭少宗主不過是切磋而已,無論結果是什麼,都沒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

    藍雪若還想再說什麼,卻見雲澈給了她一個很是平和的安慰眼神,然後便轉向了蕭洛城,道:“蕭少宗主,現在就開始,如何?”

    其實,雲澈說了剛纔的話,便已經沒有了退路。藍雪若只能在心中嘆息一聲,默然坐下,心中一片擔憂。

    蕭洛城笑了一笑,任誰都看得到他笑的有些僵硬,或許蕭洛城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遇到敢在他面前如此託大的人,他微眯眼睛,緩緩說道:“既然雲兄弟堅持如此,那我當然尊重雲兄弟的意思。只是,雲兄弟此時的狀態實在讓人憂心,連續五戰,玄力大耗,護身力量也一定大不如前,甚至有可能隨時崩掉。要是那個時候受了我一擊,可是有可能受到重傷的,這樣的話……”

    “哈哈,蕭少宗主太多慮了。”雲澈卻是毫不在意的笑了出來:“切磋嘛,難免會有收勢不及的情況發生,出現輕傷,甚至重傷都是再正常不過。再說,我以現在的狀態和蕭少宗主切磋,也是我自己堅持,就算真的傷筋斷骨什麼的,也一定不會怪責蕭少宗主。這一點,在場的諸位都可以作證。所以,蕭少宗主儘管施爲就是,讓我這個初入新月城的人能好好見識一番新月城年輕一輩第一人的實力。”

    雲澈的這些話一出,嚇得新月玄府的衆長老差點沒從坐席上摔下去。而七宗門那邊,尤其是蕭宗外宗那邊,有不少人直接笑出聲來。

    這尼瑪……簡直是在給自己挖墳墓一樣!!

    蕭洛城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那眼神……像是在看一個傻逼。

    “不過話說回來,若是我雲澈僥倖……不小心重傷到蕭少宗主的話……”

    雲澈這句話一出,七宗門那邊頓時再度笑倒一片,有幾個人直接不顧場合,肆無忌憚的狂笑起來,甚至笑的捂着肚子在地上直打滾,猶如聽到了世界上最滑稽的笑話一樣。而新月玄府這邊卻是沒有一個人笑的出來,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焦急……如果有可能,他們無比的想要雲澈把對蕭洛城說的所有話都收回去……當然,除了慕容夜。他咬緊牙齒,兩腮直哆嗦,有數次差點沒控制住笑出聲。

    這個白癡,竟然自己挖坑準備自己跳!居然還有人蠢到這種程度……蕭洛城,你可一定要把他揍到殘廢,揍到半死!

    “哈哈哈哈!”蕭洛城大笑起來,道:“如果我蕭洛城被雲兄弟傷到,那也是我學藝不精,當然半點都不會賴到雲兄弟頭上,在場諸位同樣可爲見證。”

    蕭洛城的話音剛落,雲陽宗首席長老炎自在就高喊道:“兩位放心,今天我們這麼多人在場,這麼多眼睛看着,自然會給你們最牢靠的見證。你們兩人過會在切磋中無論誰不慎受到重傷,都不能怪責對方,否則,就是言而無信,讓人不齒的卑鄙之徒。”

    炎自在的話一出,各大宗門頓時紛紛響應。他們的這些話,當然都是向雲澈和新月玄府所說,因爲壓根不會有人相信雲澈能傷的了蕭洛城。

    說玄力大耗,還受了輕傷的雲澈,更是一絲一毫的可能性都沒有。

    司空寒的臉色發苦,求助的目光看向秦無憂,卻見秦無憂在七宗門逼迫般的注視下,緩緩的點了點頭。

    “好!”蕭洛城平和的出聲,“既然如此,我就來好好的向雲兄弟討教一番。還請雲兄弟……多多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四個字,蕭洛城說的很是刺耳。

    雲澈淡淡一笑,沒有接話,氣息變得平靜,目光變得凝實,玄脈的第一境關再度開啓!

    按照茉莉的警告,他目前的身體狀態,第一境關只能再開啓最後的十幾秒,否則身體和玄脈必然超出負荷,受到無法預計的損傷。

    但十幾秒……足夠了!!

    雲澈的眼眸深處,閃動起極其危險的光芒……

    我沒招你,沒惹你,你卻要毀了我。

    既然如此……

    我先毀了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