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已擺好架勢,滿臉凝重。反觀蕭洛城則是氣定神閒,面帶微笑,毫無緊張之感……不過他心裏早就氣笑了。

    他會出手,自然不是沒有原因。因爲這個雲澈給了他一定的危機感。當然,這種危機感絕不是認爲雲澈能戰勝他。而是,雲澈明明只有入玄境一級,但卻連入玄境七級的陸斬南都能擊敗,所使用的火系玄功,更是達到了一個高到不可思議的境界。能在入玄境一級就有如此能力的,縱然他身爲蕭宗外宗少宗主,也從未見過,連聽都沒聽說過。

    即使是他在入玄境一級時,也絕對不可能做到這個程度。

    也就意味着,相同等級之下,就連他,也基本不可能是雲澈的對手。

    在新月城這麼多年,他從來都是公認的第一人,年輕一輩,也從來沒有出現一個能讓他看得起的人。而從雲澈身上,他竟無法控制的生出一種自愧不如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極不舒服。這樣的人,根本不應該出現在新月城,更不應該出現在他的面前。

    而且雲澈姿態狂傲,言語毫不客氣收斂,之前對七宗門的各種嘲諷,又讓七宗門幾個頂尖弟子敗的無比悽慘,毫無顏面,可想而知,這幾個宗門必然已對雲澈產生忌恨,會不會在今天之後下什麼暗手不說,但成爲朋友,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那就毀了吧……這新月城,配得上“天才”二字的,只有我蕭洛城!

    而這個雲澈足夠強,也足夠狂,更是足夠蠢!居然還替自己挖好了墳墓!如此一來,自己毀掉他的最後一點顧忌都沒有了。

    一念至此,蕭洛城嘴角的微笑更加曖昧起來,他輕鬆寫意的向雲澈一攤手,道:“雲兄弟,請吧。”

    蕭洛城的姿態,顯然是要雲澈先出招。

    雲澈也不客氣,腳步前踏,幾個錯步,右臂橫掃向蕭洛城的胸口,無招無試,只有單純的玄力衝撞。顯然是想先試探一番蕭洛城的玄力深淺。

    以入玄境一級的玄力去試探入玄境十級!

    蕭宗外宗的人齊齊面露冷笑嘲諷……兩人的玄力等級相差了幾乎一個大境界,雲澈想要多支撐上一會兒,唯一的手段就是依靠身法玄技,但他上來卻直接就是玄力衝撞,簡直可謂無知到極點。蕭洛城目中也是閃過一絲不屑,右手倒背身後,左手隨意甩出。

    單手,而且只用了三分力。

    “砰”的一聲,兩臂相撞,蕭洛城站在原地一動未動,連身體都沒出現晃盪,而云澈的身體則直接後滑兩丈多遠,險些倒地,整隻右臂也是隱隱發顫。他頓時目露驚容,道:“不愧是蕭少宗主,玄力居然如此深厚!”

    “呵呵。”蕭洛城淡淡一笑:“雲兄弟的玄力也是厚重無比,難怪連陸斬南都能擊敗。不過……如果我說剛纔我只用了三分力……你信麼?”

    “哈哈,蕭少宗主真會開玩笑。”雲澈笑了兩聲,看他的樣子,完全是把蕭洛城的話當成了說笑,惹的七宗門弟子一陣冷笑。他腳步後撤一分,右手重新擡起,凝眉道:“不過接下來一招,蕭少宗主可要小心了。如果硬接的話,可是有可能受重傷的。”

    聽到這句話,蕭洛城的嘴角劇烈抽動了兩下。七宗門的衆弟子們再次笑倒一片。雲澈所表現的實力讓他們一次次震驚是沒錯,但此時看來,他的過度自信和無知,簡直要比他的實力勝出不知多少倍。

    “多謝雲兄弟忠告。雲兄弟請儘管出招就是,我都會接着。就算實力不濟真的受了重傷,有這麼多人現場見證,絕對不會怪責到雲兄弟頭上。”蕭洛城笑呵呵的說道。他現在開始有點後悔站出來了……因爲和這麼一個自信過頭的白癡交手,簡直辱了自己的身份!而狂妄無知到這種程度,就算天賦再高,也根本成不了什麼大器,根本不需要半點忌憚。

    雲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目光變得格外凝重,右手之上,一團玄力渦流快速凝聚,顯然,他是在把所有的力量,拼命集中在右手上。其實,從他與玄宇交戰到現在,除了一個身法玄技,他從未施展出任何攻擊性玄技,所有的攻擊手段都是最普通不過的玄力衝擊。

    而這次,依然如此。而所有人也完全確信,雲澈壓根就沒有攻擊類玄技。

    “蕭少宗主,接我這招!”

    雲澈沉聲低喝,狠狠一拳重重的轟向蕭洛城的胸口,這一拳顯然凝聚了雲澈全身的玄力,氣勢逼人,所帶起的玄力波動比普通的入玄境一級要強出至少一倍還多。

    以入玄境一級揮出這樣的力量,足夠讓人瞠目驚歎。但對於蕭洛城,壓根不可能造成一絲一毫的威脅。感受着一股勉強算得上剛猛的玄力氣勢撲面而來,蕭洛城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屑的冷笑,耐性全無,同樣不帶任何玄功玄技的平平一拳揮出,但這一次,卻直接用上了七分力。

    三分力便足以將雲澈震開,而七分力,完全足夠將雲澈的整隻手臂的骨架震成幾斷,就連內臟也會在玄力衝擊下大幅度移位。

    “白癡……死吧!”

    蕭洛城心中一聲冷笑,目光低陰,似乎已看到了下一秒雲澈重傷昏迷,右臂血肉模糊的畫面。

    而就在兩人拳頭即將相撞的那一剎那,雲澈的眸中陡然閃過一絲詭光,心海之中,響起一聲沉重的低喝。

    “邪神第一式——隕月沉星!!”

    雲澈身體深處,玄脈的第一境關上,忽然釋放出濃烈無比的赤紅色光芒,便如一個沉睡魔神忽然睜開了他恐怖而暴躁的眼睛。霎時,雲澈玄脈之中,還有全身上下所有的玄力在一瞬間被全部引動,無比瘋狂的涌向了雲澈的右拳,並在涌動的過程中,以驚人的幅度瘋狂膨脹着……

    在賦予雲澈邪神玄脈時,茉莉就說過,邪神玄脈的七個境關,每開啓一個,就會加持相應境界的邪神訣,同時,會開啓一個相應的邪神玄技。而無論是邪神訣,還是邪神玄技,都不需修煉,只要境關開啓,就可隨時發動。

    在第一境關開啓,邪魄加身時,邪神第一式的名稱和發動方法,便同時映現在雲澈的腦海之中。

    這是他一直隱而不動的最後底牌之一,也是他在察覺到蕭洛城眼眸深處的陰氣後,便決定送給他的超級大禮。

    邪神玄脈的七個境關代表七個邪神技,第一個邪神技“隕月沉星”,意喻着邪神施展時,足以將日月都給隕滅。在雲澈身上當然不可能發揮出如此逆天的威力,但僅僅是這個名字,已足以彰顯其威力有多恐怖。

    轟!!!!

    兩拳相撞,發出的,竟然是如天雷轟鳴般的震耳爆鳴,一股恐怖的衝擊波從兩人玄力碰撞的位置向四周狂猛擴散,隨着一陣咔咔咔咔的聲響,主殿的大理石地面大面積崩裂,大片大片的地磚被遠遠的掀飛出去。

    玄力激盪的中心,一個人影如炮彈一般倒飛出去,猛地砸在主殿臨近門口的那根立柱上,隨着“轟”的一聲,粗壯的岩石立柱一陣顫蕩,數不清的裂縫迅速在整個立柱上蔓延,大量的沙塵從主殿屋頂簌簌而落。

    撞在立柱上的人影卻奇異的沒有被彈開,因爲他的半個身體直接被那股狂暴無比的力量嵌入了立柱之中,過了好一會兒,他的身體才終於從立柱上緩緩滑落,然後歪倒在地,全身是血,人事不省,生死不知。他胸前的衣服已被完全震碎,露出的整個胸口已是血肉模糊,隱隱可見森森白骨。在他身體碰觸到地面時,整隻左臂幾乎在一瞬間,完全被鮮血染紅。

    而這個人不是雲澈,而是蕭洛城。

    整個大殿頓時一片死寂,每一個人的眼睛都瞪到了最大,久久沒有一個人發出聲音。然後又不約而同的,秦無憂站了起來,司空寒站了起來,鐵戰蒼站了起來……那些威震新月城的各大掌門、長老都幾乎在同一時間站起,死死的瞪大着眼睛,似乎在極力的確認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現了錯覺。

    “呃……”

    隨着一聲痛苦的呻吟,雲澈猛然單膝跪到了地上,口中劇烈喘着粗氣,整隻右臂無力的耷拉了下去。他的體內氣血翻涌,一股逆血幾乎要衝口而出,但被他死死的嚥了回去。嚥下逆血後,他的身體一片虛飄……玄脈徹底被掏空,全身的玄力也幾乎一乾二淨,此時的他虛弱的幾乎連站都已經站不起來。

    緩緩的,他擡起頭,看向蕭洛城的方向,嘴角,默然咧起一個愜意的弧度。

    不來招惹我,你還是威風八面的蕭宗外宗少宗主,還是新月城公認的年輕一輩第一人。我的狂妄,是一種自我保護。而你的狂妄……纔是真正的自掘墳墓!

    【嗯?什麼情況?咱的紅票一直很萎啊!親們不要忘記養成每天點紅票的好習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