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秦無憂再次怔了一下,因為雲澈的這番話,根本不應該是出自一個十六歲少年之口。而更像是從一個飽經風月滄桑的中年,甚至老年人口中說出。

    「你就這麼相信我……不,應該說,你就這麼相信自己的感覺?」秦無憂越發感覺到雲澈的非同尋常。

    「基本上吧。」雲澈笑了一笑道。只是,除了他自己,沒有人能了解這抹笑的真正含義。曾經,要殺他的人太多太多,遍及了全大陸,除了那個他愧對一生的女孩,他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為殺他而出現。

    遭遇了一個、兩個、十個、百個、千個、萬個……之後,他只需看一眼對方的眼睛,就知道這個人是不是要殺他,又或者是真實還是虛偽,是善良還是罪惡,這是一種不知要經歷多少次生死邊緣才能練就的眼力。這其中所蘊含的一切,根本無法用語言去詮釋,也根本無法為他人所理解。

    這也是為什麼蕭洛城心裡決定要毀掉他,卻當場遭遇了雲澈最殘忍的報復……因為他城府再深,也瞞不過雲澈那雙能直穿人心的眼睛。

    「再說,就算府主大人的性格並不像我預料的那樣。我終究還是新月玄府的弟子,府主大人再怎麼樣,也不會允許別人在自己的地盤上傷害自己的弟子吧?」雲澈笑著道。

    秦無憂板起臉,道:「你是今天才加入到新月玄府,作為一個新進弟子,縱然再感性,也不可能對這新月玄府有多大的歸屬感。但你從一開始,卻一次次的以新月玄府弟子自稱,一共說了有十幾遍,更是多次提及是為了新月玄府的不被欺凌而戰,我當時一直覺得很奇怪。直到你一次次將七宗門的弟子勝的顏面無存,一次次挑釁對方底線,張狂無度,冷嘲熱諷,不惜將他們全部得罪,我才明白,那那不斷自稱的『新月玄府弟子』,完全就是在提醒我。」

    雲澈也不否認,很坦然的點頭道:「不愧是府主大人,晚輩的心思果然不可能瞞得過府主。」

    「哼,你壓根就沒想瞞過我。」秦無憂的臉色微微沉了下來:「只是我完全想不明白,你刻意做這些舉動是為了什麼?招惹他們的記恨對你有什麼好處?不要告訴我你只是在單純的耀武揚威。唉,這些也還罷了,你最後甚至不惜出重手廢了蕭洛城,你知道這是闖下了多大的禍嗎?今天是在新月玄府的地盤上,我的確可以保的了你一時,但蕭宗的報復,雖然只是個外宗,我也不是那麼容易擋的下的。」

    不是那麼容易擋得下,言外之意,也就是能擋得下,只是要多費點力氣而已。這倒讓雲澈心中一陣驚訝。蕭宗在新月城何等勢力,這個新任府主居然在面對蕭宗時說出這樣的話,可想而知他背後的力量也相當之不簡單。

    這樣一個人,卻來這新月城任府主,倒是有些耐人尋味了。

    「晚輩的確有自己的目的。只是蕭洛城這件事,卻並不在我初衷之內。相信府主大人如此慧眼,也應該察覺的到,蕭洛城之所以站出來,是想毀了我。」

    秦無憂沒有說話,以眼神默認。

    雲澈沉眉道:「對於一個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卻想惡意毀了我的人,我完全沒理由對他客氣。能讓他死就讓他死,不能讓他死就讓他廢掉,管他是誰,絕不手軟……這是我處事的基本原則之一。」

    雲澈的話,讓秦無憂的脊樑上竟升騰起縷縷寒氣。他發現自己完全看不透這個少年,更是不知道要經歷過什麼,才會讓一個才十六歲的少年擁有這樣的眼神和性格。默默吸了一口氣,他避開蕭洛城這件事,問道:「那你故意招惹七宗門,又是為了什麼?」

    「我需要三件東西。」雲澈道。

    「三件東西?」

    雲澈字字清晰道:「一、可以讓我的玄力修為得以快速提升的人和地方;二、足夠歷練我的敵人和壓力;三、一個可以讓我在面臨第二件東西時,依然可以擁有第一件東西的人。」

    雲澈的這番話,讓秦無憂一陣凝眉,他細細思索一會兒,疑問道:「我還是沒明白你到底要做什麼。」

    「很簡單。」雲澈道:「我想在三年之內,達到地玄境!」

    「什麼!」秦無憂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三年?地玄境?開什麼玩笑!」

    雲澈:「……」

    「你該不會是認真的吧?」看著雲澈的臉色,秦無憂的心中一片驚然。自己身前站著的,居然是一個聲稱想要在三年之內從入玄境踏入地玄境的少年!而且看他的眼神和神情,分明還是在很認真的說出這些話。

    「當然是認真的。」雲澈點頭:「我有必須在三年之內達到地玄境界的理由。」

    秦無憂一時沉默,看了雲澈好一會兒后,忽然說道:「雲澈,你知道我,是多少歲進入地玄境的嗎?」

    雲澈:「……」

    「在我十六歲,和你這麼大的時候,我的玄力是入玄境五級,也算得上我那家族當時的絕頂天才。當然,雖然我那時勝你小半個境界,卻應該完全不是現在的你的對手。後來,我十九歲踏足真玄,二十八歲踏進靈玄境,三十八歲達到靈玄境巔峰,並在這個瓶頸上卡了整整六年,直到四十四歲,才真正步入地玄境。而縱然如此,四十四歲踏足地玄,我在這整個蒼風帝國,也可稱得上是萬里挑一的天才。自進入地玄境后,已經十五年過去,如今總算到了地玄境六級……只是,這一生,應該都無資格奢望天玄境了。」

    「而三年從入玄境到地玄境,」秦無憂搖了搖頭:「至少在我知道的人和畢生的聽聞中,從來沒有人可以做到。甚至,從來沒有人敢這麼想過。而別說地玄境,三年時間從入玄境一級到真玄境,能做到的,也是鳳毛麟角。」

    「別人都做不到,並不代表我做不到。就如今天,你想過我能以入玄境一級的力量廢了蕭洛城嗎?」雲澈洒然道,

    秦無憂神色一僵,搖頭失笑:「看來,你的確是認真的。唉,年輕真好,無論定下多大龐大和艱難的目標,都只會讓我們這些人生已定型的人羨慕,並渴望看到它的實現。不過,你和我說了這麼多,連你這三年的人生目標都告訴我了,就不怕我根本就不幫你嗎?說起來,我似乎也並沒有幫你的理由。畢竟,我與你只是第一天相識。你擁有什麼樣的目標,又和我又什麼關係呢?」

    「這就要看府主大人自己的選擇了。」雲澈直視著秦無憂的眼睛,道:「我剛才的話,如果沒有任何鋪墊的和府主大人說起,相信府主大人只會當笑話聽。而今天這場宴會,以我不遺餘力的表現,府主大人應該有一分相信,九十九分不信。但哪怕就只有一分的相信……你就不希望,一個將來可能打破歷史,震動大陸,二十歲之前就踏入地玄境的絕世天才,是在你的庇護和指導之下才成長起來的嗎?」

    這句話,頓時讓秦無憂一陣動容。但馬上,他又笑了笑道:「這一點,你說錯了。對於你的目標,我很讚賞,也相信你有這樣的野心和毅力。只是,你畢竟還年輕,如今也只處在入玄境而已,並不知道修玄一途後面的路有多難,這其中的很多曲折、瓶頸,根本不是單純的天賦、絕心、努力和毅力就能克服的。而我,卻已在修玄之路上走了近五十年,我比你了解的要透徹十倍,所以,三年之內從入玄境到真玄境,我會相信,但踏足地玄境,我完全不相信,也不會有人相信。」

    「不過,今天的事,我還是會竭盡全力為你抗下。畢竟,你是新月玄府的弟子,而我是府主。府主保護弟子,天經地義。更何況,經過今天這一場宴會,你的名聲將響徹新月城,甚至方圓千里,我新月玄府也將因此聲名大噪。你將來若是能有一天踏足地玄甚至天玄之境,新月玄府也將以你為榮。而你這樣的弟子,新月玄府已是上百年沒有出過,所以,無論如何,我也會將你保下。這當然,也是為了新月玄府和我自己。」

    「不過,我可以為你抗下的,只有明面上的。蕭宗針對你暗處的報復也一定會有,而我不可能時時做的周全,若真有我顧及不到的情況,就要看你自己了。」

    秦無憂的話,讓雲澈多少有些失望,不過雖然不是最好的結果,但也總算還在他的期望之內。當下,他禮貌的拱手道:「感謝府主大人的允諾。初進玄府,就給玄府惹了這麼一個巨大的麻煩,晚輩也心中有愧。但請府主放心,今天的事,我也會儘可能自己解決,不會讓府主大人太為難。」

    「呵呵,你也不需要太介懷。」秦無憂微笑:「他們是為了給我一個下馬威而來,而你卻幫我把耳光扇了回去。拋開府主這個身份,我也的確該護著你,說聲感謝也是應該的,哈哈……」

    ————————————

    和秦無憂交談完畢,雲澈拖著有些虛弱的身體走出主殿,一路沉默。

    「看起來,你似乎有點失望。」茉莉嬌冷的說道。

    「是啊。」雲澈無奈的搖搖頭:「我本來想用自己的那個『偉大目標』唬住秦無憂,再加上今天的表現,讓他在意動之下收我為親傳弟子,如此一來,新月玄府的各種玄技、資源,都會儘可能的給予我方便。不過看起來,我果然想的太過天真了。」

    「哼!第一天相見,連你的底細都不清楚,又怎麼可能會魯莽的做出這種決定。」茉莉很不屑的道:「而且,你的表現過於犀利,遠超你現在的年齡,這讓他在欽佩你,感覺看不透你的同時,會本能的產生一種警惕甚至危險感,又怎麼可能會如你所願。」

    雲澈的腳步一頓,心中一片恍然:「你說的對,我表現的也的確有些過了。」

    「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做?你廢了蕭洛城這件事,蕭宗絕對不可能善罷甘休。直接殺了你,都是輕的!」

    「這個其實很好辦。」雲澈卻是很輕鬆的笑了起來,笑容中帶著些許的詭異:「這件事本來就是蕭洛城自找的,我若不是有底牌,現在被廢的就是我,而不是他。如果這件事,他們就這麼認了,我也就算了。如果他們真的找上我……我有的是方法將他整個宗門雞飛狗跳!」

    「對秦無憂所說『庇護』,有則最好,沒有,也無所謂!」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