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真的?師姐你說的是真的?”原本內心惶惶的夏元霸聽到藍雪若的這些話,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無比激動的喊道。如同在絕望之中忽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師姐什麼時候騙過你啊。”藍雪若微笑道:“還好秦府主沒有馬上把你交出去,而是爲你爭取了十天的時間,否則,就算我有辦法,也根本不可能來得及的。”

    “太好了!”夏元霸滿臉通紅,激動之下觸及內傷,痛的一陣齜牙咧嘴。

    雲澈滿臉的驚訝的看了藍雪若好一會兒,然後曖昧的笑了起來:“雪若師姐,你對我這麼好,該不會是……看上我了吧?雖然我知道我的外貌在男人中算是完美了,我也同樣很喜歡雪若師姐,但我畢竟是有家室的人了,雪若師姐真的一點都不介意嗎?”

    “我介意你個頭!”藍雪若哭笑不得的一撇芳脣:“我藍雪若,纔不會對比我小,又有家室的小弟弟感興趣!我會幫你,僅僅是因爲我是師姐,而且又剛好順便而已。”

    “嗯嗯嗯嗯!”夏元霸一陣點頭,由衷的說道:“雪若師姐一直都是這樣的人,無論對誰,都特別溫柔特別照顧。我剛到新月玄府的時候,周圍一個人都不認識。而且玄力低微還進了一班,遭到了很多非議和嘲笑,都是雪若師姐給了我很多的照顧。雪若師姐,是我見過的最溫柔,最善良的人了。”

    每次夏元霸提到藍雪若時,都會目光閃閃,臉上滿是喜愛和仰慕,簡直都快把她當成完美女神般的人物了,而藍雪若也的確有這種溫和柔婉的氣質、性情與魅力。

    “那是當然。”雲澈也深以爲然的點頭:“雪若師姐這麼漂亮,一定是來自天上的天使所化,所以纔會這麼溫柔善良嘛……不過,師姐,你真的一點都不考慮年紀比你小,而且成家的人嗎?其實,年紀小和已經成家的男人,可是有着很多單身大叔永遠都不會有的優點,比如說……”

    “十天之內,你到底要不要和我一起回蒼風皇城?”藍雪若實在無法再聽下去,假裝板起臉道。

    “要要要要!當然要!”雲澈還沒回答,夏元霸已經慌不迭的點頭答應,唯恐藍雪若反悔。原本,夏元霸深深擔心着雲澈根本沒有辦法逃過這場大禍,而藍雪若的這個提議,無異於天降驚喜,他說什麼也要死死抓住。

    雲澈卻是想了一想,有些謹慎道:“師姐,我非常感激你的好意。可是,這件事,我惹上的有可能是蕭宗的總宗,如果師姐到時候把我帶走,而他們又堅持要追究下去的話……我不想連累到師姐,還有師姐的家人。”

    藍雪若莞爾一笑,道:“算你有良心,還知道替師姐着想。不過,我既然敢幫你逃離新月城,就當然有足夠的把握不會引火上身。這一點你完全放心好了,我纔不會傻到拿自己和親人的性命開玩笑。”

    “雖然蕭宗的人離開了,但肯定還有人盯守在門外,你若是出去的話,說不定馬上會落在他們手裏。所以這些天,你就老老實實的留在玄府中,哪裏都不要去。等我家人來了之後,我會馬上帶你離開。到了蒼風皇城,應該就徹底安全了。”

    藍雪若說的很肯定,也很輕鬆,顯然在儘可能的讓雲澈能夠放心安心。雲澈也不再多猶豫,感激的說道:“那……師姐,到時候就全靠你了。逃過這場劫難後,我一定會好好的報答師姐救命之恩。”

    藍雪若粉脣微勾,雙眉彎成兩道精巧的月牙:“想報答師姐的話,就安安穩穩的在這裏,保護好自己的性命。有命,纔能有報答的一天哦。”

    “嗯!我聽師姐的話。”雲澈很用力的一點頭,然後話音一轉,忽然問道:“師姐,那個……你的身上有沒有玄獸的玄丹?低級的就好。如果沒有,府中的哪個地方可以找到?”

    “玄丹?你要玄丹做什麼?”藍雪若疑問道。

    “暫時保密。難道師姐身上真的有?”看着藍雪若的神情,雲澈的眼睛亮了起來。

    藍雪若伸手在纖指上的空間戒指裏摸索了好一會兒,拿出了一顆顏色暗淡的圓珠:“身上只有一顆最低級的次玄丹,是前段時間在一隻赤練蜥蜴身上得到的。不過秦府主那裏應該有幾顆真玄獸的玄丹,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去……”

    “次玄丹就夠了。”雲澈伸手把藍雪若手中的那枚次玄丹拿了過來,心中頓時一定。

    凡獸身上沒有玄丹,從次玄獸開始,成年的玄獸體內都會有玄丹的存在,就如人類身體內的玄脈核心一樣。在玄丹之中,次玄丹最爲易得,相應的價格也最低,一般只有幾十到幾百黃玄幣,而品級每提升一級,價格便以幾何倍數增長。在蒼風帝國,任意一顆地玄丹都會賣出天價,到了天玄丹,已是無價之寶。而王玄丹,基本只能是傳說中的東西。

    在前往新月城的路上,雲澈倒是收穫了幾顆最低級次元丹,但都被他用來煉製更高效能的回玄丹用了。他一路揹負生鐵而行,回玄丹幾乎都被他拿來當飯吃。

    “雲師弟,你今天也累了,早些休息吧。其他的事,不用再多想。有秦府主在,蕭宗這十天也不會亂來。只要過了這十天,我有絕對的把握保你安全。”

    “我知道了師姐……師姐也早點休息。”

    藍雪若帶着一股幽蘭香風緩步離開,留下雲澈在那裏一陣沉思。

    “太好了,姐夫!師姐既然那麼肯定的說了,就一定能把你救出去。”夏元霸一臉興奮的說道,“額……姐夫?你怎麼看上去並不是很高興啊?是不是不相信雪若師姐啊?”

    “元霸,你和雪若師姐有親戚?”雲澈冷不丁的問道。

    “沒有啊。姐夫爲什麼這麼問?”夏元霸摸了摸腦殼。

    “那,你,或者你的家人有沒有救過雪若師姐,或者她的家人什麼的?”

    “也沒有啊!我都沒有見過她的家人。再說了,我玄力這麼低微,也不可能救到雪若師姐。我的家人就更不用說了。”

    “這可就怪了。”雲澈右手點在下巴上,一臉思索狀:“非親非故,無緣無故,一共也就交談過幾句話的關係,她爲什麼要幫我?”

    “哦!你說這個啊,姐夫你真的想多了,我都說過了,雪若師姐本來就是這麼善良的人。我剛到新月玄府的時候,也和她非親非故,她給我的幫助照顧也很多很多。玄府裏的師兄師姐都很喜歡她。”

    “不,這不一樣。”雲澈卻是搖了搖頭,一臉認真道:“她對你的幫助,可以是出自心性使然,我並不會覺得奇怪。但她帶我逃離新月城卻完全不一樣!她很清楚我這次闖的禍已經涉及到了蕭宗總宗……雖然我對蕭宗的人不太爽,但不得不承認,蕭宗總宗在蒼風帝國有着一手遮天的龐大勢力,整個帝國又有幾個人能在聽到蕭宗二字時不心驚!又有幾個人敢招惹蕭宗?又有幾個人,敢冒着被牽連的風險,去幫助一個觸犯蕭宗的人去脫離蕭宗的制裁。”

    夏元霸張了張嘴巴,卻是說不出話來。

    “如果是生死之交,這樣做無可厚非。但我和她認識不過一天,僅僅互相說過一些話,彼此之間無恩無怨,她卻要冒着這麼大的風險去帶我離開新月城。實在是太奇怪了。”

    “另外……元霸,你們同在一班,這幾天,你有沒有聽她說起最近要回蒼風皇城的事,或跡象之類?”雲澈問道。

    夏元霸一懵,然後認真想了想,搖頭:“好像,並沒有。不過她要回家,應該也沒必要提前和我們說的。”

    “之前沒說過要回皇城,現在忽然說要回,時間是十天之後,而秦府主爲我爭取到的時間,剛好也是十天……這可多少有點巧合過頭啊。”雲澈沉吟着道。

    聽雲澈說了這麼一通,夏元霸也開始覺得有點蹊蹺起來。蕭宗的威名他當然知道,冒着觸犯蕭宗的巨大危險救一個才認識一天,可以說毫不相干的人,這麼一想,的確也太不正常了,因爲稍有不慎,招來的有可能是滅頂之災!他用力抓了抓頭皮,然後猛的晃了晃頭:“不對不對!雪若師姐是那麼好的人,她不可能對姐夫有什麼其他圖謀的,再說……再說姐夫你又不是有錢人,又不是什麼高手,如果說是爲了什麼目的而救你,又能有什麼目的?”

    “這也是我最奇怪的地方啊。”雲澈擡眸,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低低道:“所以……我剛纔問雪若世界的那句‘你是不是看上我了’……可完全不是在開玩笑。能讓一個女孩爲一個纔剛剛認識的男人做到這種程度,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雪若師姐對我……嗯,一見鍾情了。”

    “啥!?”夏元霸雙腿一軟,差點沒驚的直接跪到雲澈面前。

    “我一沒勢力,二沒實力,三沒背.景,就連最庸俗的錢都沒有,反而惹了一身大禍。那麼雪若師姐唯一能貪圖我的,就只有美色了。女人是一種感性的動物,如果她對一個男人動了心,那麼爲了他再誇張再瘋狂的事也有可能幹的出來。會冒着巨大危險救我也就再正常不過了。”

    “呼呼……果然,無論到了哪個位面,都改變不了這個看臉的時代。長的好不但是一種雄厚的資本,有時候還能救命。”雲澈捏了捏自己的臉,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咧嘴笑了起來。

    雲澈此時的笑容,夏元霸怎麼看都有一種淫蕩的意味。他瞪大着眼睛,結結巴巴道:“可……可……可是……雪若師姐她那麼漂亮,那麼溫柔,喜歡她的人那麼多!她怎麼可能……而且雪若師姐也說過,她對比自己小的,還有已經成婚的根本沒有興趣的,這個……這個……”

    雲澈白了他一眼,悠然道:“元霸,你果然太不瞭解女人了。女人是一種很喜歡說反話的動物。她說她不喜歡比自己小的,那麼就說明她其實就是喜歡比自己的小的。她說她不喜歡已經成婚的,那麼就說明……額……”連雲澈自己都覺得這個解釋實在有些扯淡,只能硬着頭皮繼續說道:“……雖然這個取向有點特殊,但可能她真的就是喜歡已經成婚的。”

    “~!@#¥%……”夏元霸抓狂:“肯定不是這樣!剛纔雪若師姐在的時候,姐夫爲什麼不直接問問他呢?”

    “不能問。”雲澈在夏元霸眼前晃了晃手指,一本正經道:“男人不喜歡太聰明的女人,而女人,同樣也不喜歡太聰明的男人。如果我問了,就太煞風景了。”說到這裏,雲澈的眸光變得異樣深邃起來:“剛纔的猜測是我目前能想到的唯一可能,我也不知道是對是錯。但可以確定的是,她要俘獲我,成爲她的某種‘獵物’,而我……”雲澈嘴角一勾:“也一樣!接下來,就看誰先得手了!她贏了,我就如她所願,她輸了,嘿嘿嘿嘿……”

    夏元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