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幕深降,時間已臨近子時。新月玄府也完全安靜了下來。雲澈並沒有入睡,他繼續入定一段時間后,總算將玄力恢復到一半左右,睜開眼睛,將意識沉入天毒珠之中。

    眼前的世界頓時變成了翠綠色,他剛要去翻找從藍雪若那裡拿到的次玄丹,但剛邁出腳步,就停在了那裡,看著眼前的畫面怔怔出神。

    無邊無際的碧綠色世界,一個全身紅衣的粉嫩女孩正閉合著眼睛,靜靜的側躺在那裡。她似乎是沒有安全感,身體蜷縮,雙腿曲起,整個人就如一隻熟睡的小貓,沒有冰冷,沒有殺氣……只有一種讓人想把她擁在懷中,細細憐愛的柔弱。

    雲澈的腳步停在了那裡,沒有向前,然後無聲無息的退了出去。

    等他再進來的時候,手中,已抱了一張薄薄的毯子。

    輕手輕腳的走到茉莉身側,雲澈輕輕的彎下腰身。茉莉依舊在熟睡,她目前無法動用任何玄力,在這完全**的空間又徹底放下了戒心,所以並沒有察覺到他的靠近。

    她在天毒珠里最多的時間就是睡眠,而我竟然忘記了為她準備一張足夠柔軟的床。

    雲澈有些自責的想著,輕輕的把毯子鋪開。

    近距離看著茉莉,完全是一種視覺上的享受。因為她長的實在太可愛。小臉稚嫩,精緻中透著晶瑩,眉目如畫,膚色如雪,長長的眼睫薄如蟬翼,隨著均勻的呼吸上下顫動,整張小臉可愛絕倫的同時,又有著一種讓人窒息的美感。

    血紅色的頭髮鋪散在地上,與她一身華貴的紅衣幾乎融為一體。襯托得她玉臉朱唇、粉藕般雪白的手臂,以及裙下如塗奶汁的雪白腿兒更是動人心弦。稚嫩的身段在裙裳的勾勒之下更是說不出的窈窕動人。這身紅熏留仙裙昂貴無比,絕非尋常女孩所能駕馭,但穿在茉莉的身上,卻是說不出的和諧。彷彿只有這種極盡華貴的裝飾,才能配得上茉莉那不經意間展露的高貴氣質……以及,配得上她公主的身份。

    雲澈情不自禁的蹲在那裡看了她好久,視線都不捨得移開。她雪白精巧的小瑤鼻隨著呼吸微微而動,粉嫩的嘴角,還掛著一小灘口水,微張的唇中,還無意識的含著右手食指的指尖。她的睡相和普通女孩並沒有什麼區別……應該說,她本來就還是一個小女孩。

    只是,那過分蜷縮的身體,彰顯著她比普通的女孩子,更沒有安全感。

    輕輕的,雲澈拉起鋪開的毯子,蓋在了茉莉的身上。

    似乎是感覺到了毯子蓋在身上的感覺,茉莉的眼睫微微顫動了一下,然後,一點一點張開了朦朧的眼眸。

    雲澈的手停在空中,有些尷尬的一笑,正考慮著該說什麼,卻看到茉莉的雙眸變得越來越迷離,逐漸的,竟然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水霧……

    「哥……哥……」

    她的眸光透過水霧,痴痴的看著雲澈,口中,發出如同夢幻般的呢喃聲。

    「……」雲澈張了張口。茉莉雖然睜開了眼睛,但顯然並沒有完全醒來,還把他當成了夢境中的人。

    哥哥?她夢到她那個死去的哥哥了嗎?

    一隻雪白的小手伸出,輕輕的抓住了他的手中,茉莉懵懵的看著他,聲音透著一種讓人心碎的凄傷朦朧:「哥哥……你又來茉莉的夢中……看望茉莉了嗎……」

    雲澈保持自己的全身靜止,一時不知自己該說話還是不該說話。這時,他看到茉莉眸中的水霧終於凝成了淚滴,從她瑩白的臉頰上緩緩滑落……同時,她朦朧迷離的眸光也開始一點點變得清明。

    一股大力從他的手上傳來,將他推的一屁股坐到地上。而茉莉已站了起來,一雙美眸盈滿了雲澈所熟悉的冰寒冷傲,只是那滴淚珠卻似乎逃過了主人的察覺,依然掛在她粉嫩的香腮上:「你進來做什麼!」

    「給你送毯子啊。」雲澈站起身來,提了一下手中的毯子。然後笑著道:「不過好像不小心打擾到你的好夢了……那個,這幾天,我會給你準備一張最舒服的公主床的。我竟然一直都忽略了這件事。」

    「不用。」茉莉拒絕。

    「這個必須要。我也經常睡在地上,知道睡在地上有多不舒服。我現在可是有錢人,一張舒服的床還是買的起的。」雲澈晃了晃不知從哪裡摸出來的紫金卡,一臉得意道。

    茉莉沒有再介面這件事,不知是默認還是不屑。她繃緊小臉,冷冰冰問道:「你進來到底要做什麼?應該不是單純的給本公主送毯子吧?」

    「額,的確還有另外一件事。」雲澈微眯起眼眸:「剛才你在睡覺,應該不知道,蕭宗果然上門找我了,而且還給我帶來了一個『大』消息……既然蕭宗來找我的麻煩,來而不往非禮也,我當然也要還一份大禮的!」

    「你準備怎麼做?」

    「很簡單。」雲澈神秘一笑。張開了手心,手心之中,平躺著從藍雪若那裡得到的次玄丹,以及那顆來自炎龍的王玄龍丹:「這個方法,只有依靠天毒珠才能做到。為了保證完美,最好還是在天毒珠內部進行,完成之後……絕對天衣無縫!!」

    ————————————————

    時間逐漸臨近午夜。

    新月玄府的正門被毀,所以守夜的弟子也多了幾個。到了這個時間,進出新月玄府的人已是寥寥無幾。

    這時,一個穿著一身黑衣的玄府弟子一邊打著呵欠,一邊走向玄府大門,靠近時順便打了個招呼:「展師兄,方師弟,守夜呢,辛苦了。」

    「唷!李師弟,大半夜的你這是要去哪?」那個被稱作展師兄的人喊道。

    「唔,出去買點東西。」

    「大半夜的出去買東西?嘿嘿,都是男人,誰不知道誰啊。」另一人賊兮兮的笑道。

    守夜的弟子頓時一陣鬨笑,另一人壓低聲音道:「這玄府的美女本來就少,少年人大半夜的獨守空房,饑渴難耐,出去找找樂子,完全可以理解嘛。如果李師弟是去飄花樓『買東西』,記得報上我的名字,說不定打八折哦!」

    「去你們的!不許告訴別人我今晚出去過!」

    「明白,我們都明白!」

    在男人都懂的眼神和笑聲中,「李師弟」大搖大擺的走出了新月玄府。他剛一出門,暗中的幾道目光便迅速在他身上掃了好幾個來回,然後又收了回去。

    新月城街道上的行人已格外稀少,絕大多數的店鋪也已關門。「李師弟」哼哼著不知從哪聽來的陳詞濫調,一路向南,不多時便已淹沒在夜幕之中。又過了一會兒,另一個穿著黑色斗篷,頭戴遮面斗笠,面色冰冷僵硬的中年人從夜幕中走出,腳步沉重的直線走向黑月商會的方向。

    黑月商會二十四小時營業,即使夜裡也不關門。一些貴重之物,所有者為防意外,往往會選擇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前往黑月商會交易。

    這是雲澈第二次進入黑月商會,扮束和第一次進來時一樣,店裡也同樣沒有其他客人,只有一個三十歲出頭的人站在櫃檯後面。而且看上去,依然是上次見到的那個櫃員。

    聽到腳步聲走進,櫃員卻並沒有抬頭,死氣沉沉,面無表情道:「買還是賣。」

    「把你們掌柜叫出來。」雲澈開口,聲音冰冷生硬。

    櫃員這才抬頭,剛要說話,忽然看清了眼前中年人的裝束和臉,短暫一怔后,整個人如彈簧一般從椅子上彈了起來,聲音慌亂道:「貴……貴客稍等!小的馬上喊掌柜出來。」

    說完,櫃員已慌不迭的跑步上樓。

    沒讓雲澈等待太久,浦河便一邊整理著衣服一邊匆匆走了下來,看到雲澈,他面色一緊,然後趕忙迎了上來,大老遠就招呼道:「原來是貴客臨門,浦某剛剛睡下,使得貴客空等這麼久,實在罪過不輕。不知貴客深夜蒞臨,有什麼小店可以效勞的?」

    「我要你們幫我一個忙。」雲澈伸出左手,攤在浦河眼前。當浦河的目光落在他手心時,他的手心忽然憑空出現了一枚赤紅色的玄丹:「我要你,買下這顆王玄龍丹!」

    看著雲澈手中那顆憑空出現的玄丹,浦河全身一顫,牙齒都差點忍不住打起顫來。

    他看的清清楚楚,雲澈的手上沒有戴空間戒指,剛才那顆玄丹,的的確確是憑空出現。而這種情況,就只有一種可能……他曾聽聞,玄力到了君玄境,就可以以強大的玄力徒手開闢只屬於自己的小空間。如此,就根本需要戴什麼空間戒指,東西可以直接儲備在自己的小空間中,永遠不用擔心被竊走。

    眼前這個人的玄丹,剛才分明就是從虛空中拿出來的!

    難道這個人的修為已經……已經……

    君玄境!那可是只有聖域與海殿那個層次才會有的世間頂尖存在,這個可怕的人,難道竟然真的是來自那裡嗎?如此境界,想要一人毀滅整個蒼風帝國,都可以說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浦河絕對不是個膽小之人,相反,他一生經歷的風浪無數,閱歷豐厚無比。但面對一個極有可能是君玄境的世間頂級強者,他就算心境再強大上十倍,也根本不可能保持鎮靜,就連說話都不利索起來:「貴貴貴客!不是浦某不想買下這枚王玄龍丹,這枚王玄龍丹是無價之寶,我是做夢都想買下來。只是小店只是黑月商會的一個小小分會,實在拿不出足夠的錢來。」

    「我只要五萬紫玄幣。」雲澈將王玄龍丹往櫃檯上一拍,冷冷說道。

    「啥……啥!?五萬紫玄幣?」浦河眼睛瞪大,嘴唇一陣顫抖,幾乎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五萬紫玄幣無疑是一筆天文數字,這可是整整五億的黃玄幣!足夠養活一個富貴人家十幾輩子。但這個價格,在蒼風大陸只能勉強買起一枚低等的天玄丹,至於王玄丹,別說五萬紫玄幣,就是五十萬都根本不可能買到!

    整個新月城,能賣出五萬紫玄幣的東西都少的極其可憐。而一顆王玄龍丹賣五萬紫玄幣……卻簡直就跟白送一樣!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