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錯!僅用一指,頓通玄關!這分明就是傳說中的『一指通玄』!我的天啊!沒想過我有生之年,竟能有幸親眼目睹這醫道極技!」一個蒼老的醫師滿臉激動的喊道。

    「傳聞我蒼風帝國的第一醫師古秋鴻可為玄者後天貫通葵水、子闕、心門三玄關,但也絕對做不到『一指通玄』!這個人……他極有可能是還要超越古秋鴻的蓋世神醫啊!」

    看到眾醫師紛紛臉色激動,目光顫抖,都近乎情緒失控,蕭天南皺了皺眉,道:「『一指通玄』是什麼意思?」

    分宗丹藥堂首席長老醫師蕭百草上前道:「宗主,你不沾醫道,可能有所不知。這『一指通玄』,乃是醫道的極致之術,能僅僅依靠一指,便可短時間內後天貫通玄者的玄關!宗主自然知道後天沖開玄關有多艱難和危險,除非對人體和醫理熟悉精通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否則決然不可能做到。而縱然整個天玄大陸,能做到『一指通玄』的絕世醫者,加起來也不超過五人!我雖然從醫多年,自認甚懂醫理,但自問畢生不敢奢望這等極致之術。」

    「在赫一直想沖開肩井玄關,卻始終未能如願。而這位神醫僅僅一指,短短几息,便將在赫的肩井玄關直接沖開!這等神技,便是『一指通玄』!」蕭百草一邊說著,目光不由自主的轉向雲澈,眼睛里儘是震驚和敬仰之色。

    「什麼!竟然有這等神技?」蕭天南劇烈動容:「那麼……如果這位神醫願意,豈不是可以將一個玄者全身玄關通開,誕生傳說中的天靈神脈?」

    「呵呵,這當然是不可能的。」蕭百草搖頭道:「醫生一般少修玄力,所以壽命難長,能以百年時間通徹一個玄關,便已足以笑傲平生。蒼風皇城的醫聖古秋鴻如今一百六十歲,以百年時間通徹葵水、子闕、心門三玄關,這等造詣,已是千年難遇,再假以時日,他應該也會達到『一指通玄』的境界。據我所知,如今天玄大陸境界最高的醫者,已通徹整整六個玄關。如果一個玄者這六個玄關都未先天開啟,若得這神醫垂青,便可後天直接再開六玄關。但這已已是這片大陸所能達到的極限。宗主所言後天玄關全開,達到傳說中的天靈神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也根本不是凡人之力所能做到。」

    公孫休再也忍不住,向前恭恭敬敬的道:「神醫,你適才說自己初入蒼風帝國……莫非,你並不是我蒼風帝國的人?」

    眾人的目光瞬時全部集中到雲澈身上……是了。擁有如此神技的神醫,若是蒼風帝國的人,必然早已響徹國境。蒼風帝國之中,也從未聽說有人可擁有如此神技的神醫,看來這個神醫,定然不是蒼風帝國的人。

    雲澈微微而笑,淡然道:「我是從神凰帝國而來,一個月前遊歷至這蒼風帝國,也是今晨才到這新月城。」

    神凰帝國!?

    眾人心中再次一驚。神凰帝國,天玄大陸第一大國,國土面積比其他六國加起來還是大上兩倍。其國勢更是龐大無比,就如一頭雄獅般傲立在天玄大陸的中心,其他六國雖同為**國,但形式之下都要對其俯首稱臣。

    神凰帝國國土龐大,能力也自然輩出。各方面都要勝過蒼風帝國好幾個層面。若拿蒼風帝國與神凰帝國相比,那麼大致就是流雲城和蒼風皇城的區別,幾乎不可同日而語。蒼風帝國的國民對神凰帝國也都一直有著一種或輕或重的敬畏感。

    「原來,竟然是來自神凰帝國的神醫。」公孫休的姿態更是恭敬起來:「不知,不知可否請教神醫名諱。」

    「複姓皇甫。」雲澈悠然道。

    「皇甫……」公孫休先是一怔,停頓幾秒后,忽然面露驚容,顫聲道:「莫非……莫非是神凰帝國的『邪心聖手』皇甫鶴前輩?」

    「皇甫鶴」三個字一出,如同再次落下一個晴天霹靂,在場的醫師全部嘴巴大張,下巴都差點砸到了地上。

    雲澈的心裡頓時打起鼓來……嗯?我靠!難道還真有這號人物?我這還是專門挑了個超生僻的複姓啊啊啊!!

    雲澈說自己來自神凰帝國,為的就是掩飾身份,一來蒼風帝國沒他這號「神醫」,二來讓蕭宗查無可查,縱然真跑去神凰帝國查了,沒十天半個月也別想有結果,那時候他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但沒想過,神凰帝國好像還真有個複姓皇甫的神醫。而且名聲似乎極大,連蒼風帝國的這些小城醫師都如雷貫耳。

    雲澈只好手撫長須,硬著頭皮道:「哦?沒想到在這蒼風帝國,居然也有人知道我名號。沒錯,我便是皇甫鶴,至於這『邪心聖手』的名號,呵呵,不提也罷。」

    這話一出,整個丹藥堂直接炸開了鍋,所有的醫師全部跟瘋了一樣。

    孫洪直接撲了上去,差點沒跪到地上,激動的語無倫次:「原來……原來前輩竟然是『邪心聖手』皇甫前輩!晚輩剛才有眼無珠,竟出言冒犯,實在是慚愧的無地自容。還望皇甫前輩大人不記小人過。」

    「老朽竟然親眼見到了傳說中的邪心聖手!還得到了皇甫前輩的親身指點,真的是不枉此生了。」公孫休激動萬分道。

    「難怪竟可一指通玄,神乎其技,原來竟是名徹天下的皇甫前輩!」

    「我竟然見到了傳說中的邪心聖手!這……這是不是在做夢!若能得皇甫前輩一句提點,定能勝讀半生醫書!」

    「傳聞皇甫前輩不但醫術通天,而且行事不拘一格,隨心所欲,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雲澈手裡還舉著那面小破旗子,只是這些醫師再看向這面旗子時,已沒有一個人面露嘲諷不屑,反而各個目光灼熱,如同在仰望聖物一般……傳聞皇甫鶴之所以被稱作邪心聖手,是因他性格邪異,醫病全看心情。時而一本正經,時而暴躁無常,時而瘋瘋癲癲。而身為一代神醫,會舉這旗子在街頭行醫的,也唯有邪心聖手乾的出來!或者說這完全符合邪心聖手的習性。這霸氣的十六個字,這句句押韻的超級文采,這歪歪扭扭彷彿隱含絕世醫理的字體,尤其是最後那四個字,除了邪心聖手,誰有魄力說出如此霸氣側漏的話來!

    蕭百草臉色通紅,向蕭天南激動道:「恭喜宗主!賀喜宗主!真是天佑我蕭宗,少宗主這次有救了,這位前輩,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邪心聖手』皇甫鶴。若他肯出手,少宗主定然安然無恙!」

    「這個『邪心聖手』,真的是這麼厲害的神醫?」蕭天南第一次聽「邪心聖手」這個名號,但看蕭百草和堂中醫師的反應,便知道這個人在醫界絕對是個不得了的人物,說不定完全不弱於蒼風帝國第一神醫古秋鴻。

    「這位皇甫前輩豈止是神醫,簡直就是醫中聖人!」蕭百草滿懷激動道。「邪心聖手」之名以往只存在於傳說之中,從不敢奢望有能親見真容的一天,沒想到今天竟能同處一室,他內心的動蕩可謂是翻江倒海:「傳聞這位皇甫前輩看上去只有四五十歲,頭髮鬍鬚皆無白痕,而且他基本不修玄力,但宗主可知他今年已是多少歲……已是整整五百多歲!」

    「什麼?不修玄力……竟能活到五百多歲,還看上去如此年輕?」蕭天南大吃一驚。他剛才也探查過,這個「邪心聖手」的玄力修為,也不過剛至入玄境而已。

    「沒錯。這已足見他的醫術有多驚人,可謂是通天徹地!傳聞他肯施救的人,哪怕全身皆廢,內臟粉碎,但只要還有一口氣,他都能救得活。而且從未有一次失手。少宗主傷的極重,但在他眼中,這點傷,估計也只能算的上輕傷而已。他剛才也已說過,他要醫治少宗主的傷,根本連紫脈天晶都用不到!」

    「少宗主雖經大禍,但卻馬上得此天降神醫相救,說明少宗主命不該廢!而此等神醫至少已通徹五個,甚至六個玄關!若能博得他的好感,在少宗主痊癒后得他施展聖手,少宗主就可以再開至少五玄關,到時候天資縱然在總宗,也將躍入上游。即便從零開始,未來成就也將遠超從前……如此一來,少宗主此劫不但不會葬送後半生,還將因禍得福啊!」

    蕭百草越說越激動,蕭天南也是越聽越激動,兩隻手都顫抖了起來,但他總算還保持著理智,低聲問道:「這邪心聖手只在傳說,又無人見過,萬一他是假的呢?」

    「絕無可能!」蕭百草搖頭,無比確通道:「如果他進門就說自己是皇甫鶴,我也決然不信。但能通曉『一指通玄』神技的,普天之下不超過五人!而邪心聖手便是其一。到了此等境界,又豈會屑於假冒他人之名!另外,看他所舉旗子,怪異之極,而這也正符合邪心聖手的怪異癖好。」

    想到蕭天南的性情,蕭百草又接著道:「不過,我素知宗主小心謹慎,尤其此事關乎少宗主安危。這樣如何,我馬上讓人去黑月商會購買神凰帝國那邊的情報。傳音給神凰帝國花費極大,但若能買一個安心,也是極為值得。若是得來的消息……皇甫鶴未在神凰國境,說明此人的確就是皇甫鶴無疑。若是還在神凰國境,那麼此人便極有可能是騙子……當然,這種可能性基本不會存在。退一萬步講,縱然真的不是皇甫鶴,能有此醫道神技,也定然不弱於皇甫鶴!」

    「好!快去!」蕭天南急聲道。其實聽了蕭百草的話,他也無從懷疑這個「邪心聖手」的真假。但畢竟無人見過這個「邪心聖手」,所以即使他展露了「一指通玄」的神技,他的心底依舊有點沒底的感覺。

    「我這就派人去黑月商會……對了,宗主,對這位皇甫前輩一定要恭恭敬敬,極盡客道。聽說他醫人無論金錢、無論權勢,全看心情,心情若好,不取一毫也會醫治到底。若心情不好,縱然萬金誘惑、跪地懇求、刀架在脖子上逼迫,也絕對不會施手。少宗主的未來,可就全系在他的身上了。」

    蕭百草離開前,鄭重的囑咐道。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