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爺孫一認,剩下的事就好辦多了。原本作勢要拍屁股走人的神醫又認認真真檢視了一番蕭洛城的經脈狀況,然後一臉慎重道:「經這麼一折騰,修復起來可要麻煩一些了。去把之前拿葯的那幫人喊來,我需重新煉藥。」

    「晚輩就是這丹藥堂的首席長老,宗內的各種藥材晚輩都最為熟悉,前輩儘管吩咐我就好。」蕭百草躬身道。他的意圖很明顯,想在這裡當個「助手」,能親眼目睹一番這神醫的醫術,說不定還能得對方順手稍做提點。

    「嗯。」雲澈點頭,「那你記好了……四十年的紫心霧花木三兩、三十六年的血葵精一塊、純度九分以上的赤靈玉一塊、一百八十年的冰寒雪參兩株、十二年的焚絡蘭三株…………」

    雲澈一口氣連說十六種藥材,每說一種,蕭百草就會愣一下,待雲澈說完時,他已經是徹底懵在那裡,點頭也不是,不點頭也不是。這些藥材雖然都算得上珍貴,但他分宗這麼多年的積累,都可以輕鬆的拿了出來。但問題是,雲澈要的這些藥材,全部都規定了具體的年份。

    見蕭百草木然站在那裡的樣子,雲澈眼睛一斜,道:「怎麼?這些可都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對於一個超過千年的宗門來說,應該拿的出來吧。」

    「能拿的出來,當然能拿的出來。」蕭百草連忙道:「只是,這個年份……」

    「哦!這我差點忘記提醒你了。」雲澈的神情變得嚴肅,認真道:「我剛剛要的這些藥材,年份上不得有任何偏差……唔,如果實在找不到的,偏差個一兩年倒也勉強可以,但效果就要差上許多。藥材的年份不同,看上去似乎並無什麼區別,但即使差別上一個月,所承受的天地氣息便會有相當大的不同。高等級的煉藥,對藥材的年份都有著極其苛刻的要求。那些極難煉製的奇葯,對藥材的要求更是要嚴格到月份。快去吧。」

    雲澈一番胡謅,直把蕭百草唬的一愣一愣,暗道這邪心聖手的層次就是不一樣,對藥材的要求居然如此苛刻,相比之下,自己簡直就是個庸醫了。他微微躬身,一臉慚愧道:「前輩教誨,晚輩銘記在身……只是,只是晚輩雖對採藥煉藥之術略知一二,對宗門中儲備的藥材也是耳熟能詳,但這識別藥材的年份……」

    別說他,連旁邊的蕭天南都聽的一陣發愣……所用的藥材要精確到年份,這尼瑪誰能識出來!千年的、百年的、十幾年的還算好認,但十幾年的和幾十年的,不都一個樣嗎?更別說精確到哪一年了。

    雲澈眼睛一瞪,皺眉道:「你不是自稱這宗門的丹藥堂首席長老嗎?怎麼連這醫藥之道最基本的造詣都不知曉。」

    蕭百草低下了頭,苦笑道:「前輩,你可是這大陸的醫道大能,晚輩萬萬不能和你相比的。這時間跨度足夠大的話,晚輩還能勉強識別,但精確到一年甚至幾個月,晚輩實在無能做到。」

    雲澈想了想,站起身來:「唉,也罷,還是我親自去取吧……」說完,他語氣一頓,又擺了擺手:「哦,還是算了。一個宗門儲存藥材的地方,必然是宗門第一重地,連門內人都沒幾個有資格進去,外人就更不能進了。這點規矩我還是懂的……」

    本來,對於神醫提出要親自去宗門寶物庫,蕭天南本能的有所抵觸。因為宗門寶物庫乃是宗門最大的秘地之一,分宗內部,也只有五個人有資格進入而已。寶物庫一共兩把鑰匙,一把在蕭百草身上,一把在蕭天南身上。但聽雲澈這麼一說,他的抵觸反而一下子消失無蹤,心想道人家可是邪心聖手!那是什麼境界!自己寶物庫中的寶物,在他眼中估計和一堆垃圾沒什麼區別。而且,他去寶物庫也是為了救蕭洛城……再者,不愧是高人,對自家這個小小的宗門也是如此尊重,果然高人風範,讓人敬佩。

    當下他連忙說道:「不不!前輩言重了。寶物庫雖是宗門重地,但只防小人。前輩如此高人,又怎麼會覬覦我們一個小小分宗的東西。再說,我兒洛城剛拜前輩為干爺爺,如此,和我宗也就成了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又是為了我兒洛城,入我寶物庫又有何妨。」

    「是啊是啊。」蕭百草也跟著說道:「晚輩無能,如果前輩不親自去,估計這些藥材,到明天都籌集不完。既讓前輩空等,又耽誤少宗主傷情。」

    寶物庫重地,以往就是長老級別的人進入,也必須蕭天南首肯,蕭百草跟隨。還是第一次,兩人求著一個外人進寶物庫,而他們自己卻一點都不覺得彆扭和不妥……畢竟,人家可是邪心聖手,進你的寶物庫都是看的起你。

    雲澈裝模作樣的思索了一會兒,點了點頭:「也好。不過,雖然你們信任我讓我多少有點感激,但有句話,你們必須牢記:防人之心,永遠不可無!我不過到來你們宗門一天,你們卻要放任我進入你們的寶物庫,雖然是為了我這孫子的病情,但也確實太魯莽草率了!這樣吧,百草,你隨我一起去,全程看著我取葯……另外,我雖然活了幾百歲,但未修什麼玄力,至今也不過是入玄境,身上,更沒有攜帶任何空間戒指,蕭宗玄力一探便可知道。我說這些,是讓你們放心,我自己也安心。」

    入玄境、沒有空間戒指……意喻著他在寶物庫里想偷拿東西都不可能,就算真拿了,這低微的玄力也根本不可能不被發覺,更不可能逃走。這番話說出來,蕭天南和蕭百草心中一陣感動,對這神醫的高風亮節更是欽佩至極。蕭天南感動道:「雖然只是初次相識,但晚輩對前輩的欽佩和感激勝過畢生任何一人。晚輩就算不相信自己,也不會不相信前輩……」

    「不用說了!百草,你必須全程跟著,不許離開我三步之內。我這一生雖然時常瘋瘋癲癲,但亦清清白白,絕不容許半點污點。我孫兒的傷不能再拖,現在就去吧。」

    「是是!」蕭百草應聲,然後帶著雲澈直往分宗的寶物庫而去。

    蕭百草和神醫一走,蕭天南坐到蕭洛城床邊,此時看著蕭洛城一副凄慘的樣子,他卻已是沒有半分憂心,反而笑容滿面:「洛城!這次,你可要好好『謝謝』那個雲澈了!你知道這個神醫是什麼人物嗎?說出來都足以嚇到你!他可以說是這天玄大陸第一神醫!他雖然無宗無門,但一生救過的超級強者無數,欠他人情的人,想要巴結他的人,加起來絕對不弱於蒼風大陸的任何一個宗門!你認了他做干爺爺,他以後自然會為你撐腰,到時候,即使到了總宗,他們也會把你當寶貝供著!因為若能和這個邪心聖手交好關係,那可就是多了一條……哦不!不止是一條命!」

    蕭洛城也是一臉激動至極的神色,就連身上的痛苦都覺得痛的爽心,他捏了捏右拳,咬牙道:「父親放心,既然我長的像他孫子,那麼這個皇甫鶴,我有辦法套的牢牢的。至於那個雲澈……嘿!我的確會好好謝謝他!父親說的對,我應該親自報仇,到時候,我要廢了他的手腳,震斷他所有骨頭!毀了他所有的經脈玄脈!讓他生不如死!!」

    蕭洛城從小在別人的追捧和仰望中長大,何曾受到過這樣的屈辱和罪過,雖然他現在的狀態完全是咎由自取,但不妨礙他對雲澈的恨意深入骨髓……這也是雲澈下重手,在沒讓他死成后,專程上門來讓他死的原因之一。

    打蛇不死三分罪,放虎歸山害自家。這是他經歷過無數次生死後,牢牢刻在心裡的人生信條。

    分宗的寶物庫匿於丹藥堂之下,不但隱蔽,而且有著整整七道防守。寶物庫的大門是一扇三米多高的石門,蕭百草將一塊有著奇異紋路的圓盤按到石門旁邊的孔洞上,緩緩一轉,石門頓時向上升起,伴隨著震耳的「轟隆隆」聲。這個聲音足以清楚的傳到地面之上,告訴附近的人有人進入了寶物庫。

    而這樣的石門,足足有三道,每一道,都有近一尺厚。打開的聲音更是一扇比一扇響。如果是外人進入,光是開門,就會把這小半個宗門都給驚動個遍。

    三扇門打開,一條寬闊的通道出現在眼前,蕭百草躬身道:「皇甫前輩,請。」

    雲澈也不客氣,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同時還不忘提醒一句:「不許離開我三步之內。哼,我可不想被人說閑話。」

    蕭百草嘴上應聲,心裡卻是一聲苦笑……心想您老是誰啊?會屑於偷這裡的東西?就算真的有念想,一沒玄力二枚空間戒指,也根本拿不走什麼。

    走進蕭宗寶物庫,一排排黑木做成的柜子出現在視線之中。蕭百草上前介紹道:「這些黑木櫃,都是用來儲藏各種藥材的。前輩所需要的藥材,在這裡都可以找到。另外,宗門這些年收集的一些靈丹、奇珍、玄丹,還有各種紫晶、稀有金屬、寶玉、武器、護身甲,甚至宗門功法……可以說我宗千年的積累,都秘藏在這裡。」

    說話的時候,蕭百草的臉上浮現出濃厚的自豪感。

    雲澈撫了撫鬍鬚,淡淡道:「以你們的宗門規模,能有如此積累,也是相當不錯了。」

    嗯,的確是相當不錯……老子空有一身通天徹地的煉藥本領和法寶,卻讓藥材的事愁的欲哭無淚……嘖嘖,一個宗門千年的積累啊,果然沒有白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