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百草當場目瞪口呆。這些儲存藥材的黑木抽屜標註都隱藏在最上方的牌子上,不把牌子用手拉下來根本看不到上面寫着什麼。這裏的藥材種類足有上千種之多,縱然是出入寶物庫次數最多的蕭百草,對於大多數藥材也只知道一個大致的位置,不看牌子也很難準確找到。而這個神醫卻是隔着至少兩步的距離,對着一大片關的嚴嚴實實的黑木抽屜,竟是一口喊出了其中藥材的名字。

    蕭百草上前拉開抽屜,裏面果然就是盛放的血葵精。雖然他知道這個“邪心聖手”的醫術通天,但依舊被狠狠的震驚了一把,更是心服到了極點,暗歎神醫就是神醫,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達到這個境界。

    雲澈在儲存藥材的區域走了小半圈,將所需的藥材基本集了個七七八八,期間沒有打開過一個抽屜,但所需藥材的位置以及其年份卻是說的分毫不差,讓蕭百草每取一份藥材,內心的震驚和欽佩便會加深一分。他堂堂神月城最大宗門的丹藥堂首席長老,弓着腰,屁顛屁顛的跟着雲澈後方,按照他的指示小心翼翼的取藥,但他自己卻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反而越發覺得是一種榮幸。

    “藥材差不多了,靈玉都儲存在哪裏?”點完藥材,雲澈開口道。

    蕭百草抱着盛滿藥材的黑木盒子走到雲澈身前,恭敬道:“靈玉平時都和是寶器之類放在一起,在寶物庫的最裏面。”

    說完,蕭百草便帶雲澈來到了寶物庫的深處,越是深入,靈氣的濃度便越是濃厚。儲存寶玉的不再是黑木,而是比黑木還要珍奇貴重數十倍的寒玉。呈現在雲澈面前的寒玉櫃足足有上百個,僅僅是這上百個寒玉櫃,便是價值連城。

    “倒是有紫脈天晶的味道,純度和之前在堂內的一樣,應該是同一塊吧。”

    “是的,就是同一塊。我宗只是一個小宗門,能有一小塊紫脈天晶,已是極爲難得了。”蕭百草點頭道,同時心中的敬佩更是無以復加。藥材總還有氣味可辨識,但寶晶和靈玉靈氣沒有藥材的氣味那麼具體。這個神醫僅僅鼻子一嗅,不但識出那是紫脈天晶,竟然連純度都能識別出來……和這個神醫接觸的越久,蕭百草也越是有一種自卑感。深深感覺眼前這個神醫簡直就是一座高不見頂的大山,自己在他面前,連坨爛泥都算不上。

    “這塊紫脈天晶原本是準備年底用來供奉給總宗的,少宗主出事,不得不拿了出來。幸得前輩出手,不但救了我宗少宗主,還省下這等天下至寶。前輩的大恩,真不知該如何報答。”蕭百草很是激動道。

    “哦?你們每年都要向總宗供奉這麼貴重的寶物?”雲澈問道。分宗需要每天向總宗供奉,他是知道的。但紫脈天晶這等天地至寶,即使是四大宗門,也極難得到,如果每年都要供奉這種層次的東西,那也太過苛刻了點。

    “那倒並非如此。總宗限定每年不少於十萬紫玄幣即可。總宗每年會賜予我們總宗所煉製的極品丹藥。我們所供奉的越多,總宗反饋的也會越多,有時還會有高等玄技和高等寶器。”

    一年……十萬紫玄幣?雲澈暗中微吸一口涼氣。這蕭宗,尼瑪簡直就是吸血鬼啊。但這些分宗還不得不老老實實的上繳,否則,沒有總宗的丹藥和玄功玄技回饋,宗門會逐漸衰落,如果連“蕭宗分宗”這個名號也被撤除,那麼這些分宗就連靠山都沒了。

    說到高等寶器,蕭百草想起了什麼,轉身指向了身後兵器架正中心一把蒼白長劍,滿臉自豪道:“前輩請看,這把劍名爲‘虎魄’,是總宗這些年來所賜的第一重寶,也是這新月城唯一的一件地玄器,即使在總宗,也是極爲難得。傳聞它是總宗之器宗的首席鑄劍長老親手所鑄,劍身熔入了一隻地玄白虎的玄丹之力以及其未散的魂魄,能輕易斬破地玄境以下的護身玄器,傾注玄力揮舞時,還能隱隱聽到虎嘯之聲。宗主這幾年一直將之視爲宗內最高寶物之一,連自己都不捨得動用,只盼在少宗主大婚之日,將之送予少宗主,讓少宗主如虎添翼。”

    這把“虎魄”劍劍長三尺三寸,通體白色,但卻不是玉石那般的瑩白,而是一種怪異的蒼白色,劍身並不規則,微現扭曲,細看之下,就如同一塊塊虎骨拼湊而成,雖然隔着很遠,但卻隱約可以感覺到劍身上釋放着一種讓人很不舒服的戾氣。

    而這,居然是一把地玄之劍!

    “的確是一把不錯的劍。”雲澈盯着虎魄劍,緩緩的點頭。

    “連前輩都如此說,那麼少宗主到時必定極爲喜歡。”蕭百草道。

    讓蕭百草拿了一塊純度極高的赤靈玉和一塊水靈玉,至此,所需的材料全部收集完。雲澈沒有表現出對這寶物庫有半點興趣的樣子,乾淨利索的走向寶物庫的出口……而整個過程,他的雙手一直背在身後,所有東西都是由蕭百草去取,他連盒子都沒碰觸過。

    出了寶物庫,雲澈便直奔丹藥堂煉藥。守在外邊的蕭百草把寶物庫中的事原原本本向蕭天南敘述了一遍,對他隔櫃識藥的神技和絲毫不沾手的“高風亮節”讚不絕口,歎爲觀止。

    蕭天南卻是很淡定的一笑,道:“這纔是高人風範。更何況,以皇甫鶴的層次和閱歷,整個寶物庫除了紫脈天晶,說不定根本沒有他能看得上眼的東西。唉,說起來之前我還懷疑他皇甫鶴的身份,現在,就算你告訴我他不是皇甫鶴,我都絕不相信了。”

    ——————————————

    不知不覺間,雲神醫已在蕭宗分宗停留了三天。這三天,蕭天南和蕭洛城每天都在震驚和驚喜中度過。經脈盡斷,想要完全修復,原本不依靠紫脈天晶,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而就算有紫脈天晶,也幾乎不可能做到毫無瑕疵,時間上也要長達數月之久。

    但,這才三天,僅僅三天!蕭洛城所有斷裂的經脈便都重新連接,並且活力越來越旺盛,恢復的程度之高,讓他們縱然親眼看着,他幾乎不敢相信。

    對於這個從天而降的神醫,他們越發奉若神明。蕭洛城口中的“爺爺”更是喊的越來越順溜,越來越親熱……簡直比喊自己的親爺爺都要深情。

    這些天,雲澈每天都要去至少三趟寶物庫,每次都要喊上蕭百草跟着,同樣每次絕不沾手,拿完就走。

    “前輩,你看,我兒經脈的傷勢已越發平穩,相信有前輩在,不出一月,斷裂的經脈就會全部癒合……只是這玄脈的傷……不知前輩有何打算?”

    連續三天,雲澈醫治的都是蕭洛城手臂和經脈的傷,卻始終沒有去管被震裂的玄脈。玄脈若不能修復,蕭洛城就只能是個廢人。而時間拖的越久,修復的難度便越是巨大。雖然他現在對這個“皇甫神醫”的醫術已無半點懷疑,但見他遲遲未着手玄脈,他內心也不禁忐忑起來。

    聽了蕭天南的話,雲澈微一沉吟,道:“蕭宗主,原本我是想在第一天就開始着手醫治他的玄脈。但那時洛城認我當爺爺,成了我孫兒,這玄脈的事,我可就要多考慮一番了。”

    “多考慮一番?不知前輩的意思是?”蕭天南內心一動。

    雲澈側過眼睛,用手捏了捏鬍梢,對蕭洛城一臉溫和道:“我的孫子,你想成爲絕世強者嗎?”

    這句話一出,無論蕭洛城還是蕭天南,都是內心猛的一跳,差點沒激動的連人都跳起來。蕭洛城慌不迭的點頭:“想!當然想!孫兒做夢都想!”

    雲澈緩緩點頭,說道:“從你目前的玄脈來看,你之前的玄力等級,應該是入玄境十級吧?這樣的實力,在這小城的同齡人中,應該算是不錯了。但距離絕世強者這個層次,差的卻是十萬八千里!我這一生見過無數的少年強者,與你相同年紀,甚至有的已達到了靈玄之境……甚至地玄之境!”

    雲澈的幾句胡扯,聽的蕭洛城和蕭天南大吸涼氣……十六七歲達到靈玄境和地玄境?這樣的人真的存在?那還能稱作人嗎?簡直就是怪物!!

    “我要修復你的玄脈可謂輕而易舉,但之後,你便要從初玄境重新修起。不過,有爺爺在,卻是有一個方法,能讓你在玄脈修復之後,直接踏入地…玄…境!”

    雲澈後面的幾句話,便如在蕭氏父子耳朵響起一聲聲炸雷,讓他們目瞪口呆。

    十六歲……一上來就是地玄境!這樣的話要是別人說出來,蕭氏父子絕對會把他當成瘋子!但,這個人是誰?他可是邪心聖手!是堪稱天玄大陸第一神醫的奇人!他這些天所表現出的實力,無不讓他們瞠目。他的話會有假?

    蕭洛城感覺自己幸福的簡直要眩暈過去,顫抖着嘴脣道:“爺爺,真……真的有這樣的方法?”

    “呵呵,你爺爺我,像是會信口開河人嗎?”雲澈“慈祥”的笑道:“這個方法,普天之下只有我一個人能完成。而完成此法,需要兩個條件,第一,便是玄脈破裂,第二嘛……”

    “是……是什麼?”蕭天南向前一步,迫不及待道。十六歲到地玄境,這在蒼風帝國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如果真的做到了,那麼他的兒子蕭洛城,將絕對是整個蒼風帝國年輕一輩的第一人,而且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僅僅是想一想,他就激動的全身發抖。

    “一顆……龍丹。”雲澈緩緩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