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寶物庫中所有的寶晶、寶玉,包括那塊蕭宗分宗的至寶紫脈天晶,全都被雲澈收入天毒珠之中。馬上,雲澈的目光又轉向了那排三十多米長的兵器架,能被放在這裡的武器和裝甲,無一是凡品。尤其是懸挂於正中的那把虎魄劍,在數百把極品兵刃的環繞之下中釋放著傲然的王者氣息,讓人第一眼便會不由自主的將目光鎖定在它的身上。

    這個金屬箱子里放著三把很短的奇形武器,另外則是九枚拳頭大小的鐵珠狀東西。他把武器拿起,滿臉疑惑的打量著……從觸感來看,這把奇形武器應該是以精鋼製成,材料不算珍貴,在這個寶物庫的所有武器中甚至可以說有些寒酸,但卻給雲澈一種很危險的感覺。它呈拐角狀,大概一個成人手臂的程度,拿在手裡沉甸甸的。

    毒火銃!

    在雲澈的認知里,銃應該是指斧頭上手柄的孔,但這裡,卻出現在一種奇形武器的名字上。雲澈第一次見這種武器,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心中一陣疑惑……難道這並不是什麼武器?但為什麼又放在武器架的下面,如果是武器的話……好像完全沒什麼攻擊能力,但這種危險感又是怎麼回事?

    轟!!!

    這這這……這難道是什麼暗器!威力竟然如此可怕!

    雲澈走過去把毒火銃給撿了回來,又拿起金屬箱子里的金屬球,入手很是沉重,球體表面淺淺的印著三個大字——

    大字下面,還有一行小字:以玄力震碎外殼,然後丟出。

    不過,它們現在進了雲澈的天毒珠,也便成為了他的保命利器。

    想到這裡,雲澈又轉過身,隨手拿出一件武器,在牆壁上工工整整刻出了三行大字,審視一番后,這才大步流星的關上三道石門,走出寶物庫。

    為了自己身上的傷和「前程」,蕭洛城如今對這個「爺爺」是百分之一萬的順從,也不問是什麼葯,直接端起來便咕嚕嚕的喝了下去。喝完之後,眼巴巴的問道:「爺爺,我父親還沒回來嗎?」

    雲澈的話讓蕭洛城一愣,心中猛然湧上一股不安,強笑著道:「爺爺,你……你說什麼?你是在……和我開玩笑的吧?」

    看到就在自己眼前忽然變了的一張臉,蕭洛城如遭雷擊,一雙眼睛以極度誇張的幅度猛的外凸,那一剎那,他懷疑自己在做夢……而就算做夢,也根本不可能做這麼荒誕離奇的夢。

    「嗯?」雲澈咧了咧嘴,冷笑道:「蕭洛城,我的好孫子,怎麼忽然變得這麼沒教養了,居然敢直呼你爺爺我的大名。」

    「你喊破喉嚨也沒用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爹為了防止我的身份泄露和耽誤你的傷勢,可是不讓任何人接近這裡的,嘖嘖,真是用心良苦啊。」雲澈手托下巴,看著臉色蒼白,神色驚恐到極點的蕭洛城,笑眯眯道:「不過,你也不需要這麼害怕,我是不會殺你的,畢竟你都那麼親熱的喊了我好幾天爺爺,還發誓一輩子孝順……嘿嘿,虎毒還不食子,我這個當爺爺的,又怎麼會殺自己的好孫兒呢。爺爺我會讓你舒舒服服的在床上躺一輩子,讓你一輩子都念著爺爺的好。」

    「雲澈……我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還出手重傷我在先……你到底還要做什麼……」蕭洛城用帶著深深顫抖和恐懼的聲音道。

    「我這個人沒什麼大的優點,除了相貌超群,氣質超然外,也就剩下有恩十倍報,有仇百倍復這一點了。你要毀了我,那我便先毀了你。我們有協議在先,你父親卻又親自上新月玄府準備要我的性命,那我便讓你這整個宗門雞犬不寧!」

    「你……」蕭洛城瞪大眼睛,死死盯著雲澈,此時的雲澈,在他眼中無疑已變成最可怕的噩夢,他只來得及吐出一個字,便眼前一黑,身體重重的向後倒了下去。

    僅僅因為對方的殘害之心,便將對方廢了,然後還登門竊走整個宗門的千年積累,的確是太過過分殘忍了一些。但云澈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提升實力,就急需大量的高等藥材……而這個蕭宗外宗,就很適時的撞到了槍口上,既是咎由自取,也是倒霉透頂。

    又過了小半個時辰,蕭天南和蕭百草終於趕了回來,兩個人面色潮紅,一臉興奮,顯然,「王玄龍丹」已經到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