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回來了。而且看你們的樣子,似乎已經把龍丹拿到手了。」雲澈站到他們面前,一臉平靜道。

    蕭天南和蕭百草如今對這邪心聖手的景仰便如滔滔江水一邊,他們兩個做夢都沒想到有生之年能親眼目睹傳說中的王玄丹,還將之拿在了手中。回來的這一路,兩人以最快的速度,又是興奮,又是小心的往回趕,在新月城一手遮天的他們,竟還有了一種提心弔膽的感覺。

    「六十萬紫玄幣。」蕭天南連忙回答道。他心裡清楚,如果沒有那張紫金卡,在蒼風帝國別說六十萬,就是六百萬紫玄幣都無處可買。雖然這一下幾乎掏空了分宗全部的可動用資金,但他依然感覺到完全是撿了個天大的便宜。

    「把龍丹拿來我看看。」

    蕭天南大喜過望。六十萬紫玄幣造就一個才十六歲就地玄境的曠古天才……這個世界上簡直沒有比這更便宜的事了。

    「是,我們一定不會透露給任何人。」蕭天南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他思慮了一下,試探道:「不過,這王玄龍丹的氣息太特殊,如果遇到行家,難免不會被隔著很遠就認出來。正所謂夜長夢多,不知前輩能否立即著手為洛城……額……那個……」

    蕭天南心中激動,連忙道:「好,我就親自陪前輩去一趟。有我在,在這新月城之內,絕對沒有任何人能傷到前輩一根頭髮。」

    「還是前輩思慮的周全,」蕭天南對雲澈的話深以為然,稍稍思索后,道:「那我便安排在赫與前輩同去。在赫雖然年齡,但已初入靈玄境,就算髮生什麼意外,也一定能護住前輩周全。」

    ————————————————

    雲澈已經消失了三天。

    到了這一天,她已是實在等不下去了。

    秦無憂一聲嘆息,道:「唉,我也這麼想。只是,一來毫無憑證,二來,已經三四天了,他把蕭洛城廢掉,蕭天南對他恨之入骨,若是落到他的手中,現在應該早就……」

    秦無憂神色一怔,道:「殿下,你為什麼會對這個雲澈看重到這種地步?且不說你和他接觸的時間才不過一天而已,就算在資質之上,蒼風玄府的焚絕塵和他年紀相近,卻要超越他近乎兩個大境界,焚絕塵之外,蒼風玄府超越雲澈的人也是數不勝數,你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執著?」

    「而雲澈……秦府主,跨越一個大境界的等級差距,卻一招將對方廢掉的人,你聽說過嗎?我從小修鍊帝王心訣,最擅窺心,連焚絕塵都逃不開我的眼睛,但面對雲澈,我卻無法看穿他的一絲一毫。我想秦府主在面對他時,也一定有同樣的感覺。這樣的人,我平生僅見。最可怕的,是他的年紀才不過十六歲。」

    「不,這不一樣。」藍雪若搖頭:「我需要的不是駕馭,只是希望他到時候可以代表皇室,幫我這一個忙而已。那日在宴會之上,因夏元霸被擊傷,他當場暴怒,更是不惜眾目睽睽之下對傷了夏元霸的人下重手,足以證明他是個很重情義的人。只要誠心對他,他也會誠心以待,再加上他現在身若浮萍,無處可去,隨我到蒼風玄府之後,一切都會順理成章。而眼下,就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如果他真在蕭宗手中,而且還活著的話,把他救出,他必然會心記這個恩情,在那個時候,也一定不會拒絕。」

    而且距離那個時候,也已經很近很近了。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他又怎麼可能達到預期的高度。

    「既然是殿下的決定,我當然不會反對。如果殿下堅持的話,我便和殿下一起去一趟分宗吧。」秦無憂有些無奈道,雖然他知道如果雲澈真的落到了蕭宗手中,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秦無憂躊躇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雲澈和蕭在赫已經走了有兩刻鐘,算著應該已經出了宗門了。蕭天南一直把那枚紅光閃閃的王玄龍丹捧在手裡,片刻都不敢放開。這時,他忽然想到了什麼,一拍腦門,道:「百草,快去一趟寶物庫,把那個雪山寒玉做成的盒子拿過來!」

    「空了?什麼空了?」蕭天南心裡一咯噔,一時沒完全反應過來。

    「什……什麼!?」蕭天南大驚失色,呆立小會兒后,瘋了一般沖向寶物庫的方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