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寶物庫的最後一道門在轟隆隆的響動中打開,站在寶物庫的門口,蕭天南的腦袋「轟」的一聲,幾乎炸開。

    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片空曠。足足近萬平的寶物庫,空曠到每個角落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所有的藥材、寶器、寶晶、寶玉,甚至宗門玄技玄功,他們宗門整整千年的積累,全部消失的乾乾淨淨,乾淨的如同剛被一陣颶風清掃而過,連根頭髮都看不到。

    蕭天南的身體猛的一晃,饒是他身為一宗之主,心境堅韌過人,也差點沒當場瘋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裡的東西呢?都去哪兒呢?去哪兒了!!」蕭天南一把揪住蕭百草,如同暴怒的雄獅般狂吼道。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蕭百草慌忙搖頭,臉色驚恐至極。他剛才到來這裡,打開寶物庫大門時,直接驚駭的一屁股軟倒在地上,直到現在,他的身體還在劇烈抽搐,大腦更是在驚恐中混亂一片。這個寶物庫的東西,可是這整個分宗的底蘊,是整個宗門的命脈啊!

    「我……我剛才問過守衛,今天一天,只有皇甫鶴來過,而且在裡面整整停留了兩個時辰!」

    「皇甫……鶴?」蕭天南猛的一怔,然後臉色蒼白的搖頭:「不可能……不應該是他。他可是邪心聖手,怎麼可能是他……」

    這些天,雲澈「邪心聖手」的大名和所表現出的超絕醫術讓他們心服口服到幾乎將他奉若神明的程度,他的演技實在太好,讓蕭天南即使面對這樣的場景,也依舊下意識的不去懷疑他……因為天下第一神醫這等人物,又怎麼會看得上他們一個小小宗門的東西,也根本沒有理由做這種事

    而且,他的玄力不過是入玄境,身上也沒有空間戒指……而就算是最高等的紫色空間戒指,也不過幾百方空間,怎麼可能移走這整個寶物庫的東西。

    「宗主,那邊……那邊好像有寫著什麼字?」蕭百草瞪大眼睛,指向正前方的牆壁。

    蕭天南目光掃了過去,三行字工整整的大字映現在他眼眸之中。

    蕭天南老兒,你和我孫兒蕭洛城孝敬的東西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既然選擇招惹我,就總歸要付出足夠的代價。不過看在你們這兩天伺候的還算舒服的份上,告訴你兩個秘密,第一個:我可憐的孫兒蕭洛城這次可是真廢了,就是真的皇甫鶴來了,也別想救回他。第二個嘛,那枚王玄龍丹是假的哈哈哈哈哈哈……

    三行字的下方,署著一個大大的名字。

    雲澈大爺!!

    沒錯,雲澈直接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其實,如果他不留下這個名字,蕭天南永遠不可能聯想到他身上去。但他就是留下了……這是一種張狂,也是一種自信和自負,更是一種羞辱。我就是要讓你們知道是誰讓你們遭受了這樣的下場!就是要你們知道你們得罪了誰!就是不怕你們的報復!想要報復?儘管來!

    蕭天南的身體劇烈搖晃,臉色一瞬間變得無比蒼白,急怒攻心之下,一股逆血極速湧上,從他的口中狂噴而出,整個人也向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宗門千年底蘊一夕全無,有誰能承受這樣的打擊?

    「宗主!」

    蕭百草一聲悲呼,慌忙扶住倒下的蕭天南。蕭天南並沒有當場昏死過去,但一張臉已是毫無血色,眼睛也變得毫無焦距,口中釋放著沙啞的呢喃:「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他沒有見過雲澈的樣子,但知道他只是個十六歲的少年,他無論如何,都無法將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和在宗門停留了三四天的神醫聯繫到一起。那超絕的醫術和見解,仙風道骨的氣質,彷彿看破塵世的眼神,怎麼可能是一個十六歲少年所能擁有的。

    如果是易容,一個入玄境弱者的易容,他堂堂地玄境強者,又怎麼會看不出來。

    他更無法明白,他究竟是用什麼方法,將偌大一個寶物庫里的東西全部移走。

    家族千年的底蘊一下子被掏空了,這種打擊完全擊潰了他的心理防線,讓他如處噩夢之中,怎麼都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腦中始終只盤踞著三個字: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雲澈……就是打傷少宗主的那個人?」蕭百草扶起蕭天南的身體,咬牙著道:「宗主,冷靜!我們現在最需要的是冷靜!那個皇甫鶴看來極有可能是雲澈假扮的,他設計了這麼多天,就是為了報復我們。不過,不過他現在應該還沒有走太遠,這個時間,他應該才剛剛出宗門不久,應該想不到我們會這麼快進寶物庫。在赫和他在一起,馬上用傳音符通知在赫,讓他馬上抓住雲澈!寶物庫的東西,也就可以全部追回來。」

    蕭百草的話讓蕭天南如夢方醒,他迅速拿出一張傳音符,鎖定蕭在赫的傳音印記……

    如蕭百草所料,雲澈和蕭在赫的確才出宗門沒多遠。不過到了這裡,雲澈止住腳步,一臉淡然的對蕭在赫道:「好了,不用送我了,接下來你在這裡等著就好。我會自己去黑月商會。」

    蕭在赫一愣,不解道:「可是,去到黑月商會,還有很長的一段路,宗主再三吩咐我要保護好前輩的安全……」

    「哼!」雲澈不耐煩的冷哼一聲:「在去黑月商會之前,我還有點私事要辦,不需要被人跟著,你在這裡等著就好。」

    看到「神醫」露出不悅的神色,蕭在赫心裡一咯噔,哪裡還敢再堅持,連忙道:「既然是前輩的命令,晚輩……晚輩就在這裡候著。」

    就在這時,他感覺到自己的傳音石傳來絲絲的力量波動。

    要達成遠程傳音,每次都需要消耗一張傳音符。傳音符內隱藏著一個小型的傳音陣,因而即使是最低等,傳音距離十里之內的,價格也極為高昂。可達到千里傳音的高級傳音符,價格上更是天文數字。因而,若非什麼要緊的大事,一般不會捨得消耗傳音符。

    蕭在赫連忙拿出傳音玉,頓時,來自蕭天南的咆哮聲傳入到了他的腦中,讓他一瞬間大驚失色,口中更是失聲驚喊:「什麼!?」

    原本,按照雲澈的計劃,這一次針對蕭宗分宗的報復和搜刮行動,本該是天衣無縫,萬無一失的。前期、中期也都進行的無比順利。按照他的計劃,今天便是收尾……讓一個蕭宗不太重要的人將他送出宗門,然後他找個借口獨自離開,之後便逃之夭夭,讓蕭宗無處可尋。再之後,他會把蕭宗得到一枚王玄龍丹的消息大肆散播出去,如此一來,方圓萬里都會被驚動,會有無數覬覦這枚王玄龍丹的人找上門來,到時候整個宗門都會陷入水深火熱之中,日夜不得安寧,哪還有餘力去找他尋仇。

    但,再聰明的人,也不可能清楚的預料到哪個人接下來會幹什麼。比如,雲澈也是沒有想到,自己才離開這麼短的時間,蕭天南居然就因為一件忽然想到的小事讓蕭百草去了一趟寶物庫……

    當蕭在赫拿出傳音石時,雲澈就眉頭一皺,隱約感覺到了不妙。在他看到蕭在赫臉色和眼神劇變時,他就知道,寶物庫的事已經過早的暴露了……沉眉之餘,心中頓時一陣大罵:我靠!這不科學!怎麼會這麼快!理論上應該明天才發現才對啊啊啊啊!

    雲澈並沒有拔腿就跑,而是臉色不變,腳步平穩的向前走去,祈禱只是自己多想了,蕭在赫的反應是因為其他的事。但僥倖沒有發生,他的身後,猛然傳來一股刺骨的殺氣。

    「雲澈……竟然是你這個小雜種!給我拿命來!!」

    雲澈腳步一頓,然後想也不想,以最快的速度向前疾沖而去。

    蕭在赫雖然已經喊話,但心中也很是很忐忑,根本無法把眼前這個神醫和雲澈聯繫到一起。但云澈這一狂奔,頓時讓蕭在赫再也沒有了任何懷疑,帶著凌然殺氣,如狂風一般追了上去。

    「茉莉,這個人是什麼修為?」

    「靈玄境一級。」

    「~!@#¥%……你覺得,我從他手中逃掉的概率是多少?」

    「你和他差距兩個大境界,本公主不出手的話,你逃掉的可能性是零!本公主出手的話,他會死,但你就算是用盡全身的血,本公主也九成會死!」茉莉聲音低低的道。

    「……」

    雲澈在心裡把蕭天南的十八輩祖宗統統問候個遍……你丫剛得到「王玄龍丹」,不和蕭百草在那把玩研究,急著去你妹的寶物庫啊!!

    「小雜種,我看你往哪裡跑!!」

    身後傳來蕭在赫陰狠的聲音,靈玄境修為,想要追上他一個入玄境簡直輕而易舉,才不過幾息的功夫,他們之間的距離就拉近了一大半,再有不過幾息的功夫就足以被追上。而這時,雲澈反而徹底冷靜了下來,他右手在左手一摸,一個漆黑沉重的金屬球被他握在了手中,以玄力小心的震碎外殼,然後猛然回身丟向了後方。

    「震……震天雷!!」

    忽然一個鐵球以並不算太快的速度迎面飛來,如果換做其他人,多半會不屑的一巴掌拍開。但蕭在赫不同,他可是識得震天雷,並且親眼見過其威力的人,瞳孔收縮間,他的身體猛的一矮,以一個很不雅觀的姿勢避了過去,然後雙頭抱頭,快速撲倒在地上。

    轟!!!!

    震天雷落地,轟然爆開,在震天般的轟鳴聲中揚起漫天沙塵,沙塵之下,是一個徑長足有四五丈,冒著濃濃黑煙的大坑。雲澈回頭,被這驚人的威力也小嚇了一跳,然後毫無猶豫的將第二個震天雷握在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