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這個小雜種!竟敢偷竊我宗門至寶!”

    蕭在赫有些狼狽的從地上爬起,口中發出聲聲怒吼,然後重新追向雲澈,轉眼之間便將他們的距離再度拉近。雲澈側首,手上微一用力,將第二顆震天雷丟向後方,而這次,他不再是砸向蕭在赫的面部,而且丟在他前方的地面上。

    看着落向自己身前的震天雷,蕭在赫果然大驚失色,慌不迭的剎住腳步,向後飛撲倒下。

    轟!!!!

    一股灼熱的氣浪從後方襲來,衝擊的雲澈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兩人的距離也暫時拉開,但也只是暫時拉開,一枚震天雷,也只能爲他爭取幾息的時間而已。

    第三枚震天雷被他抓在手裏,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衝進城區之中,只有進入城區,他纔有逃脫的可能。

    “你這個混蛋!震天雷一共只有六枚,等你用完了震天雷,我看你還能往哪裏逃!”蕭在赫在後面緊追不捨,但已惱恨的咬牙切齒。震天雷是蕭宗總宗之器宗所制的熱武器,威力極大,即使以他靈玄境的修爲,正面捱上一下也是非死即傷。這些震天雷是分宗長老一輩才配擁有的保命之器,現在不但到了雲澈的手裏,還被他如此肆無忌憚的用到自己身上。也好在對方玄力很低,砸出的震天雷他都可以還算輕鬆的避過,否則今天說不定要交代在這裏了。

    蕭在赫所喊的,也是雲澈所擔心的。震天雷的確只有六顆,這六顆加起來,也不過只能爲他爭取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這點時間根本不足以讓他衝進城區。

    必須想一些其他的辦法。

    雲澈手握震天雷,心電急轉,眉頭越收越緊。他所遭受過的追殺實在太多太多了,比這次兇險百倍的都不計其數,其中大多數被他以天毒珠的毒力逃脫,但如今天毒珠的毒力消失,星隱草用完,硬拼的話更不可能,那麼可以借用的東西,就只有……

    雲澈微吸一口氣,開始快速梳理從蕭宗寶物庫得來的那些藥材,尋找着那些可以配成迅速生效的劇毒之物。

    而這時,他的視線之中,忽然出現了一個飄逸清雅的少女身影,少女一身雪衣,雖在遠處,卻是讓人清楚的感覺到一股迎面而來的高貴優雅。

    雖然隔着太遠,無法看清少女的容顏,但云澈的心裏依然瞬間出現了她的名字……因爲在這新月城,只有一個女孩給過他如此的感覺。

    是藍雪若!?她怎麼會在這裏?這分明是前往蕭宗纔會經過的地方,難道……

    這個時候,雲澈已經來不及多想,迅速撤掉臉上的易容,同時一個震天雷砸向後方。

    “轟”的一聲巨響,蕭在赫及時避開的身體被爆炸的餘波硬生生逼開幾十步的距離。雲澈一邊前衝,一邊向着越來越近的少女大喊起來:“雪若師姐!”

    藍雪若之所以會在這裏,便是想去蕭宗確認雲澈是不是在那裏。驚天動地的爆炸聲讓她的腳步停頓了一下,擡起頭來,一眼看到了正狂奔而來的雲澈。

    “雲澈?”藍雪若一聲低喃,隨之眸中閃過一抹驚喜,無論如何,他還活着,這是她今天前來蕭宗最想看到的結果。但馬上,她看到了後方窮追而來的蕭在赫。

    “小雜種!我看你往哪裏跑!過會兒看我不打斷你的雙腿,廢掉你的四肢!”蕭在赫雖然沒有被震天雷傷到,但連續三枚震天雷,讓他已是蓬頭垢面,一身灰塵,咆哮聲也明顯帶着惱羞成怒的意味。

    藍雪若瞬間明白髮生了什麼,秀眉一擰,來不及多想,急聲呼道:“雲師弟,快到我這邊來!!”

    說話間,她伸出右手,手背之上,忽然閃現出一個雪白的印記:“小雪,出來!”

    隨着她低聲的呼喊,她手背上的印記光芒大盛,伴隨着一聲彷彿來自天邊的尖銳長鳴,一隻巨型雪雕在白光之中出現在她的身前。

    “契約靈獸!?”看着忽然出現在藍雪若身側的巨型白雕,雲澈心中一片驚訝,同時也是一陣驚喜,一咬牙,讓腳步更加快了幾分,向藍雪若的方向伸出了手。

    藍雪若跳到巨雪雕的背上,纖纖雪手抓住了雲澈伸來的手掌,將他拉到了雪雕的背上,巨雪雕雙翅招展,在長鳴聲中騰空而起,如閃電般直衝雲霄,轉眼便已化作遠方天空的一個黑點。

    一場攸關性命的危機,就這麼以他始料未及的方式化解了。雪雕飛行的速度極快,耳邊風聲呼嘯,灌入胸腔中的冷風更是讓他有了長久的窒息,直到雪雕飛的足夠平穩時,他才總算適應過來,長長呼出一口氣,睜開眼睛,看到藍雪若側坐在他的身前,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雲澈這纔想起,自己身上還穿着那個很不着調的長袍,卻是面不改色,笑嘻嘻道:“師姐,是不是忽然發現無論多麼粗濫的衣服,穿在我身上都特別有味道?”

    藍雪若一怔,隨之噗嗤笑了起來,笑顏就如百花盛開般嬌豔:“到底是雲師弟,剛剛差點連命都丟了,現在居然還不忘記一本正經的誇獎自己。”

    “是啊,剛纔的確是差點連命都沒了。”雲澈微微撫了撫額頭,多少有些心有餘悸,如果不是藍雪若忽然出現,他逃脫的可能性的確很低。因爲蕭宗前方的那一片區域實在是太空曠了,空曠到剛纔讓他逃跑時都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話說回來,師姐,你爲什麼會來這個地方?你有事要去蕭宗?”雲澈問道。

    “嗯。”藍雪若輕輕點頭,寶石般的眸子打量了雲澈好幾個來回,確認他完全沒受到什麼創傷後,臉上的神情完全放鬆下來,眸光也變得愈加緩和:“你三天前忽然消失,我和元霸滿城的找你都找不到。後來想到你可能是被蕭宗給悄悄擄走了,所以就來了。”

    雲澈整個人僵了一下,心中涌上了一種莫名的感動,一時間竟是語塞。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用儘可能平靜的聲音道:“蕭宗分宗是這個新月城最大的宗門,你一個女孩子獨自前來,就沒想到會是多麼危險嗎……我和你,才認識那麼幾天而已,爲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好?”

    藍雪若莞爾一笑,柔聲道:“我說過了啊,因爲,我是你的師姐。”

    雲澈:“……”

    之前藍雪若承諾會讓她的家人十天之內將他安全送到蒼風皇城,避開蕭宗之禍,他就一直疑心着。經歷了太多東西,他完全不會相信一個人會無緣無故的對一個並不熟悉的人這麼好,甚至還要爲之冒着或許會危及性命的巨大風險。現在,藍雪若獨自來蕭宗尋找他,又將他從險境中解救出來……這讓雲澈心中所能想到的唯一可能性越來越趨於肯定。

    眼前的雪若師姐……絕對是對他一見鍾情!再見癡情了!

    除了這個原因,他完全想不出還有其他什麼原因能讓一個女孩子對無家世、無財力、無權勢,無實力,還是萍水相逢的男子做到這種程度。

    “雲師弟,這幾天你果然是被擄到蕭宗了嗎?那你又是怎麼逃出來的?”看了一眼雲澈的衣服,藍雪若的美眸中泛起笑意:“該不會是……是穿了家僕的衣服,然後瞞人耳目後偷偷溜出來的吧?”

    “這個……算是吧。不過我可不是被蕭宗擄走的,我是自己進去的。”雲澈得意的笑了笑,卻並沒有多解釋,反而話鋒一轉,道:“師姐,你居然有契約玄獸?而且好像還是一隻很高等的玄獸。”

    見雲澈顯然不想提及這幾天在蕭宗的事,藍雪若沒有再追問,順着他的話道:“它叫小雪,是一隻真玄獸巨雪雕,是我師傅培養起來的,在它長大後,就讓它成爲了我的契約玄獸。雖然小雪看上去很大很笨重,但馭空的能力很強大,飛的很快很快……對了,雲師弟,接下來你想去哪裏?”

    雲澈沉默了下去,然後緩緩道:“我送了蕭宗一份‘大禮’,他們現在一定在全城尋找我,所以新月玄府,乃至整個新月城都不能回去了。接下來,我也不知道該去哪裏……也或者,新月城之外,去哪裏都可以……”

    就在這時,雲澈忽然感覺到耳邊的風聲出現了異樣,直覺過於敏銳的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回首,一眼看到,後方千米之外,一個黑點正在極速的靠近着。

    “那是什麼!”

    從雲澈發現到他出聲,不過幾息的時間,而這極短的時間內,視線中的黑點便已變成了一個模糊的黑影,可見其速度有多恐怖。藍雪若迅速回身,眸光一凝,隨之發出一聲驚呼:“是風暴烈鷹,蕭宗所飼養的最高等玄獸!”

    “什~麼!”雲澈猛然皺眉。

    “他們怎麼會爲了追你連風暴烈鷹都出動……而且居然這麼快!”藍雪若的雪顏上也現出一絲倉皇的神色,因爲她很清楚風暴烈鷹的飛行速度完全不下於她的巨雪雕,甚至在耐力上要遠遠超過。

    不過她要是知道雲澈在蕭宗做了什麼事,就不要有此一問了。

    “小雪,快走!!”

    她一聲嬌呼,身下的巨雪雕雙翅猛的一拍,速度驟然加速,掠起一道長長的白影直射北方而去,而它身後的黑影速度也絲毫不慢,緊緊的吊在後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