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隻白色巨雕,一隻黑色巨鷹,分別如一道白色與黑色的閃電般掠過高空,引得下方無數路人駐足觀看,紛紛猜測著那究竟是什麼高等玄獸。但馬上,一雕一鷹越飛越遠,越飛越高,很快就徹底消失在雲層之上。

    「小雪!再高一點!」

    巨雪雕渾身雪白,藍雪若期望它飛入雲層之上后,可藉助白雲隱匿身形。但云澈很清楚,如果後方追趕的是其他類別的飛行玄獸,這樣做或許會見效,但,偏偏後面是一隻鷹,鷹才是高空的真正霸主,在高空領域,沒有什麼可以逃過鷹的眼睛。

    巨雪雕越飛越高,已不知穿過多少雲層。但後方的風暴烈鷹依舊窮追不捨。巨雪雕可以飛很高,足以駕馭五千米高空,但論起飛行高度,它遠遠不能和鷹相比。一隻普通的成年雄鷹便可飛至萬米高空,就更不要說靈玄級別的風暴烈鷹。

    好在,飛行速度上,巨雪雕並不弱於風暴烈鷹,雖然緊追其後,但始終保持著相同的距離。巨雪雕無法將風暴烈鷹甩開,風暴烈鷹一時之間也無法追上巨雪雕。但,巨雪雕的品級畢竟低於風暴烈鷹,耐力之上自然遠遠不及,這種狀態根本維持不了太久,風暴烈鷹要追上巨雪雕,只是時間問題。

    「據我所知,這隻風暴烈鷹是蕭宗幾年前生擒回來的,似乎還沒有徹底馴服,更不是什麼契約玄獸,放出來的話會有逃走的風險,所以如非什麼天大的事,他們根本不會把這隻風暴烈鷹放出來……雲師弟,你到底對蕭宗做了什麼事?」藍雪若緊緊的抓著巨雪雕的翎羽,緊張的說道。

    耳邊的風呼嘯如雷,面對藍雪若的疑問,雲澈猶豫了一下,如實說道:「說出來你可以會不相信……我徹底廢掉了蕭洛城,讓他們白白損失六十萬紫玄幣……」雲澈頓了一頓,還是選擇了一種尚能讓人接受的說法:「還徹底毀掉了他們的宗門寶物庫。」

    「啊!」藍雪若美眸圓瞪,嘴唇大張,獃獃的看著他,如同在看一個怪物。

    「我以我的容貌發誓,這些都是真的。」雲澈滿是無奈道。

    「……」藍雪若久久無言。她不懷疑雲澈的話,她確定以她所看到的雲澈的性情,根本不會在這種時候用聽起來這麼荒謬的話來欺騙她。而正是因為不懷疑,她才心中無比驚駭。驚的是雲澈一個入玄境一級的少年,竟然能一個人將新月城最大宗門禍亂成這樣,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駭的是……廢掉蕭洛城、損失六十萬紫玄幣已是深仇大恨,毀掉宗門寶物庫……這豈止是深仇大恨!這種仇恨足以延續到這個宗門的千秋百代!

    如果蕭宗分宗這次沒不惜一切的要把雲澈碎屍萬段,連她都會看不過去。

    難怪為了追殺他,蕭宗連風暴烈鷹都放了出來。

    藍雪若原本還在想著要不要停止無謂的逃亡,停下來亮出身份,完全足以保住雲澈周全,但聽雲澈這麼一說,她徹底斷了這個念頭。就憑雲澈做的這些,若是落到蕭宗手裡,別說她,就是把她父親搬出來,都不可能救得了他。

    看著藍雪若的反應,雲澈有些內疚道:「雪若師姐,對不起,我連累你了。」

    藍雪若輕輕搖了搖頭:「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沒有什麼連累不連累的。」她輕輕笑了笑,安慰著道:「再說,師姐保護可愛的師弟,本來就是應該的。」

    「現在說連累還太早了,我們又不一定逃不掉。說不定他們追一段時間就不追了。也可能……那隻風暴烈鷹忽然不聽話了,飛向別的方向,都有可能的……小雪,再飛快一點!」

    聽著藍雪若的話,雲澈的神色間閃過些許複雜。藍雪若說這些話的時候,他沒有從她的眼眸深處看到一絲的後悔、虛假和雜質,一絲都沒有。

    他不願意欠人東西,但這次,他結結實實的欠下了。欠的是救命之恩,也可能,是某種情感……

    「話說,雲師弟,你是怎麼混進蕭宗去的呢?又是怎麼把蕭宗給禍害成這樣?可以說給我聽嗎?」

    藍雪若此時的心境必然是極為緊張的,但說話時,眸中又透著最單純的好奇,讓本想隱瞞下這一切的雲澈無力去拒絕。他微微一想,向她講述道:「很久之前,我有一個師傅,我從師傅那裡學到了一些醫術,其中包括易容術。蕭洛城被我重傷,宗內一定滿城尋醫,於是我假扮成一個中年醫師……混進了蕭宗之中……」

    雲澈的口才自然極好,將這幾天在蕭宗發生的事繪聲繪色的講述給了藍雪若。當然,諸如王玄龍丹這類不能讓他人知道的事他都沒有提及。整個過程無疑是精彩絕倫的,直聽的藍雪若時而粉唇大張,時而掩口而笑,時而滿臉震驚……尤其是聽到他被誤認成絕世神醫,以及蕭洛城磕頭拜爺爺的事時,她直接捧腹而笑,笑的眼角都迸出來淚花……整個過程,她彷彿都忘記正處在險境之中。

    一個時辰過去,兩個時辰過去……

    天空已經暗了下來,兩個時辰,數百里在呼嘯聲中橫空而過,雲澈和藍雪若的雙耳已接近失聰,他們已經不知道現在身在何處,無數次的回首,每次都依然能清晰的看到那個黑色的巨鷹之影。

    「糟了!快要追上來了!小雪,再飛快一點,小雪!!」

    雲澈一回頭,赫然看到後方的風暴烈鷹已從千米之外拉近到不足三百米的距離。坐在巨雪雕的背上,雲澈能清楚的感覺到它身體的痙攣……全力飛行兩個時辰,也就是四個小時,這對一隻真玄獸來說,已幾乎是一個奇迹。若非它是藍雪若的契約玄獸,對藍雪若有著絕對的忠誠,根本不可能堅持到這個地步。

    而風暴烈鷹的品級優勢在這個時候清晰的展露出來,它飛行的速度幾乎沒有半點減弱的跡象,偶爾傳來的鷹鳴聲中氣十足,響徹天地。

    「師姐,不用再逼迫它了,它現在已經透支力量,再繼續下去,將會直接損傷它的壽元。」

    做為巨雪雕的主人,藍雪若比雲澈更清楚它此時的狀態。她咬了咬嘴唇,雙拳用力的握了起來。

    巨雪雕的身體痙攣的越來越厲害,就連身姿都已不再是那麼平穩,變得搖搖晃晃,速度更是越來越慢了下來。身後的風暴烈鷹越來越近,這時,一個猙獰的聲音從他們後方傳了過來:「小雜種,竟然害老子追了這麼久!這次,我看你還往哪裡跑!!」

    雲澈猛然回頭,這才發現風暴烈鷹竟已追到了百米之內,風暴烈鷹的全貌,還有它背上站著的那個人影都看得一清二楚……分明是蕭在赫!

    「師姐,馬上讓小雪向下飛,我們該做好……」

    雲澈的話說到一半,忽然停止,因為,一股極度的危險感在剛才的那一瞬間從他的背後傳來,他幾乎是閃電般的回頭,一眼看到了風暴烈鷹背上,蕭在赫手中舉起的那把奇形武器。

    那是……

    毒火銃!!

    蕭在赫的身上居然有一把毒火銃!

    他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便看到毒火銃之上,一條火舌驟然射出……霎時,一道足以致命的危險氣息以比聲音還快的速度飛射而來,本是飛向雲澈,但在狂暴氣流的干擾之下發生了小幅度偏移,直直飛向了藍雪若的胸前。

    「師姐小心!!!」

    回首的藍雪若完全沒有感覺到致命危險的臨近,等她終於有所察覺時,已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在她放大的瞳孔之中,一點漆黑的東西越來越近,隨之,被雲澈飛撲過來的身體牢牢的遮擋住……

    噗!!

    雲澈的左肩破開一個大洞,血花飛濺,他雖然避開了要害,他依舊低估了毒火銃的威力,被毒火銃打中的那一剎那,他幾乎聽到了死神的獰笑聲。

    「雲……雲師弟!!」

    藍雪若的身體僵在了那裡,直到看到雲澈一下子被血液染紅的肩膀,才一聲驚恐的呼喊,倉皇的扶住他正緩緩倒下的身體。

    「師姐……」傷口的劇痛他可以忍受,但重創之下所帶來的精神渙散讓他有了無法支撐的感覺,他蒼白著臉,咬著舌尖,艱難的說道:「那是……毒火銃,有劇毒……被打中……必死……抱著我……跳下去……跳下去……或許會死……但不跳下去……一定會死……」

    劇毒?

    看著雲澈血肉模糊的肩膀,藍雪若的內心劇烈的顫抖起來。她目含水霧,點了點頭,然後用力的抱緊雲澈的身體:「好……我們跳下去。」

    這一刻,面對用生命擋在她身前的雲澈,縱然面對數千米的高空,她依然選擇了盲從。她抱著雲澈,在巨雪雕的背上站起,看著茫茫的下方,輕聲道:「小雪,辛苦你了……回來好好休息吧。」

    聲音落下,她手背上的印記一閃,巨雪雕一聲長鳴,巨大的身體在白光之中消失。

    而雲澈和藍雪若的身體也直直的墜落了下去,墜向了不知何處的茫茫下方。

    【新月城的情節只是一個過渡。因為從流雲城一下子就到蒼風皇城,實在有些過於突兀了。雲澈第一個真正的舞台是蒼風皇城,面對的不應該是一個小小的分宗。而是雄霸帝國的四大宗門!】

    【家裡出了點事,從上周六到現在好像欠了有六七章。這周六(今天)要在醫院呆一天,有可能還欠,本火星都記著呢,雖然周期可能會有些長,但我以我的美貌擔保,一~定~會~補~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