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和藍雪若忽然就這麼跳了下去,蕭在赫完全始料未及。等他硬生生停住風暴烈鷹時,已經根本看不到了他們的身影。

    “哼,簡直是瘋了,這個高度掉下去,就算是我都會摔的粉身碎骨。不過那小子中了毒火銃,也已經是必死了。”

    下方似乎是一片廣闊的荒原地帶,平靜中透着絲絲危險的氣息。雖然他確定跳下去的兩個人已經是必死無疑,但云澈掏空了他宗門的寶物庫,身上說不定有着可以容納極大空間的空間裝備,雲澈死活無所謂,他宗門的東西必須找回來。否則,他們宗門將以極快的速度衰落。

    蕭在赫以極快的速度直線落下,剛一落下,便遭受了到了一隻狂暴真玄獸的攻擊,他迅速出手滅掉,但沒想到卻因此捅了馬蜂窩,一大羣真玄獸從四面八方咆哮而至,讓他不得不膽戰心驚的迅速逃離。

    這個荒原地帶蔓延數百里,蕭在赫像個沒頭蒼蠅一般整整找了兩個多時辰,一直到天徹底黑了下來都沒找到半點蹤影。這裏的玄獸出乎意料的密集,而且大多性情兇惡狂暴,不算長的兩個時辰,卻是整整遭受了幾十次的攻擊,其中還包括一隻低級地玄獸,雖然他依靠風暴烈鷹逃脫,但依舊嚇出一身冷汗。

    這裏的攻擊性玄獸異常密集,這麼長的時間,早已足夠這些玄獸將雲澈的屍體啃食的一乾二淨,已經根本不可能找到。想到這裏,雖然一肚子鬱悶,蕭在赫還是不得不放棄尋找,駕馭風暴烈鷹飛向了新月城的方向。

    ————————————————

    雲澈會讓藍雪若抱着他跳下去,絕不是無奈之下的絕望選擇,而是,如果不跳下去,他們一定會死在蕭在赫手中,但若跳下去,卻是一定會活着。

    因爲有茉莉。

    “你瘋了嗎!”雲澈的這個舉動讓茉莉大吃一驚。

    身體在極速下墜,另一個柔軟而溫軟的身體正在牢牢抱着他。但他已經無暇去享受這種美好的觸感,他擡起左手,輕握的掌心之中快速出現七種藥材,微微一握,七種藥材在天毒珠的淬鍊之力下化成一顆小巧的藥丸,然後被他費力的拍入口中,用力嚥下。這纔對茉莉急促的說道:“茉莉,千萬不要出手救我!否則你會死,你現在,把你的力量借一部分給我!能讓我做到‘玄渡虛空’的程度就好。”

    殺死炎龍之後,劇毒反噬讓茉莉三個月之內都不能再動力量。但把小部分力量轉移給雲澈,而不是由自己而釋放的話,則遭到的反噬無疑會小上很多。但是……

    “‘玄渡虛空’?你難道不知道,要做到‘玄渡虛空’,至少該是天玄境的力量!以你現在的身體,又怎麼可能承受的了天玄之力!搞不好,不過幾息的功夫,你的玄脈就會直接爆裂!”

    “你別忘了,我現在的玄脈是神之玄脈!我相信它絕不是那麼容易被毀掉的!而且我也不需要太久,只需要落地前的那幾秒就可以!!”

    耳邊的風聲越來越尖銳,下方的景象放大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藍雪若緊緊的閉着眼睛,雙臂下意識的抱緊着雲澈,是對他的保護,更是一種下意識的恐懼。

    意識在渙散,但云澈死死的睜大的眼睛,看向自己的下方。腳下的氣流衝擊開始發生明顯的變化,證明他距離地面已經很近,再有幾息的時間,就會狠狠的砸在地上……

    “茉莉!!!!”

    隨着他在心海的一聲吶喊,一股龐大無比的力量忽然瘋狂的充盈在他的玄脈之中……那是一種讓他感覺到足以駕馭空間的力量,更是一種強大到讓他的玄脈幾乎瞬間崩裂的力量。

    雲澈的眼睛一瞪,眼神瞬間變得無比冷醒。將這些玄力毫無保留的釋放,一部分衝擊向下方的氣流,一部分護在了自己的身體周圍。頓時,如同下方被什麼東西托住了一般,他和藍雪若下降的速度快落減弱,越來越慢,越來越慢……但短短几息的時間,縱然是天玄境的力量,也根本無法化解這種太過誇張的衝擊力,在即將砸到地面前的那一剎那,他們墜落的速度依然相當之快……幾乎是毫無猶豫的,雲澈的手臂反抱住藍雪若,一用力,將她的嬌軀推向了上方。

    藍雪若一下子睜開眼睛,看到的是雲澈嘴角那絲很輕很淡的微笑,只是這張面孔在她的瞳孔之中逐漸的變遠……那一剎那,她感覺到自己的內心彷彿被什麼溫暖而酸澀的東西狠狠撞擊了一下,她張開嘴脣,卻已經來不及發出聲音。

    砰!!!!

    雲澈的身體終於落下,重重砸在地面之上,堅硬的土地頓時四分五裂,他還沒有來得及感受到疼痛,意識就在一瞬間完全潰散。

    “雲師弟!!”

    雲澈落下後整整四息,藍雪若才落到了地面上。他上推藍雪若那一下力量很柔和,但卻出乎意料的綿長,就如一股溫柔而不可抗拒的風,讓她下降的速度變得越來越緩慢,在臨近地面還有十米左右距離時,甚至直接靜止在了空中。在她落下時,就等同是從十米的高空落下。

    這樣的高度,已根本不可能造成任何損傷。藍雪若雙腳很平穩的落地,然後如瘋了一般的衝向雲澈,看着他身下的那觸目驚心的大坑和無數道蔓延到十米之外的地面裂痕,眼淚狂涌而出。

    “雲師弟!雲師弟……雲師弟!!”

    藍雪若跪在雲澈的身側,悽然的呼喊着,已經十幾年沒有流過眼淚的她,此時卻是哭泣的無比徹底,眼淚就如決堤的洪流般很快打溼了她的整個臉頰。她用力的捂住嘴脣,但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壓抑住自己的哭泣聲。

    她和秦無憂說過,他會是個重情重義的人,在他困難的時候給予他幫助,他一定會給予報答,至少,不會在那個時候,拒絕她的請求。在蕭宗宗門之前,她的確是救下了他,以自己的契約玄獸救他逃離了蕭在赫的追殺,但她沒有想到,他的報答居然是如此的熾烈與決絕,連續兩次,都是以自己的身體和生命在拼命保護着她。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對她好的人,更有很多拼命討好着她的人。只是她從小到大,看慣了絕情,看慣了虛情假意、無情無義,看慣了口腹蜜劍、狼子野心……其中,還包括着她一直以爲最親的家人,她一次次的灰心,甚至幾近絕望,否則,她也不會遠離家門,兩年之內輾轉七個玄府,只爲尋找那一絲絲的希望。

    她待人真誠溫柔,是她的本性使然,但內心受過太過冰冷與創傷的她卻從未向任何人敞開過心扉,她每次與人咫尺之近歡笑而語,內心卻是與之相距千里之遙。

    她從來不會想到,這個世界上,會有一個人,會願意在她遭受性命之危時,用自己的生命守護在她身前……至少,她的親人不會,那些討好她的人不會……

    但云澈,這個她有所企圖的小“師弟”,卻讓她的內心深深顫蕩,讓她淚如雨下。也讓她這輩子第一次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一個人會願意用生命來保護她……還是連續兩次。

    只是,她知道的或許稍晚了一些,因爲這個人,在她知道的那一刻卻可能再也醒不過來。如此可怕的墜落,根本不可能是隻有入玄境玄力的人所能承受的。唯一的後果,就是死亡。

    藍雪若內心劇痛,眼淚完全模糊了視線,悽傷之中,都沒有注意到雲澈的身體雖然在地上砸了一個如此巨大的坑和這麼多的裂痕,身下,卻並沒有血液流積。

    在她的哭泣之中,她的手掌,忽然感覺到一種溫暖的觸摸。那一剎那,她猶如觸電,全身一顫,一下子睜大了美眸。在她依舊模糊的視線之中,她看到了雲澈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似乎是她哭的太慘,一張臉完全哭花,他看的微微而笑,而他的手,正搭在她的手掌上,告訴着她他沒有死。

    “雲師弟……”藍雪若瞬間有了一種從地獄忽然來到天堂的感覺,巨大的驚喜之下,她的聲音都變得飄忽朦朧:“你……你沒有事?”

    “本來……是死掉了。”雲澈動了動嘴脣,聲音沙啞而無力,但嘴角的那絲淡笑卻半點都不缺少平時的味道:“只不過,閻王爺說有一個美麗善良的女孩子因爲我的死哭的太傷心,讓他都看不忍心,就把我又……送回來了……”

    悲傷與驚喜交加,藍雪若都不知道該哭泣還是微笑,她有些狼狽的擦着臉上的淚痕,很努力的做出一個嗔怪的表情,只是這個嗔怪的樣子梨花帶雨,說不出的悽美動人:“都這個樣子了,還……還不忘記貧嘴。你這張嘴巴,將來,還不知道要禍害多少女孩子。”

    “嘻嘻……”雲澈一笑,剛笑出聲便牽動傷口,痛的眉角一陣抽搐:“那,有沒有可能……禍害到師姐呢……”

    從相識的第一天到現在,藍雪若和雲澈說過的話不算太多,而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這種微帶挑逗的玩笑話,她已經習慣從他口中聽到這類話,會覺得好笑,也會覺得好玩,但這一次,內心深處卻忽然有了一絲無法言喻的莫名悸動。她動了動嘴脣,剛要說話,卻發現雲澈已經閉上眼睛,昏死了過去。

    ————————————————

    【第一卷完結。】

    【第二卷“蒼風煙雲”開啓……關鍵字:蒼風玄府、蒼雪若、《鳳凰頌世典》、天玄榜、焚絕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