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雪若整個人的氣勢瞬時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斧頭男和尖嘴男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因爲他們從眼前這個絕美少女的身上,忽然感覺到了一股讓他們窒息的壓迫感。

    “老大,怎……怎麼回事?”尖嘴男感覺到了氣氛上的不對勁,他說剛一出口,一道白中帶金的光芒便在他眼側忽然閃過,藍雪若的劍再度撩起,直刺他胸前。

    毫無花俏的一劍,所攜帶的氣勢卻分明比剛纔強盛出數倍!尖嘴男的軀體被這種氣勢壓制的停頓了一瞬,然後慌忙掄起鐵棍迎了上去,只聽一聲錐耳的碰撞聲,尖嘴男的鐵棍直接被砸飛出去,金光罩體的玉劍狠狠抽在了尖嘴男的身上,這一劍威勢太大,白玉長劍出現了剎那的彎曲,然後又瞬間繃直,隨之爆發的恐怖氣勢與力量將尖嘴男直接足不沾地的砸飛,一直滾落到十幾米之外……如果用的不是劍體而是劍刃,尖嘴男已毫無懸念的被攔腰斬斷。

    這一幕讓斧頭男和馬臉男都是勃然變色,他們還沒來及的出聲,藍雪若的倩影已衝至斧頭男面前,一劍斜刺向他的肩膀。

    迎面而來的強大劍勢讓斧頭男臉色直接白了一下,避無可避的他連忙涌起全身玄力,雙手緊握板斧,一聲低吼,迎着藍雪若的長劍砸了上去。

    砰!!!

    板斧與玉劍相接,帶起刺耳的金屬碰撞聲,斧頭男的身體猛的一沉,在強大力量的壓迫下雙腳直接陷入了下方的土地之中。藍雪若劍勢一滯,然後再度爆發,一劍狠狠抽在斧頭男的胸口。

    “砰”的一聲,斧頭男的身體如滾葫蘆一般,在地面滾出了十幾米遠,手中的斧頭也遠遠甩出,在空中旋轉幾十周後落在了馬臉男的腳邊,將他嚇得全身一哆嗦,腳步倉皇后退。

    滾出十幾米遠的斧頭男狼狽無比的站起身來,他感覺胸口劇痛無比,胸骨隱隱斷了幾根,但他知道,如果不是這個少女手下留情,用“斬”而不是用“抽”,他和尖嘴男的身體都早已變成兩段。而這也說明,這個少女的心非常之軟,根本不願意殺人。

    一念閃過,他當機立斷的跪在地上,大聲求饒道:“姑娘饒命!我們三個有眼無珠,我們……我們只是看你長的就像天仙化人,所以,所以想靠近過來多欣賞一下,絕對沒有其他的心思,請你高擡貴手,放過我們。”

    藍雪若收起玉劍,一臉厭惡,已根本不想再多看他們一眼,厲聲道:“馬上滾!滾的越遠越好。”

    “是,是,我們馬上滾,馬上滾。”斧頭男連忙站起,向已經驚呆的尖嘴男和馬臉男使了一個眼色,兩人也連忙跟着準備離開。

    “把孩子給我放下!”見馬臉男要把兩個小孩子拽走,她猛一皺眉,嬌喝道。

    馬臉男臉色一陣變幻,但想到她三招便把尖嘴男和斧頭男打了個狼狽不堪,不得不咬牙放開兩個小孩子,然後灰溜溜的離開。

    如果雲澈現在醒着,一定會讓藍雪若將他們三個全部殺盡。因爲他深深的知道,仁慈的後果往往不是對方的感恩戴德,而是無法預料的無窮後患。這三個人觸犯在先,又明顯沾染着大量罪惡,殺了他們也是替天行道。

    但藍雪若畢竟不是雲澈,她的心性善良而柔軟,這輩子從未殺過人,也根本不想殺人,甚至連將他們斷手斷腳作爲懲罰都沒有。

    三人一口氣跑出很遠。馬臉男咬牙道:“真特麼晦氣!美人沒享受到,還把那兩個兔崽子給放了。”

    “得了吧,現在還能有命,你能謝天謝地吧。那女人的玄力,可是真玄境!”斧頭男擦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心有餘悸道。他怎麼都想不明白,原本他明明感知到對方是入玄境八級,但一動手,忽然間就玄力暴增,那個層次的玄力,完全不弱於那三個真玄境的副團長。

    “啥?真……真玄境?”馬臉男和尖嘴男同時大吃一驚:“一個才十幾歲的小美人,怎麼可能是真玄境!我們的團長今年快五十歲了,也才真玄境三級!”

    “這還用問!那女人一定是某個超級家族的天才子弟!那些大家族都有大量的資源和宗門玄功,二十歲之前破真玄的數不勝數!真是好險,幸虧是個婦人之仁的女人,要是碰到個性子烈一點的,我們三個今天就交代在這裏了!”

    “團長今天也該過來了,本想抓兩個小娃子做人質邀邀功,沒想到居然差點丟了命。看來只能讓團長親自出馬了,趕緊回去!”

    ………………………………

    把那三個惡人趕走,藍雪若微舒一口氣,將解下的項鍊戴回脖頸,頓時,她身上所釋放的玄力氣息快速減弱,兩息之後已減弱到入玄境八級的程度。她的前方,兩個獲得自由的小孩子正瞪大着眼睛看着他,眸中隱含淚光。

    藍雪若走過去,微彎下腰道:“小弟弟,小妹妹,不要害怕,現在沒事了,你們是這山裏的孩子嗎?爲什麼會被那三個人抓起來?”

    她的話剛問完,那個小男孩忽然一下子跪在了她面前,用他稚嫩的聲音悲慼的喊道:“大姐姐,求求你……救救我們的族人吧?那些壞人一直在殘害我們,大姐姐你這麼厲害,一定可以打跑那些壞人的。”

    看到小男孩跪下,小女孩也連忙跟着一起跪了下來,拽着小男孩的手臂,帶着泣聲怯怯的道:“大姐姐,求求你救救我們……嗚嗚,救救我們……”

    藍雪若微微一怔,然後分別握住他們的一隻手,想把他們從地上拉起來:“快點起來……”

    小男孩只有七八歲,卻有着一股不屬於這個年齡的倔強,不肯站起,淚眼濛濛的看着藍雪若:“大姐姐,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們。如果你不救我們,我們全族一定會被那些壞人給害死的,只有你能救我們了,我們以後……以後一定會報答你的。”

    這個小男孩之前連續兩次不顧危險向她呼喊,足以證明他內心的善良。現在,他跪在她的面前,淚霧之下,眼眸之中滿是渴求,還有一絲絲希望……如同在溺水之時終於抓到了一株救命稻草。

    她的心頓時一軟,看了一眼身後安靜躺在那裏的雲澈,微一猶豫後,微笑道:“小弟弟小妹妹,你們先起來,然後帶我去見你們的族人好不好?”

    小男孩的眼睛裏一下子閃動起驚喜的光芒,擦了一下臉上的淚珠,用力的點頭。

    藍雪若小心的背起雲澈,跟着兩個小孩走向他們家的方向。一路之上,她知道了小男孩叫鳳祖兒,小女孩叫鳳仙兒,是一對異性雙胞胎,“鳳”這個姓讓藍雪若有些驚訝,因爲這分明是神凰帝國的皇族之姓!而她從兩個孩子的口中得知,他們族人全都以“鳳”爲姓,從他們出生,就一直居住在這片荒山之中,從未出去過,也從未接觸過外面的人。因爲這片區域的兇猛玄獸很多很多,只有他們居住的地方因某個原因,玄獸從不靠近,因爲那些可怕而密集的玄獸,他們沒有辦法出去,外面的人,也同樣因爲玄獸而無法進來。

    直到幾天之前,黑魔傭兵團不知用什麼方法到了這裏,發現了他們的居住之地,並發現了這居然是一個很小的守護家族,於是逼迫他們交出守護的寶物。他們之所以抓走鳳祖兒和鳳仙兒,便是爲了逼迫他們在一天之內交出寶物,否則,便會將他們殘殺。

    轉過一座矮山,一片小村落出現在了眼前,村落口,幾個穿着粗布衣服的中年人正站在那裏,臉上寫滿了憤怒和無奈,中間的那個婦人正掩面哭泣……他們的額頭之上,全部印記着一枚火焰狀的印記。

    “爹……娘!”

    鳳祖兒和鳳仙兒在呼喊中飛撲向了那個哭泣的女子,聽到孩子的聲音,那個女子一下子擡起頭,怔怔的看着飛奔過來的鳳祖兒和鳳仙兒,幾乎以爲是在做夢,直到他們撲到她的懷中,她才摟緊他們,驚喜的嚎啕大哭。

    “祖兒,仙兒,你們怎麼……”旁邊的中年人神色激動,已是欣喜的無所適從。

    “是那位漂亮的大姐姐打跑了那些壞人,把我們救了下來。”鳳祖兒回身,伸手指向藍雪若,“大姐姐不但漂亮,而且好厲害,一下子就把那個三個壞人打跑了。”

    “嗯嗯。”鳳仙兒跟着點頭,滿臉崇拜道:“而且,大姐姐還答應我們,幫我們打跑那些壞人。”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轉到了藍雪若的身上,中年人向前一步,向藍雪若深深鞠了一躬,真誠的道:“姑娘,謝謝你救了我兩個孩子,真不知該怎麼感謝你纔好……我叫鳳百川,是這裏的現任族長,這是我的妻子鳳彩雲。”

    “不用客氣,我也只是剛好路過,舉手之勞而已。”藍雪若客套的說道。眼前的這個人三十四歲,長相和穿着都很是樸素,眉宇間透着一股淡淡的儒雅和沉穩,額頭上的火焰印記尤爲清晰。

    但作爲一族之長,他的玄力修爲卻只有初玄境十級,對於他的年齡,這個程度的確有些過於低微了。而藍雪若又馬上注意到,她眼前的所有人,玄力全部在初玄境十級,無比的整齊劃一。

    “謝謝你,真是太謝謝你了。”鳳彩雲向藍雪若盈盈一禮,感激的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祖兒和仙兒能安全回來,實在是太好了。只是,那些惡賊……唉。”旁邊的一個白鬚老者先是鬆一口氣,然後又長長的嘆了一聲。

    “大姐姐很厲害,一定可以把那些惡賊全部打跑的。”親眼見到藍雪若“神威”的鳳祖兒捏着拳頭,信心滿滿的道。

    只是他的話,並沒有淡去他們的愁雲,能從那三個惡賊中把兩個孩子救下,他們相信她玄力修爲一定很高,但,她看上去也不過是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再高又能高到哪裏去?對方,可是有着百人規模,惡名昭著的傭兵團,其團長和三個副團長,全部都有着真玄境的修爲,又豈是一個小姑娘所能抵抗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