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百川的目光轉向藍雪若的後方,道:「這位小兄弟,你的臉色很差,又被這位姑娘背著,應該是受了很重的傷吧?在下略通一點醫術,或許可以幫上點什麼忙。」

    「我叫雲澈,謝謝鳳族長好意。」藍雪若背上的雲澈禮貌的回道。他的聲音讓藍雪若美眸大張:「你……你醒了?」

    「嗯,在師姐把我背起來的時候就醒了。」雲澈笑嘻嘻的道,雖然臉色很難看,但聲音總算不再是那麼虛。他在墜空的時候以天毒珠快速融合天茯草、甘露花、山河藍等三十多種藥材,極速融出了一枚回天丹,然後吞入口中。煉製回天丹需要的藥材在數量和質量上都極為苛刻,但煉製環境、鼎爐、煉製方法更是嚴格到極點,縱然是高等的丹藥師,煉製成功率也不超過三成,但有蕭宗分宗偌大一個寶物庫和天毒珠在,這些都不是事兒。

    「那你……那你還不出聲,讓我背著你走這麼遠。」藍雪若面色一粉,一時氣結。

    「因為我這輩子第一次被女孩背,很舒服。而且……師姐身上的味道好香。」說到這裡,他原本是想再輕嗅一下藍雪若身上的泌人芳香,卻忽然間神色一滯,怔在了那裡……

    真的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背嗎?

    這輩子,的確是吧……

    但,滄雲大陸那一世……那個女孩……每次回到她那裡,在奄奄一息間用最後一絲力量拍響那扇竹門,然後昏倒在那扇竹門前,醒來時,都在躺在那張鬆軟而溫暖的床上……雖然是在昏迷之中,但他似乎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她用自己纖弱的身體背負著滿身是血的他所艱難行走的每一步,和伴隨著每一步的點點淚滴……

    一次又一次,也許幾十次,也許幾百次,次數多的他根本無法數清,也沒有去數……他唯一可以記清的,就是他縱然能活上兩生兩世,也不可能再彌補的了對她的虧欠。因為上天,已經不再給他機會。

    恍然間,他緊緊相偎的藍雪若緩緩變成了那個只有在夢中才會出現的身影……

    「你!要不是因為你受傷,我一定把你丟下去!」藍雪若有些氣憤的哼道。之前背著雲澈,她內心一片平靜,因為她以為雲澈是昏迷著的。現在他醒了過來,那身體緊貼的觸感和若有若無的男兒氣息讓她有些面紅耳熱,心跳更是有些紊亂起來。

    「鳳族長,可不可以幫我們找個地方,安頓一下我的朋友。」藍雪若向鳳百川道。

    「當然,請隨我來。」世界和我愛著你

    這個小村落的確是個小村落,一共就幾十間簡陋的房子。從鳳百川口中知道,整個家族,也不過才兩百來口人。對於藍雪若和雲澈這兩個外人的到來,這裡的人先是警惕,然後紛紛表示出了和善。很快,藍雪若和雲澈同時發現了一件怪事,他們所遇到的人,玄力修為全部都是初玄境十級,除了那些未修玄力的小孩子,全部如此,無一例外。彷彿這初玄境十級已是他們所能達到的極限。但,入玄境之後,每次大境界之間的跨越,都伴隨著越來越難以衝破的瓶頸。但從初玄境十級到入玄境,卻根本沒有瓶頸可言,只要玄力積累足夠,自然而然就會步入入玄境。

    但這裡的人卻全部止步初玄境十級,實在是讓雲澈和藍雪若心中不解。

    「這裡怎麼會有鳳凰的氣息?」

    茉莉忽然響起的聲音讓雲澈一訝:「鳳凰?傳說中的上古神獸鳳凰?」

    「沒錯!」茉莉的聲音中稍稍透著一抹疲憊,之前轉移自己的部分玄力給雲澈,雖然只有短暫幾秒,但對自己的靈魂和雲澈的身體都造成了一定的損傷:「雖然很微弱,但的確是鳳凰的氣息無疑。真是奇怪……難道鳳凰當初竟降臨過這低等的位面?」

    低等的位面……這幾個字讓雲澈心裡一動,對茉莉的身份忽然有了一個可怕的猜想。

    「而他們額頭上的那個火焰印記,便是承載鳳凰血脈的標識!只不過,這個印記的顏色,和本公主知道的完全不同。另外,鳳凰血脈印記平時是可以隱下的,在使用鳳凰炎力時才會強制出現,但這裡的人卻全部頂著鳳凰印記,彷彿根本隱不掉,總之,很奇怪!」

    鳳百川把藍雪若和雲澈帶到了一間乾淨的小屋:「二位,請在這裡好好的歇息吧。我們只是一個避世小族,一切都無法和外面的世界相比,只能怠慢兩位了。」

    藍雪若把雲澈小心的放到床上,心中偷偷了鬆了一口氣,轉身道:「鳳族長你太客氣了,能有這樣的地方,我們已經很感激了。」

    「你們是鳳凰遺地的守護家族?」

    雲澈在這個時候,忽然冷不丁的問道。

    鳳百川一直平靜文雅的臉一下子僵住,瞳孔也明顯收縮了幾分。他眼神快速變幻,在想著該怎麼否認和迴避,但,短暫幾息后,他的眼神歸於平靜,卻是自嘲的笑了起來:「守護家族?我們不配這樣的稱號,我們不過是背負著罪惡和詛咒,遠離塵世,一代代贖罪的卑微家族而已。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知道我們和鳳凰有關,但是看起來……你們到來這個地方,果然也是想要得到我們所守護的所謂『寶物』嗎?」重生:吃貨蘿莉么么噠

    「鳳凰?神凰帝國的信仰神獸?」藍雪若滿臉詫異的看著雲澈和鳳百川,大腦一時有些發懵。

    「不,你誤會了。」雲澈提了口氣,想要坐起來,但全身虛弱,微微一動便傷口劇痛,他只好放棄,躺在那裡說道:「我會想到你們可能是鳳凰遺地的守護家族,是因為你們額頭上的印記。我接觸過很多關於鳳凰血脈的傳聞,你們額頭上那個形狀的印記,和我所知道的鳳凰血脈印記一模一樣,只是顏色有些不同。我和我師姐來到這裡,只是無意間從高空掉落到這裡,還摔成重傷,絕對沒有任何其他的意思。」

    雲澈那一身傷讓鳳百川完全相信了他的話,畢竟,不會有人傻到帶著一身重傷來覬覦他們的「寶物」。雲澈的話讓他一陣發怔,然後再度自嘲的笑了起來:「鳳凰印記……顏色不同……是啊,顏色不同。原本為力量與血脈象徵的尊貴印記,如今卻成為了悲哀的詛咒之印,祖先大錯,我們後輩何辜!?」

    鳳百川的話中透著一股濃濃的悲愴,似是雲澈的話徹底戳到了他內心的痛處。

    詛咒之印?雲澈心中一陣悸動。血脈印記,怎麼會成為詛咒之印?等等,難道,他們的玄力全部只能停步在初玄境十級,就是因為這個鳳百川所說的「詛咒之印」?

    「我相信你們不是惡人,因為我從你們身上找不到任何屬於惡人的感覺。你們還救了我兩個孩子,我怎麼報答你們,都是應該的。只是……」鳳百川長長一嘆:「我們家族目前正遭受一場災難,如果你們繼續留在這裡,災難可能也會波及到你們。所以,在這裡好好養傷,最好能在那些惡人再次到來這裡之前把傷養好,然後離開這裡。因為那些惡人下一次再來,或許……就是滅頂之災了。」

    被背過來的這一路,他從藍雪若和兩個孩子的對話中,知道了之前發生過什麼。他不解的道:「鳳族長,我有一件事不明白。你們一族在這裡應該已經存在很多年了吧?以前這麼多年都是安然無恙,為什麼這次會被一個傭兵團給盯上。」

    鳳百川看了一眼窗外,平靜道:「你說的沒錯,我們一族,已經存在了很多很多年,也曾繁盛一時,但因為一次天譴之罪,而極速衰落,不得不選擇避世苟存,到了今天,已是這幅卑微模樣,連一個人類的破敗小村都不如。但這些年,也一直沒有誰來騷擾我們。因為,這個地方被稱作萬獸山脈,各種玄獸橫行,低至狂暴的次玄獸,上至可怕的地玄獸,甚至,傳說還有三隻恐怖的天玄獸棲息在山脈之中。這裡是玄獸的天堂,他們排斥人類踏入這裡,因而一旦有人類進入,就會受到它們的群起攻之。同時,越是深入,玄獸的等級便是越高。」修真道

    「而這裡,是整個萬獸山脈的中心地帶。一些人類為了取得玄獸的玄丹,或許會在萬獸山脈的邊緣活動,但除了那些絕世強者,根本不會有人有膽量和能力到達這個區域,而那些有這個能力的絕世強者也不會屑於來這種地方。」

    「可是,這附近似乎並沒有玄獸的存在?」雲澈皺眉道,剛一說完,他就恍然大悟:「難道是因為……鳳凰的氣息?」

    「沒錯。」鳳百川點頭:「不瞞你說,這個地方的後方,便是我們世代守護的一處鳳凰遺地,存留著鳳凰所留下的氣息。雖然氣息微弱,但常年不散,上古神獸的威壓,這世間玄獸誰堪承受?誰敢靠近?」

    「原來如此。」

    雲澈緩緩點頭,臉上微現動容。這裡,居然真的有一處鳳凰的遺地。而且,鳳凰之息常年不散,最好的解釋,這是這處鳳凰的遺地中,存留著某件鳳凰所留下的東西!

    上古神獸所留下的東西啊!

    單單是這麼一想,雲澈全身的血液就開始有些沸騰起來……可想而知,如果這裡存在著一個鳳凰遺地的消息傳播出去,會引起多麼巨大的轟動。

    「既然如此,那些想要奪取你們守護之物的惡人,又是怎麼進來的?」雲澈疑問道。一個普通的傭兵團,絕對不可能有對抗靈玄獸的能力,更不要說地玄獸,別說一百來人,就算規模再擴大十倍,遇到一隻地玄獸,也一定全軍覆沒。

    若說一路深入沒有碰到靈玄獸或地玄獸,以這處萬獸山脈的玄獸密集程度,那更是不可能的事。

    「我不知道。」鳳百川搖頭:「我比誰都想知道他們是怎麼進到這裡來的。或許,這是我們該遭的命數吧。」

    難道,他們也是藉助了可以飛至遙遠高空的飛行玄獸?雲澈沉吟道,但馬上,他又否決這個猜想。這個萬獸山脈玄獸極多,其中必然包括大量飛行玄獸,即使駕馭普通的飛行玄獸,也根本不可能進入。而如風暴烈鷹和巨雪雕這種可達數千米甚至萬米高空的玄獸倒是可以做到,但因為它們恐怖的馭空能力,能為人類所駕馭的數量實在太少太少了。縱然是蕭宗分宗這種在新月城最強的宗門,也只有一隻,又怎麼可能是這種普通的傭兵團所能擁有的。

    【補更開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