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讓我看一下你身上的傷吧,只要不是太怪異的傷,我都可以應付的來。”鳳百川走到牀前,嘆息着道。

    雲澈卻是搖頭:“不用了,這點傷,我自己有辦法,不牢你費心了。你們現在正遭遇大難,一定有很多事需要你這個族長去做,就不用管我們了。”

    鳳百川沒有堅持,點了點頭:“那好,你們先在這裏好好休息,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喊我們……希望那些惡人可以來的晚一些。”

    鳳百川拉上門,一臉愁雲的走了出去。雲澈手點下巴,陷入了沉思。

    “你的傷真的不要緊了?之前可是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藍雪若擔心的問道。

    雲澈一臉輕鬆的搖頭,笑着道:“我記得我之前告訴過師姐了,我可是神醫。對神醫來說,這點小傷一點都不算什麼。”

    他身上的傷對別人來說絕對是屬於重傷,但在他眼裏,也只能算作小傷了。

    “神醫?就算你真的是什麼神醫,就可以這麼連命都不要嗎!”想到雲澈連續兩次用命救了自己,藍雪若的眼眶微微發紅起來:“如果你真的死掉了,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心安。”

    “哈哈,”雲澈笑了起來:“元霸說的一點都沒錯,師姐真的太過善良了一些,本來,就是我連累了師姐,應該自責的是我而已,但現在師姐卻在責怪自己。”

    藍雪若眸光微漾,咬了一下嘴脣,輕聲道:“雲師弟,以後,不要再像之前那樣了好嗎?其實,我的身上有着很多的護身寶器,不會那麼容易受傷的。如果再有相似的事,你不可以不顧命的護在我面前,只要保護好自己就可以。”

    “我做不到。”雲澈卻是堅決的搖着頭。

    “爲什麼做不到?你就這麼不珍惜自己的命?”藍雪若心兒一跳。

    “不!我很珍惜自己的命,無論在任何時候,我都不會允許自己死。只是……只是……”雲澈閉上了眼睛,不讓藍雪若看到他眼眸深處泛起的那抹悽傷:“我曾經愧對過一個對我最好的女孩子……她最後,卻因爲我,死在了我的懷裏……那一刻的痛苦,我想就算是經過了十生十世也不可能忘卻。那天起,我發誓,絕對不會再讓對我好的女孩子受到傷害……絕不會!”

    “……那個女孩子,應該不是你現在的妻子吧?”藍雪若看着雲澈,眸光透着她自己都不懂的複雜。

    “當然不是。但她對我也還算好,所以,我對她,應該也算得上好吧。”想起夏傾月,雲澈輕輕的微笑了起來。和她同牀共枕的那幾天,雖然短暫,回憶起來還是很美好的。只是以後,或許有可能再也見不到了,卻又以“妻子”的身份,牢牢的印記在他的心海之中。因爲這是他兩世爲人的第一個妻子——即使有夫妻之名而無夫妻之實。

    “雲師弟,你才十六歲唉!這麼小的年紀不但成婚了,還有女孩子因爲你香消玉殞……說不定還有其他女孩子也被你禍害過。濫情多情的男人見過好多,像你年紀這麼小的,還真是第一次見哦。”藍雪若笑着道。對於雲澈“妻子”的身份,她心知肚明。因爲她前幾天讓人專程去新月城探查了關於雲澈的一切,他的妻子夏傾月是冰雲仙宮弟子的事在流雲城已是人盡皆知。也讓她所在的夏氏家族隱隱成爲了流雲城第一巨頭,無人敢惹。畢竟在四大宗門中,冰雲仙宮弟子最少,且是出了名的護短。

    雲澈笑了一笑,不置可否,反問道:“那師姐現在有沒有意中人呢?”

    “我?當然沒有。師姐纔不會像你一樣,這麼小的年紀就到處拈花惹草。”藍雪若抿脣而笑。

    “呼,還好沒有,不然我可要傷心死了。”雲澈小舒一口氣,連神色都鬆弛了很多。

    “……你這個小男生!說你濫情一點都沒冤枉你。”藍雪若翹了翹鼻尖,一臉嗔怪。然後又仰起絕美的臉頰,神情間微帶憧憬:“你師姐我將來要嫁的可是足以征服天下的蓋世英雄,你這種濫情的小男生,完全不是我的菜,更別說你已經成婚了。”

    雲澈:“……”

    “好好休息吧。小雪之前飛的太累,力量透支,可能要沉睡一段時間。等它醒過來,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裏了。至於這裏的人,我已經答應那兩個小傢伙,會在我能力範圍之內幫助他們的。”

    和雲澈說了幾句話,便明顯感覺到他越說越是吃力,便不再打擾過。走了出去,輕輕關上了房門。

    “對他們所守護的東西感興趣?”藍雪若一離開,茉莉便忽然說道。

    “那當然!”雲澈閉目道:“既然有鳳凰的氣息,那就極有可能是鳳凰留下的東西!上古神獸鳳凰啊!就算是一根鳥毛,那也是神玄級別的!現在有外人發現了這裏,就算沒能得到他們守護的東西,也極有可能把這裏的事傳播出去,到時候,還不知道會落在誰的手裏。”

    “哼!上古神獸的東西,又豈是凡人所能染指的。”茉莉很不屑的冷哼了一聲,便不再說話,似乎是對雲澈的一種警告。

    安靜之中,雲澈檢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傷口,然後將精神沉入天毒珠之中,很快便找到了十幾種他想要找到的藥材,短暫熔鍊後,得到了一團漆黑的膠狀物,被他均勻的塗抹在自己的左肩上,然後閉上眼睛,很快就進入了沉睡。

    雲澈再次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他是被外面傳來的混亂聲音所吵醒。

    “……識相的,就馬上把後山的那個封印陣解開!你們是這裏的守護家族,一定有解開的方法!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這樣一個粗獷暴躁的聲音,夾雜着濃濃的兇狠和威脅。

    “那個封印陣一直都存在,我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更不知道該怎麼解開!我們不過是隱居在這裏的渺小一族,要是真有什麼寶物,我們一族又怎麼會淪落成這樣。”這是鳳百川的聲音。

    “哈哈哈哈!你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嗎?會信你們的鬼話!今天我們的團長和副團長都已經親自來了,你們要是再給我打馬虎眼,信不信滅你們全族!”

    ………………

    這些聲音……難道……

    雲澈迅速從牀上坐起,左肩依舊劇痛,動作起來也不靈活,但比之昨天已好了很多,身上大的小傷也已好了近一半,身體也不再像昨天那麼虛弱,至少正常行走已沒問題。他剛要下牀,房門便被推開,藍雪若匆忙的衝了進來,看到雲澈已經醒來,急急的道:“雲師弟,不好了,那個黑魔傭兵團居然今天就來了,整整一百多個人,把村口給完全堵上了。”

    “怎麼會這麼快?”雲澈一陣皺眉。

    “鳳族長他們也是措手不及,現在已經是全族戒備。”藍雪若神色間滿是焦急。

    這時,又一陣大吼聲從外面傳來:“昨天那個小美女是不是就在你們這裏!沒有寶物?也行!先把那個小美人給我交出來!讓大爺們先樂呵樂呵,興許,就忘了寶物的事了,哈哈哈哈。”

    大片的淫笑聲遠遠的傳來。雲澈的眉頭猛的一鎖……他忽然明白爲什麼這個叫“黑魔”的傭兵團會忽然這麼急迫的攻了過來……顯然,他們之前也不確定這裏有沒有什麼寶物,從這裏人的玄力修爲上,只要腦子正常的人都判斷的出就算真的有什麼寶物,也好不到哪裏去。但昨天藍雪若和這個傭兵團的三個人交過手,以藍雪若的容貌,足以讓他們驚爲天人。他們急着趕來並不是爲了什麼寶物,而是爲了藍雪若!生怕晚上一步讓她跑了。

    “這幫惡人!”藍雪若輕咬一下嘴脣,臉上滿是怒色:“雲師弟,你身上有傷,好好留在這裏,千萬不要出去,我去教訓教訓他們。”

    如果藍雪若昨天把那三個人直接擊斃,也不至於讓他們如此迫不及待的攻來。雲澈無法責怪藍雪若,畢竟她還只是一個少女,內心本就柔軟,他一把拉住藍雪若,凝眉問道:“這個傭兵團裏的人,都是什麼修爲?”

    “似乎是入團標準所限,所有的人都是初玄境以上!玄力最低的也是入玄境一級,一到五級的有八十多個,入玄境五級以上的有三十多個,還有四個人……應該是他們的團長和副團長,更是達到了真玄境。”藍雪若皺着眉頭道。這樣的陣容,根本不可能是鳳百川這些只有初玄境十級的人所能抵擋的。

    “真玄境……”雲澈微吸一口氣,拉着藍雪若的手一下子緊了幾分:“不行!你不能去!剛纔他們的喊聲你也聽見了,他們這次來,很可能是在針對你,一百多個入玄境且不說,光是那幾個真玄境的團長,就根本不是我們所能對付的。”

    “他們已經把村口完全封鎖,就算想逃也逃不出去,而且……或許我也勉強對付的了。”藍雪若一邊說着,伸手把脖頸上的珠鏈解了下來,一時間,她的玄力氣息在雲澈訝異的眼神之中快速攀升:“這枚項鍊上的珍珠,名爲‘鎖玄珠’,戴上它,能夠把佩戴者的玄力壓制五個等級。我的真實玄力修爲,是真玄境三級,他們沒那容易傷到我。”

    藍雪若玄力的變化,讓雲澈小吃一驚。十八歲的真玄境三級……這是完全不屬於新月城第一天才蕭洛城的驚人境界!他驚訝道:“師姐,爲什麼你會……”

    “我並不想太過引起別人注意,所以纔會選擇這樣。總之,你留在這裏,我會想辦法帶你離開這裏的。”

    藍雪若說完,便要離開,卻再次被雲澈拉住:“就算師姐有真玄境的實力,但對方,可是整整四個真玄境!說不定,他們的平均等級還在你之上……如果完全沒有退路了的話,我和你一起出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