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通過封印之陣,雲澈驚訝的發現這裡竟然是一個平整的石室。石室異常的寬闊,縱橫都有百米之長,不要說兩百來人,就算是再來十倍都足以容得下。石室的兩側都分別有著一道長長的石梯,似乎上面還有一層。而石室正前方,則有著一條長長的通道。通道大概幾十米長,盡頭,分明是一個緩慢旋轉,和外面的封印之陣一樣的紅色法陣。

    封印入口的陣法隔絕視線,但並不隔絕聲音。外面黑魔傭兵們的嚎叫聲清晰不斷的傳了進來。

    「把這個陣勢給我轟開!」這是黑魔的聲音。

    隨之,一陣輕微的撞擊聲從外面傳來,然後便忽然響起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啊啊!火!我的手著火了,啊啊~~~」

    「退後!都給我退後!嗎的!這個封印陣法這麼古怪,裡面一定隱藏著什麼天大的寶物!給我在這裡輪班守著!我就不信他們一直不出來!」

    雖然到了安全的地方,恐懼的陰影依舊籠罩著鳳凰遺族的所有人,外面傳來的聲音更是讓他們心生絕望。雲澈緊皺眉頭,思慮很久后,對藍雪若道:「師姐,你的巨雪雕大概還要多久醒來。」

    藍雪若搖頭,憂心道:「我也不知道。小雪這次透支的不僅僅是力量,還有生命力,或許要很久才會醒過來,也許要一周,也許要一個月……還有可能更久。」

    「如果它能醒過來的話,一次能帶多少人飛出去?」

    「十個人應該沒問題。」藍雪若道。

    「十個人……」看著石室里的兩百多號人,他的眉頭越收越緊。如果巨雪雕醒來,他和藍雪若逃走完全不成問題。但他相信以藍雪若的性情,絕不會願意丟下這些人不管……雖然他們的死活可以說與她毫不相干。

    「終於還是躲到這裡來了,希望不會觸犯到鳳凰的神靈。」鳳百川站在洞口,滿面的愁雲和怨怒,還有悲哀與無可奈何。

    「至少可以暫時保住性命,鳳凰是神聖之靈,不可能因為這樣的事而怪罪你們。」雲澈走到他身側說道。

    「希望如此吧。」鳳百川嘆息一聲:「這很多年來,我們一族都是安分守己,戰戰兢兢,絕不敢做出任何可能觸怒鳳凰之靈的事,因為我們是真的怕了,沒想到今天還是……而且即使這樣,也只能暫時安生,這些惡賊的聲音你也聽到了。他們顯然是要一直守在洞口。這裡沒有食物和水源,我們根本支撐不了幾天,老人和孩子們更是……唉。」天價庶女,側妃也瘋狂

    「食物和水的話,我這裡倒是有一些,兩百多人,省著用的話,可以支撐個十天半個月。」雲澈說道。

    「你?」鳳百川看向雲澈,一臉的難以置信。雲澈的身上明明乾淨利落,什麼東西都沒帶,又怎麼會有能支撐兩百多人十幾天的水和食物?

    雲澈也不廢話,在左手上一抹,將六枚青色的空間戒指交到了鳳百川手上。這些空間戒指也是他在蕭宗的寶物庫中所拿到,裡面裝滿了水和各類食物,顯然,寶物庫不僅僅被蕭宗分宗當做儲藏貴重之物的地方,還當成了危機之時的避難之所,寶物庫前那堅固的防禦極難破開,如遇意外,他們便可逃匿到寶物庫中,這些專程儲備在其中的水和食物足以支撐他們很久,直到災難過去。

    鳳百川探知了一番空間戒指,隨之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這時,他的耳邊傳來雲澈的聲音:「鳳族長,我有幾件事不明白。你們一族有著鳳凰血脈,而鳳凰是上古神獸,鳳凰血脈要遠比凡人血脈強大與尊貴,為什麼你們的玄力卻連初玄境都無法突破?我記得你之前說過『詛咒』,難道是和詛咒有關?」

    鳳百川神色怔住,卻是久久沒有說話。

    「是我冒昧了,這應該是你們的家族之秘,我不應該多問。」見鳳百川沉默,雲澈馬上說道。

    「不!」鳳百川搖了搖頭,自嘲的笑了起來:「這算什麼家族之秘,不過是我們遭受的懲罰與報應而已。」

    「懲罰?報應?」雲澈訝然。

    鳳百川微微閉上眼睛,面色沉重的道:「鳳凰是上古神獸,當年它曾降臨過天玄大陸,為將自己的火焰留在天玄大陸,從而留下了多處試煉之地,通過試煉的人,便可獲得血脈傳承。並且這絲鳳凰血脈可以在繁衍中傳承下去。從而,鳳凰一族就此誕生。按照先祖記載,鳳凰當年共在天玄大陸留下兩處試煉之地,一處,是在遙遠的神凰帝國,另有一處,便是這裡。只是,神凰帝國的那一處世人皆知,並成就了強大無比的『鳳凰神宗』,而蒼風帝國的這一處,卻是先祖無意間找到,根本不為世人所知。也不會有人想到,這荒涼而危險的萬獸山脈,居然會存在著一處上古神獸的遺地。」皇裔偶像女王

    「就是說,這裡只是一處試煉之地,而根本不是外面那些惡賊所猜想的什麼寶物?」雲澈點著下巴道。

    「沒錯。」鳳百川點頭:「先祖當年在這裡通過了試煉,而當時,神凰帝國的『鳳凰神宗』已成為神凰帝國的護國宗門,勢力遮天,就連帝國名字,也改以『神凰』為名。那處試煉之地也成為鳳凰神宗的最高禁地,只有最高級別的弟子才有資格進入。鳳凰血脈,更是他們最大的驕傲與榮耀,如果被他們知道在其他地方也有鳳凰血脈的出現,說不定招來的不是同脈相惜,而是毀滅。」

    雲澈暗中點頭,深以為然。神凰帝國原名赫羅帝國,後來鳳凰神宗強勢崛起,扶持了新的皇室,就連國名,也改為了神凰帝國。於是,鳳凰血脈成為了神凰帝國的榮耀與獨有象徵。如果真的發現還有其他鳳凰血脈的存在,那麼他們絕對會不擇手段的將之革除。

    「通過試煉之後的祖先便將鳳凰血脈一代代的傳承下去,在傳承到第十二代時,已發展成一個有著強大勢力的宗門,但從不以鳳凰一族自居,額間的鳳凰印記在人前也一直隱下。而在那一代,一位先祖以鳳凰之炎與人交手,滔天的火焰無意間波及到了一個小城鎮,將城鎮中的三萬兩千無辜之人全部焚滅。」

    雲澈:「……」

    「這等滔天大罪,引來了試煉之地鳳凰之靈的震怒,被降下殘酷懲罰,在那一代所有族人的鳳凰血脈中打下了詛咒之印,讓所有族人的玄力被強行壓制到了初玄境十級,終生不能再踏進一步。並且,就連鳳凰印記也變成了暗紅色,並且無法再隱下,似乎是以這個變異的印記,讓所有族人牢記自己犯下的滔天罪惡。」

    「先祖們有著眾多力量強大的仇敵,力量被壓制到如此低微的地步,他們不得不選擇隱匿……後來,他們驚恐的發現,這血脈詛咒居然會被強制傳承,他們的後代一生下來,額頭就帶有著暗紅色的鳳凰印記,玄力,同樣終生無法突破初玄。先祖們想過無數方法想要解除詛咒印記,但那是鳳凰神靈所留,又豈是人類所能干涉,如今千年過去,詛咒之印依舊留存在我們的血脈之中,從未消失。我們一族也只能隱匿在這萬獸山脈之中,安分守己,每日禱告為先祖贖罪,祈求著鳳凰神靈的原諒。」

    「時到今日,我們一族已凋零成這副模樣,一個小小的傭兵團,就能把我們逼迫到這絕望的地步,呵……」鳳百川很是悲哀的慘笑一聲,沉重的聲音里,透著太多的無奈與不甘。外星垃圾工

    這原本的確是一個不可能對外族之人說的秘密,但到了如今這凄慘凋零的地步,所謂的血脈、所謂的種族之秘都已成為了一個笑話。他們所有的族人或許最大的渴望,就是自己不是承載著鳳凰血脈出生,而是如一個普通人一般。他也忽然明白為什麼即便面臨全族被屠的巨大危機,鳳百川依然沒有第一時間想到把讓族人躲藏到這鳳凰遺地之中。沒錯,他們怕了,他們一族用了千年,用了幾十代來贖罪,做夢都渴望著鳳凰神靈的原諒,又哪敢做出半點可能對鳳凰神靈不敬的事。

    他轉過身,看著通道盡頭的那個紅色封印之陣,道:「鳳族長,那個封印之陣的後面,是不是就是鳳凰所留下的試煉之地?」

    「沒錯。」鳳百川點頭:「這兩道封印,是當年先祖所留下,只有鳳凰血脈才能解開,為的就是防止外人進入。」

    雲澈頓時打定主意,道:「那你能不能幫我解開那道封印。」

    「……難道你想?」鳳百川側過目光。

    「沒錯!」雲澈點頭:「我想看看這上古神獸鳳凰留下的,是怎樣的一種試煉。現在既然有這樣的機會,我當然要試試。」

    鳳百川並沒有馬上拒絕,而是問道:「小兄弟,你現在的玄力等級是?」

    「入玄境一級。」雲澈如實回答。

    「絕對不行!!」鳳百川目露失望,然後斷然拒絕:「並不是我不願讓你進入。而是……當年先祖通過這鳳凰的試煉時,玄力已達靈玄之境,並且身具火系玄功,縱然如此,也通過的極為艱難,才得到的鳳凰之血與鳳神丹。後來也有一些先祖通過試煉,得到了鳳神丹,但這些先祖的玄力修為沒有一個低於靈玄境。」

    「在血脈詛咒降下之後,便再也沒有人通過試煉。甚至連第一道試煉,都無人能通過。畢竟初玄境十級的力量,又怎麼可能抵擋鳳凰之炎的試煉。而這些年來,一些想要強行通過試煉的族人,甚至死在了裡面,再也沒有出來。你只有入玄境一級的力量,根本沒有任何可能通過試煉,甚至有可能會遭受性命之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