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有一種走入了煉獄的感覺。耳邊岩漿的翻騰之音,便是煉獄之魔的猙獰咆哮。

    煉獄之魔?

    鳳凰之靈之前說過,第一關是煉獄炎魔,但視線之中,卻只有火山與岩漿,沒有半點生靈存在的跡象。

    雲澈緩緩的向前邁步,在這種火焰煉獄的環境下,雲澈無比真切的感覺到自己不懼火焰是多麼驚人的一種能力,別人需以玄力苦苦支撐的環境,他卻絲毫感覺不到不適。不怕高溫,不怕焚燒,說是逆天之力半點都不過分。

    就在他走到第十步時,腳步忽然停了下來,目光轉向了左方那一大潭的岩漿。通紅的岩漿之水釋放着驚人的高溫,在劇烈的翻騰着,並且翻騰的越來越高,越來越劇烈……忽然,一聲巨響,大片的岩漿之水被猛烈衝開,漫天灑下,一個遍體火焰的巨大身體從岩漿中高高的竄起,在轟然巨響中落在了雲澈的前方。

    這是一個全身焚火的火焰巨人,足有十丈之高,全身所有的部位都燃燒着赤紅色的火焰,頭部橫着兩道猙獰的眼睛,頭頂之上,是兩隻足有三尺多長的火焰之角,雙角中心的部位,還隱約有着一點金色的印記。

    雲澈的腳步快速倒退,擡頭看着這個過分高大的火焰巨人……這就是鳳凰之靈所說的煉獄炎魔?

    “茉莉?這個大傢伙什麼等級?”雲澈快速的問道。

    “是隻高等真玄炎獸。但在這種火焰環境下,不但玄力和生命力可以極速回復,所釋放出的火焰威力,也足以堪比靈玄境!”茉莉的聲音裏帶着深深的警告。

    以低等入玄境對戰堪比靈玄境的高等真玄境,原本毫無勝算,但如果是一隻純粹的炎獸,那就不一定了!

    煉獄炎魔一聲狂吼,火焰雙目鎖定雲澈的位置,眼睛下方張開一道巨大的嘴巴,十幾個大型火球從口中混亂的飛出,呼嘯着飛向他。

    雲澈站在原地動也不動,任由火球落在自己身上。

    噗、噗、噗、噗……

    火球在雲澈身體表面相繼炸開,狂暴的火焰力量瘋狂釋放,但侵入雲澈的身體之後,卻如石沉大海,毫無聲息,沒有對雲澈造成一絲一毫的傷害。在爆閃的火光之中,雲澈反衝向了煉獄炎魔,一瞬間便來到它的前方……只是,面對煉獄炎魔十丈之高的軀體,他的身體顯得太過渺小,僅僅只能算做來到了它的腳下,一聲低喝,“邪魄”開啓,凝聚玄力的一擊狠狠的砸在它的小腿之上。

    砰!!

    這沉重的一擊,猶如擊打在了沉重的青銅古鐘上,反震的雲澈手骨劇痛。而煉獄炎魔被擊中的小腿連顫都沒顫一下,僅僅是那個部位的火焰出現了短暫的熄滅,然後又瞬間竄了出來。

    好硬的身體……雲澈暗中抽冷氣。這個煉獄炎魔畢竟是隻高階真玄獸,即使開啓了邪魄,自己的全力攻擊也根本難以傷害到它。這樣下去,煉獄炎魔的火焰的確是對他無效沒錯,但他的攻擊,同樣根本傷不了這煉獄炎魔。

    既然手掌傷不了,那麼……

    雲澈在左手一摸,那把蕭宗分宗引爲至寶,新月城獨一無二的地玄器虎魄劍被雲澈拿出,灌注玄力,狠狠的切向煉獄炎魔。

    地玄之器是什麼概念,雲澈並不是知道的很清楚。比地玄器高一級的是天玄器,而在整個蒼風帝國,所有類型的天玄器加起來不超過十件。僅比天玄器低上一個層次的地玄器有多珍貴和稀少,可想而知。有一把地玄武器在手,即使不傾注任何玄力,即使是一個凡人拿在手裏,也可以直接切開一個靈玄境玄者的玄力防禦。

    哧~~~~

    虎魄劍切斬在煉獄炎魔軀體上那一剎那,隱隱的虎嘯之音從雲澈耳邊傳來,煉獄炎魔被擊中部位的火焰瞬時熄滅大片,露出了漆黑的身體,大片的皮肉被虎魄劍直接切下,混着火焰遠遠飛了出去。

    “嗷吼!!!”

    吃痛的煉獄炎魔暴躁起來,一腳踏向了雲澈,同時漫天火雨在它雙爪的揮舞之下密集的落下,將周圍數十丈區域都完全覆蓋。這種大面積的火焰攻擊,原本絕不是一隻真玄獸所能發出,但這裏的環境,讓煉獄炎魔的火焰之力足足增強了數倍。

    漫天火雨雲澈完全無視,但煉獄炎魔的那重重一踏卻是雲澈無法輕易承受的,被直接震飛出去,落在十丈之外,但,煉獄炎魔緩慢的行動力,也完全展露在雲澈的眼前。他不等身體站穩,迎着流星火雨衝了回去,將速度提升到極致,以星神碎影不斷幻身,真影和虛影混亂的交錯於煉獄炎魔的雙腳之下,虎魄劍一劍又一劍的切在它的小腿之上。

    一次次吃痛的煉獄炎魔更加暴躁,火焰瘋狂釋放,持續的火焰之力將周圍的大片區域都變成了火之海洋,雲澈的每一步,都是踩在一米多高的火焰之中,卻是毫無疑問的如履平地,毫髮無傷。而煉獄炎魔身體巨大,軀體行動緩慢,它的肢體攻擊,一次次的被雲澈輕鬆躲過,而云澈的每一次幻身,都會狠狠一劍切在煉獄炎魔的小腿上,切掉它大片的皮肉。

    哧啦!!

    又是狠狠的一劍,深深的刺入到煉獄炎魔的腳掌之中。煉獄炎魔發出一聲震天般的怒吼,它的右拳之上忽然火焰升騰,然後猛然砸向地面。

    危險的氣息從上空傳來,雲澈目光向上傾斜,然後想也不想,一個星神碎影暴退十幾個身位……

    轟!!

    煉獄炎魔的火焰重拳落下,引發起巨大的火焰爆炸,那聲勢,完全不弱於震天雷的爆開。雲澈雖然避開,但依舊被餘波衝擊到,在窒息中連退好幾步,一腳踩入後方的岩漿之中。

    岩漿潭的邊緣很淺,只能沒到雲澈的小腿。他沒有再衝上去,而是提着虎魄劍站在岩漿種一陣皺眉,因爲他忽然發現,他在煉獄炎魔身上砍的那三十多劍,造成的三十多處創傷,如今已經全部消失。

    “本公主已經告訴過你,它在這火焰環境之下有着極強的恢復能力。不但火焰之力永不枯竭,而且普通的創傷短時間內就會痊癒,你對它造成的那點傷害,它恢復起來最多隻需要五六個呼吸的時間。你就算再這麼打下去一百年,也根本不可能對它造成什麼實質的傷害。”

    茉莉聲音清冷的說道,說完之後,她停頓了好一會兒,忽然道:“有了!攻擊它頭頂上的那個金色印記,那是它的弱點所在!”

    “金色印記?”雲澈擡頭,一眼就看到了它的雙角之間那點刺目的金色。

    “那個部位的玄力氣息最爲微弱,應該就是它的弱點所在,試着攻擊那裏。”

    雲澈仰着頭,卻是站在那裏半天沒有動彈。因爲這煉獄炎魔足有十丈之高,以自己目前的玄力,還是邪魄狀態下,最高只能躍起七八丈的高度,根本碰觸不着它的額頭部位。

    “看來,只能冒險試一試了!”

    雲澈一咬牙,緩步來到了煉獄炎魔的身前,在火焰之中繼續和它周旋了好一會兒後,頭頂之上,一股危險感再度襲來。煉獄炎魔已擡起火焰爆燃的右拳,重重的砸向雲澈所在的位置。

    而云澈在等的,就是這一刻。他一個星神碎影,瞬間暴退大約十個身位的距離,避開煉獄炎魔火焰重拳所攻擊的中心點,然後在它重拳落下的前一秒猛吸一口氣,全力跳起,直接拔起七丈之高。

    轟!!

    下方一陣轟鳴,即使身在高空,依然能感覺到腳下傳來的驚人氣浪。而隨着煉獄炎魔重拳轟地,它的身體也彎曲了下來,額頭部分,下降到了六丈左右的高度……處在了雲澈的側下方。

    處在空中時,除非達到天玄境,可以以玄力馭空,否則在空中無法借力,別說在空中移動,連落下的方向都難以控制。但這一點在雲澈身上卻並不成立,他身體一晃,星神碎影發動,在空中瞬間橫移兩丈,精準的移動到了煉獄炎魔頭部的正上方,身體豎直落下,虎魄劍,也被他雙手緊緊握住……

    “隕…月…沉…星……喝!!”

    虎魄劍之上陡然釋放出強烈的力量光芒,一聲清晰無比的虎嘯之音在這熔岩煉獄的世界裏高亢的響起,聲震四野,在虎嘯之音和雲澈的爆喝之中,攜着隕月沉星之力的虎魄劍精準的點在煉獄炎魔額間那點金芒之上,然後如切豆腐般刺入……三尺三寸長的劍身完全的沒入其中,隨後,就連劍柄,也在狂暴至極的威勢之下狠狠的貫了進去。

    雲澈落到了地上,快速關閉了邪魄玄關,大口的喘起了粗氣。而煉獄炎魔的身體卻已定格在了那裏,須臾,忽然發出一聲無比痛苦絕望的嘶吼,巨大的身體向前緩緩的倒下,在轟然巨響中重重的撲倒在地上。

    身上的火焰快速的熄滅,最後只剩下幾朵微小的火苗,露出巨大的黑色真身。隨後,就連軀體也開始快速消散,直至如霧化一般完全消失在了那裏。通紅的地面之上,只留下了那把將它一擊必殺的虎魄劍。

    “成……成功了!”雲澈撿起虎魄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而就在這時,他眼前的景象忽然發生了扭曲,然後在扭曲中旋轉,模糊,當一切終於定格時,赤紅大地、火山、岩漿……全都不見了。取而代之,是一片無望無際,平整到看不到凸地的荒原。

    “試煉第二關:鳳凰之箭。”

    【這幾天在努力補更中,本想最短時間內補完,但這週末兩天又被迫陪女人去青島參加國考,還要被迫陪看一場籃球賽(我半點都不感興趣啊啊啊啊),有很大可能又要耽誤更新了。不一定會斷,只是不保證……阿彌陀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