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了……團長死了……團長死了!”

    繼三個副團長先後亡命後,黑魔傭兵團的最強者,也是最高首領先是膽怯而逃,又在逃竄中被雲澈輕易擊殺,失了主心骨的黑魔傭兵全部膽戰心驚,魂不守舍。看着那個站在黑魔屍體旁,臉色平靜如水的少年,他們所有的戰意都化作無盡的倉皇和恐懼。

    短暫的死寂中,火焰逐漸的熄滅。雲澈冷着臉,緩步向前走來。隨着他的邁步,離雲澈位置最近的那一個黑魔傭兵眼神瑟縮,然後忽然發出一聲怪叫,沒命的向後逃竄而去。他的舉動也頓時驚醒了所有的黑魔傭兵,在驚懼中紛紛逃竄而去,再也顧不得其他。

    “想走?”他們的逃走,並沒有讓雲澈如釋重負,眼眸之中,反而閃過一抹冰冷的殺氣。他玄力涌於腳下,飛身而起,幾息之便已追至黑魔傭兵的逃竄隊伍……如果這些黑魔傭兵分散逃離,他會毫無辦法,但他連斬他們四個團長,這些黑魔傭兵對他生出了巨大的恐懼,全部下意識的逃向了他與他剛纔所站位置相反的方向。而且那個方向,也是後山的唯一出口。

    在逃亡隊伍的後方,雲澈向前高高躍起,到達最高點後又一個星神碎影橫移,達到了隊伍的正上方,虎魄劍指向下方,劍身之上燃起熊熊烈焰,他的眉心部位,金色的鳳凰印記釋放出灼眼的金色光芒。

    “焚…星…妖…蓮!!”

    低吟聲中,雲澈遍身燃火,猛然墜下。

    轟!!!!

    滔天的火焰從雲澈的落地部位轟然炸開,瘋狂釋放的玄力化作鳳凰烈火層層散開,瞬間籠罩了周圍二十多丈的距離,將所有的黑魔傭兵都無情的席捲其中。從空中看去,就如在雲澈所在的中心點怒然盛開一朵妖豔無比的火焰蓮花,但每一片花瓣,都燃燒着致命的鳳凰之炎,

    數不清的慘叫聲在巨大火蓮中響起,悽慘的猶如來自九幽地獄的哭聲。但焚星妖蓮並沒有因此而憐憫,依然在無情的綻放着,層層疊疊的火焰之舌逐漸盛開成越來越大的熾熱火蓮。

    站在不遠處的藍雪若已經看的完全呆了過去。她雖然年紀不大,但已經見過太多的高手,其中包括高階的地玄境強者,甚至還有天玄境的超級強者。卻從未見過有人可以把火系玄功釋放的如此絢麗,包括有着蒼風帝國最強火系玄功的焚天門。

    更無法相信,這樣的一擊,竟然來自雲澈……一個才十六歲的少年手中!

    “入玄境一級挫敗入玄境十級……一個月的時間跨越一個大境界……入玄境十級連斬四個真玄境玄者……我的感覺沒有欺騙我,他一定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那個人。”藍雪若呆呆的看着前方,輕聲呢喃道。

    火焰蓮花已經綻放到了最大,其中的慘叫聲卻是小了下去,透過層層火焰,藍雪若依稀可以看到一個個身影在火焰中拼命翻滾,她別過頭去,心中泛起深深的不忍。這時,她看到火焰之中,雲澈拖着虎魄劍,神態疲憊,腳步沉重的走了出來。他身上的衣服已是破破爛爛,上面的斑斑血跡在火蓮中也都被灼成了黑色。

    “雲師弟!”藍雪若一聲驚呼,連忙迎了上去,卻在即將靠近雲澈時停住腳步,一時間更有些不敢向前。因爲此時的雲澈讓她無法不生出陌生的感覺……那暴增的實力尚在其次,他之前斬殺三個副團長,還有屠戮這些黑魔傭兵時,全部招招致命,沒有一絲的手軟,一個火蓮,又是將七十多個黑魔傭兵葬送……轉眼之間屠戮上百人還面不改色。明明纔是個十六歲的少年,竟然有着這般近乎魔鬼的心性。

    “師姐,我有點累……扶我一下。”雲澈的腳步虛浮,身體搖晃,說話的時候身體一軟,險些摔倒。“焚星妖蓮”是《鳳凰頌世典》第六重境所包含的鳳凰炎技,點殺威力不如鳳翼天穹舞,但有着極其恐怖的大範圍焚滅能力。鳳翼天穹舞必須凌空發動,而焚星妖蓮在任何狀態,任何方位都可以綻放,但同時也伴隨着巨大的消耗。兩次鳳翼天穹舞,一次焚星妖蓮,再加上邪魄狀態的持續,讓他的玄力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幾乎完全虧空。

    藍雪若連忙上前扶住了雲澈,猶豫了一下,問道:“雲師弟,你以前……殺過很多人嗎?”

    雲澈先是沉默,然後緩緩點頭:“殺過……很多很多,遠比你想象的要多。”他看了一身身後在逐漸縮小的火蓮,道:“師姐,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殘忍,不應該殺死這些不再攻擊我們,而是單純想要逃命的人?”

    藍雪若沒有說話,無聲默認。

    雲澈看着藍雪若,道:“師姐,我之前曾經說過你的心性太過柔軟和善良,但這句話,並不是我對師姐的誇讚,而是一種嘆息……師姐應該感覺的到,這些惡人的身上都帶着或多或少的戾氣,他們都是殺過人的人,而且殺的,應該大部分是被他們打劫襲擊的善人,這些惡人,早就該死,死有餘辜。之前又把我們困在試煉之地前一個多月,如果不是我通過了那個鳳凰試煉,我和師姐根本不可能逃離,整個鳳凰遺族也將有被滅族的可能,我殺死他們,一點都不過分。”

    藍雪若微微搖了搖嘴脣,看着已經在熄滅的火蓮,聲音飄忽着道:“從小,我的師傅就教我要心懷仁慈,溫柔對人,博愛衆生……他們的身上的確有罪惡,但畢竟,他們都是一條條活生生的生命。他們剛纔都已丟掉武器,選擇逃離,對我們沒有了半點威脅,爲什麼……不可以放過他們呢?”

    “他們是一羣窮兇極惡之人,今天放過了他們,明天他們就有可能殺掉別人,而且可能是很多很多的人。”雲澈正色說道:“而把他們殺了,卻可以讓很多無辜的人就此得救。善人,無辜之人,當然不能殺。但這些罪惡之人,殺了非但不是罪惡,反而是救人!放他們離開,纔是真正的罪惡!”

    藍雪若:“……”

    “雲小兄弟,你真的做到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這時,鳳百川抱着依舊昏迷的鳳祖兒,帶着鳳凰遺族的衆人走了過來,每個人都是面帶激動,熱淚盈眶,看向雲澈的目光更是熱切的猶如在注視神明。

    在雲澈斬殺黑魔時,洞口的封印之陣便被鳳百川打開,隨之看到的畫面讓他們激動震撼的無以復加。其中的不少老者甚至不住的低吟着“這一定是鳳凰之神派來拯救我們的使者,鳳凰之神從來沒有遺忘我們……”

    雲澈看了一眼鳳百川懷中臉色蒼白的鳳祖兒,快速道:“鳳族長,惡人已經全部清理。快帶祖兒他們回家裏去找一些乾淨的水喝下,但不要馬上進食……快去,這些孩子現在的狀況很危險,其他的事,以後再說。”

    “好!”鳳百川點頭,然後和衆人帶着已經昏迷的孩子們快步奔向谷口的方向,在經過火蓮燃燒的位置時,他們忽然全部停住了腳步,一臉警惕的看着前方。

    隨着火蓮的熄滅,視線中出現了兩個癱坐在地上,面色蒼白的黑魔傭兵,他們的衣服已被燒焦大半,身上也多處燒傷,但也基本都是些輕微燒傷。他們剛纔是處在焚星妖蓮的最邊緣,並沒有被火蓮真正波及,而僅僅是被餘波給掃到,他們現在之所以癱坐在地上,並不是因爲受了重傷,而是被那個巨大的火蓮下嚇到雙腿痠軟到久久站不起來。此時看到鳳百川等來到了面前,他們頓時眼睛瞪大,如驚弓之鳥般倉皇后退。

    “居然還有漏網之魚!”雲澈面露驚容,迅速把虎魄劍放到藍雪若手中,快速道:“師姐,我現在玄力虧空,沒辦法動手,你快去殺了那兩個人,絕對不能讓他們跑掉!”

    下意識的接過虎魄劍,藍雪若卻站在那裏,並沒有動作,眼神一陣飄忽後,她搖了搖頭,道:“我沒有殺過人,也不想殺人。他們能活下來,也算是他們的命數。全團盡滅,他們已經沒有了歸宿,又經歷了剛纔的驚嚇,他們也算是受到懲罰了……就放過他們吧。黑魔傭兵團已經不復存在,他們以後,應該也不會再爲惡了。”

    “不行!!”雲澈無比堅決的搖頭,“心慈手軟,斬草不除根,永遠是面對敵人時的最大禁忌!如果你不殺了他們,說不定就會有什麼無法預料的嚴重後果,快點動手!”

    雲澈的話很急促,也很嚴厲,與他平時在面對藍雪若時的溫和全然不同。藍雪若嘴脣動了動,上前兩步,卻又停住,虎魄劍無論如何都無法舉起。最後,她默默的嘆息一聲,向那個兩個倖存的黑魔傭兵道:“你們走吧。以後不要再做惡人,否則的話,下次再讓我遇到,絕不輕饒!”

    藍雪若的話讓癱在地上的兩個黑魔傭兵如夢方醒,他們連忙從地上爬起……但卻沒有如藍雪若想的那般掉頭逃離,而是忽然眼神一陰,撲向了鳳百川。

    “鳳族長小心!”雲澈瞳眸一縮,放聲大吼道。

    但云澈的喊聲已根本來不及,那個黑魔傭兵已衝到了措手不及的鳳百川面前,以他入玄境六級的玄力,又豈是鳳百川所能抵擋,一下子便將鳳百川遠遠撞開,同時奪過了他手中的鳳祖兒,右手成鉤,捏在了鳳祖兒的脖子上,臉上露出猙獰的笑:“都別來過來,後退!後退!否則……我馬上掐斷他的脖子!”

    “祖兒……祖兒!”被撞倒的鳳百川失聲大呼。

    藍雪若臉色大變,急聲道:“你……你這個惡賊!我好心放你離開,你卻做出如此卑鄙無恥的行徑!馬上把祖兒給放了!”

    “嘿!”黑魔傭兵冷笑:“我們黑魔傭兵團花費巨大代價進入這萬獸山脈,爲了一件寶物而全團被滅,我怎麼甘心離開!把你們的寶物馬上給我交出來!否則,我就掐死這個兔崽子!我清楚的很,這可是你們的族長之子!我倒要看看是你們的什麼寶物重要,還是這個小崽子的命重要!如果你們不交出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能拉一個墊背,臨死前看你們痛哭流涕的樣子,也算是不虧,哈哈哈哈!”

    藍雪若雙拳握緊,氣的悄臉慘白。她的身側,傳來雲澈平靜而冰冷的聲音:“師姐,這就是你的猶豫、手軟、仁慈所造成的結果。你仁慈的放了兩個惡人,卻把祖兒的命交到了他們手中,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結果嗎?”

    “我……我……”

    “而且,就算他們不這麼做,等他們逃出這裏之後,你猜他們最可能做的是什麼?他們會把這裏藏有一個神祕村落和所謂‘寶物’的事大肆宣揚出去,到時候,不知會驚動多少的強大勢力與宗門前來‘尋寶’,那時,這個鳳凰遺族將遭受的,是比這一次更大上不知多少倍的危機,甚至所有人,都將因此而被屠戮。”

    雲澈目視藍雪若,字字如針,直刺她的內心:“我殺人,殺了上百惡人,卻爲無數被他們所害的人復了仇,更救了無數將來可能被他們所害的人。你沒有殺人,還仁慈的放走了兩個惡人,而這裏的兩百多個無辜之人,上到老人,下到孩童,卻要全部因此而慘死……這就是,你所理解的仁慈與博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