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雲澈把鳳凰遺族所有人的血脈詛咒全部焚滅,然後和藍雪若告別眾人,駕馭巨雪雕騰空離開。鳳凰遺族所有族人出來送行,他們仰望天空,直到他們的身影在視線中完全消失依然久久沒有離去。

    「父親,雲澈哥哥真的是鳳凰之神派來拯救我們的嗎?」鳳祖兒戀戀不捨的看著天空,天真的問道。

    鳳百川摸了摸兒子的頭,緩緩頷首:「是的。當年我們的祖先犯下大錯,經過了這麼多年的贖罪懺悔,鳳凰之神終於原諒了我們。不過,我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或許有一天,我們還會再見到他的。」

    「真的嗎?」鳳祖兒和鳳仙兒都是眼眸一亮,臉上寫滿了期待。

    「一定會的。」鳳百川微笑,沒有了血脈詛咒,他們的玄力不再受限制,額頭的鳳凰印記也可以隨時隱下,因而他們的下一代就根本不再需要潛藏在這深山險地之中:「不過,等我們再次見到他的時候,或許他所站立的層面,已是足以讓所有人都仰望的高度。所以,祖兒,仙兒,如果你們真的想再見到他的話,接下來,就要開始辛苦修鍊了。現在的我們沒有資格回報他的大恩,而等你們長大,有了足夠的能力,就可以走出這裡,成為他的助力……哪怕只是很小的助力,也可以微了我們一族的感激之情。」

    「嗯!」鳳祖兒和鳳仙兒都是用力的點頭,稚嫩的臉上寫滿了堅決。

    ————————————————

    「從這裡到蒼風皇城的話,大概要多久?」

    「以小雪的速度,每天飛七個時辰的話,十天左右就可以到了。」

    蒼鳳皇城,蒼風帝國的國度,以往居於流雲城時,雲澈從未想過有一天會踏進蒼風皇城。作為蒼風帝國國度,蒼風帝國的財富層面、權利層面、玄力層面,都無疑處在帝國之巔,在普通城市的一方巨富、一方權貴、以及可以傲視群雄的強者,到了國都,最多也基本只能淪為中上游。

    天逐漸暗了下來,巨雪雕繼續飛行很久之後,終於找到了一個不算太大的城鎮,隨之落下。

    「你好掌柜,這裡有沒有萬里傳音符賣?」走進小鎮最大的商行,藍雪若禮貌的問道。

    「萬……萬里傳音符?」掌柜被藍雪若一句話驚的夠嗆。眼前的藍雪若雖然穿著尋常,但難掩那隱在骨子裡的貴氣,再加上她容顏極美,而且張口就是「萬里傳音符」,這個掌柜不敢怠慢,小心翼翼道:「姑娘,我們這等小店,別說萬里傳音符,就是千里的都沒有。我這輩子都還沒見過萬里傳音符……不過,百里的倒是有幾張,你看能不能湊合用用?」

    「……那不用了,打擾了。」藍雪若有些失望的搖頭。她想傳音到皇城那邊,百里傳音符根本是鞭長莫及。

    「掌柜,這附近有沒有客棧?」雲澈問道。

    「有有。」掌柜點頭,一指右方:「向北走一條街,就有一家客棧。也是這個鎮上唯一的一家。」

    雲澈點點頭,對藍雪若道:「師姐,我們在這裡的客棧留宿一下吧,小雪也需要休息。」

    走了沒多久,雲澈和藍雪若便找到了這個鎮上唯一的客棧。時間已經有些晚,客棧里也是靜悄悄的,走進去,昏暗的光源之下,只有掌柜一人坐在前台打著瞌睡,聽到有人進來的腳步聲才連忙睜開了眼睛。

    雲澈先於藍雪若一步,走到櫃檯前,雙手抱胸,一本正經道:「掌柜,麻煩給我們準備兩間客房。」

    客棧掌柜打了個呵欠,剛要開口說話,忽然,一點紫光閃過他的眼角,他的眼睛一下子瞪的比牛眼還大。

    因為雲澈抱在胸前的右手,食指豎直立起,而中指與無名指之間,分明夾著一枚紫光閃閃的……紫玄幣!!

    掌柜的睡意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口水都差點直接流出來。經營這小客棧半輩子,他哪還不明白什麼,連忙擺出一副為難的臉色,道:「兩位貴客,真是抱歉,小店就只剩下一間客房了。」

    「只剩一間?」雲澈轉過頭來,對藍雪若道:「師姐,要不我們再找找其他客棧?」

    掌柜馬上一臉正色道:「兩位貴客,不是我嚇唬你們,這個小鎮上,就我們這一家客棧。而且出了我們這小鎮,方圓兩百里都別想找到落腳的地方,我這平時這個點都是爆滿,今天還能有一間房,已經是你們走運了。再說,兩位貴客郎才女貌,金童玉女,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大半夜又是結伴而行,一看就是甜甜蜜蜜的小兩口嘛,一間房不是正好么,為啥非得兩個房間?」

    雲澈一臉的為難,看著藍雪若道:「師姐,要不我們就一間房湊合一下?除此之外,好像也沒什麼其他辦法了。」

    孤男寡女……一間房?腦中忽然閃現的畫面讓藍雪若心跳一下子莫名加快,有些失措道:「可……可是……」

    還沒等她說完,那掌柜的已扯著嗓子叫了起來:「好咧!我這就帶你們到客房去,我們這店雖然小,但保證乾淨舒適讓你們滿意……這邊請。」

    藍雪若的話直接被擋了回去,咬了咬唇,想到這掌柜剛才說的話,也只好順從。

    雲澈的眼眸深處閃過一絲笑意,小指輕輕一彈,那枚紫玄幣就無聲無息的彈到掌柜的手中,那掌柜立馬眉開眼笑,樂顛顛的走在前面……他開這客棧生意不錯,一年能賺上十來個紫玄幣,雲澈這一出手,直接就是他一個整月的凈收入,他見過大方的,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過這麼大方的。

    恭恭敬敬的把他們帶到房間,出去時還特意幫他們關好房間,然後心中一陣嘆:這姑娘,真是漂亮的不像話啊,這年輕人也是財大氣粗,也不知道又是哪個大家族的男女出來遊山玩水了。

    客房不算大,但還算乾淨雅緻。裡面的擺設很簡單,那張床卻是夠大,睡開兩個人完全沒有問題。

    在巨雪雕背上吹了一整天的風,兩人都早已睏乏。藍雪若走進房間之後,就心如鹿撞,神色拘謹中微帶慌亂,全然沒有了平時大方平和的姿態,秀美的臉頰上還微帶著少許朝霞般的潮紅,讓她少了幾分平日里的高貴典雅,多了幾分讓男人沉醉心迷的少女之態。雲澈微笑道:「師姐,你應該很累了,先上床休息吧。」

    「那……那你……」藍雪若強裝鎮定,但內心的狂跳怎麼都無法停止……他該不會是想……是想……

    「我當然是睡地上啊,我一個男人家,難道還能讓師姐睡在地上啊。」雲澈滿臉人畜無害,溫和可親的笑容,說完,已走到與床相對的那個角落,一屁股坐到了冰冷的地板上,背靠牆壁,道:「師姐安心入睡就好,我會在這裡保護師姐的。」

    藍雪若內心的惶亂不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股在心間泛動的暖流,他臉上呈現的微笑,和那時他從高空墜落,重傷躺在地上,用溫和的目光看著她時的一模一樣,那是她在面對他時第一次,也是這輩子第一次,內心有了一種無法言喻的悸動。

    這裡的地板並不是木製,而是冰冷的凡石,即使抱一床被子墊在地上,稍微久點也會傳來透骨的涼意。藍雪若搖了搖頭,道:「不行,地面這麼冷,怎麼可能睡的著。你身上的傷也才剛好不久……你睡床,我睡地上就好。」

    藍雪若的話讓雲澈一怔,然後無比堅決的搖頭:「不行不行!絕對不行!我一個大男人,怎麼能讓師姐睡地上!」

    「沒關係,我以前經常有睡在地上的經歷,所以……」

    「那不一樣!」雲澈依舊滿臉的堅決:「這和師姐喜歡睡在哪裡沒有關係,這件事事關我們男人的尊嚴!我寧願選擇師姐把我一劍捅死,也絕不會做出讓自己睡床,女人睡地的事。」

    說這些話的時候,雲澈心裡一陣嘀咕:嗯?這些話出口怎麼這麼熟悉?老感覺自己好像在什麼時候和另一個女人說過……

    「噗嗤……」雲澈口中喊著「男人尊嚴」那副倔強的樣子,悄然擊中了藍雪若心中某個溫軟的地方,1387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