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同樣的招式,當初對夏傾月能成功,是因爲那時雲澈連續幾天爲夏傾月通玄,半夜三更體力透支,虛弱不堪,以及畢竟真實的夫妻名分擺在那裏,夏傾月再狠心和玉潔,也不會忍心再讓雲澈睡地……而云澈又在那裏叫囂寧死不自己睡牀讓女人睡地,於是纔有了和夏傾月的同牀共枕……雖然什麼都沒發生。

    不過在藍雪若身上,同樣的招式要奏效顯然輕易的多。

    藍雪若的年齡畢竟大上雲澈兩歲,潛意識裏對雲澈一直有着照顧小弟弟般的心念。再加上與夏傾月的清冷全然不同,藍雪若心性柔軟溫和,又怎麼會忍心讓奮不顧身多次用命救她的雲澈睡在冰冷的地板上……

    於是,結果順理成章。

    藍雪若睡內,雲澈睡外,中間隔着一道藍雪若捲起來的長長毯子。

    “身體不許超過這個毯子,否則……否則的話……”藍雪若一臉的嚴肅,但她的面帶警告的神色讓雲澈感覺不到任何的威懾感,反而讓他看的賞心悅目。

    “師姐還不相信我麼?”雲澈笑吟吟的道,然後平躺下,小聲的自言自語:“可是……要是師姐偷偷到我這邊來……該怎麼辦呢?我是該逃跑呢,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呢……”

    藍雪若一時氣結,只當沒聽見,面向裏側躺在了牀上。

    燈光熄滅,房內漆黑一片。安靜之中,藍雪若雖然閉着眼睛,卻久久無法入眠,心跳不可抑制的加快着,讓她幾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回想着與雲澈的相見,相處,她無法不承認,自己一直以來,都在被他吸引和感動着。而今夜居然還和他睡在一張牀上……同牀而眠,她發現自己心裏有的只是忐忑緊張,卻沒有一絲的害怕和排斥,這讓她感覺到一種朦朧的危險感,卻又無法去抗拒和消弭。

    自己居然和一個男子睡在了一張牀上……這是她主動提出來的,也恰恰讓她感覺這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因爲這對她而言,是根本從來不會想象的到的畫面。她開始試想,如果是同樣的情境,但云澈換成了他人,她會不會也出於心軟和心疼而這麼做……

    她想了好一會兒,切換了好多個人,得到的答案都是……絕對不會!

    難道是我太信任他了嗎……應該是吧。畢竟他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命來保護我,又那麼坦蕩和血性,肯定不會在這種情境下做冒犯我的事情吧……

    在藍雪若心煩意亂間,她的耳邊傳來了雲澈均勻的呼吸聲,似乎已是安然入睡。

    藍雪若心中的緊張頓時舒緩了下來,但莫名的,又有了一絲絲說不上來的空蕩感覺。內心基本平靜,一陣倦意頓時襲來,不多時,她便沉浸入了睡夢之中。

    這一夜,藍雪若本以爲會徹夜難眠,但沒想到會入睡的那麼快,還睡的那麼安穩。睡夢之中,她隱約感覺自己逐漸沉浸入一個溫暖的擁抱之中,這種溫暖感讓她的心變的很安定,很平和,讓她很渴望的去靠近,去擁抱這種溫暖感,直到牢牢的把這種溫暖感抱緊,她才滿足的陷入更深的睡夢之中,一夜都沒有再中途醒來,更沒有再做什麼噩夢。

    次日。

    藍雪若醒來時,眼睛接觸到的光線已很是強烈,當她的視線從朦朧變得清晰時,目光下意識的向上,一眼看到了雲澈似笑非笑的雙目。

    “師姐,早啊。”

    藍雪若下意識的準備迴應,但一張脣,喊出的卻是一聲驚叫。

    她的雙臂,正牢牢的抱在他的上身上,就連鼓鼓的胸脯也壓在他的胸前,修長的左腿纏在他的腰身之上,整個人與他貼近的沒有一絲縫隙。

    藍雪若整個人如觸電般的從雲澈身上彈開,慌亂的整理着有些亂掉的髮絲和衣角,心如鹿撞,面罩紅霞。

    “師姐,你睡覺的時候好像很沒有安全感,是有什麼害怕的東西嗎?”雲澈看着她的眼睛問道。

    “我……沒……沒有……”藍雪若有些無措的回答……她隱約記起睡夢中的那種讓她莫名安心的溫暖感覺,也完全明白了,這種溫暖感,是來自雲澈。而自己由於下意識的渴望這種感覺,而一直在主動的靠近,抱緊他。

    雲澈很早就醒了,但一直安靜的保持着原本的姿勢,直到藍雪若醒來。藍雪若主動抱緊他沒有讓他感覺到旖旎,而是一種淡淡的心憐和心疼,因爲她這樣的睡眠姿態,證明着她平和溫雅的外表之下,潛藏的卻是無數的彷徨乃至害怕,只是不知道她彷徨、害怕的是什麼。

    雲澈坐起身來,然後忽然伸出雙手,把藍雪若的雪嫩的右手捧在手裏,真摯的說道:“師姐,雖然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不知道你的家世,更不知道你經過過什麼……但是,我說過,只要有我在師姐身邊,我一定會全力保護好師姐,不再讓師姐受到任何傷害。”

    手兒忽然被一個男子如此曖昧的牽住,耳邊還傳來他溫情的話,從未有過這種經歷的藍雪若一下子懵了,大腦一片空白。任由自己的手被他牽了好一會兒才如夢方醒,慌忙把手從他的掌間抽開,神態慌亂的跳下牀。

    “你……你已經有妻子了……”

    丟下一句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蹦出來的話,藍雪若快步的跑開。那美麗的身影分明帶着一種落荒而逃的意味。

    藍雪若逃開之後,雲澈搖頭笑了一笑,然後手點下巴,自言自語道:“看來是我搞錯了。她這種表現絕對不是對我用情至深,只是有一種她自己都不太清楚的好感而已,但她之前爲什麼要這麼對我……甚至不惜冒着巨大風險一個人去蕭宗分宗救我呢?”

    在一下子變得尷尬曖昧的氣氛之中,兩人繼續踏上了前往蒼風帝國的旅程。而夜幕降臨,他們第二次找客棧留宿時,這家客棧也是隻剩一間房間,並且和上一家一樣揚言方圓百里只有他一家客棧,住就住,不住就只能露宿街頭。

    雲澈和藍雪若只好又“萬般無奈”的住進一間客房。

    而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實施起來就簡單自然多了,兩人又睡到了一張牀上,中間還是隔着一條捲起的毛毯……

    而第二天醒來,藍雪若看到的狀況和昨天如出一轍,毛毯不知被丟到了哪裏,她整個人如八爪魚般抱在雲澈的身上,抱的很緊很緊……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他們每次所到的客棧如同商量好了一般,不多不少,正好就剩一間房,多了絕對沒有。有的客棧只此一家,有的倒是有好幾家,但所有家的都是隻有一間房……讓藍雪若每次都有一種好邪門的感覺。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就更加的自然。而這些天,藍雪若每天起牀,所看到的都是自己正緊緊的抱着雲澈,即使她在睡覺之前努力的提醒着自己,醒來後依舊如此,而且隱約還抱的一次比一次緊。

    因爲經過這幾天的同牀共枕,她潛意識裏對與雲澈這種程度的身體接觸的最後絲絲排斥都悄然消失了。

    而到了第六天,找到客棧時,雲澈直接把手往櫃檯一拍,堂而皇之道:“掌櫃,來一間房。”

    藍雪若只是張了張嘴脣,然後便垂下首來,沒有說出反對的話。

    如果藍雪若和其他男子結伴而行,別說同牀而眠,就連手指頭都不可能讓對方碰一下。但碰到雲澈這種有着兩世經歷,還有着少年外表的老手,別說她今年只有十八歲,就算是二十八歲,也一定會就這樣悄然的淪陷着……甚至她自己都毫無察覺。

    ————————————

    蒼風皇城,蒼風帝國的國都,位於蒼風帝國版圖中北地區,也是蒼風帝國最大的城市,面積足有新月城的三十多倍。皇城的正中心位置,便是蒼風帝國最高權力中心——皇宮所在。

    皇宮位置直線向北四十里,便是蒼風帝國最高玄府——蒼風玄府的所在。

    蒼風玄府已有千年的歷史,是蒼風皇室所立,爲皇室培育高等玄者的修玄之地,更是蒼風帝國無數年輕玄者夢寐以求的聖地。蒼風玄府內部共分三個層面:外府、中府、內府,能入中府,將來若願爲皇室效力,必爲皇室所重用,若加入軍中,起點便是千夫長一級。而一名玄者若是能入內府,那麼,他必將得到皇室的極高重視,在蒼風玄府中時會給予極優的資源、最好的條件,在玄府中時的任何成長都將受到皇室的關注,在即將離開蒼風玄府前,會受到皇室主動的盛情邀請,一旦加入皇室,封侯加爵尚在其次,其所在的整個家族都將爲之富貴榮耀,雞犬升天。

    所以,能入蒼風玄府的內府,不知是多少年輕玄者的夢想……甚至可以說奢望。

    但,蒼風玄府畢竟是蒼風帝國的最高玄府,別說入內府,即使是入標準最低的外府,需要的條件也是極爲苛刻的,足以撲滅九成以上渴望加入蒼風玄府的玄者,而只能退而求其次,加入那些小城的皇立玄府。

    【還有一更稍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