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們這倆大男人的感情,還真是讓人羨慕啊。」藍雪若微笑著道。她口中平淡的說著「羨慕」,心中的羨慕卻更是濃重著不知多少倍。他們雖是親人,但只能算得上是外親,卻有著這樣的感情。而她,想到自己的那些親生哥哥們,內心卻只有寒心和悲戚。

    「雪若,看到你沒事,我也放心了。」慕容夜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淡淡的驚喜:「一個月前聽說你掉落到了萬獸山脈,我擔心害怕的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只恨自己沒有能力,否則,就算拼了命,我也一定會潛到萬獸山脈里去救你。」

    「感謝師兄掛心。」藍雪若禮貌的一笑。對於慕容夜會出現在這裡,她一點都沒表現出意外。蒼風玄府每年都會向遍布蒼風帝國的各大分支玄府中選擇三個最優秀的弟子保送進蒼風玄府中,慕容夜本就是新月玄府今年內定的人之一,前來蒼風玄府報道的時間也剛好是這一個月。想來,慕容夜應該是隨著秦無憂一起來的。

    「雪若,你以後是不是就留在蒼風玄府了?如果是的話就太好了,我們又可以在一個地方修玄和相處了。」慕容夜笑著道。

    藍雪若沒有點頭,平和的道:「以後,我的確會留在蒼風玄府。」簡單的說完,她不再理會慕容夜,向秦無憂道:「秦府主……對了,現在應該喊你秦導師,雲澈現在剛到蒼風皇城,沒有去處,還要麻煩您幫他安排進蒼風玄府。」

    「呵呵,這個當然沒有問題。」秦無憂溫和的點頭,「那麼你呢?要不要一起?你的名字,可是還一直掛在中府之內啊。」

    名字掛在中府?慕容夜一陣瞪眼……這怎麼可能!在中府之中,最最底層的都有著真玄境三級的玄力。自己入玄境八級,在新月玄府同齡男子中無人能敵,但到了這蒼風玄府,即使在最低檔的外府中也只能算得上中游。藍雪若的玄力和自己一樣,怎麼會在中府?

    蒼風玄府和新月玄府可不一樣,新月玄府還可以講究人情通融,但蒼風玄府絕不可能!外府、中府、內府的界限無比分明,想從外府進中府,唯一的途徑,就是擊敗一個中府的弟子,想從中府進內府,唯一的途徑,就是擊敗一個內府的弟子……除此之外,別無二路。就是府主出面要徇私讓一個外府弟子進中府都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唯一可以稍作通融的,就是讓一個並不太合格的弟子進入外府之中。但也只有至少導師級別的重量級人物才有這樣的權利,而且一年不得超過三人。

    「我會經常去看看的。不過我離開的太久,有些擔心我的父親,必須先回去看看,所以,雲師弟就先交給秦導師了。雲師弟,秦府主現在是蒼風玄府的導師,你先跟著秦導師在府內安頓下來,我回家一趟,家裡的事處理完后,我會馬上去看望你的。」藍雪若道,提到「父親」二字,她的眸間閃過淡淡的擔憂和惆悵。

    旁邊的慕容夜嘴角狠狠的抽了一抽……安頓好雲澈……看望雲澈……藍雪若簡簡單單的話中,只要不是傻子都能聽過深蘊著對雲澈的關懷關心,而壓根沒有半點涉及到他慕容夜。

    「你放心好了,我會馬上把雲澈安排進外府的,在相關條件上,也會給予以最大程度的照顧。」秦無憂頷首道。他是唯一清楚藍雪若如此善待雲澈原因的人……雖然他個人並不看好雲澈,只是有些欣賞而已,但既然是藍雪若的選擇,他唯有遵從。

    「師姐,你要一個人回家去嗎?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雲澈試探著問道。他心底很想知道藍雪若的「家」,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概念。

    藍雪若微笑著搖了搖頭,動作很輕,也沒有說話,表情輕柔而堅決。

    「放心好了,在這蒼風皇城,我不會有什麼事的。」丟下這樣一句話,藍雪若向雲澈柔柔一笑,將背影沖向他,腳步輕緩的離開。

    只是,在腳步邁動,一個人走向前方的那一剎那,藍雪若的心中忽然泛起一股難受的空蕩感,就像是身邊一下子失掉了什麼極其重要的東西……用了短短的一息,她就明白過來這種空蕩感是什麼……

    因為這一刻,她的身邊,沒有了雲澈。

    共同逃亡,共臨患難,甚至差點經歷過了生死之離,這麼久的朝夕相處,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習慣了雲澈的存在。在新月玄府時,慕容夜每天都會纏在她的身邊,並持續了很久很久,但,帶給她的,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慕容夜的糾纏,她雖然禮貌平和,但內心厭煩而排斥者,而雲澈一直在身邊,她心底悄然生成的,卻是越來越深的依賴……還有一種更加危險的依戀。

    就連與他同床而眠,清晨擁著他醒來,都在悄悄的成為一種習慣。

    在回到蒼風皇城時,她心焦的想要回家看望父親,但此刻忽然離開了雲澈,身邊少了雲澈,那種感覺竟是那麼的難受,就如同自己的靈魂忽然被抽離了一部分一樣,讓她邁動的腳步變得那麼緩慢。

    「師姐!」

    她的身後,忽然傳來雲澈的呼喊聲,讓她的腳步一下子停在那裡,再也不想邁開。

    雲澈快步趕到藍雪若的身前,從天毒珠中拿出兩件東西,交到藍雪若的手中:「師姐認識震天雷,就一定認識這把來自蕭宗器宗的毒火銃。我不在師姐身邊的時候,師姐一定要學會保護好自己,面對要傷害你,你又打不過的敵人時,不要心慈手軟,用這把毒火銃滅掉他。還有這柱香,是從黑魔的空間戒指里拿到的,是一種很特殊的驅獸香,所用的材料不屬於蒼風帝國,應該是黑魔他們打劫了一個外國的富商所得到的,點燃后可以驅散天玄以下的玄獸,他們也是用的這個進入的萬獸山脈。如果什麼時候進入了有危險玄獸的險地,就馬上點燃它。」

    藍雪若嘴角彎翹,勾起一個無比唯美動人的笑:「我只是回家一趟,又不是生離死別……」她把毒火銃和軀獸香收好,輕輕的道:「雲師弟,謝謝你。」

    「嘿嘿。」雲澈賤賤的笑了笑:「我們都是天天睡在一起的人了,還說什麼謝謝,這麼客氣幹嘛……啊疼疼疼疼疼!」

    藍雪若一張臉兒紅霞直蔓到雪頸,她氣惱的掐了雲澈的手背一下,一跺腳,逃也似的跑開。

    而雲澈最後一句話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並沒有太過壓低聲音,秦無憂、夏元霸、慕容夜都聽的清清楚楚,讓他們齊齊驚呆,嘴巴大張,下巴都差點砸到地上。

    「你……你剛才說什麼!」慕容夜的胸口一陣起伏,然後忽然如一頭暴怒的瘋狗般沖了上去,一把揪起雲澈的衣領,雙目通紅,爆吼道:「把你剛才說的話再給我說一遍。」

    「啪」的一聲,雲澈一巴掌把慕容夜抓在自己衣領上的手扇開,斜眼看著他,淡淡道:「你算什麼東西?你讓我再說一遍我就再說一遍?」

    秦無憂結結巴巴的道:「雲澈,你你你你你……你真的和雪若她……睡在一起了?」

    雲澈反用一種很不解的眼神看著秦無憂:「這個……我和雪若師姐孤男寡女一個多月……嗯,還有這個郎才女貌,兩情相悅,**……睡在一起不是很正常么?」

    「這這這這這……」秦無憂鬍子亂顫,眼睛瞪大,大腦完全當機。再想到雲澈剛才說那些話時藍雪若的反應……不是狠狠給一耳刮子,而是撒嬌般的掐他一下然後羞惱著跑開……

    秦無憂幾乎有了一種當場給雲澈跪下的衝動……

    「啊啊啊啊!」夏元霸的嘴巴張大的半天合不上去,「姐夫,你居然把雪若師姐給睡了……我好崇拜你啊!」

    「不可能!這不可能是真的!雪若怎麼可能看的上你!而且雪若冰清玉潔,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慕容夜呼吸粗重,雙目赤紅,精神幾近崩潰和瘋癲,忽而,他手上一閃,一把細長的劍被他抓在手中,猛然刺向雲澈:「你這個玷污雪若的混蛋,我殺了你!!」

    「住手!」慕容夜的舉動,秦無憂和夏元霸都猝不及防,再加上慕容夜距離雲澈太近,他們除了發出一聲驚呼,根本來不及出手阻攔。

    雲澈不閃不避,動作很是散漫的伸出右手,徑直抓向慕容夜刺來的長劍。這個舉動讓秦無憂和夏元霸大驚……用手去抓劍?慕容夜可是有著入玄境八級的玄力,雲澈這是不想要手了嗎!

    錚!!

    在雲澈的手指接觸到慕容夜長劍的那一剎那,慕容夜的獰笑還未來得及露出,便已經完全凝固了。因為到自己的劍如同刺入了堅硬無比的磐石之上,再也無法前進半分。

    而捏住劍尖的,只是雲澈右手的食、中而指。

    慕容夜驚呆,秦無憂和夏元霸也完全呆住,而在這時,秦無憂才終於注意到雲澈的玄力,一聲帶著濃濃不可置信的驚呼脫口而出:「入玄境……十級!?這……這怎麼可能!!」

    他上次見雲澈,他才是入玄境一級。而這才一個半月過去,居然已經是入玄境十級!

    這樣的速度……只用能天方夜譚來形容。

    「啥?你說啥?入玄境十級?」夏元霸兩眼圓瞪,幾乎以為自己的耳邊出現了問題。

    雲澈右手前伸,整隻手掌都抓在劍刃之上,猛然一抖,強橫的玄力順著劍身衝擊在慕容夜握緊的手上,讓他虎口迸裂,慘叫著鬆開了手掌。雲澈手抓劍刃,手臂一甩,劍柄狠狠的抽在了慕容夜的臉上,將他直接砸翻在地。

    慕容夜趴在地上,整半右臉高高腫起,鮮血淋淋。雲澈把手中的劍丟開,俯視著他冷冷的道:「我和雪若師姐之間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和你沒半點關係。守好你那天天做著白日夢的癩蛤蟆本份,懂嗎?」i1387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