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你!」慕容夜捂著通紅的右臉,已是全身發抖。從小到大,他都是在別人的吹捧和敬畏中長大,即使在這蒼風玄府,雖只是外府中游的弟子,但他的父親畢竟是新月城城主,堂哥還是內府的人,因而他在外府的地位絕對不低,巴結他的人多如過江之鯽……何曾受到這樣的屈辱!

    而讓他受此屈辱的人,還「得到了」他做夢都想得到的藍雪若。

    「你會後悔的……不用太久,我會讓你永遠後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慕容夜從地上爬起,怨毒的嘶叫著,然後如敗犬一般踉踉蹌蹌的離開。

    你儘管可以試試看……看著慕容夜的背影,雲澈無聲冷笑。

    「雲澈,你這……你實在是太魯莽了。」秦無憂走過來,責怪道。

    「他拿劍想要殺我,我只是破了他的相,已經足夠仁慈了。」雲澈很平靜的道。

    「唉……」秦無憂眼神一陣飄忽不定,神色複雜之極,長長的嘆息一聲,不知是嘆息他把慕容夜給打了,還是嘆息他竟然把藍雪若給「睡」了,「慕容夜仗著自己新月城主之子的身份,平日高傲自負,即使到了這蒼風玄府,也沒少做出欺凌他人的事,受點教訓也是活該。只是,他在這裡有一個堂哥,名叫慕容逸,是蒼風帝國鎮北元帥之子。慕容夜的父親能當上新月城的城主,也和這個鎮北元帥有關。這個身份如果還不夠重的話,那麼,另一個身份,讓我也不得不顧忌……慕容逸,現在可是內府的弟子啊!」

    「內……內府?」雲澈還沒什麼反應,夏元霸聽到「內府」兩個字,卻是驚的全身一抖,臉色都蒼白了好多。

    「內府又怎樣?」雲澈面無表情道。

    「呵呵,你初來蒼風皇城,不知道也是正常。如果你在這裡多呆上幾天,就會知道內府是個多麼恐怖的概念。我給你說幾個數字吧。」秦無憂緩緩道:「蒼風玄府入府門檻極高,能入蒼風玄府,哪怕只是外府,放到其他地方,都是天才一級的人物。帝國之內,夢想進入蒼風玄府的年輕玄者何止數千萬,而蒼風玄府目前,卻只有五萬多弟子。其中,外府五萬四千人,中府三千人,而內府,則是一百人。」

    「只有一百人?」雲澈稍露驚容。

    「沒錯。能進入內府的弟子,無一不是天才中的天縱奇才,將來都必成一方宗師或梟雄,是連皇室都要以禮相待的人物。內府的百人所列名單被稱作『天玄榜』,按照玄力強弱而排列,能入這個榜單者,便是內府弟子。而想要進入這個榜單,就要挑戰並打敗榜單上的隨意一人,若挑戰成功,便可取代其在天玄榜的位置,最後一名則被就此踢出天玄榜,也踢出內府。」

    「天玄幫上的弟子每一個在蒼風玄府,乃至蒼風皇城都有著極盛的知名度與威望。慕容逸不但名列天玄榜,而且不是末流,目前位列第七十三位,再加上他鎮北元帥之子的身份,在蒼風玄府無人敢惹。」

    「慕容逸的脾性並不是太好,如果慕容夜去找慕容逸的話,慕容逸說不定真的會出手,到時候,沒人能護的了你。」

    秦無憂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心裡知道,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藍雪若一定會讓人出面……因為慕容逸一旦真的出手,對付雲澈,完全就如猛虎拍螞蚱……即使雲澈現在已有了極其驚人的成長。

    「隨他便,我還真沒怕過什麼人。」雲澈聳了聳肩,毫不在意的道。

    「姐夫,內府的人真的都超厲害的!天玄榜上的人,玄力最低的,都是真玄境八級!最厲害的三個人,都已經是靈玄境了。如果慕容夜真的把那個天玄榜上的堂哥請來,就……就……」夏元霸擔憂的道。

    最低真玄境八級……雲澈的眉頭猛的一皺。蒼風玄府的弟子年齡限制與各大支府一樣,都是15歲到20歲,超過二十歲,除非留在府中任職,否則永遠離開蒼風玄府。那麼,這天玄榜上的一百人,也自然都是二十歲以下。以這樣的年齡達到真玄境八級的境界,無論在流雲城,還是新月城,都是不可想象的。而那三個靈玄境,更是驚人到極點。他的爺爺蕭烈近六十之齡,且為流雲城第一強者,也才是靈玄境!

    城市的層面,也**裸的代表了玄力的層面。在流雲城,十六歲達到初玄境十級的夏傾月便是公認的年輕一代第一天才,在新月城,年輕一輩的第一天才蕭洛城同為十六歲,卻已是入玄境十級。

    而到了這蒼風國都,二十歲之下,竟然都出現了靈玄境……真玄境八級,才只是入蒼風玄府內府的最低門檻。

    「對了,我還沒問你小子!你現在的玄力,居然已經達到入玄境十級了!這才一個半月的時間,你就算吃了仙丹,也不可能這麼快啊!是不是,你之前用鎖玄珠這類的東西故意隱藏了玄力?」想到雲澈在新月玄府的大幅度越級挑戰,秦無憂越想越有可能。

    雲澈不置可否,直截了當的岔開話題:「秦府主,想進這蒼風玄府的話,需要什麼流程?」

    見雲澈不想回答,秦無憂也就不再問,道:「我現在已經不是府主身份,叫我秦導師就好,直接喊名字也無不可。蒼風玄府規矩森嚴,想要進入蒼風玄府都必須經過考核,不過作為導師,每年倒是有兩三次徇私的機會。我原本想把你直接安排進外府,不過,以你現在的玄力,已經不需要了。」

    「你來的很湊巧,今天,正是蒼風玄府每年一次招收新弟子考核的最後一天。雖然報名早已經結束,但給你插個名額進入輕而易舉。通過考核,你可以名正言順的進入蒼風玄府的外府,比我直接把你安排進入能省掉很多麻煩。而且我相信,你也更願意接受這樣的方式。」秦無憂撫摸長須,笑呵呵的說道。

    夏元霸也跟著點頭:「對對!這場入府考核一共持續十天,今天正好是最好一天。姐夫現在是入玄境十級,一定可以通過,而且姐夫年紀小,就算在外府,也是非常了不起的。」

    說完這些,夏元霸忽然一陣神色黯然……他的玄力只有初玄境六級,這樣的玄力在流雲城還算規規矩矩,但到了這蒼風皇城,根本沒法看。他被秦無憂帶入府中,一邊苦盼著雲澈的消失,一邊每日清掃外府玄閣,每日承受的,都是無數驚異和蔑視的目光……沒錯,所有人看他,都如同在看一個低等的廢物,而他的玄力,在這蒼風玄府中也只能稱得上是廢物。至於能進入蒼風玄府外府修玄……那是他根本不敢奢望的。

    「當然沒問題。」雲澈毫不猶豫的點頭。通過考核進入與「走後門」進入,他當然會選擇前者。他看了一眼夏元霸,道:「秦導師,既然你可以有幾次徇私的機會,那麼,就把原本準備用在我身上的徇私機會,給元霸如何?」

    「啊?」夏元霸神色一下子激動了起來。

    「這……」秦無憂卻是一陣猶疑,不是他小氣摳門,而是……夏元霸的玄力實在是太低了,即使是和外府的最低門檻都有著很遠很遠的距離。他是有徇私機會沒錯,但起碼也該是入玄境,和最低門檻相差不遠的。初玄境進入蒼風玄府……這簡直和搞笑一樣。極有可能引來其他導師和副府主的強力反對。

    只是,夏元霸心性純良,秦無憂對他很是喜歡。再加上這是雲澈提出來的……

    他咬了咬牙,用一種極其怪異的眼神看著雲澈,音調更是怪異至極:「雲澈小子,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你真的和雪若……咳,咳咳,睡在一起了?」

    「對啊,這有什麼不正常的嗎?」雲澈一臉無辜的道。

    秦無憂的五官齊整整的抽搐了一下,他用力咽了一口口水,道:「好!元霸這孩子,我也喜歡,你通過考核之後,我會把他直接安排到外府里。不過我可要提醒你們,蒼風玄府什麼樣的弟子都有,元霸的玄力太低,很有可能受到諸多欺凌……」

    「不會的。」雲澈搖頭,臉上微笑淡淡,聲音平和中透著隱約的冷凜:「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元霸的。」

    「真……真的嗎?我真的可以加入蒼風玄府?」夏元霸兩眼放光,驚喜的手足無措,語無倫次。能入新月玄府,他就已是喜不自勝,而能加入這無數玄者夢寐以求的最高玄府,一直以來都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事,他這次來蒼風皇城,也只是為了得到雲澈的消息,絕對沒有這類的奢望,沒想到,巨大的幸福就這樣忽然衝天而降。

    「哈哈哈哈,我可不會騙你們這些後輩。」看夏元霸那喜悅的樣子,秦無憂也是心情好了起來,一陣大笑。然後向雲澈伸出手,手中握著一塊傳音玉:「來,雲澈小子,記下我的傳音印記,以後有事的話,可以隨時傳音給我。」

    「額……」雲澈尷尬的揪了揪頭髮:「我還沒有傳音玉。」

    「哦。」秦無憂把手收回:「過幾天我會讓人給你準備一個的。現在隨我去玄府中心廣場吧,以你現在的年齡和玄力,通過入府考核完全沒有問題。或許明後年,還有機會直接沖入中府。到時候,你在這蒼風皇城,也便有了相當的地位。」

    【還有一章,大概三四點……】i1387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