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風皇城,中心皇宮。

    藍雪若腳步匆匆,穿過重重守衛,直奔帝皇寢宮。一路之上遇到的皇宮侍衛紛紛行禮。

    “蒼月公主,你回來了。皇上這些天正念叨你呢。”帝皇寢宮門口,一箇中年太監彎着腰快步迎了上來:“要不要小的通報一聲。”

    “不用。”藍雪若搖頭,徑自走進帝皇寢宮中。

    蒼萬壑,蒼風帝國第九十九世皇帝,帝臨天下,威震四海。他今年已是五十六歲,皇宮生活養尊處優,這個年紀,在一個帝王身上應不足以顯出老態,但蒼萬壑卻是靜躺在牀,面色昏沉,目光更是黯淡無神,就如一個七八十歲的遲暮老人。

    “皇上,蒼月公主回來了!”他的貼身太監輕步走了進來,滿臉喜色的道。

    聞言,蒼萬壑死氣沉沉的臉上露出一絲急切,上身一動,掙扎着站了起來:“快,快讓她進來。”

    他聲音剛剛落下,藍雪若便走了進來,看到蒼萬壑明顯又蒼老了許多的面孔和目光裏的殷切,她心中一澀,快步向前,雙膝跪在蒼萬壑面前:“父皇,女兒不孝,這次隔了這麼久纔來看望您。”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蒼萬壑欣然的點頭,此時他的臉上沒有絲毫身爲帝王的威嚴,唯有一個普通父親面對心愛女兒的慈愛:“快起來吧。距離你上一次從新月城回來,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月,朕這段時間也是寢食不安,生怕你出什麼事,呵呵,沒事就好啊。”

    “女兒這邊出了一點小事,耽誤了一些時間,讓父皇掛心了。”藍雪若起身,看着父親的樣子,鼻間一陣酸澀:“父皇,你的病情……怎麼好像又加重了?有古大師親自診治,怎麼還會這樣?”

    “咳咳……”蒼萬壑剛要說話,便是一陣劇烈的咳嗽,他大喘幾口氣,聲音沙啞的道:“或許,朕是真的老了,這病雖重,但有古大師,還不至於馬上要了朕的命,但朕早晚,要被這羣逆子氣死……咳咳,咳咳咳咳……”

    說了兩句話,蒼萬壑又是一陣痛苦的咳嗽,藍雪若連忙上前,輕拍起他的背部。

    這時,太監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啓稟皇上,太子求見。”

    蒼萬壑的身體一頓,藍雪若的臉色也一下子變得不好看起來。隨之,一聲咆哮從蒼萬壑口中吼叫:“讓他滾!朕不想看到他!”

    “哎呀,是什麼事讓父皇生這麼大的氣。父皇現在有恙在身,可一定要保重身體,切忌動氣啊。”

    隨着一個散漫聲音的響起,一個三十來歲,一身金紋華服的青年男子倒背雙手走了進來,一看到藍雪若,他眯着眼睛笑了起來:“我親愛的皇妹,剛纔聽下人說你回來了,我這不才急匆匆的趕來,幾個月不見,我可是想念的緊啊。”

    “你這個逆子,誰讓你進來的,馬上給朕滾!”蒼萬壑伸出顫抖的手指,怒聲吼道。

    “父皇千萬不要動怒,小心傷身,兒臣只是關心父皇病體,特來看望,如果父皇不喜,兒臣馬上就走。”太子蒼霖笑呵呵的道,那散漫的表情完全沒有半點面對憤怒帝王時的惶恐,更沒有什麼恭敬與忌憚。

    “看望?”蒼萬壑冷笑:“來看朕有沒有暴死在牀嗎?朕告訴你,只要朕還有一口氣在,你就別想得到這個皇位!更別想朕下旨傳位!馬上給朕滾!”

    “父皇,何必這麼頑固不化呢。”太子蒼霖撇了撇嘴:“蕭宗那是何等的存在,如今我得到了蕭宗的全力支持,只要讓我登上皇位,蕭宗就會爲我所用,我們蒼風皇室只會更加繁榮鼎盛,威凌天下……”

    “住口……咳咳,咳咳咳咳……”蒼萬壑氣的面色通紅,胸口劇烈起伏:“蕭宗覬覦我蒼風皇室權勢已久,而你們這些逆子,竟膽敢引狼入室……若是讓你當了皇帝,我蒼風皇室千年基業,都將名存實亡,成爲他人傀儡!朕自詡一世英名神武,竟養了你們這羣逆子!滾!趕緊滾!”

    藍雪若也已是憤怒的雙拳握緊,她再也無法容忍,氣憤道:“父皇的話你沒聽到嗎!趕緊滾出去!我和父皇都不想再看到你!”

    “嘖嘖,何必呢。”蒼霖搖了搖頭,咧着嘴道:“父皇,你在皇位也不少年了,也該讓讓了,而就算你不肯,早晚也只會落在我的手中,我親愛的蒼朔皇弟攀上焚天門又如何?在我的眼裏,他從來都不配當我的對手……我親愛的皇妹,聽說你這兩年不在蒼風玄府好好呆着,而是在外面到處奔波,莫非是急着找個駙馬了?你皇兄這裏倒是有不少年輕才俊,要不要給皇妹引見引見呢?”

    “滾!”藍雪若咬着牙,內心憤怒到極點。

    “哈哈哈哈!那兒臣告辭了。”蒼霖發出一陣狂笑,倒背雙手,不緊不慢的走了出去。

    “這羣逆子……逆子!!”蒼萬壑被氣的臉色通紅,渾身發抖。

    “父皇,他們已經瘋了,不值得因爲他們動氣,身體要緊。”藍雪若爲父親拍着背,努力的平息着心中的怒火。

    沉默了好一會兒,蒼萬壑總算平靜了一下,他淒涼的一笑,道:“一直以來,朕都以爲培養出了七個虎豹之子,沒想到,朕的七個兒子……竟全是一羣豺狼。好在,蒼天給了朕一點憐憫,讓朕還有你這個女兒。可惜,你卻又是個女兒身,否則,朕可以直接把皇位傳於你……但如果真這麼做了,卻也會苦了你啊……蒼霖和蒼朔這兩個逆子一個勾結蕭宗,一個勾結焚天門,呵……無論他們之中誰最終得逞,我們蒼風皇室,都將成爲他人之傀儡……蒼天無眼,蒼天無眼啊。”

    “父皇,不要太過憂心,我一定會竭盡全力阻止他們的。”藍雪若咬了咬脣,雙眸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水霧。

    蒼萬壑笑着搖了搖頭:“這七個逆子分成兩個陣營,朝中重權也基本都被他們把控在手中,還有蕭宗和焚天門的暗助,你又拿什麼去阻止他們?朕最希望,如果那一天來臨,你就離開這皇城,躲的越遠越好,我怕這羣逆子,會把你當成利益的棋子……那樣朕,就真的死不瞑目了。”

    “不會的,父皇,有古大師在,你的病一定會好,會長命百歲。”藍雪若強忍淚水,用力搖頭。

    “呵呵,”蒼萬壑淒涼的笑了笑,自己的身體狀況如何,他自己最清楚,他甚至一直在懷疑着,這場莫名而來的大病,是不是中了蒼霖或蒼朔的暗算?他閉上眼睛,失落的道:“朕在位十九年,到頭來才知這皇帝當的一敗塗地。教出這些逆子尚且不論,朕當年登上皇位的第一個願望,便是讓我蒼風皇室在‘蒼風排位戰’中洗刷恥辱,但,十九年過去,朕得到的,只有一次又一次,從未間斷過的恥辱……我堂堂蒼風帝國的皇族,竟無人可進前百,一次次成爲天下人的笑柄,永遠都無法在那些宗門之前擡起頭來,這是何等的悲哀!”

    藍雪若眸光閃動,腦中浮現出雲澈的身影,一股溫暖的感覺,也在心中滋生,讓她內心都平靜了很多,她輕聲道:“父皇,你的這個願望一定會實現的。女兒這兩年輾轉各大玄府,以帝王心訣尋找這樣一個人,女兒的努力沒有白費,就在一個半月前,女兒找到了這個人,而且已經把他帶到了蒼風玄府,女兒會想盡辦法讓他代表我們皇室參加下下屆的蒼風排位戰……女兒相信,他一定會進入前百,達成父皇所願,洗刷我們皇室恥辱。”

    “下下屆嗎……只怕朕,等不到那個時候了,咳咳,咳咳咳咳……”蒼萬壑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呼吸也變得愈加急促。

    藍雪若知道以父親的身體,並不適合說太多的話。她幫父親把被子蓋好,輕聲道:“父皇,你好好休息,一定要把身體養好。女兒還有一些事要做,明天再來看望父皇……東方伯伯,請你一定要保護我父皇。”

    藍雪若聲音落下後,寢宮上方傳來一個蒼老低沉的聲音:“公主殿下放心,有老夫在,絕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皇上一根頭髮。”

    藍雪若感激的點頭,離開了帝皇寢宮。

    沒有人知道,她這個唯一的公主,也是蒼風皇帝最小的兒女,瘦弱的肩膀上承載着多大的壓力,心中又埋着多少的彷徨和沉重……

    ————————————————————

    蒼風玄府的中心廣場龐大無比,由於這是今年招收弟子的最後一天,因而充斥着密密麻麻的人羣。一大半是接受考覈的年輕玄者,還有一小半是來看熱鬧的玄府弟子。

    雖然已經是考覈的最後一天,接受考覈的年輕玄者數量依然相當巨大,考覈共分成三百組來進行,在秦無憂的干預下,雲澈被中途安插進了第九十九組。

    考覈共分兩個部分,分別是玄力測試和戰力測試,聽上去似乎一樣,但考覈形式上卻有着本質的區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