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李默與風越的交手,只能用慘不堪言來形容。

    七招的切磋,李默連用七種劍招,然後連摔七個跟頭,他手中之劍始終沒有碰觸到風越半分衣角。風越的玄力等級高出李默整整七級,中間還有著大境界之隔,他彷彿忘記了,或許壓根不在意這是一場戰力測試,整個過程以自己的玄力盡情碾壓,臉上還分明帶著一絲淡笑,似乎很享受這種肆意踐踏的感覺。

    七招過去,李默身上的衣服已是破破爛爛,連摔七次,也讓他多處受了輕傷。

    「七招已過,停手吧。」齊導師出聲,然後看著李默道:「出招有些畏縮,但玄力控制的還算不錯,勉強及格吧。明天上午,你可以來外府報道了。」

    「啊!」李默一聲低呼,隨之露出一臉的狂喜,在狂喜中連身上的傷痛都忘的一乾二淨,喜不自勝向齊導師連連鞠躬:「謝導師成全,謝謝導師成全……」

    一番千恩萬謝后,李默在其他玄者艷羨的目光中歡天喜地的離開。

    「下一個:陳岳!」

    第二個考核者受到的待遇比李默好不到哪裡去,一上來便被風越砸了跟頭,七招下來,已是鼻青臉腫……

    隨著戰力考核的進行,後面的考核者越來越膽戰心驚,因為上去與風越交手的人下場可以一個比一個慘。他們之中,有很多人旁觀過前些天的考核,那些作為對手的師兄大都從不反擊,而是在防禦中讓考核者盡情施展玄力,偶爾的反擊,也只是將對方震開。但這個風越,卻是招招不留情,七招切磋,考核者出七招,他也一點都不少的反擊七招,而且幾乎每一招都必讓對方受傷。

    他不像是來協助考核的,倒像是是來享受逞威碾壓的快感!

    而這種狀態,直到傲岩上去后,才出現了不同。

    傲岩上去之後,玄力第一時間大幅外放,在風捲雲涌般的驚人氣勢下,第一招竟將風越逼退了一步,引起了周圍大片的喝彩和驚嘆。七招下來,傲岩應對的很是從容,別受傷,都沒有被風越擊退過一次。

    「哦,非常不錯。」七招完畢,風越笑眯眯的點頭,向老者道:「齊導師,這倒是個難得的天才,不但玄力等級不俗,玄力控制和施展上更是出神入化,能在這個年齡達到這種境界,可以萬中無一。」

    「師兄謬讚了。」傲岩一臉惶恐道,但眼眸之中,卻盈滿著得意。

    「的確是個難得的人才。傲岩,你也通過了,明天來玄府報道吧。」齊導師點點頭道。

    雲澈動了動眉頭,無聲的冷笑:這傲岩和風越的眼神交流,還真是耐人尋味啊。

    「謝齊導師。」傲岩泰然的一禮。在從台上走下,過風越身邊時,他用低的聲音快速道:「表哥,幫我教訓一下雲凡和雲澈這兩個人,讓他們越難看越好……今夜皇都十八花樓,隨你挑選。」

    風越的眼睛一下亮了起來,緩緩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嘴角露出一絲陰險的笑。

    「下一個,雲凡。」

    「呼,終於到我了。」雲凡很是緊張的一聲低呼。

    「心一點,這個風越,可不是什麼好貨色。」雲澈低聲提醒道。

    「嗯,我會心的。」雲凡點點頭,一提玄氣,跳上高台站到了風越面前:「風越師兄,請指教。」

    「哦?雲凡?」看著眼前這個稚氣未脫的少年,風越的眼神開始變得戲謔和危險起來,他淡淡的一笑,道:「看你的年紀,應該只有十五歲吧,還真是可惜啊……出招吧,讓我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風越口中的「還真是可惜啊」幾個字讓雲凡聽的迷惑,他也不敢多什麼,雙手在身前交叉,全身玄力涌動,雙掌之上,兩團紫色的雷光緩緩凝聚,茲茲作響。

    「唷,居然還有雷系玄功,不錯嘛。」風越動作散漫的伸出右手,笑呵呵的道。

    「奔雷掌!」

    雲凡雙掌合一,家傳雷系玄功配合雷系玄技,正面撞向風越。

    雲凡的玄力只有入玄境二級,整整差風越十一級,他的這一擊在同等級玄者中絕對不凡,但對風越哪會有半點的威脅。就在雲凡的還未臨近風越時,風越的身影卻忽然一晃,主動欺近到雲凡身前,手肘輕而易舉的撞開他的護身玄力,重重的撞在他的胸前……擊中的那一瞬間,他的嘴角露出一絲微不可察的獰笑。

    咔嚓!

    一聲清晰的骨骼斷裂聲響起在每個人的耳邊。雲凡雙手凝聚的雷光瞬間消散,身體如一個被丟出去的沙包,遠遠的倒飛了出去,凌空噴出一口鮮血,重重的摔在了台外。

    周圍頓時一片嘩然,所有人都被這始料未及的一幕驚的瞪大了眼睛。雲澈臉色一沉,快步衝到雲凡的身前。雲凡躺在地上,臉色蒼白,嘴唇全是鮮血,左胸根肋骨斷裂,已根本無法從地上站起。

    雲澈心中的怒火「蹭」的冒了出來,他轉向風越,沉聲道:「風越!這只是一場考核,你居然下這麼重的手!!」

    風越攤了攤雙手,露出一個很無辜的表情:「我哪知道他玄力居然這麼低,我看他有雷系玄功,還以為他很抗打呢,原來……嘖嘖,還真是讓人失望啊。」

    另一邊的傲岩咧嘴冷笑起來:雲凡,這就是你對我出言不遜的代價……那麼下一個,就是雲澈了。居然敢搶我的風頭……我要你這輩,都別想進蒼風玄府。

    「風越,你出手重了!」齊導師也皺起眉頭,嚴厲的道。

    「的確是弟沒有拿捏好方寸。」風越轉向齊導師道:「不過,弟並不後悔。在這玄府之中,提升玄力最快的方式之一,就是和強者交手,那麼受傷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雖然多少有些失手,但正好也可以讓他們早點認識和適應這一點。和我們中府弟切磋時所受的傷相比,他這點傷根本算不得什麼。如果連這點傷都受不住,那也沒資格進我們蒼風玄府了。」

    齊導師皺了皺眉,卻也沒有再話。

    「呵呵,還真虧你有臉的這麼冠冕堂皇。」瞥到傲岩臉上的冷笑,再想到之前他們之間不正常的眼神,雲澈哪還不明白什麼。這分明是傲岩借風越之手對雲凡的報復……只因為雲凡之前罵了他一句。

    既然報復了雲凡,那麼自己,也肯定不會落下。

    他剛要話,忽然一隻手顫抖著搭在了他的手上。雲凡緊咬牙關,身體奮力的想要坐起,口中發出痛苦的聲音:「雲大哥……我……我沒事……考核還沒結束,我沒事……沒事……」

    掙扎之中,雲凡的上身竟硬生生的坐了起來,內腑受傷,根肋骨斷裂,他要完成這個動作,不知需要多麼巨大的毅力,忍受多麼大的痛苦。在上身坐起的那一刻,雲澈分明看到他眼中流出兩行熱淚……因為他明白,以自己現在的狀況,是根本不可能再繼續參加考核,不能參加考核,意味著他將無法進入蒼風玄府,他的夢想,還有家族所有人的期望,都將就此破滅,他豈能不心碎流淚。

    「凡,這次事故的原因不是你,所以你沒理由就此被剝奪進入蒼風玄府的資格。你現在不要亂動,否則身體毀了,才是真的沒機會入府了!」雲澈將雲凡拚命坐起的上身又給按了下去,拿出一枚中回天丹放入他的口中,然後腳下一踏,躍到了風越的身前。

    「我叫雲澈,這次,我來接受你的『考核』。」雲澈聲音平淡,眼神平靜如水,找不到絲毫感**彩的存在。

    「哦?原來你就是雲澈,這一組玄力測試的第一?」風越上下打量了一眼雲澈,雙目眯了起來。對於剛剛重傷雲凡一事,壓根一副絲毫不放在心上的姿態。

    「沒錯。」雲澈淡淡的道:「在開始之前,我有個問題要和你確認一下,你剛才,在蒼風玄府之中,因切磋而受到重傷什麼的都很正常是吧?那如果我不心傷了你,是不是不需要有任何責任?」

    雲澈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愣在了那裡,風越也是一愣,然後大聲的狂笑起來:「你……傷了我?哈哈……哈哈哈哈!這簡直是我今年聽到的最大的笑話。好,很好,自信到這種地步的人,倒也還真是少見。那你就儘管傷我試試,別傷了我,就算你殺了我,那也是你的本事,絕~對~不會有人怪罪你……哈哈哈哈,」完最後一句,他自己都感覺到好笑到點,忍不住再次諷笑起來。

    「那我就放心了。」雲澈微微的笑了笑,目光逐漸變得凌厲起來。

    「那還等什麼,開始吧。」風越雙手抱胸,看向雲澈的目光如同在看一個白痴,他傲然而不屑道:「既然你這麼妄想著要傷我,那我就給你個機會。我就站在這裡不動,讓你攻擊我招,我要是動了或者受傷了,以後有你的地方我倒著走。要是我站著不動招你都傷不了我,嘿嘿,就給我乖乖的滾出這蒼風玄府,而且在你滾出之前,我不定還可以送你份『大禮』哦。」

    雲澈原本還掛著凝重的眉梢直接舒展開來,他點了點鼻尖,似笑非笑的道:「你確定?」1387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