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倒要問問你是什麼意思!」司空渡擋在雲澈面前,凝眉目視慕容逸,毫不相讓道:「慕容逸,這裡是新進弟子考核的重要之地,不是你大呼小叫肆意傷人的地方!」

    「肆意傷人?」慕容逸狂傲的冷笑一聲:「我就是要傷他怎麼樣?」他一指慕容夜,怒聲道:「我堂弟臉上的傷,就是你身後的這個雲澈動的手!他傷我堂弟在先,你難道讓我袖手不管?趕緊讓開,不要在這裡多管閑事!否則別怪我翻臉!」

    「翻臉?」司空渡大笑一聲:「我還真就不怕你翻臉。這閑事我管定了!你要是骨頭痒痒欠修理了,就儘管出手試試!」

    「你!」慕容逸勃然大怒,雙手握拳,卻強忍沒有馬上出手。因為他自知道自己不是司空渡的對手。他在天玄榜排行七十三位,而司空渡,則是排行三十九位。不過,他也完全不懼司空渡,因為司空渡雖然天賦非凡,但背.景卻很是一般,其父親不過是新月城分支玄府的一個小小長老,而他自己的父親,可是威震蒼風的鎮北大將軍。

    「司空渡,你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這次是鐵了心要和我撕破臉嗎?」

    「你慕容逸要做什麼,我管不著。但我身後這人,他的爺爺是我的救命恩人。在這蒼風玄府之內,無論是誰,想要找他的麻煩,就先過了我這一關!」司空渡正色道。

    周圍頓時議論紛紛……難怪司空渡之前會親自為雲澈解圍,現在又如此強硬的擋在他面前,原來他和雲澈竟然還有這樣的淵源。

    剛進玄府,就有了一個內府弟子做靠山,那些新進弟子無不對雲澈又羨又妒。

    「哼,好一個救命恩人!那我堂弟的傷怎麼辦?難道我慕容逸的堂弟,要讓人白打不成?」慕容逸怒聲道。

    「既然是你堂弟和雲澈之間的恩怨,那就讓他們去解決唄。既然是你堂弟受的傷,那就讓你堂弟自己去報仇,既然是我們蒼風玄府的弟子,難道連這點骨氣都不能有,還要你一個內府弟子出來向一個新進弟子發難?」司空渡語帶譏諷道。短短几句話,將眾人注意力轉向了慕容夜,目光大都充滿了鄙夷和輕視……司空渡說的沒錯,自己的仇怨不自己去報,反而去抱大腿,簡直讓人不齒。

    慕容夜直被看的面紅耳赤,心中對雲澈更是恨到了極點。

    有司空渡擋在雲澈前面,慕容逸基本到了一種騎虎難下的處境。若強來,他根本不是司空渡的對手,若就這麼罷了……周圍無數弟子看著,讓他堂堂一個內府弟子顏面何在。他向前一步,強硬的說道:「既然如此,那好,司空渡,我就給你這個面子,不對雲澈出手!但云澈傷我堂弟的事,絕對不能就此罷休,否則我慕容夜顏面何存!你讓雲澈在這裡向我堂弟慕容夜認錯道歉,並且自扇十個耳光,這事我便撒手不管。要是這樣你們還不識好歹……哼,以後這內府之中,有我沒你,有你沒我!」

    司空渡緊皺眉頭,其實,他也到了一種兩難的境地。雖然他能擊敗慕容逸,但慕容逸的強大背.景,是蒼風玄府內的任何人都不敢小視的,若是將他徹底開罪,無論對自己還是雲澈都百害而無一利,但若如他說的向慕容夜道歉,還眾目睽睽之下自扇耳光……這完全是一種任何正常男人都不可能接受的奇恥大辱。

    這時,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雲澈從他身後走向前來,站在了他的身側,一臉輕鬆的笑道:「司空大哥,感謝你一番盛情。不過這既然是我惹下來的事,當然由我自己來解決最好。」

    說完,不等司空渡回應,他直面面色發暗的慕容逸,毫無懼色道:「慕容逸,你的堂弟慕容夜的確是我打的,你要為他出頭,也算是人之常情。不過有我司空大哥在,至少你眼下難以如願。你如果真想親手教訓我一頓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個機會。」

    「你?給我機會?哈哈哈哈……」慕容逸如同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不屑之極的狂笑起來:「你算什麼東西?」

    雲澈半點都不動氣,他沉下眉頭,眼睛眯起,淡淡的說道:「你有膽子給我三個月的時間嗎?」

    「慕容逸,三個月之後,我會主動向你挑戰。到時候若是我輸了,你要我向慕容夜道歉也好,要把我打傷打殘也好,我都絕不違逆,包括司空大哥在內的任何人也都不會阻攔!」

    雲澈這番話一出,周圍所有人的表情頓時變得無比之精彩。

    「啥?他說啥?三個月後挑戰慕容逸?我是不是聽錯了?」

    「你沒聽錯!這雲澈是瘋了嗎!他擊敗風越,是很牛逼沒錯,但慕容逸是什麼人物?他可是天玄榜的人,玄力高達真玄境九級!雲澈才是入玄境十級,差了整整一個大境界,這挑戰個毛線!」

    「這雲澈,戰勝了風越,就得意忘形到無法無天了嗎?別說一個他,就算是一百個他,都不可能是慕容逸的對手!簡直是不自量力,自己找死。」

    「我猜這一定是雲澈的緩兵之計。你想啊,只要是一個腦子正常的人,就絕對不可能提出這樣的約斗。雲澈分明是看到慕容逸找上門來,為了解決眼前的問題才故意這麼說的,先把眼前的僵局解除了,然後私下裡嘛,再去找慕容逸賠禮道歉,或者直接跑路。這絕逼是最完美的解釋。」

    聽了雲澈的話,司空渡猛一皺眉,急聲道:「雲澈!你在說什麼,你瘋了嗎?慕容逸他可是天玄榜上的人!你別說和他約斗,根本連交手的資格都沒有!你這是自己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嗎?」

    雲澈卻是充耳不聞,繼續向慕容逸道:「慕容逸,你敢還是不敢!當然,如果你怕三個月後被我打的落花流水滿地找牙的話,你也完全可以不答應。這個世界上,最擅長保命的,可不就是縮頭烏龜嘛。」

    下面的慕容夜面色抽搐,強忍著不笑出聲來,心中早已樂的翻了天……這個雲澈,果然就是個不知死活的狂妄蠢貨!當初在新月玄府狂妄的無邊無際,到了這蒼風玄府,依然這麼狂,居然還在他堂哥慕容逸面前狂!簡直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慕容逸沒有笑,因為他覺得眼前這個叫雲澈的小子完全就是個白痴。而且白痴他見過不少,但白痴到這種程度的,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

    「小子,你是認真的?」慕容逸捏了捏下巴,用一種看小丑的目光看著雲澈。他已經再三確認過,雲澈的玄力等級的確是入玄境十級無疑。在新進弟子中,這無疑是佼佼者。但在他眼裡,也不過是只大點的螞蚱而已,他隨便伸出兩根手指頭就能捏死。

    就這樣一隻螞蚱,居然主動要向他挑戰!還吆喝著輸了如何如何,甚至為了激他把「縮頭烏龜」都搬了出來,唯恐他不答應。

    「我當然是認真的?」雲澈笑呵呵的說道:「倒是你還沒有回應呢……你是敢,還是不敢?」

    「哈哈哈哈哈……」慕容逸終於狂笑出聲,笑的無比輕蔑:「向我挑戰,只有你配不配,沒有我敢不敢!很顯然,就憑你一個小小的入玄境,還不配!不過,鑒於你居然有天大的狗膽敢傷我的堂弟,也好,三個月後,我就抽個一兩分鐘陪你玩玩。內府的修鍊很枯燥,偶爾找個跳蚤螞蚱什麼的玩玩調劑一下也不錯。」

    「但你可別忘了你剛才說的,輸了之後任我處置,絕不讓任何外人插手這些話!在場的所有人,可都是清清楚楚的聽著呢!司空渡,我想你也聽的很清楚,是不?」慕容逸目光轉向司空渡,冷笑著道。

    司空渡的臉色一陣變幻,對雲澈低聲道:「雲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你現在收回剛才的話,還勉強來得及!如果這是你的緩兵之計的話,不需要!只要我還在這玄府之內,絕對不會讓慕容逸傷害到你。」

    雲澈卻是微笑著搖了搖頭,然後朗聲道:「很好,你既然已經接下來了,就不能再反悔!三個月後,就在這個地方,到時候一決勝負!在場所有人都是見證者!」

    「呵呵呵呵,我也可以代為見證。」

    一個溫和的聲音從人群外圍傳來。這個聲音不大,但卻如同有著神奇的魔力一般,蓋過了喧鬧,清晰無比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

    人群分開,兩個分別穿著紫袍和青衣的中年男子並肩走來。其中一個是秦無憂,而另一人,黑髮黑須,身材修長,青衣素雅,面帶溫和微笑,目光平靜如一潭無風靜水。他只是隨意的站在那裡,渾身上下便自然而然的流露一股飄逸出塵,仙風道骨的氣質,讓人在看向他時,內心不受控制的生出敬畏之感。

    「秦……秦府主!秦導師!」

    這兩個中年人一出現,場面頓時躁動起來。因為這兩個人,一個是中府的導師秦無憂,而那青衣人,赫然是蒼風玄府的副府主……秦無傷!

    司空渡和慕容逸同時收起身上所有的氣勢,恭恭敬敬的喊道:「秦府主,秦導師。」

    「天玄境!」在雲澈目光落在秦無傷身上時,他的心海傳來了茉莉的聲音,讓他心中大震。

    秦無傷是秦無憂的親生兄長,比秦無憂大上十二歲,但他的修玄天賦遠勝秦無憂,在五十歲那年便踏步天玄,到了一個無數玄者做夢都不敢奢求的至高層面,壽元也大大增加,因而看上去比秦無憂還要年輕很多。

    蒼風玄府的府主行蹤飄忽不定,幾乎從不過問府中之事。有的弟子在府中三四年,卻連府主的一次面都沒見過到。府中大小事宜,基本都是落在副府主秦無傷身上,在府主不在時,他有著最高的話語和決策權。

    ————————————

    感謝大家的訂閱和熱情的祝福,謝謝你們。

    感謝瓷兒(末小夕)、玄雨、落情爹、神棍、_少惢獨舞、奶昔巜、藍魘憶承、放縱丶自我、用戶41597413、低調god……等眾位土豪君的打賞,嘿嘿嘿嘿!

    穩定更新時間中……r105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