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秦府主,你怎麼來了?」齊導師連忙迎了上去,滿臉殷勤的道。

    對於秦無傷一口喊出自己的名字,雲澈倒也並不驚訝,點頭道:「當然是真的。而且慕容逸也已經答應,既然秦府主剛好在這裡,也就請秦府主順便為我們做個見證。在這蒼風玄府之中,相信沒有比秦府主更有權威的見證者。」

    「慕容逸,你剛才也已經答應了。對此,還有其他什麼問題嗎?」秦無傷向慕容逸道。

    「很好。」秦無傷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笑意,「那就這麼定下了。約戰之日為三個月後上午十點,地點便是這個地方。到時候,我會親自到場。雲澈,若是你輸了,到時候慕容逸無論如何教訓你,你都不許反抗,更不許讓任何人阻攔。這是你親口所言,不容反悔。」

    「你贏?哈哈……哈哈哈哈!」慕容逸大笑了起來,周圍大片的圍觀者也是一片鬨笑。一個入玄境的新進弟子挑戰內府慕容逸……還想著要贏?這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那倒不用。」對於他滿臉的譏笑,雲澈也笑了起來:「如果你輸了,我只需要你答應我三件事就可以,是你絕對不能拒絕的三件事,你敢嗎?」

    「很好。」秦無傷再次點頭,一臉溫和:「蒼風玄府這些年一直是平平靜靜,中規中矩。已經不知有多少年沒出現過這種跨越一個大境界的挑戰。三個月,的確可以改變很多東西,或許三個月後,你真有和慕容逸一戰的能力也說不定,真是讓人期待。雲澈,你的玄力測試在這一組是第一名,證明你有很好的基礎。戰力測試你越級擊敗風越,證明你在玄力運用上的天賦讓人驚艷,如今挑戰慕容逸,證明你有著讓人驚訝的膽量和魄力,這幾點,都彰顯著你是一個有資格讓玄府重點培養的弟子。」

    秦無傷的這些話說出來,除了秦無憂之外,在場所有人都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就連雲澈都大吃一驚……讓一個初入玄府,只有入玄境玄力的弟子直接進入內府,並享受內府一切資源,這在蒼風玄府歷史上,壓根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更是所有初入弟子想都不敢想的事。

    秦無傷前面的話對雲澈無疑是天大的恩惠,但最後寥寥幾句,又加了一個極其殘酷的條件,如此一來,一些人對於雲澈直接進入內府的不忿也就基本消卻。因為以雲澈十六歲就擊敗一個中府弟子的驚人天賦,再過幾年完全有進入內府的可能。但若是現在就進入內府三個月,之後又敗了的話,幾年後縱然有了進入內府的資格,也將只能望洋興嘆,悔不當初。

    雲澈明白,秦無傷對他忽然而來的特殊關照,必然和秦無憂有關,同時,也必然和藍雪若有關。

    藍雪若究竟是怎樣的身份和背.景……

    「慕容逸,你有異議?」秦無傷淡淡的瞥了慕容逸一眼,聲音平淡如常,但隱含一抹讓人心悸的威懾。

    「這件事就此定下了。在這三個月內,你們兩個之間不許再有任何衝突。好了,考核繼續吧。齊長老,這一組的戰力考核,就由你親自上陣。司空渡,你過會兒帶雲澈去內府轉轉,順便幫他安排一個住處。我的意思,會馬上傳音給內府那邊。」

    秦無傷剛才直接承認了雲澈玄府弟子的身份,雲澈現在自然也要以弟子自稱。秦無傷轉過身來,道:「何事。」

    原本在重傷之下面若死灰的雲小凡猛的抬頭,感激的看著雲澈,眸光劇烈的顫動起來。

    秦無憂呵呵一笑:「當然沒有問題。」

    說完,他精神一松,徹底昏了過去。

    秦無憂和秦無傷離開。慕容逸也不屑的看了雲澈一眼后帶著慕容夜離開。雲澈則托起雲小凡,隨著司空渡把雲小凡送到了葯之府中,然後跟著他向內府走去。

    「有一句話叫置之死地而後生。」雲澈回答:「有多麼大的壓力,才會有多麼大的動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