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內府位於蒼風玄府的最深處,與中府隔着一片茂密的小樹林。穿過樹林,內府的大門便呈現在了眼前。擋在入口的並不是一扇大門,而是一個緩慢旋轉的紫色封印陣法。

    司空渡走近時,陣法停止了旋轉,隨之消失。但當雲澈向前一步時,消失的陣法忽然再次出現,一股不可抗拒的排斥力從前方傳來,逼迫的雲澈後退了一步。與此同時,一個蒼老的聲音不知從何方傳來:

    “司空渡,你帶的人可是秦府主所言的‘雲澈’?”

    司空渡朗聲道:“是。請徐長老准許通過。”

    叮!

    一道細微的玄力忽然從前方傳來,點在了雲澈的身上,進入他體內之後快速消失。隨之,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是內府的通行印記,但時效只有三個月。三個月後印記將自動消失,進去吧。”

    “我們走吧。”司空渡當先一步,踏入了內府之中。

    內府的環境,只能用簡單清靜來形容。一眼望去,視線中竟連一個人都沒有,建築簡單中透着古樸。

    但,雲澈在踏進這裏的第一步時,便明顯感覺到這裏的玄力氣息格外的濃郁。至少要比外面濃郁上一倍還多。

    “感覺到了?”司空渡看了一眼雲澈的反應,解釋道:“內府雖小,但內府之下,卻是一條罕見的天然玄脈!從而讓內府之中有着濃郁的玄氣。剛纔我們通過的封印陣,並不單單是封住內府入口,更大的作用是防止這些玄氣外泄。”

    “正前方的那座塔,名爲聚玄塔,共十層。塔中設下了特殊陣法,可以大幅度將內府的玄氣聚集其中,從而讓塔中的玄氣濃郁到一個極高的程度,在塔中修煉,速度也必然遠超外界。”

    沿着司空渡所指,雲澈看到了那座豎立於這內府正中心的十層高塔。

    “你只有三個月的時間,所以必須抓緊一切時間修煉,一分一秒都最好不要浪費。”司空渡嚴肅的說道,雖然他知道縱然再怎麼拼命修煉,雲澈想要戰勝慕容逸也是壓根不可能的事,唯一可以期待的,也唯有奇蹟了……比如慕容逸在這三個月之內忽然喝水嗆死了、吃飯脹死了、被雷劈死了、走路摔死了、在女人肚皮上累死了之類……

    Www▪ TTκan▪ ¢O

    “所以,你最好今天就進入聚玄塔中修煉,拼盡一切的時間和努力,吃睡都在其中……飲食的話,大不了我每天親自給你送上去。”

    雲澈聽的心中一暖,面露感激:“司空大哥,謝謝你的盛情。”

    “呵呵,不用放在心上。”司空渡笑了笑,道:“我的命,都是你爺爺救得。沒有你爺爺蕭烈,就沒有我司空渡的今天。我這些年一直都渴望着能報答你爺爺的大恩,你的到來,也總算能在一定程度上了卻我的心願,我無論爲你做什麼,都是應該的。好了,走吧,我先帶你去天兵閣。”

    “天兵閣?”

    “蒼風玄府共有三大兵閣,分別是人兵閣、地兵閣、天兵閣。人兵閣位於外府,地兵閣位於中府、天兵閣則屬於內府。這三處兵哥都是相應弟子選擇兵器的地方。其中,自然以內府天兵閣的兵器品級最高。任何一名內府弟子都可以有一次在天兵閣選擇武器的機會。選擇完武器之後,便可以到太玄殿選擇想要修煉的玄功玄技……另外,也唯有內府弟子可以修行蒼風玄府的獨有玄功,至於玄技,自然也最高等的。”

    “還有,內府並沒有導師,所有的修煉都是依靠自己。”

    說話間,他們已經來到天兵閣之中。

    天兵閣位於地下,但卻並不顯得昏暗。一眼望去各色兵刃琳琅滿目,刀劍槍戟矛斧錘刃……應有盡有,大部分閃爍着各種色彩的絢麗光芒,也有一部分暗淡無光,靜靜的躺在某個角落。雲澈剛一進入,便感覺到一股股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這些氣息或輕靈、或高貴、或鋒利、或霸道。

    “天兵閣中的兵刃品級最低的也爲真玄器,大部分爲靈玄器。原本還有部分強大的地玄器,但早已被前輩們取走,剩下的唯一一把地玄器,卻是誰都不願選擇的雞肋。雲澈,你平時用什麼武器?”司空渡問道。

    雲澈沉默了一下,還是如實回答道:“我並不擅長用任何兵器。”

    在滄雲大陸時,他的手要用來掌控天毒珠,根本無法再持有兵刃。畢竟那時候天毒珠並不像現在這樣是與他的身體結合。

    “不修兵器?”司空渡一臉驚訝,然後搖頭道:“既然身爲玄者,就不該忽視兵器所帶來的巨大作用。一件順手的兵器,可以讓一個玄者的攻擊、防禦能力都大幅度提升,其作用,不啻於多出一隻手。同級對戰,其他條件對等的情況下,無兵器者將根本不可能擊敗使用兵器的。不過你還年輕,從現在開始修煉的話,也一點都不晚。”

    雲澈點頭,很贊成司空渡的話。以前他因爲要掌控天毒珠而不修兵刃,但現在,的確修煉一種適合自己的武器了。

    “如果你以前真的沒練過兵器的話,那我建議你選擇一把劍。”司空渡開口道:“劍爲萬兵之尊,可斬、砍、刺、切、剜、削、格,靈活多變,容易駕馭,威力和防禦力都很強大,而且易學易精。目前天玄大陸,使用劍爲武器的玄者足佔七成左右。除非有着需要特定武器才能發揮最大威力的玄功玄技,否則一般都會選擇劍爲武器。我的武器也是劍。”

    司空渡的這些話,雲澈同樣贊同。之前,在鳳凰試煉和對戰黑魔傭兵團時,他曾用過從蕭宗分宗拿來的虎魄劍,之前他從未有用劍的經歷,但那幾次使用虎魄劍,卻都駕馭的很是輕鬆。劍的靈活多變,可攻可防,而且易學易精,都是其他武器無法比擬的。

    “好,那就選擇一把劍吧。”雲澈點頭。

    在天兵閣衆多武器中,也是以劍的數量最多。足有數百把之多。雲澈的目光細緻的掃過一把把氣勢各異的劍,看完之後,心中唯有失望。因爲這些劍所釋放的氣勢,沒有一把比得上他擁有的那把虎魄劍。

    畢竟,這裏的劍都是真玄劍和靈玄劍,而虎魄劍可是貨真價實的地玄劍。

    剛要準備去看看其他的武器,雲澈忽然腳步一頓,目光看向了武器架的下方。

    在懸掛着各種神劍的武器架下方,安靜的躺着一把蒙着一層厚厚灰塵的巨劍……沒錯,這是一把貨真價實的巨劍,劍寬足有三十公分,劍長更是近似於雲澈的身長,劍刃鈍而厚重,劍柄寬大,一看便知需要兩手掌握。劍體通體漆黑,沒有任何花俏的紋路,甚至沒有外揚的氣勢,就那麼如一塊凡鐵般安靜的躺在灰塵之中,彷彿早已被忽視與遺忘。如果不是雲澈眼尖,都不會發現它的存在。

    “這把劍是?”雲澈蹲下來,好奇的問道。

    司空渡瞥了這把巨劍一眼,隨口道:“哦,這就是我剛纔和你說,這裏所留下的最後一把地玄器。名爲‘霸王劍’,是千年前蒼風帝國一位有着‘霸王’之稱的猛將生前所用,他曾以這把劍殺敵無數,立下赫赫戰功。死後,這把劍便進入這天兵閣之中,已經沉默很多年了。只可惜,這把地玄器卻是一把重劍,身爲玄者,根本不會有人去選它。”

    “爲什麼?”雲澈問道。

    “很簡單。因爲它是重劍,有着巨大的劍身和巨大的重量,雖同樣爲‘劍’,但卻全然沒有了劍的輕靈多變,其重量,讓人單單是駕馭它都是一件極難的事,就算駕馭的了,每一次揮舞,都將耗費大量的玄力。笨重、難駕馭、消耗大,這三個劣勢就註定不會有玄者選擇它。它最大的優勢,就是一旦擊中,必會造成巨大的殺傷力,但如此笨重的劍體,揮舞起來速度根本不可能快到哪裏去,想要命中敵人很難,且揮舞后會露出很大的破綻,給對方充足的可乘之機。”

    “這些,都決定了它只適合戰場,如果駕馭的好,它在戰場上會是最強的殺戮之器,但絕不適合我們玄者,在面對對手時,它非但不能成爲助力,反而會成爲拖累。”

    “另外,重劍雖也是劍,但由於和正常的劍特性全然不同,所以涉及劍的玄技,都不適合於重劍修煉。目前太玄殿共有劍道玄技三百四十七種,但關於重劍的,卻一個都沒有。”

    司空渡說話的時候,雲澈一直在目不轉睛的看着這把蒙着厚厚灰塵的霸王巨劍,腦中描繪着將這把重劍肆意揮舞的畫面……這時,他忽然伸出雙手,同時握在霸王巨劍的劍柄之上,然後用力一擡。

    霸王巨劍卻是紋絲不動。

    雲澈的心裏頓時暗暗一驚……竟然這麼重!

    他深吸一口氣,猛咬牙齒,瞬間提起全身玄力,將所有力量傾注於雙手之上,然後一聲大吼。

    “喝!!”

    鏘……

    在一聲沉重無比的金屬劃地聲中,霸王重劍終於被雲澈握着劍柄,一點點的擡了起來,擡起的過程極其的艱難、緩慢……足足用了十幾息的工夫,雲澈才總算將劍柄擡到胯部位置,傾力之下,整張臉已是通紅一片,額頭上滿是熱汗。

    好重!怎麼會這麼重!這把劍到底是什麼材料做成的!

    “這把霸王劍據說是天外隕石所制,重量有三千九百斤,以你現在的玄力能把它擡起來,已經很不錯了。”司空渡道:“嗯?你不會是對它有興趣吧?”

    “邪魄!!”

    雲澈在心中一聲低吼,邪魄開啓,全身玄力瞬間暴增。在暴增的玄力之下,他一聲大吼,全身力量瘋狂涌上,瞬時將霸王巨劍劍尖離地,完全的抓了起來,舉在身前……但,這個平舉的動作只維持了短短几息的時間,那恐怖的重量之下,他便再也無法支撐下去,劍尖猛然沉下,“轟”的砸在地上,巨響聲中,整個天兵閣的地面都顫抖了一下。

    雲澈依然抓着劍柄,大口的喘着粗氣,臉上,卻露出了興奮的神情:“就要……這把劍了!”

    ————————————

    感謝love遜遜、純白小瓊人、星焰囧、隨湘幻等同學的萬萬萬萬萬賞。感謝所有訂閱和拍月票的好孩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