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內府位於蒼風玄府的最內部,要離開蒼風玄府的話,就必須在走出內府後還要穿過中府和外府。

    雲澈穿過中府,剛一踏進外府,就被人認了出來。

    「快看!那個就是雲澈!我在新進弟子考核那天見過他,就是他要在兩個月後挑戰慕容逸。」

    「就是那個史上第一逗比?看上去很正常啊。」

    「看上去是很正常沒錯,但腦子絕對不正常!不然會大言不慚的要去挑戰內府的慕容逸?還選了重劍和兩本最垃圾的玄技?」

    「兩個月後,他絕對要被慕容逸虐成狗。估計慕容逸壓根就沒把這貨放在心上過,就當是耍猴一樣,哈哈哈哈……」

    各種各樣充斥著諷刺的指指點點聲從遠處傳來。雲澈充耳不聞,徑直向前。在進入外府修鍊區域時,雲澈一眼看到了夏元霸。

    夏元霸那龐大的身軀無論擺在什麼地方都格外的顯眼,雲澈想不看到都不行,他馬上走了過去,打了個招呼:「元霸!」

    夏元霸一看到雲澈,兩眼一瞪,然後興奮的跑了過來:「姐夫,你怎麼在這裡?你不是應該在內府嗎?」

    「修鍊累了,出來轉轉。」雲澈隨口道,然後上下打量了一眼夏元霸,發現他的玄力倒是有了一定的進步,距離突破到初玄境七級也不算太遠了:「元霸,入府還順利嗎?有沒有告訴你的父母你在這裡?」

    「嘿嘿,秦導師說話算話,在你入府的第二天就把我安排進外府了。父親那邊我已發了書信,前幾天收到回信,父親對我能入蒼風玄府非常的高興。」夏元霸一臉的笑,然後讚歎道:「不愧是蒼風玄府,果然不是新月玄府可以相比的。這裡的高手太多太多了,我在這裡,也見識了很多以前都根本不可能接觸到的東西……對啦,姐夫你看。」夏元霸攤開雙手,手中是一盒散發著葯香的新鮮藥丸:「今天剛好是外府玄丹閣發放丹藥的時候,這裡發放的丹藥比新月玄府那邊發放的要好太多啦……有三十顆小回玄丹,十顆小通玄丹,還有三顆淬骨丹和三顆淬玄丹,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

    難怪他一臉興奮,原來是發放丹藥了。雲澈笑了一笑,道:「元霸,好好努力吧,雖然你的起點有些低,但我相信你那麼努力,以後不會比任何人差的……總之,我們一起加油!」

    說完,雲澈順手拍了一下夏元霸粗壯的手臂。這一拍並沒有用上太大的力氣,但就在他手掌拍到夏元霸手臂的那一剎那,那隻手臂如觸電般收回,夏元霸口中一聲痛吟,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雲澈一怔,迅速上前一步,將夏元霸左臂的袖子用力向上拉了上去,這才忽然發現,夏元霸的大半隻左臂竟是青紅一片,尤其是肩關節處,還有著浮腫,雲澈一眼就看出,那分明是不久前才剛剛脫臼過。

    「怎麼回事?」雲澈的眉頭頓時沉了下來:「你怎麼受傷了?」

    夏元霸慌忙把袖子拉了下來,臉上露出笑,毫不在意的說道:「沒關係,和師兄們切磋,我的玄力又不濟,受點傷是很正常的。而且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傷,過個幾天就會完全好了。」

    夏元霸說的似乎很合情合情,外府之中的修鍊少不了切磋,切磋多了,受傷再所難免。但夏元霸的傷,卻給了雲澈一種不太尋常的感覺,他目光落到夏元霸的脖頸上,眉頭再次一沉,道:「你脖子上淤青是怎麼回事?你們切磋的時候,還往脖子上招呼?」

    夏元霸連忙把脖子一縮,還把衣服向上拉了拉,連忙依然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笑哈哈的道:「姐夫,我知道你擔心我,但真的沒什麼事的,雖然切磋的時候經常會受點傷,但每次受傷之後都會有新的進步和領悟,所以雖然受傷,但還是很開心的。而且受傷的又不只是我一個人,外府的弟子沒有哪一個身上是不帶傷的,不切磋,哪來的進步嘛,嘿嘿。」

    雲澈的臉色稍微舒緩了一些,他似乎是信了,點了點頭道:「修鍊雖然重要,但千萬不要先垮了自己的身體。還有,雖然你的玄力在外府可以說是最弱,但絕不代表你就要任人欺凌……如果有誰欺凌你的話,一定要和我說!」

    「嘿嘿,知道了姐夫。」夏元霸憨憨的一笑:「師兄們對我都很好的,哪有人會欺負我,你放心好了。還有兩個來月,你就要和那個慕容逸決戰了,你可要在內府好好修鍊,不過我相信就算是傳的很厲害的那個慕容逸,姐夫也一定能打敗他的……那,姐夫,我先回修鍊室那邊了,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

    「嗯,去吧。」

    看著夏元霸匆匆離去的背影,雲澈的臉色一點點的沉了下來。

    他沒有再向玄府外走去,而是調轉方向,腳步緩慢的走向了夏元霸所去的修鍊室。

    夏元霸所在修鍊室是第2296號,每一個修鍊室共有五名外府弟子,雲澈腳步無聲的走過來,站在了窗前,側目看向裡面。

    這個修鍊室不大,還不到聚玄塔玄間的一半大小。夏元霸走進去時,其他四個弟子都在裡面,看到夏元霸回來,他們對視一眼,臉上同時露齣戲謔的笑。

    「喲,大塊頭,回來啦?丹藥也領回來啦?」原本坐在地上修鍊的一個藍衣青年站了起來,笑呵呵看著夏元霸,陰陽怪氣的道。

    夏元霸的脖子明顯的縮了一下,臉上露出害怕的神情,強笑著道:「韓峰師兄,這次能不能給我留幾顆,就幾顆就可以了……」

    被稱作韓峰的弟子頓時臉色一變,獰笑道:「怎麼?還學會討價還價了?是不是骨頭又痒痒了想讓我們給你松一松?少特么廢話,給我一個不少的交出來!我們四個天天指點你一個初玄境的廢物修鍊,現在居然連最基本的孝敬都不懂了!?」

    其他三個弟子也都輕蔑的冷笑起來,尤其是中間看上去很是俊逸的白衣男子,僅僅只是淡淡的瞥了夏元霸一眼,就如在看一個卑微的小丑。

    夏元霸的一張臉憋的通紅,他咬了咬牙,還是乖乖的把剛領到的丹藥拿了出來。韓峰一手全部抓過,一顆都沒有留下,然後笑眯眯的讚賞道:「嘖嘖,這還差不多。放心,只要你乖乖聽話,好好的孝敬我們,我們一定會好好對待你這個小師弟的,以後『切磋』的時候,我們下手也一定輕點,哈哈哈哈。」

    得意的大笑聲中,韓峰拿了十顆小回玄丹,然後也分為另外兩人分別十顆小回玄丹,最後來到那個白衣男子面前,彎著腰,一臉巴結道:「奎陽師兄,這是十顆小通玄丹和三顆淬骨丹,請您笑納。」

    被稱作奎陽的白衣男子今年十九歲,在四人中玄力最高,已經突破入玄境,達到了真玄境一級,在外府五萬弟子之中也是足以排進前兩千名的佼佼者。他伸手接過丹藥,然後起身,來到了夏元霸面前,忽然伸手抓向夏元霸的左手,將他緊緊捏在掌心的三枚丹藥給抓了過來。

    「居然還藏了三顆淬玄丹,」奎陽眯眼冷笑著,然後忽然飛起一腳,踹在夏元霸的小腹上,把夏元霸直接踢了個跟頭:「小崽子,下次再敢這麼不老實,信不信把你的兩條腿給你卸下來!」

    「果然還是奎陽師兄英明。」韓峰和其他兩個弟子連忙大笑著拍起了馬屁。

    小腹挨了一腳的夏元霸倒在地上,身體一陣痛苦的抽搐,卻沒有喊叫出聲,而是撐著地站了起來,臉色通紅中滲著鐵青,卻是敢怒不敢言,一步步挪到修鍊室的角落裡。

    雲澈怒火中燒,一股殺氣在胸腔中轟然爆發,他再也無法看下去,上前一步,一腳踹在修鍊室的門上。

    砰!!

    修鍊室堅硬的木門在雲澈這一腳之下直接四分五裂,木屑紛飛,將修鍊室的五個人全部驚擾。

    看到滿臉怒氣站在那裡的雲澈,夏元霸一下子慌了神,連忙站了起來,支支吾吾道:「姐……姐夫……」

    雲澈卻沒有理會夏元霸,目光掃過站起來的四個外府弟子,聲音低沉的道:「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交出身上所有的丹藥,然後自斷右手,再向夏元霸跪下磕頭認錯,第二……死!!」

    他們本來正要喝問是什麼人敢來這裡挑釁,一聽到雲澈的話,頓時愣了一下,然後全部大笑了起來。

    「這是哪來的小崽子,敢來這裡撒野……要我磕頭?要我們自斷右手?今天是忘記吃藥了吧?啊哈哈哈哈!」

    「唷!這人看上去有些面熟啊……哎喲我靠!這不是那個大大的有名,入玄境就叫囂著要挑戰慕容逸,號稱蒼風玄府歷史第一逗比的雲澈嘛!!」

    「嗯?他就是那個雲澈?」白衣弟子奎陽聽到「雲澈」這個名字,輕蔑的笑了起來:「聽說那個雲澈多半個是失心瘋,看樣子,傳聞是一點都不假啊。怎麼,要我們下跪?嘿嘿,如果你現在就向我們下跪求饒的話,我過會還可以少打斷你一條狗腿。」

    奎陽話音剛落,眼前忽然一花,一股殺意如冷水澆了下來,讓他全身僵挺。他頓時大驚失色,但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便看到雲澈冰冷的面孔已經出現在了他眼前。

    砰!!

    奎陽感覺到自己的胸口如同被一記萬鈞大鎚正面擊中,全身轟然一震,一股狂暴無比的力量瞬間衝擊至他全身的奇經八脈。他狂吐一口鮮血,身體如被踢出的沙包般倒飛出去,重重的砸在修鍊室的牆壁上……一聲震響,修鍊室的牆壁四分五裂,奎陽整個人直接嵌入了牆壁之上,過了好一會兒才如一條死狗般落下。

    ————————————————————

    無限感激月之舞、天i道、睿齊、哥是傳說_、命理難說、絕_版de神話、vv白白留、微笑丶現在、秋兒_、咪戀小柒、玄雨ex、茶緋純白汪、書友3373854、寂寞煋辰、奶昔巜、振翼………………等等等等親們成噸的打賞…………請諸位土豪隆重收下我24k鈦合金膝蓋!r1058

    var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