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把夏元霸送回修煉室時,那四個人已經全都不在,不知是不是爬着去藥之府療傷去了。雲澈隨後出了外府,向黑月商會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心事重重。

    “在想夏元霸玄脈的事?”茉莉的聲音在他心海中響起。

    雲澈腳步一頓,然後認真的問道:“元霸的玄脈,真的就是你說的那個‘霸皇神脈’?如果是的話,那究竟是怎樣一種玄脈?”

    茉莉的回答簡短而殘酷:“他的玄脈的確是罕見之極的霸皇神脈無疑,在這個天玄大陸,他是我見過的唯一的霸皇神脈。只是,霸皇神脈在某些人身上會是一條真正的神脈,但在它身上,卻是一條十足的廢脈。”

    “爲什麼?”

    “霸皇神脈之所以被稱作霸皇神脈,並不是因爲這道玄脈一旦覺醒,將會衍生出足以稱霸天下的力量,而是,要覺醒霸皇神脈,需要有霸者之心,皇者之慾,需要有對力量無比強烈,強烈到勝過一切的渴望。霸皇神脈一旦覺醒,其主必將雄霸一方,封皇稱帝。但若無法覺醒,在初玄境尚不明顯,但一旦踏進入玄境,玄力成熟,此後每提升一級,就要付出平常人至少十倍的努力!而且終生,都只能止步入玄境,永遠不可能突破到真玄境。”

    “這個夏元霸性情算不上懦弱,但絕不剛強。更沒有絲毫的霸者之心和皇者之慾,對於玄力,也僅僅是嚮往,最多是癡迷,遠遠達不到瘋狂渴望的程度。這道霸皇神脈在他身上,永遠都不可能覺醒。所以,非但不能給予他任何助力,反而會成爲最大的拖累。就算窮極一生的努力,都壓根別想突破入玄境。”

    雲澈久久無言。

    茉莉的話,他絕不懷疑。

    他也更清楚,霸者之心,皇者之慾這東西,是根本無法培養起來的。就算他告訴夏元霸他只要燃起對玄力的極強渴望,就能獲得奇蹟般的力量……但這種東西,是語言根本無法激發出來的。

    “如果,我是說如果夏元霸的這個霸皇神脈覺醒,是不是會玄力暴增?”雲澈試探着問道。

    茉莉短暫的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平靜的說出了讓雲澈心中大駭的話……

    “他的玄力會在一夜之間,直接突破至王玄之境……甚至,霸玄之境!”

    ——————————————

    蒼風皇城的黑月商會,是黑月商會設在蒼風帝國的總部,也是整個帝國最大的一個。其所在的位置距離蒼風玄府並不遠,在初入皇城時,藍雪若也特意帶他到這裏走了一遭,因而他很快便找到了黑月商會的所在。

    和新月城的黑月商會相比,皇城的黑月商會只能用氣勢磅礴來形容。

    這處的黑月商會足有幾十丈高,佔地更是大至數百丈方圓。整個商會建築釋放着一股無法言喻的超然華貴,高高的主門之上,一彎漆黑的殘月懸於半空,橫嵌其上的“黑月商會”四個大字在日光照耀下燦燦生輝。

    雲澈來到了黑月商會的主門之前,大門自動打開,一個身材高挑,很有姿色的迎賓侍女迎在雲澈面前,神態端莊的微笑道:“尊貴的客人,歡迎你光臨黑月商會,請進。”

    新月城的黑月商會充其量只是個小分會,論服務質量上,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的。雲澈進入黑月商會內部,頓時驚歎於其內部的金碧輝煌,大氣磅礴。只是,寬闊無比的大廳除了衆多迎賓的美貌少女,客人卻並不多,顯得有些冷清。但云澈一點都不感覺到奇怪,因爲黑月商會從不賣凡物,尤其是在這蒼風帝國的總部,無論購買還是寄賣的東西,價格都是以紫玄幣爲基本單位計算,在這裏根本不可能買到一紫玄幣以下的東西。所以黑月商會雖然客人一直不多,但任何一單生意,都是鬥金之利。

    “尊貴的客人,請問您有什麼需要?”把雲澈迎進大廳裏的侍女禮貌的微笑道。

    “我需要三顆青玄晶。”雲澈開門見山的道。

    “寶玉寶晶類的商品在三樓,請隨我來。”

    侍女微微一禮,然後身姿嫋娜走在前方,把雲澈帶到了三樓。

    三樓更是冷清,一個客人都沒有,而踏入三樓的那一刻,雲澈霎時感覺到一股濃郁無比的靈氣鋪面而來,一眼望去,偌大的三樓,擺滿着各式各樣的精緻玉盒和木盒。這些玉盒和木盒一眼看去便知絕非凡品,價值高昂,但在這裏卻只是被用作了儲存之用,可見裏面存放的東西是何等貴重。

    同時,一股股玄力波動也從周圍傳來。雲澈很快便察覺到,這裏四處都佈滿了無形的陣法,有防禦之陣,也有攻擊之陣,一旦發生什麼意外,這些陣法都會馬上啓動……當然,前提是有人膽子肥到敢在黑月商會撒野。

    “喬老,這位客人需要三枚青玄晶。”

    侍女走到一個老者的身前,恭敬的說道。

    老者淡淡的看了雲澈一眼,面無表情的起身,不一會兒,他拿了三顆裝在玉盒中的青玄晶回來,放到雲澈面前,機械化的道:“三紫玄幣一顆,一共九紫玄幣。”

    雲澈把九枚紫玄幣放在了交易臺上,然後將三顆青玄晶收起,交易就此完成。

    “尊貴的客人,請問還有什麼其他需要嗎?”侍女面帶微笑的道。在這處黑月商會,每一位客人都有侍女一對一服務,從進門,一直跟隨服務到離開。

    雲澈剛要說沒有了,忽然鼻子一動,視線左偏,牢牢鎖定在老者右手邊不遠的一個玉盒上,然後開口道:“那邊那塊惡魔焚血晶什麼價位?合適的話我買了。”

    一直面色僵硬的老者微帶驚訝的看着雲澈一眼,終於開口說話:“年輕人,惡魔焚血晶形成於至邪至陽之地,天下少有,見過它的人少之又少,你又怎麼知道,那個玉盒裏是惡魔焚血晶?”

    雲澈淡淡一笑,道:“碰巧,晚輩以前曾經接觸過一枚惡魔焚血晶,對它至邪至陽的氣息記憶深刻。雖然隔着玉盒,氣息微弱,但這種氣息獨屬惡魔焚血晶,晚輩還是一下子就認了出來。”

    “呵呵,沒想到你年紀輕輕,見聞卻已經如此廣博。不知你要這塊惡魔焚血晶何用?你看上去並不像是一個火系玄者。”老者緩緩說道。

    雲澈面帶微笑,平靜道:“新月玄府賣出的東西,還要負責它被用在何途嗎?”

    老者淡淡一笑,沒有再追問,將那個盒子拿了過來,放在雲澈的眼前:“六百紫玄幣。”

    雲澈利索的拿出玄幣卡,扣掉六百紫玄幣後,打開玉盒看了一眼,便將惡魔焚血晶收入囊中。他目前身負鳳凰炎力,這枚惡魔焚血晶對他有很大的溢出。在某些危機的狀況下,強行將惡魔焚血晶吞下的話,還可以短時間內讓他釋放的火焰威力暴增。

    同時,惡魔焚血晶因爲至陽至邪,可以解各種強力的冰毒。

    目的達到,雲澈在侍女的引領下離開,剛到樓梯口時,迎面,一個侍女帶着一個一身白衣的女子走了過來。

    這是一個以冰綃薄紗蒙面的女子,她一身純淨無暇的雪衣,薄薄冰紗將她的容顏遮掩,只露出一雙清冷如冰鑽的美眸。裸露出的小片肌膚如羊脂白玉般皙白,又如瑞雪般無暇。雪裙之下,身材曼妙動人、纖儂合度,優美的難以形容,隱約釋放着一種超脫塵世的飄渺之姿,又如九天之上的仙子般聖潔高貴,不沾一絲人間煙火,似乎僅僅多看上一眼都是褻瀆。

    雲澈不禁看的呆了一呆,雖然看不清容顏,但他無比的確定,這一定是個極美的女人。未露容顏,僅憑氣質和身姿便已是如此的美麗絕倫,讓人心神不受控制的搖曳……這是除夏傾月之外,雲澈第一次在一個女子身上有了這種驚豔之感。

    縱然此時有人告訴他這個女子是仙女下凡,他都不會有什麼懷疑。

    面對雲澈的注視,女子卻彷彿毫無知覺,那雙清冷的美眸沒有一絲一毫的動盪,從雲澈身邊經過時,帶起一股微帶清涼的香風。

    雲澈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轉動,欣賞了她絕美如夢的背影好一會兒,才戀戀不捨的跟着侍女走下樓層……欣賞美好的東西一種莫大的享受,雲澈從來不會可以壓制這種慾望。

    “這個小小的蒼風皇城,倒真是臥虎藏龍。”茉莉的聲音。冷不丁的響了起來。

    雲澈若有所思,道:“你說的……難道是剛纔那個白衣美女?”

    “你剛纔看她的時候,心跳明顯加快了,靈魂之中也產生了某種慾望的波動,哼,這或許就是你們男人最讓人討厭的劣根性。不過,你千萬不要試圖打她的主意,至少對現在的你來說,你與她所在的層面,天差地別!”茉莉冷冷的道。

    “……你的意思是?”

    “天玄境十級巔峯……半步王玄之境!足列入蒼風帝國十大強者之位!”

    雲澈驚的當場腿一軟,差點一頭栽倒到樓梯下去。

    雲澈下樓之後,白衣女子在侍女的引領下來到老者之前,侍女恭敬的道:“喬老,這位貴客需要一塊惡魔焚血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