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唯一的一塊惡魔焚血玉已被剛才的那個年輕人買走了。」

    老者坐在那裡,把玩著一塊碧藍色的玉石,並沒有抬頭。但驀地,他把玩玉石的手掌一滯,頭忽然抬了起來,面帶驚容的看向侍女身後的白衣女子,隨之,他整個人如觸電般從座椅上站起,神態也變得格外恭敬:「這位貴客,輕恕小老兒剛才失禮。商會裡的確有一塊惡魔焚血晶,但已被剛剛下去的那位年輕人買走。」

    「未能幫到貴客,實在遺憾,還請貴客海涵……不如,貴客可以留下傳音印記,若有新的惡魔焚血晶到來,我們一定第一時間通知貴客。」

    老者的態度之所以發生巨大的轉變,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剛才順便探知了這個女子的玄力,卻發現她的玄力氣息就如滄海一般浩瀚,讓他根本無法探知到邊際。毫無疑問,眼前這個女子的玄力要至少勝他一個大境界,他怎能不驚。

    見老者變得這麼恭敬,甚至還有些惶恐,那個侍女姿態也連忙變得更加恭敬起來,她剛要開口說什麼,便看到眼前白影一晃,白衣女子已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雲澈出了黑月商會,原路走回蒼風玄府,但腳步沒有來時的匆匆,而是不緊不慢,同時還在和茉莉打著奇怪的賭……

    「我打賭,剛才那個小仙女馬上就會來找我。」

    「她?找你?你哪裡來的自信?以她所在的層面,根本就不會多看你一眼。」

    「我們要不要打賭呢?」

    「我才不相信。」

    茉莉的話才剛說完,雲澈的身側便一陣涼風輕然飄過,他眼前忽然一花,一個白衣飄飄,面戴雪紗的女子如夢幻般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一雙絕美的眼眸毫無情感的看著他。她一出現,霎時便吸引了雲澈所有的目光,因為周圍一切的一切,甚至蒼穹和大地,都在她映現在視線中的那一剎那完全失卻了顏色。

    「把你的惡魔焚血晶賣給我,我出雙倍價錢。」

    女子的聲音很柔,但柔和中卻透著冰冷,直刺骨髓的冰冷,冰冷之中,更是夾帶著讓人無法抗拒的威凌。

    如果雲澈只是個普通的真玄境玄者,在她冰冷的目光和威凌的聲音下會心驚膽顫,會不敢看直視她的眼睛,不敢再多看一眼,更不敢抗拒她說的話,會幾乎是不由自主的乖乖把惡魔焚血晶拿出……因為,這是來自一個半步王玄的威壓,又豈是一個真玄境的玄者可以抗拒的。

    但云澈,顯然不能被歸為「普通的真玄境玄者」,他的目光非但沒有自慚形穢的躲避,反而毫無隱晦的直視著她的眼睛,目光之中露出毫不掩飾的驚艷和欣賞,直看了須臾后,他搖了搖頭,緩緩說道:「剛買到的東西馬上可以雙倍價格賣出,我當然不會不願意。但,我勸你還是不要買的好,你中的冰毒,根本不是惡魔焚血晶可以解的。」

    眼前的少年只有真玄境的玄力,但在她半步王玄的威壓之下,卻沒有半點緊張之態,反而泰然自若,這已讓白衣女子稍稍感覺到訝異,而他隨之說出的話,讓她新月般的雙眉微微一蹩:「你怎麼知道我中了冰毒?」

    雲澈微微一笑,慢條斯理道:「我不但知道你中了冰毒,我還知道你中的冰毒是一種本源之毒!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應該是在幾天之前和一隻強大的冰系玄獸交戰過,而這隻玄獸不但具有冰屬性,還具有很強力的毒屬性。你將這隻冰毒玄獸擊殺,但,卻被它死亡前那一剎那所釋放出的毒沾染。」

    白衣女子:「……」

    「我相信,以你半步王玄的強大玄力,那隻冰毒玄獸的毒奈何不了你。但,你似乎並沒有太多和高等毒玄獸交戰的經驗。要知道一些強大的毒玄獸的玄丹之中會生成一種『本源之毒』,這點本源之毒是其所有毒力的根源,亦是其生命之源,其毒性無比恐怖,但一旦釋放,自己就會死亡,所以除非面前必死之境,本源之毒永遠不會釋放。你交手的這隻冰毒獸便是在你手中面臨了死亡,必死的絕望之下釋放著本源之毒,我猜想你應該以為那只是普通的毒,所以根本沒放在心上,等你發現竟無法壓制這種冰毒時,才想到尋找惡魔焚血晶解除。」

    白衣女子的臉色露出了剎那的驚容。因為雲澈說的,竟然是分毫不錯。

    七天前,她的確是剛擊殺了一隻冰系的毒玄獸,然後被這種毒玄獸滅亡前釋放的毒液沾染,很快便毒性發作,她雄厚的玄力也只能勉強壓制,無法化解,這才不得不尋找可以解除各種冰毒的惡魔焚血晶……而她獨身獨行,這些事沒有任何其他人知道,卻被眼前這個少年一口全部說了出來。就連她的玄力,他都說的分毫不差。

    「你是什麼人?」白衣女子看向雲澈的目光完全的變了,再也不是淡視一個真玄境玄者的目光。

    被一個半步王玄,玄力足以位列蒼風帝國前十的巔峰強者慎重的問自己一個真玄境的小人物「你是什麼人」,這種感覺簡直不要太爽。雲澈露出一個儘可能神秘莫測的微笑,道:「我叫雲澈,不過是蒼風玄府一個普通的弟子而已……另外,還有一個身份,我同時還是個神醫。」

    「從你毒發的表象來看,你所能動用的玄力最多只有平常的三分之一。以你的強大玄力,終有一天可以將你體內的本源冰毒化解,但時間或許會比較長,可能要長達二三十年,而且這期間,你的玄力不會再有任何進境,平時所能施展的玄力,也一直只能維持在三分之一的程度。而這種本源冰毒,是惡魔焚血晶根本不可能解除的。相反,你修鍊的是冰系玄功,而惡魔焚血晶內深蘊的是焚血邪炎,如果貿然吞服惡魔焚血晶,一個不好,很有可能對你的玄脈造成損傷……甚至是永久性的損傷。」

    「該說的我都說了,如果你還是堅持要用惡魔焚血晶的話,就去其他地方繼續尋找吧。為了你著想,我還是不把這塊惡魔焚血晶賣給你了……多少錢都不買。」

    雲澈說完,目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後舉步向前,繞過白衣女子的身體,繼續走回蒼風玄府的方向。

    「你怎麼知道她中了本源病毒?」茉莉語帶詫異的問道。

    「一個人無論中了什麼毒,都會在面相上表露出來,我如果連她中沒中毒,又中了什麼毒都看不出的話,也枉為神醫了。」雲澈回答道。

    「那你又怎麼知道她修鍊的是冰系玄功。」

    「這個更簡單了。這個小仙女玄力那麼恐怖,她親自去獵殺玄獸,顯然不可能是為了賣錢,那麼唯一的原因,就是那隻玄獸身上的東西對她有很大的益處。她中的是冰毒,擊殺的也肯定是冰系玄獸。而冰系玄獸身上的東西對修鍊冰系玄功的玄者是最有益處的。就像當初修鍊火系玄功的焚天門當初不惜萬里迢迢出動宗門巔峰高手去獵殺炎龍一樣。」

    雲澈很耐心的解釋了一番,但注意力,則完全是放在自己身後,他感覺到這個小仙女已經回過了身,她清冷的目光正落在他的後背上。

    「等等!」

    雲澈期待的聲音終於從後方傳來,他腳步一頓,咧嘴一笑,然後施施然的轉了過來:「仙子喊我還有其他什麼事嗎?」

    白衣女子月眉微舒,眸光澄然,淡淡道:「你既然一眼能看出我中了本源病毒,又自稱神醫,那你是不是也知道該怎麼快速化解我身上的毒?」

    雲澈等的就是她這句話,他很自然的點點頭:「我當然知道。這種本源之毒雖然麻煩,但的確有化解的方法,而且需要的時間也並不長,只需十天左右便可以做到完全化解,而且不留下絲毫後患……仙子,你該不會是想讓我為你解毒吧?」

    聽了雲澈的話,白衣女子的美眸中閃過一絲明亮的光彩,她緩緩頷首:「那麼,勞煩你為我解掉身上的冰毒,化解之後,我會給予重謝。」

    雲澈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然後是猶豫,好一會兒后才開口道:「仙子,你不但玄力高絕,更是天仙化人,而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玄府弟子,你就不怕我因此圖謀你什麼?」

    「你眼神清澈,至少不會是惡人。」白衣女子平靜無波的道。

    雲澈笑了起來,似乎是對她的這句信任感覺到高興,他點了點頭:「那好,既然仙子這麼信任我的話,我會試著為仙子化解身上的冰毒。不過,我畢竟是蒼風玄府的弟子,不能離開的太久……這樣吧,我先回蒼風玄府,你在傍晚之前可以去蒼風玄府的內府101號弟子房找我,我相信以仙子的能力,蒼風玄府的守衛與禁制應該難不倒你。而且,內府的弟子房很安靜,平時不會有任何人打擾,也是適合仙子靜養的地方。」

    白衣女子沒有再說話,淡淡的瞥了雲澈一眼,飛身而起,衣袂飄飄,轉眼便消失在了雲澈的視線之中。

    額?就這麼走了?

    我靠!就這麼走了?!

    去不去你倒是說一聲啊!!

    看著消失在天際的倩影,雲澈一陣齜牙,暗忖該不會是這個小仙女以為我是個騙子吧?

    唉,算了……

    雲澈搖了搖頭,走回了蒼風玄府。

    經過外府,穿過中府,進入內府,一直走到自己的小院里,雲澈伸了個懶腰,然後推開了自己的房門,剛踏進去一步,整個人便頓時呆在那裡。

    因為他房間的竹窗前,正站著一個全身雪衣,1058

    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