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你……你是怎麼進來的?」雲澈的大腦當機一秒,一開口都結巴了起來。

    「不是你讓我來的么?」白衣仙子美眸轉過,毫無感情的道。

    「可是,你也太……快了吧!」雲澈默默的咽了一口口水……我滴個乖乖!她能悄無聲息的入外府,進中府,這不奇怪。但內府的入口可是有著極強的封印禁制,還有玄府的長老級人物日夜看守,她居然就這麼進來的,比他進來的速度還要快!

    蒼風玄府作為皇室專屬,屹立千年,除了秦無傷,一定還有其他天玄境界的強者鎮守,她卻避過了所有玄府中人的耳目來到了這裡,簡直如入無人之境……難道半步王玄和天玄境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什麼時候開始解毒?」白衣仙子顯然不想和他說太多的話,冷冷的道。

    雲澈走進去,把門關上,想了想道:「現在就可以開始。但是,你也切身感覺到了這種本源冰毒的厲害,以你的玄力都無法將之化解,想必也清楚要化解它絕不是一件簡單輕鬆的事。我和你素不相識,如果我就這麼平白無故的給你解毒,我相信你也不會放心,而我自己,也還沒無私到那種程度。」

    「我說過,會給你重謝。」

    「什麼重謝?」

    「……你需要什麼?」白衣仙子說話時,眸光始終呈現著一種刺骨的冰寒。就如雪山之上亘古不化的萬年玄冰。

    「我要你答應我三個要求!」雲澈直截了當的道,不等仙子露出怒色,他便緊接著解釋道:「不過你放心,我絕對不是強人所難的人,我提出的這三個要求完全不會違背你的任何原則和良心,更不會摻雜任何罪惡、貪婪之類的東西,甚至不會損傷你的任何利益,而且,如果你覺得哪個要求過分,你可以馬上回絕。」

    「你確定你能完全化解我身上的毒?」聽到他說到「三個要求」時,白衣仙子的美眸明顯更加冷徹了幾分,聽了他後面的話,才總算稍稍緩和。

    「把握不高。」雲澈道:「九點九九九九成吧。因為這個過程我不敢保證會不會天上忽然來一道雷把我劈死。」

    冷不丁的一個冷笑話,卻沒有讓眼前的仙子有哪怕一絲一毫的情感波動,回答他的只有冰冷平淡的兩個字:「你說。」

    「那我說了……」雲澈很是無趣的悄悄撇了撇嘴,心中暗道:我傾月老婆雖然性子也冷冰冰,但畢竟還是個十六歲小女孩,撩撥起來多少還有些反應。這個小仙女……簡直就是塊玄冰!想化開她的難度不是一般的高啊……

    「第一個要求,告訴我你的名字。」雲澈一本正經的道:「這個應該再簡單不過了吧?」

    仙子沉默少許,然後搖頭:「不行。」

    「喂喂!雖然你看上去漂亮的像個仙女,但也不能這麼小氣吧。如果我把你身上的毒化解了,我就是你半個救命恩人了,你居然連名字都不肯告訴我!我的名字可早就原原本本的告訴你了。不說別的,你連名字都不肯告訴我,讓我怎麼稱呼你?」雲澈不滿的嚷嚷道。

    「隨便你怎麼稱呼。」仙子冷言。

    「好吧。」雲澈露出無奈:「既然如此,那我第一個要求改一下好了。我不問你的名字了,以後讓我喊你小仙女,這總行了吧。」

    「小仙女?」仙子的秀眉輕微的挑了一下,冷然道:「荒謬!我的年紀,足以做你的長輩!」

    雲澈暴跳起來,一臉氣憤的道:「就算你是個真正的仙女,你這樣也太欺負人了一點了吧!我可是要為你解掉可怕的本源冰毒,要解救你半條命的人!我什麼東西都沒向你索取,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你卻拒絕……好,我忍了,你也親口說隨便我怎麼稱呼你。現在我不過是想稱呼你小仙女,你卻又不答應!你也太過分了!!」

    「而且居然還故意說謊要佔我輩分上的便宜!我馬上十七歲,你看上頂多也就二十歲,哪裡能稱得上我的長輩!太欺負人了!算了,這毒我不解了,不解了。」

    雲澈如個受了氣的小孩一般屁股往那一坐,背對仙子,一臉氣鼓鼓的表情。

    仙子沉默,然後似乎也感覺自己太過分了一些,服軟的開口道:「既然如此,隨你怎麼稱呼吧。」

    雲澈「嗖」的轉回身上,臉上怒氣全消,笑眯眯道:「這才乖嘛,小仙女,我要說第二個要求了……把你臉上的面紗取下來,我想看看你真實的樣子。」

    「我不答應。」毫無猶豫,仙子直接回絕。

    「喂!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而已,這個也一點都不過分吧?」雲澈不滿的道。

    仙子寒聲道:「你與我不過是萍水相逢,你若真能化解我身上的毒,我自然會給予你重謝,之後便兩不相欠,各歸其道,或許之後再不相見。你沒必須知道我的名字,更沒必要知道我的長相。」

    明明是有求於人,聲音卻依舊如此強硬冰冷,神態氣息也拒人於千里之外,要不是這個小仙女實力恐怖外加長的漂亮,雲澈鐵定撒手不管。他無奈的道:「好吧好吧。既然這樣,那我把第二個要求也換一下吧……如果我完美化解了你身上的冰毒,我希望你能在兩個月後,暗中保護我一段時間。保護的時間也不需要太長,三四個月就可以……這個有問題嗎?」

    仙子的冷傲一半是天性使然,另一半則是她的地位本就高不可攀。但越是這樣的人,越不願意虧欠他人什麼。雲澈的這個要求,她只是短暫的一考慮,便直接點頭:「好,這個我答應。我會從兩個月之後開始,暗中保護你三個月的時間。」

    「那就這麼說定了!」雲澈一臉喜悅的點頭:「第三個要求嘛……我還沒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和你說。當然,是否答應,決定權還是在你。那麼,現在開始解毒吧。」

    來到仙子身前,雲澈向她伸出手,很是嚴肅的道:「小仙女,先把你的手伸出來,我必須先探知一下你體內冰毒的狀況。」

    對於「小仙女」的稱呼,仙子難受之極,但畢竟之前勉強答應了雲澈,她也只能皺眉接受,但他後面說的話合做出的動作讓她面若凝冰:「我從不會讓任何男人碰觸我的身體。」

    雲澈一臉,然後笑眯眯道:「你放心,作為一個真正的神醫,又怎麼會不懂的隔空把脈,我保證不會碰觸到你身體的任何部位。」

    冰冷的目光瞥了他一眼,仙子終於她的右手伸了出來。她的手掌雪白的過分,又微微透著冰一般的晶瑩,讓雲澈看在眼裡,有了一剎那的頭暈目眩,讓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這是一個女人的手……他更願意相信,這是老天嘔心雕琢下的完美藝術品。

    雲澈平復心境,手掌伸出,擺出一個奇特的手勢懸在仙子玉手的上方,玄力輕緩的釋放,撫在仙子的手腕之上,又順著手腕部分緩緩滿眼至身體經脈……當然,他就算再多十個膽子,玄力在仙子體內時也不敢有絲毫的不規矩行為,否則這個仙子一巴掌就能直接斃了他。

    這一番探視之下,雲澈心中暗暗吃了一驚。

    因為她所中的本源冰毒之重,遠遠的超出了他的預想。

    如此可怕的本源之毒……看來,這個小仙女所殺的,至少是一隻天玄獸!

    雲澈的心臟微微抽搐了一下……獨自一人滅殺一隻天玄獸,這個小仙女是有多恐怖!

    雲澈的玄力繼續延伸,到延伸到玄脈附近時,雲澈的眉頭忽然一緊,然後臉色驟變……因為在她的玄脈中心,有一團很小的迷霧狀東西不斷蠕動,並向外釋放著冰冷陰森的寒氣。雲澈僅僅是以玄力碰觸,卻依然能感覺到那團東西所釋放的寒氣有多麼的驚人。

    這是……

    毒靈!!

    這來自一隻強大冰系毒獸的本源之毒,竟然恐怖到了產生意識,形成了毒靈!顯然,這絲意識必然是那隻冰系毒獸死亡前所灌入本源之毒中的。

    原本,雲澈要替她化解劇毒很簡單,只需用天毒珠進行凈化即可。但驚覺毒靈的存在,那麼就已經不能單純的用天毒珠來進行凈化。因為毒靈是劇毒吞噬宿主的玄力而生長,寄居於玄脈之中,在一定程度上與玄脈已融為一體,如果強行凈化,除掉毒靈和劇毒的同時,將會對玄脈造成永久性損傷。

    當雲澈的玄力碰觸到毒靈時,仙子也有所察覺,臉色頓時輕微一變。

    雲澈收回手掌,肅然道:「小仙女,你剛才也應該感覺到了,你體內的劇毒居然產生了毒靈!要化解這種劇毒,必須先毀滅毒靈!要毀滅這個冰系毒靈,就必須以足夠精純的炎力切斷毒靈與你玄脈的聯繫,然後將毒靈逼出玄脈,再以炎力把毒靈強行吸出……這隻毒靈還沒完全成型,我的炎力可以勉強做到,但如果等它在繼續發展下去,就徹底危險了……不要動!」

    雲澈用一種近乎命令的語氣喝道,他目光凝起,體內的鳳凰之血沸騰,手掌之上,燃燒起赤紅色的火焰。

    「鳳凰之炎?你是鳳凰神宗的人?」

    半步王玄的絕世強者,見識何其的廣博!她曾經和鳳凰神宗的弟子交過手,對鳳凰之炎的特性有所了解。雲澈手上火焰燃起時,她一下子便認出這分明是鳳凰之炎,而且,要比她所見識過的鳳凰之炎還要精純出數倍。

    「這的確是鳳凰之炎,但我絕不是鳳凰神宗的人。」蒼風帝國對鳳凰神宗有著很強的敬畏,這一點雲澈清楚的知道,他隨口解釋一番,手掌隔著幾公分的距離對準仙子的胸口,鳳凰之炎隔空蔓延至她的體內。

    冰系的一切東西都懼怕火焰,脆弱的冰系毒靈更是如此,更不要說這是層面極高的鳳凰之炎。鳳凰之炎在仙子體內燃燒的那一剎那,毒靈與她玄脈的聯繫便被強行切斷,炎力直接包裹向毒靈。

    接下來,就是把毒靈逼出玄脈……雲澈的眼睛完全閉合,因為驅趕毒靈,他必須做到精神的完全集中。小仙女也同樣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雲澈的鳳凰炎力在自己玄脈之中的移動,心中泛起驚訝的漣漪……她越發確定,這的確就是鳳凰之炎無疑。

    他說他不是鳳凰神宗的人……但若不是鳳凰神宗的人,又怎麼會擁有鳳凰之炎?

    毒靈在恐懼中掙扎,逃竄……短短几息之間,便被鳳凰之炎逼出玄脈。

    很好……雲澈大舒一口氣,鳳凰之炎的速度驟然加快,一瞬間便將逃竄的毒靈完全的包裹其中。

    好,給我出來……雲澈心中低喊一聲,鳳凰炎力猛然一甩,操縱著火焰右手快速向前一抓……他在手掌在碰觸到毒靈的那一剎那,也滿滿的抓在一團高聳的柔軟之上,張開的五指深深的陷入其中……r1058

    var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