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毒靈只是一種存在低等意識的靈體,無色無形,類似於一種簡單的靈魂體,被雲澈以鳳凰之炎強行吸出之後,便在鳳凰之炎的包裹下燃燒起來……可怕的毒靈足以讓世間幾乎所有的神醫束手無策,但在雲澈的手下,分分鐘便已搞定,這本該是件足以讓人興奮的事,但當雲澈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右手抓到什麼東西時,心裏猛的一涼,四個字在腦中一晃而過……

    臥槽!死了!

    沒有讓他失望,在他的手掌覆胸的那一剎那,仙子的軀體一僵,微閉的眸子猛然睜開,渾身一瞬間釋放出冰冷無比的殺氣和磅礴玄力。

    以她半步王玄的至高玄力,只要她不願意整個蒼風帝國沒有幾個人有能力碰到她身體的任何部位,而她從出生到現在,就如高空落下,尚未及地的初雪,不要說軀體,就連衣角,都沒有被任何男性碰觸過,這與她修煉的玄功有關,更與她的性情有關。只是,剛纔她也察覺到了玄脈之中毒靈的存在,沉下意識凝視着毒靈的動向,暫時疏離了對雲澈的戒備,竟被雲澈一手抓在了她的胸上……哦不對!是抓!而且是很用力的抓在她的胸脯上。

    玄力氣場混合着怒氣、殺氣,完全是下意識的爆開,但當仙子眸光看到那團在燃燒中的毒靈時,她心中忽然一軟,又強行將玄力氣場硬生生的收回……但云澈距離她太近,而且憤怒與殺機之下釋放的玄力氣場又豈是那麼容易完全收回,依然有很小的一部分餘力掃到了雲澈的身體……雖然只是連她正常玄力百分之一都不到的餘力,但,這畢竟是來自天玄境十級巔峯的恐怖力量,又豈是雲澈所能承受的。

    “砰”的一聲,雲澈如被重錘轟身,全身如翻江倒海,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還有五臟六腑如在一瞬間全部爆裂,隨之,就連意識也完全消散。

    砰!砰!!

    雲澈的身體如一顆炮彈般倒飛而去,砸穿牆壁,砸斷院子裏一顆碗口粗細的高樹,又繼續飛出幾十米遠後,才重重撞在一塊年代久遠的巨石上,巨石四分五裂,雲澈被彈落到地上,全身血流如注,不多時,已在身下積起一大灘血。

    內府弟子平時都在聚玄塔之內,平日有着絕對的自由,無人管束。也或者是內府之中弟子互鬥是常有的事,有這類聲響見怪不怪,因而,出現了這麼大的聲響,硬是沒有一個人趕過來,也甚至根本就沒有人察覺。

    一道白影瞬間掠過數十米的距離,落在了已毫無意識的雲澈身前,仙子的目光此時複雜到極點,左胸之上還殘存着被他狠狠一抓後的感覺,讓她羞恥和憤怒,但她更清楚的知道,雲澈完全是無意爲之,而且犯下如此大錯的緣由,還是爲了給她驅逐可怕的毒靈。

    自己卻下意識的張開玄力氣場,將這個剛剛救了自己的人直接格殺……雖然是他觸碰了自己的禁忌,但他畢竟是爲了救自己。

    仙子的美眸之中閃過淡淡的歉疚,她微微的嘆息一聲,雪手輕揚,一縷縷夢幻般的美麗冰華在她掌下飄動,落向雲澈的身體,想要凍結他的身體。但當第一點冰華碰觸到雲澈的身體時,所有的冰華瞬間消失,仙子的眉宇之間也輕輕動盪……

    他還沒死!?

    一個真玄境一級的少年,受了自己的氣場衝撞居然還活着,而且生命跡象還並不是很微弱,這讓她心中訝異。她右手一拂,雲澈的身體已被一股冷風帶起,帶回了房屋之中。

    ……………………………………

    雲澈意識甦醒的時候,感覺到整個身體都沉浸在冰冷之中,但這種冰冷並沒有帶給他不適,反而讓他有一種舒適的感覺。

    “哼,總算醒過來了。”察覺到他意識甦醒的茉莉沒好氣的道:“要不是你修煉了大道浮屠訣,你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了。”

    雲澈睜開眼睛,第一時間便回想起之前發生的事,頓時心中一陣感慨,不過他感概的不是自己又一次大難不死,而是……這個小仙女胸脯的手感,實在太太太太美妙了……用半條命換來抓那麼一下,怎麼還有點很值的感覺!

    “你醒了!”

    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傳來,雲澈側過臉來,看到了正站在牀前的小仙女,他動了動嘴角,露出一抹很輕的笑:“沒想到,我還活着。”

    “我也很奇怪你竟然還活着。”仙子美眸冰寒,目光就如兩把冰做的利刃一般直刺雲澈的眼睛:“受我氣場碰撞,居然不死。而且這麼重的傷,本以爲至少要昏迷半個月,你卻只昏迷了三天就醒了,而且就連身上的傷,都好了一小半。或許是鳳凰之炎有很強自愈能力的關係,你的命比我想象的要硬的多。”

    面對她的冷目,雲澈苦澀的一笑:“我之前,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把毒靈抓出來,沒想到……”

    “如果不是因爲你在救我,你以爲你現在還能活着和我說話嗎?”仙子冷聲道。

    雲澈搖了搖頭,道:“褻瀆小仙女,我受到這樣的懲罰,也是罪有應得。”

    “如果你不想逼我殺了你的話,就把三天前的事給我完全忘掉,永遠不許再對任何人提起!”仙子的聲音再度冷了幾分,但卻並沒有了那種刺骨的殺氣。幾天過去,她對雲澈的殺心已經沒有了,否則也不會讓他活到現在。

    “我一定不會和任何人說起。”雲澈發誓道,他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雖然全身內外都是傷,但並沒有不可治癒的傷害,以他的醫術,給他足夠的時間就可以痊癒。另外,他已察覺到自己所感覺到的那種冰冷氣息的來源,這些氣息雖然冰冷,卻蘊藏着渾厚無比的玄力,毫無縫隙的保護和修復着他的內臟,讓他昏迷的這幾天內傷非但沒有惡化,反而恢復的比外傷還要快的多。

    而且整整三天過去,她也沒有離開……以她的身份,面對的又是一個褻瀆她的人,她完全可以拋之離開,但她卻沒有。唯一的解釋,就是她冷如玄冰的外表之下,內心或許同樣冰冷,但絕不無情。

    “小仙女,謝謝你,你不殺我已是恩惠,還施救於我。”雲澈虛弱的說道。

    “哼,你不需自作多情,我救你,是因爲我還需要你解掉我的身上的冰.毒。”

    仙子側過蒙着雪紗的臉,聲音冷硬的道。

    “其實,有一件事,我欺騙了你。”雲澈緩緩說道:“我之前說,化解你身上的毒需要十天左右。其實,要完全解掉你身上的毒,對我來說只需要幾息的時間而已。而且,我會想要救你,也是出於私心,因爲你的玄力登峯造極,處在足以俯視整個蒼風帝國的層面,我是希望通過救你,讓你欠我我的人情……再不濟,也與我有了十天交集,爲我的以後,創造一個可能的巨大助力。呵呵……果然欺騙女孩子,還是這麼漂亮的小仙女,是要遭受報應的。”

    小仙女:“……”

    雲澈說完,擡起了自己的左手,掌心面向小仙女,勉強的運轉玄力,頓時,天毒珠的淨化之力隨着玄力撫在小仙女的身體上……小仙女皺了一下眉頭,但並沒有排斥和阻擋。

    淨化之力蔓延進小仙女的體內,在雲澈的引導之下,短短几息的時間便將她體內的本源冰.毒全部淨化,一絲無存。一隻天玄毒獸的本源之毒自然是無比可怕的,但天毒珠作爲玄天至寶,在它面前,這種毒與茉莉所中的毒相比,連冰山前的一粒沙塵都不如,茉莉所中的毒天毒珠都能緩慢淨化,又何況這區區本源冰.毒。

    “好了,這樣一來,毒就全部化解掉了。”雲澈收回手,輕舒一口氣,病色的臉上添了一分疲憊。

    體內她以全部玄力都無法化解的劇毒,竟在轉瞬之間全部散去,小仙女難有感情波動的冰冷內心頓時一片驚然。她的見聞之廣博,整個蒼風帝國都沒有幾人能與她相比。但她從未聽說過,竟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如此劇毒在轉瞬之間被化解的一乾二淨,縱然是蒼風帝國第一神醫古秋鴻也斷然不可能做到。

    而且這個人,還只是一個剛入真玄境的少年!

    如果不是自己親身中毒,親自承受,她將根本無法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終於在小仙女的臉上看到了一絲的情感波動,雲澈有些得意的笑了一笑,道:“我有特殊的解毒方法,還請小仙女連帶我身上的鳳凰之炎一起爲我保密,否則,我一定會招惹上很大的麻煩。不過,如果小仙女將來萬一又中了什麼無法解掉的毒的話,都可以來找我,我一定都會幫你解掉。”

    小仙女眼神複雜,她已經無法把這個重傷在牀的少年和一個蒼風玄府小小的真玄境弟子聯繫到一起,無論他一眼看出她中了本源冰.毒的眼力、在自己玄力壓制下的平淡不驚、深邃到連她都無法窺穿的眼神、擡手之間泯滅劇毒的能力……都讓她深深的感覺到了他的神祕和不同尋常。

    以及,一種不知從何而來,淡淡的危險感。

    “我身上的毒已解,你的傷也已脫離危險期,既然如此,我已沒必要留在這裏了。”

    說完,不等雲澈反應過來,小仙女的身上已是冰靈飄動,曼妙的身軀在冰靈之中緩慢霧化,完全消失在了雲澈的面前。

    “喂!小仙女……”

    雲澈連忙起身,但話還沒出口,眼前已沒有了她的身影,雲澈的聲音頓住,化成了失落的幾個字:“真的……就這麼走了……”

    這時,一縷縷輕柔而冰冷的聲音從上空徐徐傳來:“兩個月後,再行相見,到時,我會如你所願的保護你三個月。”

    聲音如雲煙般散去,雲澈怔了一怔,然後躺回牀上,愜意無比的舒了一口氣,然後閉上眼睛,微微笑了起來,口中,發出很輕微的呢喃……

    “她應該是冰雲仙宮的人吧……距離和傾月老婆分開,也快有一年的時間了,不知道她在那邊過的怎麼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