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狼…斬……喝!!」

    轟!!!

    「成……成功了!」雲澈扶著重劍,緩緩的跪到地上,口中氣喘吁吁,臉上卻露出了無比興奮的笑:「我終於……終於成功揮出天狼斬了!」

    玄間的沙塵久久沒有散去,沙塵之後,茉莉默默的看著雲澈模糊的身影,星眸之中,已滿是淚光……她衝動的教給雲澈大道浮屠訣,又教給他天狼獄神典,為的,不就是這樣的一刻嗎……

    但理智卻殘忍的告訴她,那不是她的哥哥,她的哥哥,已再也不可能出現。

    「雲師弟,明天就是你和慕容逸約戰的日子了,要記得提早做好準備。最好好好的休息一天,明天清晨,我會去喊你。」

    明天就是和慕容逸約戰的時間?

    這三個月,除了偶爾一次外出遇到了小仙女,從而發生了一點「意外」,他基本所有的時間都在玄間之中。三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而這三個月,他的收穫可謂相當巨大。單單是大道浮屠訣與天狼獄神典的修成,就讓他整個人發生了近乎脫胎換骨的變化。

    在他睡眠之中,他早在半個月前就達到頂峰的真玄境一級玄力,也在雲澈的安定之中水到渠成的悄然突破,提升到真玄境二級。

    「雲師弟,你在裡面嗎?」

    「哇!是什麼味道,這麼香!」這段時間雲澈都是吃的各種乾糧,平時不覺得什麼,但被這股香味一勾,整個胃部都是一陣顫抖。

    餐盒打開,精緻的四菜一湯映入眼中,鮮香四溢。自從離開蕭門,雲澈前半年餐風飲露,後半年基本都是吃一些可以果腹的乾糧,這樣的美味對他來說已經闊別太久了。

    藍雪若微微一笑,道:「我吃過了。你慢點吃,現在才八時,距離約戰的時間還有半個時辰。」

    「嗯,很好吃,幾乎和我小姑媽的手藝不相上下。」雲澈拍了拍肚子,滿足的說道。

    她的這絲表情變化讓雲澈一怔,然後試探著道:「師姐,這些飯菜,難道是你親手做的?」

    「我可是已經滿十七歲了,哪裡像小孩子了!」雲澈按了按鼻尖,抬起眼眸,帶著淺淺侵略性的眸光直視著藍雪若的美眸:「師姐,你這麼好看,這麼溫柔,居然還有這麼好的手藝……不知道將來會是哪個幸運到足以遭天打雷劈的男人能得到你的青睞……額,你真的不能考慮一下年紀比你小,而且已經成婚的男人嗎?」

    「額……就是說,如果不調戲的話,師姐以後還會經常給我做飯吃?」雲澈臉上一下子堆滿了驚喜的笑。

    雲澈接過,沒有馬上穿上,而是輕嗅了一下上面的味道,雖然很淡,但味道很熟悉,正是藍雪若身上那溫婉泌心的動人體香。他微笑著道:「這件練功服,也是師姐親手為我做的嗎?」

    說完,藍雪若背過身去。看著藍雪若的背影,雲澈微笑了起來,心中升騰起一股醉心的暖流。他以最快的速度脫下原來的外衣,將這身藍雪若親手所做的練功服換上。

    藍雪若轉過身來,看著已換上一身白色練功服的雲澈,美眸中頓時綻放出異樣的光彩。

    她連忙稍稍側過目光,微微有些慌亂道:「很合身,也……也很好看。」

    「那……你要怎麼感謝我呢?」藍雪若眼睫微彎,有些俏皮的說道。

    「嗯?」藍雪若美眸一眨,然後很順從的閉上眼睛,等待著雲澈的「感謝」。她猜想或許雲澈要給她一個驚喜,而無論什麼樣的女孩子,對「驚喜」這種東西都有著無法免疫的期待。

    「嚶!」

    藍雪若的反應,讓雲澈心中的緊張也消卻了下來,唇角帶起一絲微笑。他不在滿足於嘴唇的碰觸,開始貪婪地吸吮起她如花瓣一般嬌嫩雙唇,愈加侵略性的動作讓藍雪若呼吸變得急促,心跳更加的劇烈起來,而毫無經驗的她根本不知道怎麼抵禦對方的侵略,輕分的玉齒被雲澈輕易的長驅直入,碰觸到了那嬌怯的丁香小舌。

    藍雪若的眼睛悄悄睜開一道細縫,眸光迷離若霧,瑤鼻連連嬌哼。在雲澈越來越激烈的攻擊之下,她細巧的脖子高高仰起,從下意識的退縮,到無意識的悄然回應著,鼻息里噴出的火熱氣息打在雲澈的臉上,嬌軀也越發變得滾燙,嬌柔的手臂也在不知不覺中緊緊抱住雲澈的身體。

    「啊……」

    「師姐,我……」雲澈的頭腦也頓時清醒了幾分,知道自己太過唐突冒犯了。

    「壞……壞男人!」她本想斥責雲澈,但說一出口,卻猶如少女對自己戀人的情嗔,讓她頓時更是紅霞滿面,逃也似的向外跑了出去。

    雲澈連忙追了出去,一把抓住了藍雪若的小手,藍雪若下意識的想要掙脫,但連續試了幾次,都無法睜開,只能任由他握著,和雲澈牽手並肩走在一起,低垂螓首,始終不敢再看他的目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