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風玄府外府的中心廣場佔地面積很大,平時都會有大量的外府弟子在這裡切磋,並吸引更多的圍觀弟子,外府的各類玄力比賽也都會在這個廣場進行。

    今天是雲澈和慕容逸的約戰之日。

    本來,一個剛入府的弟子不自量力的挑戰內府弟子,這並不值得引起這麼大的關注度,而關鍵是,這場約戰竟驚動了副府主秦無傷,而且秦無傷還親自成為了這場約戰的見證者,如此一來,想不引發整個玄府的關注都不行了。

    「快看!是秦府主,秦府主來了!」

    秦無傷等人在高台不遠處的亭子里坐下,目光淡然的注視著無人的高台。周圍的弟子紛紛下意識的退後,看向亭子的目光滿是敬仰。

    「廢話,秦府主是何等人物,當然是一言九鼎。」

    「秦府主的想法,當然不是我們所能琢磨的,也說不定秦府主只是一時興起……」

    「慕容逸!慕容逸來了!」

    「快看慕容逸身邊的那個人!那是天玄榜第三十六位的封白衣!」

    慕容逸和封白衣的到來,讓擠滿廣場的外府弟子徹底騷動起來,絕大多數外府弟子過來擠人堆,就是為了能親眼見識傳說中的內府弟子,他們一個個翹高腳尖,目光灼熱。

    人群中的慕容夜擠了半天才衝到慕容逸身旁,咬牙切齒的道。

    「嘿嘿,」慕容夜搓了搓手,一臉迫不及待的表情:「堂哥,那我就等著你把他狠狠的打成死狗了。接下來三天,想去哪裡玩,堂哥隨便開口。」

    慕容逸看了一眼高台,冷哼一聲道:「那個雲澈還沒有來嗎?」

    他話音剛落,遠處的人群忽然一陣起鬨。封白衣眼睛一眯,很是譏諷的笑了起來:「唷,居然來了。」

    雲澈站上高台,目光掃視下方,一眼看到了不遠處亭子里的秦無傷與秦無憂,目光稍作停留後,落在了人群後方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藍雪若正安靜的站在那裡,目光關切而緊張的看著這裡,碰觸到他的目光,藍雪若先是微微一笑,然後不自禁想到了之前的一幕,臉頰一紅,悄然把螓首垂下……直到現在,她的大腦依然處在暈暈乎乎的狀態,她甚至不明白,被他忽然那樣對待和侵犯,自己的心裡,竟然沒有半點應該會有的排斥感……

    「什……什麼?真玄境二級?不可能吧!三個月前,他還是入玄境而已!」慕容夜瞪大眼睛道。

    「我會讓他永遠記住今天的。」慕容逸冷哼一聲,腳下忽然一點,身體就如一隻大鳥般騰空而起,一躍跨過幾十丈的距離,穩穩的落在高台之上,站立在了雲澈的面前。

    慕容逸的這一次騰空,頓時引發全場驚呼,大半的外府弟子都張大了嘴巴,一臉崇拜艷羨的看著慕容逸,幻想著自己哪一天也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那個白衣服的就是雲澈?嘖嘖,看上去這麼細皮嫩肉的,哪有半點玄者的樣子,活生生一個小白臉,這樣的貨色也膽敢挑戰慕容逸?我都能一拳撂倒。」

    「你猜慕容逸踩下這個雲澈需要幾招?我猜三招就狗了。」

    高台不遠處的亭子里,秦無傷一臉微笑,似乎對接下來的交手很是期待,他側目對身邊的秦無憂道:「三個月提升了兩級,不錯不錯。但慕容逸可是真玄九級,而且三個月過去,他的玄力也有大幅度提升,距離升到十級也不遠了,無憂,你認為雲澈有戰勝慕容逸的可能嗎?」

    「哼,這小子根本就是狂妄自大,不自量力。」後面的齊導師冷笑著道。

    秦無憂頓時側目,驚奇道:「大哥,你從來不說沒有把握的話,你為什麼會看好雲澈?雲澈雖然天賦驚人,可越級對戰,但真玄領域的七級差距,是根本不可能逾越的,也從未聽說有人逾越過。」

    秦無憂:「……」

    秦無憂點點頭,飛身而起,落在了高台的邊緣。他一出現,整個廣場霎時安靜了下來,所有圍觀弟子都屏住呼吸,等待著接下來的畫面。

    秦無憂聲音落下,慕容逸卻依舊是一臉漫不經心的表情,而面對一個只有真玄境二級的隨後,他也實在沒必要認真起來,他盯了雲澈一眼,不屑之極的道:「雲澈,想好怎麼死了嗎?」

    「武器?」慕容逸哈哈大笑:「對付你,我還需要動用武器?」

    慕容逸和雲澈幾句交談,下方已是噓聲一片。

    「以前聽說這個雲澈腦子有問題,我還不怎麼相信,現在我完全信了。真玄九級對付一個真玄二級還需要武器?這貨居然還在那裡狂妄,我們堂堂蒼風玄府居然還有這樣的逗比存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