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狂妄的小子,我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是天高地厚!」

    慕容逸被雲澈的話給氣笑了,大有一種耗子在自己這頭雄獅面前狂妄的感覺,他向雲澈伸出一隻手,輕蔑的道:「來,給我看看你怎麼讓我笑不出來。」

    慕容逸自恃身份,根本不會大庭廣眾之下對雲澈主動出手。雲澈也不再廢話,雙腳一踏地面,速度瞬間達到極致,掠起一串虛影直線飛射向慕容逸,一拳直轟慕容逸胸口。

    雲澈這一擊明顯是全力施為,一往無前,沒有留任何可以變通的後手,也就意味著,他這一擊,是實打實的正面對撞。

    真玄二級主動正面對撞真玄九級?台下的外府弟子們都差點沒笑出聲來。如果雲澈以身法周旋,說不定還真能抵擋個一兩招,上來就是對撞……活生生的找虐找死!

    「白痴!」慕容逸一聲冷笑,右臂一揮,真玄九級的玄力洶湧而出,瞬間帶起一個呼嘯的玄力風暴,毫不留情的轟向雲澈的胸口部位,口中一聲殘忍的低語:「給我趴在地上嚎叫吧。」

    「轟轟轟!」

    雲澈的右臂和慕容逸的玄力風暴結結實實的撞擊在了一起,連續三聲沉悶的撞擊聲響起,慕容逸的玄力風暴頓時如被強行撞爆的氣球,轟然碎散,而雲澈的去勢分毫不減,橫起的右臂距離慕容逸的胸口只有不到半丈的距離。

    「什……什麼!!」

    本獰笑著準備看雲澈重傷倒地的慕容逸大吃一驚,身體下意識的暴退,全身玄力以最快速度凝聚於擋在身前的雙臂之上。

    砰!!

    又是一聲重響,雲澈的右臂和慕容逸的右臂重重的撞擊在一起,一股玄力風暴在兩人撞擊的部位瞬間爆發,將兩人同時沖開。雲澈后躍出三丈距離,牢牢站住,然後隨意的甩了下右臂,而慕容逸倒退三步,站在那裡久久沒有動作,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雲澈,整張臉更是變成了豬肝色。

    整個中心廣場頓時安靜一片,所有的弟子都徹底傻眼,誰也沒有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一幕。這場差距極其懸殊的交戰,第一個照面便是玄力的正面對撞,他們本以為雲澈會瞬間慘敗甚至重傷,但……兩人看上去,竟像是勢均力敵!

    這怎麼可能!

    而是不是真的勢均力敵,有些人看的更加清楚。亭子里,秦無傷的臉上露出了一瞬驚容,隨之淡淡微笑起來。雖然雲澈后躍三丈,而慕容逸只不過後退三步,但云澈臉色毫無變化,全身氣息沉穩如前,反觀慕容逸……他的右臂分明在微微顫抖,張開的五指也呈現了一個微微扭曲的形狀……分明是連手臂帶手掌在剛才的正面撞擊下直接麻木,他的臉色,更是難看到的極點。

    「這是……騙人的吧?那個雲澈,明明才真玄二級!」

    「慕容師兄肯定只是隨手試探,連十分之一的玄力都沒用出來,一定是這樣。」

    「你怎麼不笑了?」面對臉色難看的慕容逸,雲澈咧著嘴角,很不厚道的挖苦道。

    慕容逸右臂的麻木狀態總算舒緩了一些,他沉著臉,強笑著道:「你以為你接了我一招,就勝券在握了嗎?笑話,剛才,我才用了不到一半的玄力,你在我眼裡,依舊只是個可笑的耗子……給我去死吧!!」

    慕容逸身體一頓,玄力毫無保留的釋放,全身肌肉鼓起,骨骼啪啪作響,他的腳下,一陣狂風忽然捲起,帶動著以驚人的速度沖向雲澈。

    「是高等身法玄技『追影步』!在慕容師兄身上,簡直施展的出神入化。」

    「慕容師兄連身法玄技都使出來了……這是準備一擊把雲澈給解決掉嗎?」

    慕容逸身化迅影,速度快的出奇,半息的時間便衝到了雲澈的身前,然後忽然身影一晃,忽然詭異的橫移半個身位,攻擊的方位也由正面瞬間變成側面,手肘兇狠的撞向雲澈的肋骨……這一剎那的變化頓時讓圍觀弟子驚呼一片。

    如此驚人的速度,已讓人難以馬上做出反應,又忽然如此迅疾的移位……這玄妙無比的身法玄技之下,對方怎麼可能反應的過來。

    但接下來的一幕,讓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雲澈的反應之快,大出所有人的預料,他的左臂幾乎是瞬間橫起,抵禦向了側方,與慕容逸的肘尖重重相撞,玄力漣漪擴散間,隱約有輕微的骨骼咔嚓聲響起。

    雖然自己的攻擊竟被擋住讓慕容逸驚訝,但隨之又露出冷笑……自己的全力一擊,就算是擋住了又如何?接下來要發生的唯一可能,便是對方手肘斷裂,在自己龐大的玄力衝擊下全身重創,吐血飛去。但,他的冷笑只維持了一剎那,便完全僵硬在臉上。

    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手肘與雲澈的手臂相撞之後,感受到的反饋力竟是那麼的強橫,強橫到讓他全身的血液和五臟六腑都翻騰了一下。雲澈腳下的地面大面積崩裂,雙腳也深深陷下,但腳步,卻是一步都沒有後退……

    竟是將他的這記攻擊完完全全的抵禦住了。

    這……這怎麼可能!慕容逸全身僵硬,瞳孔在收縮中劇烈顫抖。他和雲澈第一個照面的對擊竟是勢均力敵的結果,這讓他大感顏面盡失,因而這一擊是完全沒有保留,用的是十成的力量,還配以身法玄技奇襲,勢必要將雲澈一擊擊潰。但,他全力的一擊,竟被雲澈結結實實的擋了下來,連腳步都沒後退一步。

    不可能!這不可能!!這絕對只是巧合!也或者只是他在硬撐,實質上已經受了很重的內傷!

    慕容逸在內心狂吼著,他完全無法接受自己的全力一擊竟被一個小小的真玄二級給完全抵擋了下來。他大喝一聲,身體快速反轉,左臂掄起,又是全力一擊砸向雲澈,這一擊,他再次被雲澈牢牢抵擋住,沒有將他逼退哪怕半步。

    慕容逸變得急躁起來,陰沉著臉,腳踩施展到極致的身法玄技,雙拳、手肘、肩膀、雙膝、雙腳等一切可以用來攻擊的部位,都帶著狂暴的玄力狠狠的攻向雲澈,那暴風驟雨般的兇猛攻擊帶起高台上經久不息的暴風,呼嘯不止。

    雲澈的面色平靜如水,好整以暇的應對著慕容逸所有的攻擊,兩人身體每一次的碰撞,都將會爆出驚雷搬的炸響,腳下的檯面早已四分五裂,更多的裂痕也以驚人的速度出現、蔓延著。

    而台下的圍觀弟子,已經徹底看傻了眼。

    如果說第一個照面的對攻,兩人勢均力敵,他們還可以理解是慕容逸刻意留手。但現在,慕容逸目光兇狠,全身肌肉鼓起,青筋直冒,分明是用盡了全力,甚至還全力施展著身法玄技,但和雲澈接連幾十次的對撞,卻是半點都沒有佔上風。雖然他處於主動方,雲澈全部在被動防禦,但云澈卻反而是一臉的輕鬆寫意,沒有半點被壓制的跡象。

    所有的人都傻了……他們之間,可是真玄境的七級差距啊!

    不要說弟子,亭子里的各大長老和導師們也都是一臉驚容,慕容逸有沒有用出全力,他們看的清清楚楚,但這樣的結果,讓他們久久瞠目結舌。

    真玄境七個等級的玄力差距無疑是巨大的,但在邪魄和大道浮屠訣帶來的三千斤力量下,這個差距已被彌補……甚至超額彌補。

    全力之下的幾十次攻擊都沒能奈何雲澈,這是慕容逸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預想到的局面,他的內心越來越狂躁,忽而大吼一聲,手中掠起一道寒光,一把七尺多長的銀色長槍橫於慕容逸的手中,直刺向雲澈。

    「雲師弟小心!!」

    人群的外圍,一直緊張看著台上局勢的藍雪若下意識的驚呼出聲。

    而這一幕,也讓所有人大驚失色,一個真玄九級的內府弟子施盡全力都無法奈何一個真玄二級,年紀還比自己小近三歲的弟子,這讓人震驚的同時,已是多少有些丟人,但在激戰之中忽然亮出武器,這簡直讓人不齒!!

    慕容逸會是如此舉動,也是他內心已然焦躁到了極點。這幾十個照面的交手,他在心驚之餘,已感覺到自己掩面盡失,心中甚至生出了些許可能會敗的預感……但,他不能敗,也敗不起!如果真的敗了,他今後都別想在蒼風玄府抬起頭來。這一戰也會傳遍整個蒼風皇城,雲澈會名震蒼風,但他堂堂鎮北將軍之子慕容逸,將淪為一個為人恥笑的踏腳石。

    他不能敗,無論如何,不惜手段也不能敗。

    這一槍驟然刺出,迅疾無比,雲澈也並沒有料到慕容逸身為內府弟子竟在眾目睽睽之下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段,但他雖驚不亂,身體驟然一晃。

    「星神碎影!!」

    如電光火石般的一瞬間,雲澈瞬間橫移,險而又險的避過了這本不可能避過的一擊。慕容逸的冷槍.刺穿了虛影,但卻如跗骨之蛆,忽然橫掃,銀色槍身掃出漫天槍影,捲起一個可怕的槍之風暴,將雲澈的身體牢牢的鎖定在槍影之中:

    「去死吧!!蒼龍攪海!!」

    慕容逸的臉上露出可怕的猙獰,口中的爆喝響徹全場。

    「這是慕容逸的絕招之一,他不但卑鄙用兵器偷襲,還直接用了絕招,糟了!」秦無憂呼的站了起來,滿面驚容,但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他就算想阻攔也阻攔不及,而且身為「裁判」,他也絕不能插手。

    雲澈剛發動了一次星神碎影,后力未生,又被瞬間捲入槍影之中,根本避無可避,他別無選擇,只能低吼一聲,全身玄力湧起,護住全身。

    砰!!!!

    慕容逸的槍影狠狠的砸在雲澈的身上,發出山嶽塌陷般的巨響,雲澈的護身玄力瞬間被擊散,被擊中的腰肋部位,一道鮮血狂飆而出,身體也在巨力之下飛撲出去,一直飛出十幾丈的距離,重重砸在了高台的邊緣。

    台下頓時驚呼聲一片。

    「豈有此理!」一直面色平靜無波的秦無傷怒眉站起,一手拍在手邊的石桌上,石桌瞬間支離破碎。

    「雲師弟!!」藍雪若大驚失色,在雲澈飆血飛出的那一刻,她感覺自己的心上彷彿被狠狠的刺了一刀,痛的窒息。她一聲痛呼,剛要不顧一切的飛奔過去,卻忽然看到,高台邊緣的雲澈竟緩緩的站了起來。

    台下的哄鬧聲一下子停止了,一個個眼睛瞪的無比之大,慕容逸臉上的獰笑也完全凝固,就連秦無憂和秦無傷都是滿臉驚容。

    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剛才雲澈是結結實實的挨了慕容逸的「蒼龍攪海」。這是《蒼龍槍訣》中的三大絕招之一,練成極為艱難,一旦成功釋放,其威力之大,足以將浪濤逼退,將磐石碎爛。轟中雲澈時,那一聲轟鳴簡直震耳欲聾,估計就算是一塊鋼鐵,也能直接給砸斷。

    所有人都以為雲澈在這一擊下即使不死,也會重傷不起,最理解的狀態也要昏迷上十天半個月,但,誰也沒想到,也不敢相信,雲澈竟然站了起來……

    而且重新站起的雲澈竟是一臉可怕的平靜,俊逸的臉上只有凌然,沒有重傷之下的蒼白,沒有痛苦之色,甚至沒有什麼憤怒。他轉過身,毫無表情的面對著慕容逸,除了腰間那一道長長的血痕,全身上下再也看不到一絲受傷的痕迹。

    就連雲澈自己也沒想到,大道浮屠訣第一重境界所帶來的軀體防禦能力,竟然恐怖至廝!

    「你……你……」慕容逸瞳孔放大,看著重新站在自己面前的雲澈,握著長槍的右手竟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雲澈的雙手緩緩抬起,手間黑芒一閃,巨大的霸王重劍現於手中,隨著雲澈手腕的沉下,轟然砸向地面。

    一聲巨響,雲澈腳下的高台直接塌陷,一股沉重而威壓,如同霸王降世的氣息籠罩在了每一個人的心間,讓所有人徹底窒息。

    ————————————r1058

    var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