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霸王重劍一出,瞬間震懾了全場。

    一把劍是否劍勢逼人,要看持於誰的手中。若是在一個三歲孩童手中,縱然是神兵利器,也全無威懾可言。但若是持在一個劍道高手手中,縱然只是一柄凡刃,也會釋放凌然之息。

    這把霸王巨劍在場見過的人不少,尤其是那些長老和導師,更是對它再熟悉不過。因爲這數百年以來,它都靜靜的躺在天兵閣的劍架之下,直到蒙上厚厚的灰塵。發現它的弟子或導師們也都僅僅是看上一兩眼,驚奇於它的巨大,然後便完全移開目光……在他們眼中,它也僅僅是巨大,沉重,毫無氣勢,更是讓人毫無興趣。久而久之,人們幾乎無視和遺忘了它的存在。

    但,此時被雲澈持在手中,它厚重無比的漆黑劍身竟釋放着一股讓人心悸的霸道氣息,就如兵中之皇降臨世間,威懾天下,讓場中所有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全部集中在它的身上,久久無法移開,目光爲之顫蕩,心臟爲之戰慄,胸腔爲之窒息。

    雲澈受到慕容逸的“蒼老攪海”卻馬上站起,這已讓秦無傷大吃一驚,但看到雲澈持起的霸王巨劍,他心中更是翻起數倍的驚駭……因爲他最明白這種感覺意味着什麼。

    “讓這把沉寂數百年的霸王巨劍霸氣皆露,如沉睡的猛虎完全甦醒……難道,他竟然完全駕馭了這麼重劍?三千九百斤的重劍啊!以真玄境二級的玄力……這怎麼可能做到!”

    以秦無傷天玄境的至高境界,都不敢相信自己所感知到的一切。在他的認知裏,這把霸王巨劍,單單是將之自由揮舞,別說真玄境二級,就算是靈玄境二級,都難以做到……就更不要說完全駕馭。

    但那把霸王巨劍所釋放的氣勢卻分明與雲澈本身的氣場緊密相連,相互融合,證明着雲澈對它已是駕輕就熟,駕馭它,幾乎等於駕馭自己手腳一般。

    “好……好大的劍!”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雲澈在天兵閣選的那把重劍?”

    “那把重劍據說重三千九百斤……這不可能吧!”

    雲澈的面色一片沉靜,他看上去除了腰間那一道血痕,並無什麼大礙,但實則,真玄九級玄力之下所釋放的絕招,縱然有大道浮屠訣帶來的脫胎換骨,又豈是那麼容易抵擋的。他雖沒重傷,但絕算不上輕傷,外傷只有腰間那長長一道,但內腑卻受了不輕的傷,他剛剛起身時,已強行嚥下了一口快要涌上喉嚨的逆血。

    而同時,他的火氣也被完全激了出來。

    “慕容逸,我原本挑戰你,不過是想以你爲壓力和試金石,倒是沒想到,你身爲內府弟子,居然如此卑鄙無齒,爲了能贏連臉都不願意要了……既然如此,我也沒必要對你客氣了。”雲澈低低的說道。

    “哈……哈哈哈哈!”慕容逸狂笑起來,卻笑的很是乾澀勉強,他陰沉着臉道:“雲澈,你的確比我想象的要厲害上那麼一點,但你還遠遠不是老子的對手!馬上,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真玄境巔峯的強大!倒是你手中的那把劍,你揮的起來嗎?哈哈哈哈……”

    狂笑聲中,慕容逸忽然一聲大吼,全身的玄力如奔騰的浪潮般瘋狂的涌出,濃郁的玄力就如水波一般流轉在他的身體表面,將他整個人都包裹其中,他周圍的空氣頓時一片混亂,激起陣陣漣漪。

    這一次,慕容逸是徹徹底底,毫無一絲的保留。因爲,“可能會失敗”的陰影在雲澈重新站起,並握起巨劍的那一刻,便隨着他內臟的戰慄而瘋狂的擴大,就如惡魔的獰笑一般讓他甚至生出了恐懼……他不能輸,無論如何都不能輸。

    傾力釋放的玄力大幅度激盪,慕容逸整個人騰空而起,口中一聲咆哮,手中銀色長槍向雲澈閃電般極速刺出,而長槍的每一次刺動,都會留下大片的槍影,轉眼之間,竟是萬千槍影橫布上空,如一大片絕命風暴般籠罩向雲澈……封死了他所有可能的退路。

    每一道槍影都釋放着凜然寒光,都有着足以洞穿磐石的力量。

    這一招一出,場中所有的導師和長老全部面露驚色。

    “《蒼龍槍訣》的最強絕技——煉獄龍影!他竟然煉成了!”

    “當初慕容逸選擇槍,我還勸阻過,因爲劍纔是王道……沒想到,慕容逸的槍道悟性竟是如此之高,蒼風玄府這百年來,在結業前煉成這一招的弟子,恐怕不超過十個!”

    “這招一出,雲澈是不可能贏了……身上,起碼要被捅出十幾個窟窿。”

    雲澈緩緩擡頭,目視着如天羅地網般的滿天槍影,毫無懼色,就在槍影在無數人的驚呼聲中從天罩落時,雲澈的眸光一閃,握着霸王巨劍的雙手猛然撩起,霸王巨劍揮出一個巨大的漆黑圓弧,砸向漫天槍影。

    槍道之中有這樣一句形容與劍的對決:任你萬千劍光,我自橫掃一槍。劍雖然輕靈百變,但若論霸道和攻擊範圍,劍斷然不能和槍相比……但這個劍僅僅指輕劍,若是重劍,則形式完全反了過來。

    任你槍影千萬,我自橫天一劍!

    慕容逸手中的槍,在雲澈手中三千九百斤的霸王巨劍面前,哪還有半點霸道可言!

    雲澈一劍揮舞,整個廣場,哪怕最邊緣的角落,都聽到了一陣巨大的破空呼嘯聲……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巨大的劍體與無數槍影相撞,霎時,密集無比的破碎聲響起,漫天的槍影就如一塊塊脆弱的玻璃般被片片轟斷,只一瞬間,慕容逸用盡全部玄力揮出的槍影,就如暴風掃落葉般被橫掃了乾乾淨淨,最後,霸王巨劍帶着暴風般的呼嘯,重重的轟擊在了慕容逸手中的銀槍之上。

    鏘~~~~~~

    一陣刺耳無比的撞擊聲傳來,慕容逸手中的銀槍瞬間變成了滿月狀,然後“嚓”的一聲直接崩斷,沒有消卻的巨力將慕容逸震得虎口破裂,慘叫聲中,斷裂的銀槍脫手飛出,一直飛出了很遠很遠,落在了龐大人羣的外圍。

    雲澈的霸王巨劍,也在這時從雲澈的左下方撩到了右上方,完成了一個完美的半弧……與此同時,他所面對的高臺下方忽然一陣大亂,在重劍帶起的力量風暴衝擊下,高臺前方近十丈距離的人羣全部感覺到猶如一口重錘轟在胸前,一大半的人直接被衝飛出去,讓那一大片的人羣直接變成混亂的人堆。

    這一劍之威,僅僅是來自一個真玄二級玄者的一劍……驚世駭俗!

    半空的慕容逸落到了地上,癱坐在那裏,雙目發直,似乎根本不敢相信這一切竟是真的……他耗費兩年時間領悟的絕殺一擊,亦是他一直深藏的底牌和殺手鐗,今天第一次在對敵時用出,卻被對方一劍徹徹底底的擊潰。就連他的愛槍,也如噩夢一般的被擊斷了……他所用的槍當然不會是什麼凡槍,而是取自天兵閣的靈玄器銀龍槍,但咆哮的銀龍碰上甦醒的霸王,也只有被肆意踩踏的結局。

    “雲澈……雲澈!我殺了你!!”

    發怔許久的慕容逸忽然一聲怒吼,猛然跳起,如瘋了一般的伸手抓向雲澈的脖頸,施展剛纔的“煉獄龍影”,慕容逸玄力大耗,現在所能發揮的實力頂多只有全盛狀態的七成左右,反觀雲澈氣定神閒,重劍在手,他哪還有與雲澈交手的資格。

    面對慕容逸最後的掙扎,雲澈冷笑一聲,身體爆閃,手握沉重巨劍,但移動速度比之之前卻分毫不慢,然後看也不看慕容逸,重劍向上隨意一撩。

    呼~~

    風暴在呼嘯中捲起,重劍並沒有碰觸到慕容逸的身體,但僅僅是這股驚人的風暴,都是現在的慕容逸所無法承受的,慕容逸的身體直接被衝擊向上方,一直到了近十丈的高度,而云澈在這時忽然跳起,一躍十丈,重劍輪下,狠狠砸在慕容逸的身體上。

    轟!!

    慕容逸如炮彈一般轟然墜下,隨着高臺一陣爆裂轟響,碎石紛飛,他整個人從頭到腳直接被完全砸入了高臺之下。

    重劍不出,兩人徒手相搏,還勉強算得上平分秋色。但重劍一出,慕容逸兵敗如山倒,被碾壓的簡直毫無還手之力。如果僅僅是駕馭了重劍,雲澈斷然做不到這一點,但《天狼獄神典》是何等的存在。參悟了《天狼獄神典》的總訣,雲澈手中的重劍將不再是重劍,而是甦醒的蒼穹怒龍,每一次揮舞,都必將轟天震地,破石驚天。

    在所有人呆滯的目光中,雲澈從空中落下,落在了慕容逸被砸下的位置,重劍輕描淡寫的一甩,只聽“轟”的一聲,大半個高臺直接崩飛,連帶慕容逸的身體也帶飛起來,落在雲澈的前方,此時的慕容逸全身衣服破碎不堪,渾身血痕,一張臉已被泥土和血液完全模糊,眼睛雖然還睜着,但已毫無神采,暗若死灰。

    雲澈向前一步,重劍插地,傲然俯視着慕容逸:“慕容逸,還打麼?如果你想繼續的話,我是很樂意的。你一個真玄九級的內府弟子,使出全力也才讓我的重劍揮舞了三次……實在是有些意猶未盡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