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用打了。」秦無憂走了過來:「雖然你已經手下留情,但慕容逸還是傷的不輕,已經沒有戰鬥能力了,這場對戰……雲澈,你大獲全勝。」

    雲澈收起霸王巨劍,不再說話,微笑而立。

    真玄二級對真玄九級的對決,這一戰的玄力差距無比懸殊,在所有人看來,這一戰的結果都毫無懸念,他們今天到來,不過是想看內府弟子的風采,想看一個狂妄之徒的凄慘狼狽下場,他們諷刺著雲澈的不自量力,笑他愚蠢和白痴,甚至在這三個月里把他當成茶餘飯後的笑料,通過諷刺他來自我享受智商和精神上的優越感……

    所有人獃獃的看著雲澈,目光之中再也沒有了交戰之前的輕視,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震撼和仰望,繼而又演變成狂熱和崇拜。超越七級戰勝對手,重劍一揮驚嘯全場,此時雲澈在他們的眼中,甚至有了那麼一絲神話般的色彩。尤其是那石破天驚的三劍,足以給所有人留下長久不滅的震撼印象。

    「真玄境九級算不得什麼了不起,總有一天我也能達到……但跨越七級戰勝對手……這才是真的強大!我估計一輩子都不可能做到。這個雲師弟太……太恐怖了。」

    這個聲音一出,頓時有了無數相應的人,大片的外府、中府弟子都爭先恐後的奔向人兵閣個地兵閣的方向,唯恐重劍類武器被搶光了。雲澈那三劍,給了他們太多的震撼,也讓他們在震撼中熱血沸騰。

    秦無傷緩緩的站起,目視著場中的雲澈,臉上露出深深的激動,口中發出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呢喃聲:「不愧是蒼月公主所選中的人……真玄二級駕馭霸王巨劍,輕鬆戰勝真玄九級,氣勢逼人卻又氣場內斂,看似張揚,實則真正的鋒芒深藏於城府……這等奇才,生平僅見!」

    但他的這三劍,所展露的神威和造成的霸道,是輕劍千萬次揮舞都無法相比的。

    秦無傷的聲音響起時,廣場的喧鬧聲也嘎然而止,他的每一句話,都鏗鏘鄭重,無一人覺得誇張:「從今天開始,你便正式成為內府弟子,並取代慕容逸在內府天玄榜的位置,位列天玄榜第七十三位。並據你今日之表現,特許你可隨時進入內府太玄殿,可選擇的玄功玄技數量與周期均毫無限制,並獎勵金鱗化龍丹一枚。」

    秦無傷的話一出,頓時全場嘩然。

    蒼風玄府以往的金鱗化龍丹只會在蒼風排位戰來臨之前,給蒼風玄府的種子選手服下,使其在賽前得到一大步的跨越,還是第一次作為獎勵給予一個弟子。

    至於躺在那裡的慕容逸,最先身為主角的他,此時卻已被遺忘,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雲澈身上,根本沒有幾個人在正眼看向他。

    「就這麼走了嗎?」

    慕容夜色厲而內荏,口中說著狠話,身體卻在瑟縮發抖,心臟更是狂跳著。雖然他一萬個不想承認,但事實卻是,他這個自詡天才的人,和雲澈的差距已不啻天壤,在雲澈面前,他別說囂張,幾乎連舔鞋的資格都幾乎沒有。

    「你……」重傷的慕容逸頓時臉色發紫,嘴唇一陣哆嗦,然後白眼一翻,氣急攻心下直接昏了過去。

    雲澈同樣報以冷笑:「曾經有數不清的人想讓我吃大虧,但結果,他們不是廢了,就是死了,我倒是很期待,接下來想讓我吃大虧的會是哪個?」

    「姐夫……姐夫!!」

    「嘿嘿。」雲澈不無得意的笑了笑。聽著夏元霸的話,他的腦海不可遏制的閃現過夏傾月的仙影……自從蕭門分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年的時間,這一年裡,他時常會想起她。不說其他,他們拜過天地,入過洞房,十六年的婚約,她是他雲澈明媒正娶的妻子,這樣的身份,讓他註定無法將夏傾月真正忘卻。

    包括在場一些認識夏元霸,平時因他玄力低微而嘲笑過他的弟子,此時看到他和雲澈的關係,當場腸子都悔青了,一邊冒著冷汗,一邊暗想著怎麼向夏元霸賠禮道歉,以後更要和夏元霸拉好關係云云……

    「雲小凡?」看著這個當初在入府測試時認識的少年,雲澈微笑起來:「你果然成功留在玄府了。」

    「哈哈!加油!外府只是你的暫居地,你的目標是內府。」

    外圍,看著成為全場焦點的雲澈,藍雪若一直提著的心完全放下,臉上露出舒心無比的笑,她自己看不到她此時笑的多麼的輕柔和美麗,心中,更是充滿著一種連她自己都沒發覺的深深自豪感。

    但喜悅過去,她的心中,開始蔓延起深深的憂慮。

    蒼風玄府是皇室直屬,為蒼風皇室培養著年輕一輩的人才,培養著皇室未來的支柱和基石。從某種意義上講,它還是皇室的顏面。一個弟子若入內府,他的名字將在整個皇城都廣為人知,因為能入內府的人,將來的成就必定極高,從無例外。

    毫無懸念,雲澈這個名字,將在短短的幾天之內傳遍全城,甚至轟動全城。這將讓他獲得極大的關注和讚譽,同時,也將陷入各種各樣的輿論漩渦。

    她所憂心的,是自己的兩個哥哥……太子蒼霖和三皇子蒼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