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與慕容逸的約戰就此塵埃落定,這場對決的結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震蕩了所有人的心神。隨之,毫無懸念的,雲澈的名字如一陣暴風般席捲了整個蒼風玄府,乃至整個蒼風皇城。

    一時間,無數的光環在各式言傳中加蓋在了雲澈的身上,諸如「蒼風玄府第一新星」、「蒼風玄府數百年來第一天才」、「可以跨越幾乎一個大境界挑戰的絕世妖孽」,甚至還有「蒼風皇室未來的頂樑柱」之類的誇張之辭。

    不過對於這一切,雲澈渾然不知。

    雲澈肋部的外傷相當不輕,傷口足有近半尺長,外溢的鮮血把白色的外衣染紅了大片。藍雪若給他清洗好傷口后,細心敷上事先準備好的藥膏,然後用繃帶纏了厚厚的一圈。雖然,這樣的傷比她之前預想的要輕的多,但那觸目驚心的傷口和血痕依舊讓她心中陣陣抽痛。

    整個過程,他都目光輕柔的看著藍雪若,藍雪若的動作很生澀,顯然極少……甚至沒有為人做過清洗傷口、敷藥的事,這讓他全身都充斥著溫暖的暖流。

    「沒關係,我可以再多給你做幾件,人沒有大事就好。」打好繃帶的最後一個結,藍雪若已是香汗淋淋。她依然清晰記得之前雲澈被慕容逸的長槍掃中的那一刻,她感覺自己的心猶如一下子墮入萬丈深淵一般。如今雲澈的傷雖然讓她心疼,但同時也讓她有一種回返天堂的感覺。

    「你你~~」藍雪若的臉一下子染滿了紅霞,心緒大亂了起來,她咬了咬嘴唇,努力板起臉道:「哼!你這個已婚花心小男人!我還沒來得及怪責你之前冒犯我,還敢得寸進尺!以後……以後不許再……不再偷親我!」

    感情方面完全是一張白紙的藍雪若哪是雲澈的對手,被雲澈一句話說的更加方寸大亂,她還沒來得及想好該說什麼,忽然手上一暖,微溢香汗的小手已被雲澈輕輕的握在手裡,她的眼前,雲澈的帶著暖笑的臉也咋一點點的靠近,越來越近……讓她心跳加速的男兒氣息徐徐傳來。

    「之前是偷親,把師姐嚇到了,是我的不對。所以,為了補償師姐,我需要再很認真的重新親師姐一次。」

    理智的聲音告訴她應該馬上避開,但女人,從來都不是理性為主導的動物。她的心跳瘋狂的加快,臉上的潮紅已蔓延到了雪頸,卻始終無法做出要避開的動作……因為她內心的最深處,根本一點都不排斥這種「被冒犯」,反而有一種……她無法理解的期待與渴望感。

    「砰」的一聲,房間的大門被一把推開,一個爽朗的聲音伴著大笑傳了進來:「哈哈哈哈!雲澈小子,今天表現大好!你果然又讓我震驚了一把。所以這金鱗化龍丹,我怎麼也要親自給你……」

    「啊————」藍雪若一聲驚叫,閃電般從雲澈懷中掙脫,手足無措的背過身去,雙手捂臉,絕艷的臉頰通紅一片。

    「我我我我我我……」堂堂蒼風玄府中府首席導師之一的秦無憂此時竟是嘴歪眼斜,面色惶恐,說話都結結巴巴起來:「我我……走……走錯地方了,你你你你你們……繼續……繼續……」

    他的這一系列舉動看的雲澈一陣瞠目,低聲道:「這麼大年紀的人了,還見不得我和師姐親熱?大驚小怪的。啊……嗯,師姐,我們繼續。」

    藍雪若一手抓起雲澈那身破損染血的練功服,帶著一臉紅霞跑了出來,留下香風渺渺。

    雲澈起身,隨便找了身衣服穿上。然後走到房門前,剛要關上房門,便看到秦無憂去而復返,帶著一臉古怪至極的表情走了進來。

    「你……你這小子。」秦無憂的嘴角抽了抽,然後忽然「唉」的長嘆一聲,徑自走進房間,一屁股坐在桌前,端起桌上的茶壺自倒了一杯茶,然後一口飲下。

    「秦導師,你是親自來送我金鱗化龍丹的?」雲澈坐到秦無憂的對面,明知故問道。

    他實在找不出什麼話來說雲澈。藍雪若是什麼身份他清清楚楚。而拋開她的身份,她的外貌也是傾國傾城,這些年追求她的青年才俊,僅僅是他知道的就多的數不過來,而這些人中,慕容夜論綜合條件連墊底都算不上。但藍雪若雖然對誰都是溫溫柔柔,但從不與任何男子有再近一步的接觸與關係。她心中承載著太多的東西,也根本不會有這方面的心思。

    「我喜歡雪若師姐,雪若師姐也喜歡我,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嘛?」雲澈很是淡定的道。

    雲澈一怔,旋即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但以師姐的言談氣質,還有我很多次的感覺,雪若師姐應該有一個很尊貴的身份。不過我並沒有追問過,也沒有刻意打聽過。如果她不想讓我知道,我追問,只會讓她為難。在她認為適當的時機,她自然會告訴我的。我只需知道,她一定不會害我。」

    「我希望你聽完我接下來的話后,好好思量一下自己的能力,然後權衡自己有沒有足夠的能力和魄力去迎接可能要迎接的東西……如果你覺得自己可以毫不畏懼,不懼後果,那麼,就盡自己所能去守護雪若。如果沒有足夠的覺悟,那麼,就請你主動疏遠和她的距離。為了她的未來,更為了你自己的性命。」

    秦無憂字字清晰的道:「蒼月,在位蒼風大帝唯一的女兒,蒼風皇室唯一的公主。封號『蒼月公主』。」

    「藍雪若之名,來自她的母妃。蒼風公主母妃姓藍,在她十四歲時過世,辭世前為她改名『雪若』,希望她如白雪一般純凈無暇,遠離塵世的污濁與喧囂。或許是那個時候,她的母妃已察覺到了皇室即將爆發的危機,希望蒼月公主可以遠離動亂,保護自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