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月公主……她竟然是……蒼月公主……」雲澈有些失神的呢喃道。身為蒼風帝國之民,蒼月公主這個名字,雲澈當然不會不知道。當今的蒼風帝皇蒼萬壑共有七子一女,太子為「蒼龍太子」蒼霖,而唯一的女兒,則是「蒼月公主」蒼月。年少之時,皇帝、公主都是傳說中的存在,他和蕭泠汐雖然時常幻想皇帝和公主會是什麼樣子,但從未想過會有接觸到的一天。

    他確定藍雪若的身份必定尊貴無比,但從未將她向「公主」這個身份上想。因為公主出身皇室,又是皇帝獨女,必然帶著濃厚的嬌氣與霸道,但這些,從藍雪若身上根本找不到絲毫,有的只有溫柔與善良。對任何人都是那麼和善,從來都沒有驕縱之態,也從不會歧視和低看任何人,看到其他人有難,她會第一時間想要幫忙……這些性情,和他心中的蒼月公主形象,根本完全不同。壓根比之一般官家的女子都要平和近人。

    「既然她是蒼月公主,為什麼那時會在新月城?」雲澈失神的道。

    雲澈想了一想,微微點頭:「多少知道一點,司空師兄之前和說簡單說過。似乎是皇帝病重,太子蒼霖與三皇子蒼朔正在暗中準備爭奪下一任皇帝之位,而且分別勾搭上了蕭宗和焚天門。」

    「沒有錯。」秦無憂點了點頭,然後詳細的敘述起來。

    「多年暗疾?傷到命脈?」雲澈眉頭頓時一鎖,還有這樣的病症?

    雲澈:「……」

    「原本,這種皇位之爭在皇室之內再正常不過,幾乎每一任新皇繼任之前,都會有這樣的序幕。皇帝也一直聽之任之,但,誰都沒有想到的是,太子蒼霖為了能壓制三皇子蒼朔的勢力,竟借用了蕭宗的力量。三皇子蒼朔為了與之抗衡,也隨之借用了焚天門的力量。」

    「這麼說的話,蕭宗和焚天門主動引誘蒼霖和蒼朔的可能性更大。」雲澈冷靜的道。

    說到這裡,秦無憂滿臉氣憤。他平復了心境后,臉上又露出了心疼的表情:「這些年,太子蒼霖和三皇子蒼朔成了為皇室的主角,而皇上常年卧於寢宮,幾乎已被人遺忘。皇上的七子一女中,到頭來真正全意心繫於他和陪伴於他的,就只剩下唯一的女兒,也就是蒼月公主。唉……這三年,真的苦了她啊。也好在她只是一個女孩子,毫無勢力和威脅,否則,她說不定早已受到太子和三皇子的暗中迫害,唉。」

    「她嘗試過,但放棄了,因為她根本不可能阻止的了。」秦無憂感傷的搖頭:「在這場爭鬥之中,我們蒼風玄府立於中立之地,只效忠皇上一人,同時,也成為了蒼月公主唯一的後盾。但,弟子的意願,非我們所能控制。內府的一百弟子中,有一大半,都已被太子蒼霖和三皇子蒼朔拉攏至麾下,包括內府天玄榜第二名的風不凡和第三名的方飛龍。」

    說到這裡,秦無憂目光定定的看著雲澈。

    「蒼風排位戰。」秦無憂淡淡的說出五個字。

    「唉~~」秦無憂又一次的嘆息,提起「蒼風排位戰」,他的臉色也變得很是黯然,他站起身來,倒背雙手走到竹窗前,徐徐說道:「說起蒼風玄府,無人不知是我蒼風皇室所立,整個蒼風帝國最大的玄府,是無數年輕玄者修玄的夢想之地。但,蒼風帝國宗門林立,強者無數,在那些大宗門眼中,我蒼風玄府,不過是個笑話而已。」

    「……原來……如此。」

    「蒼風皇室有著一種特殊的玄功,叫做『帝王心訣』,只有擁有皇族血脈,並且心性純良之人才能修鍊。在七皇子一公主中,蒼月公主是唯一修成『帝王心訣』的人,以『帝王心訣』,可在一定程度上窺視到一個人的命數和運數,蒼月公主應該是通過『帝王心訣』在你身上看到了非凡的命數和運數,再加上你在新月玄府的驚人表現,所以義無反顧的選擇了你。」

    「現在,明白我所說的『覺悟』是什麼了嗎?」秦無憂轉過身,意味深長的道。

    「不,單單是這一點,還算不上什麼覺悟。畢竟,參加蒼風排位戰只有成功或失敗,而無關生死。」秦無憂繼續說道:「兩年前,蒼月公主之所以離開皇城,尋找合適的人只是其中一個原因。而更重要的原因是……為了逃避一個可怕的人。」

    「上一屆蒼風排位戰的第四名——焚天門門主焚斷魂的長子,亦是焚天門少主的——焚絕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