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爲什麼要躲避這個人?”雖然已經隱隱猜到是爲什麼,雲澈依舊沉眉問了一句。

    “上一屆蒼風排位戰,蒼月公主親自到場觀戰。蒼月公主的相貌與風姿如何,不需要我多做贅述,且那時蒼風公主一身華貴霞衣,頭戴紫金鳳冠,雖然年紀尚小,但已是豔絕全場,讓無數宗門實力的年輕俊傑爲之神魂顛倒,其中,就包括焚絕城。”

    “上一屆蒼風排位戰結束後,焚絕城並沒有馬上回焚天門,而是直接到來蒼風皇城,面見皇上,向皇上提親要娶蒼月公主……那時,皇上並沒有同意,但也並沒有拒絕,只以蒼月公主年紀尚小而婉轉推脫。實則,那時候皇上已然心動,畢竟,焚絕城是焚天門少主,未來極有可能繼任焚天門門主,蒼風公主若是嫁給他,便是未來的焚天門門主夫人,地位之高,還要隱隱超過皇室的皇后之位。無疑是極好的歸宿,太子和三皇子之爭也斷然不可能傷害到她,甚至,這會爲皇室也多了一層來**天門的庇護……畢竟,蒼月公主是女兒身,是外嫁,完全不需要擔心因此讓焚天門將手潛入皇室之中。”

    “對於皇上的態度,焚絕城也是欣然接受,併發誓今生必娶蒼月公主。”

    “但之後沒過多久,三皇子蒼朔借用焚天門勢力的消息便傳入皇上耳中,讓皇上勃然大怒。而焚天門會願意‘協助’三皇子蒼朔,一方面是對天下政權的野心,另一方面,焚絕城對蒼月公主的迷戀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因爲在那之後,三皇子對蒼月公主格外之好,每次見到蒼月公主,都在極力奉勸她嫁給焚絕城,從而可享一世的榮華與尊崇,地位遠勝皇室公主。焚絕城也經常以各種理由進出皇宮之中,在三皇子蒼朔的安排下見到蒼月公主,各種向她示好與表露心跡。”

    雲澈的胸口微微起伏了一下,默然不言。

    “焚天門勢力之龐大,皇室斷然不敢得罪。皇上重病,皇室動亂,蒼月公主同樣不敢觸怒焚絕城,只能推脫而不敢強拒。因爲她對焚絕城的性格有所知曉,外表溫文爾雅,很有大家之風,但實則有着極深城府,爲達目的,從來都不擇手段,一些暗中行徑,更是殘忍的讓人髮指。如果她的強硬拒絕讓焚絕城失去所有耐心,無法預料他會做出什麼事來。”

    “所以,爲了擺脫焚絕城的糾纏,也爲了了卻她父皇的一個遺憾,她離開皇城,周遊帝國各大玄府……”雲澈緩緩的說道,表情一片平淡,內心在想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

    “沒有錯。”秦無憂頷首,沉悶的說道:“雲澈,我不知道你聽我說了這些後是什麼感想,我從小居於皇城,蒼月公主很小的時候,我就經常見到她,那時的她就像是個無憂無慮的天使一樣。隨着她母妃去世以後,她承受的、揹負的東西也越來越多,越來越沉重,幾乎所有的輕鬆與快樂都離她而去。她心裏有多悽多苦多累,你想象不到。你和蒼月公主如今走的這麼近,享受的是她的美貌和優雅尊貴,享受着她對你的真心關切與細心照料……她當初選擇你,的確只是爲了實現她父皇的願望,對你有一種可以稱之爲‘企圖’的東西,但如今,我看的出,她對你有了真的感情,否則,她不會連傳音玉這種東西,都要親自給你送來。你享受着她給予你的一切,但你有沒有想過要爲她承擔她肩上、心上揹負的東西……亦或者,你有沒有這樣的真心、膽量和覺悟?”

    雲澈沒有回答。

    “如我之前所說,如果你沒有這樣的膽量和覺悟,就主動疏遠和蒼月公主的距離吧,你們之間的身份差距有如天壤,而若被他人知道你們兩人之間產生了感情,單單焚絕城一人,就足以輕易讓你悄無聲息間死無葬身之地。雖然,你疏離她,會讓她傷心,但我反倒希望你做出這樣的選擇,爲她好,亦爲了你自己好。你的個性,我也多少有些瞭解,以你的自尊心,我相信你幾乎不可能做出這樣的選擇,縱然咬着牙,也不會退縮……但,你現在太渺小了,你無法幫到蒼月公主,無法爲她分擔什麼,反而讓她多了一層情感上的牽掛。你若冒着巨大危險來支撐這段情感,那或許可以稱之爲魄力,但絕不是勇敢……你就此疏離蒼月公主,在我眼中,纔是真正的勇敢和真心。”

    雲澈:“……”

    秦無憂轉過身,拍了一下雲澈的肩膀,道:“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該怎麼選擇,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蒼月公主一直不敢告訴你她的身份,也是怕你被捲入其中……另一方面,又何嘗不是因爲你太渺小,如果你真有足夠的實力,相信她早已告訴你她的一切。她最需要的,就是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但你……至少現在,至少十年之內,根本給不了她這樣的肩膀,反而,會在一定程度上,成爲她的拖累和另一道心靈牽絆。”

    “金鱗化龍丹我放在桌上了,成功將它煉化的話,足以讓你的玄力直接提升到真玄境三級……總之,唉,好好想想吧。”

    秦無憂腳步沉重的離開,雲澈沒有相送,站在原地久久發怔。

    秦無憂的話,如同一記記重錘,狠狠的敲擊在雲澈的心靈之上。

    他之前相信藍雪若必然有着顯赫的身份,但也完全自信如今的自己配得上她……也或者,他孤心自傲,從來就沒想過會有自己配不上的人。但如今,他在震驚中知道了藍雪若居然就是傳說中的蒼月公主,而且,她還被捲入到了蒼風皇室的動亂之中,背後,還有來**天門的龐大重壓……

    他越級戰勝內府弟子,的確威風八面,他自己也沾沾自喜着。但。這種威風僅僅限於蒼風玄府,僅僅限於二十歲之下的年輕一代。在藍雪若被捲入的那個圈子裏,他的這點實力,簡直渺小的不值一提。

    秦無憂的話說的沒錯,藍雪若需要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但這樣的肩膀,渺小如他,根本給不了,而只會成爲心靈上的牽絆。

    秦無憂另外的一段話更加沒有錯……他享受着藍雪若的美貌與溫柔,享受着她一直以來的呵護與照料,甚至享受着將她的心靈一點點俘獲的征服感,卻從來,沒有真正爲她分擔過什麼。

    “這是個實力爲尊的世界,沒有足夠的實力,就沒有資格談論尊嚴,更沒有能力去守護想要守護的人……爺爺和小姑媽在等着我回去,雪若揹負的東西,我沒有能力去分擔……我不過是戰勝了一個小小的真玄九級,卻在這裏傲然自滿,真是可笑……可笑至極。”

    雲澈雙拳緩緩攥緊,閉上眼睛,身體輕輕的顫抖起來。許久,他長舒一口氣,拿起桌上秦無憂放下的金鱗化龍丹,目光一凝,直接將它丟入口中。

    金鱗化龍丹進入體內,頓時,雲澈感覺到一股股旺盛的氣流從胸腹部位向四周涌出,流向全身血管與經脈,一部分直接涌向頭部,讓他眼前一陣頭暈目眩。

    好強的藥力……

    雲澈心中微微吃驚,他立即盤腿坐下,閉上眼睛,凝神靜氣,運轉起大道浮屠訣。大道浮屠訣是何等高級的玄功,不過短短四五息之間,全身竄動的熱流便逐漸平息了下來,桀驁不馴的藥力變的溫暖平和,不需要怎麼引導,就逐步的融入到全身之中,玄脈之中的玄氣開始滾滾而動,緩緩膨脹着……

    日落日出。

    雲澈這一入定,一天一夜悄然過去,在他完全吸收完金鱗化龍丹的藥力,睜開眼睛時,已經是第二天正午。玄脈中的玄氣波動已完全安定下來,變得比昨天更加渾厚……在三個時辰前,便已成功提升到真玄境三級。

    使用丹藥升級,雖然會不太穩固,但無疑是最快捷的。但像金鱗化龍丹這種效果極其驚人的丹藥,世間稀有,萬金難求,而且由於藥性過強過烈,吞服的話還會有一定的風險。

    坐了一天一夜,身上還帶傷,雲澈已是飢腸轆轆。他剛準備出門,門又被不長記性的秦無憂一把推開。

    “秦導師。”雲澈馬上迎了上去,然後便發現秦無憂的臉色並不好看,頓時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預料中的事。”秦無憂嘆了一聲,然後拿出兩封信函:“這是兩封邀請函,一封,來自太子蒼霖,邀請你十日後正午到太子府參加他的三十三歲壽宴。另一封,來自三皇子蒼朔,邀請你參加由他親自督辦的鬥獸大會,時間……也是十日後正午。”

    【ps1:每次迴文檢查,經常會發現把‘雲澈’打成‘凌塵’(這是新書綜合病……)。雖然基本都會檢查出來,但不保證一直都沒有漏網之魚,所以如同發現某日出現‘凌塵’二字,請猛刷書評貼吧微信微博!】

    【ps2:女人勒令我以後必須十二點前睡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