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封邀請函的到來,完全在秦無憂的預料之內。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這兩封分別來自太子與三皇子的邀請函不但同時到來,而且邀約的時間,也是完全相同。

    雲澈把兩封邀請函接過,快速翻看了一遍。兩封邀請函的措辭都用的很是客氣誠懇,先是把雲澈一陣誇讚,贊他為皇城年輕一代的耀眼新星,聽說他昨日與內府弟子的一戰後心生讚歎,渴望一睹風采,因而分別邀他參加十日後正午的壽辰和斗獸大會,請他務必賞臉前往……

    見他看完,秦無憂道:「會收到這樣的邀請函,相信也在你預料之中。但凡能入內府的弟子,都會受到太子和三皇子的拉攏,何況你經過昨日一戰,名聲大噪,幾乎蓋過了所有內府弟子,這兩份邀請函來的這麼快,毫不讓我意外。你準備怎麼選擇?」

    「秦導師認為我該怎麼選擇?」雲澈隨手把邀請函放下,反問道。

    秦無憂搖頭:「無從選擇。你勢力單薄,毫無背.景,兩個人都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原本,你最好的選擇是兩個都去,然後態度曖昧委婉,兩者都不拒,但也都不應允。但不知道是無意還是刻意,這兩個邀約的時間竟完全一致,你若去,就只能去一個,但你無論去哪一個,都等於直接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同時徹底開罪了不去的那一方。而若兩個都不去,則可以解讀為同時將他們都不放在眼裡。如果換做我,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辦。」

    雲澈一笑,道:「是去參加壽宴還是斗獸大會,反正還有十天的考慮時間,用不著著急,我比較關心的是……我不過是蒼風玄府一個小小弟子,如你所言,我的實力在那個大圈子裡,可謂渺小至極,為什麼太子和三皇子還會這麼盛情邀約?」

    「你現在的個人實力的確低微,但,他們看重的並不是你的個人實力,而是你現在的名望與你將來的巨大潛力。你或許不知,經歷昨日一戰,你的名字已傳遍整個蒼風皇城,並在各個版本的誇張傳言中近乎被神話,尤其是對於那些年輕一輩,對你更是生出很強烈的崇拜與嚮往,再加上你沒有背.景,出身平民,更是極易引起贊同和無數平民年輕玄者的支持。如果你投入到哪一方之下,那麼,你目前已經具有的影響力,會讓年輕玄者意願的天平因你的選擇而有一定程度的傾斜。再加上,你目前的表現也註定你的將來必然不凡,現在的你實力低微,但再過五年、十年,等你成長起來,必成極大助力。太子和三皇子自然要不遺餘力的開始拉攏。」

    雲澈思慮很久,緩緩點頭:「我明白了。」

    「該怎麼選擇,全在於你自己。但我需要提醒你的是,如果你真的加入到太子或三皇子麾下,那麼,蒼月公主縱然對你情感再深,也會與你斷絕。」秦無憂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腳步沉重的離開。如果雲澈只是單純的玄府弟子,縱然他再天才十倍,他也不會如此心焦,但云澈與蒼月公主的關係,讓他根本無法對這件事淡然處之。

    雲澈同時受到太子和三皇子邀約的事,不知因什麼原因泄露了出去,一傳十、十傳百……一個下午的時間,蒼風玄府幾乎是人人皆知,到處都可以聽到有人在談論這件事。

    「喂!聽說沒有,雲澈同時收到了太子殿下和三皇子殿下的邀請啊……實在是讓人羨慕,如果能投入到太子或三皇子麾下,無論哪一個,都將是一生榮華。」

    「嘖嘖,你就干羨慕著吧。雲澈師弟這等天才,會受到太子殿下和三皇子殿下的同時重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你要是能越七級碾壓對手,保證你第二天也受到這樣的待遇。」

    「你說雲澈師弟是會選擇太子呢,還是三皇子呢?」

    「額,這就很難說了。聽說太子和三皇子現在水火不容,如果選擇錯了,主子將來奪位失敗,一輩子說不定就完蛋了。」

    ………………

    蒼風皇城,鎮北將軍府。

    與雲澈一戰,慕容逸傷的不輕,當天便被封白衣送回府邸養傷。城中四處流傳的關於雲澈的傳聞讓慕容逸咬牙切齒,暴怒不已,而他在這些傳言之中,卻成為了那個可憐又可笑的配角……更確切的說,是踏腳石。

    「雲澈,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這句話,不到兩天的時間,慕容逸已經狂吼了不下上百次,每一次都帶著切骨之恨。他一生伴著奉承與榮耀長大,何曾受過如此的奇恥大辱,亦是第一次生出如此的滔天怨恨。

    「慕容兄,有一個可能會讓你不太爽的消息。」

    封白衣走了進來,斜著眉毛說道。

    「什麼消息!」慕容逸從病床上坐起身來,沉著臉道:「是關於雲澈的?」

    「沒錯。」封白衣捏著下巴,眼神陰森:「聽說他在今天同時接到了太子和三皇子的邀約,參加太子的三十三歲壽辰與三皇子督辦的斗獸大會。」

    「啪啪……」

    慕容逸沒有說話,但雙手指縫間傳來清脆的骨骼錯位聲。

    「太子和三皇子都向他拋出了橄欖枝,而且邀約參加的,都是如此盛大的場合,可見對雲澈的重視。他們雖然對內府弟子都有所拉攏,但從未有一次是邀約如此重要的場合。如此一來的話,我們想要明面給雲澈點苦頭,就有些難了,就算是你父親出面,也已不可能做到,否則無疑是不給太子和三皇子面子。」封白衣淡淡的說道。

    「他必須死……必須死!!」慕容逸暴躁的大吼起來,過於劇烈的動作一下子扯動了傷口,讓他痛的一陣嚎叫。

    封白衣看了他一眼,道:「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暗地裡進行了,而且行動要快。」

    「白衣,這件事你一定要幫我!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屈辱。我長這麼大所有的尊嚴與榮耀,都被雲澈那個混蛋給一腳踩碎!我怎能忍下這口氣,怎能讓他踏著我的尊嚴而這麼風光!」慕容逸全身,目光憤怒中透著深深的陰毒:「白衣,你一定要幫我!」

    「放心,我們可是多年的好兄弟,你受了這樣的屈辱,做兄弟的當然不會置之不理。」封白衣悠然說道:「其實,昨天的一戰,你太過著急了。最初你和雲澈徒手交戰,基本上勢均力敵,他的天賦的確驚人,真玄二級,居然能發揮出近似於你的玄力強度,但,你們畢竟七級的差距,他可以發揮出與你相近的玄力強度,但若論玄力的根基和渾厚程度,他斷然不可能與你相比,你只需要與他繼續徒手交戰下去,他會慢慢支撐不住,必敗無疑。但你卻在久攻不下后選擇了武器。」

    「面對一個弱自己七級的人都占不了上風,我豈能不急躁!」慕容逸咬牙辯解道。封白衣的話他完全贊同,此時回想起來,如果兩人都不使用武器,他必勝無疑。雖然勝的也會有些難看,但至少不會像現在這麼屈辱。

    「其實,雲澈的重劍也並沒有那麼可怕,只不過用重劍的人太少,你並沒有與重劍交手的經驗而已。否則,你又怎麼會那麼輕易的被雲澈的第一劍砸飛銀龍槍,還受了內傷……而銀龍槍失去,你方寸大亂,也註定了之後的潰敗。我在旁邊可是看的清楚,雲澈的重劍攻擊的確霸道絕倫,但重劍沉重無比,攻擊速度很慢,每次攻擊后的破綻也很大,以你的身法玄技,完全可以輕鬆躲過,然後抓住破綻迅速反擊,如此一來,雲澈根本沒有贏的可能。而你與他的第一次武器對撞,卻是硬碰硬,直面重劍最強的地方,豈能不敗!」

    「同時,那把霸王巨劍三千九百斤重,就算是你我,要揮舞起來都極為吃力,雲澈的那三劍攻擊,估計也基本是極限了。所以,你昨天的潰敗,與雲澈其實沒多大關係,關鍵在於你。相信你聽了我的話,與他再戰一場的話,他絕對不可能有贏你的機會。而若換成我……」封白衣眸中寒光一閃,冷笑著道:「最多三個照面,我就能要了他的命。」

    回想起昨天的交戰畫面,慕容逸越想越覺得封白衣說的完全在理,他心中頓時又悔又恨,咬牙切齒道:「你說的沒有錯。如果再來一次,我絕對不可能敗……但是,我現在全身是傷,連床都下不了,否則,我一定親自將他……碎屍萬段!」

    「放心,這個場子,我會替你找回來的,最多五天的時間,我就會把雲澈的腦袋給你拎過來,保證你所有的怒氣怨氣消失的一乾二淨。」封白衣笑眯眯的說道。

    「真的!?」慕容逸一下子興奮的睜大了眼睛,隨後又一皺眉,道:「可是,雲澈現在受到太子和三皇子邀約,如果動手的話……」

    「放心,這件事我會做的天衣無縫,而且為了防止萬無一失,我還請來了另外一個人。」

    「誰?」慕容逸馬上問道。

    「薛浪。」封白衣眼睛一眯。

    「薛浪……內府天玄榜第七的薛浪?」慕容逸面露驚容,「他真的肯動手?」

    封白衣淡笑點頭:「你也了解這個人,只要給他足夠的利益,他什麼事都願意做。而這件事,他要價800紫玄幣。畢竟,雲澈現在的影響力非比尋常,殺他可是要承擔一定風險的。就要看慕容兄願不願出這筆錢了。」

    「完全沒問題!」慕容逸臉色低沉:「只要能不留痕迹的殺了他,解我心中之恨,別說八百紫玄幣,就是八千紫玄幣,我也絕不猶豫!」

    「好!」封白衣起身,聲音變得陰冷低沉:「慕容兄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呵,我也很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這個敢在我面前狂妄的人,跪在我腳下拚命求饒的畫面,哈哈哈哈……」

    ——————————————r105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