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古秋鴻?”藍雪若的話讓雲澈一陣驚訝,隨即陷入了沉思。能讓蒼萬壑允許在自己身上,還是心口部位劃一刀的人,必定是他極爲信賴或親近的人。雲澈原本以爲會是太子或三皇子或者其他皇子,沒想到,藍雪若喊出的人居然是古秋鴻。

    而如藍雪若所說,古秋鴻似乎根本沒有如此處心積慮加害蒼萬壑的理由,除非……

    “雲澈……”蒼萬壑的神色無比之複雜,他有些艱難的問道:“這種蠱存在於心脈,是否是極其難以被發現的?”

    雲澈明白他爲什麼會這樣問,正色說道:“一般的醫者,尤其是對於蠱毒蠱蟲沒有涉獵的人,的確是難以發現它的存在。但,如果古秋鴻的醫術真的有傳說那麼高超的話,不可能發現不了‘噬魂同命蠱’的存在。當然,如果是他下的蠱……他當然‘發現’不了。”

    “我明白了……”蒼萬壑口中重重呼出一口濁氣,身體仰靠在榻上,臉色蒼白,彷彿一下子又蒼老了很多:“月兒,不會有錯的,所有的事實都在證明,下蠱的人,就是古秋鴻。我胸口的這道疤,就是他三年前留下,也是在那天之後,我整整三年重病不起。雲澈已經把蠱逼出來給我們看了,它確確實實存在着,這是最真實的事實,而其他的一切……都是假的。”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枉爲帝皇,這三年的時間,竟一直在信賴,甚至敬重着一個毒害着他的人,此時想來,自己堂堂蒼風皇帝,簡直就如傻子般被玩弄於鼓掌之中……當真是愚蠢可笑至極。

    “可是,古大師爲什麼要這麼做?我們皇室一直與他交好,就連父皇都對他敬重有加,他怎麼會做出這種事?”藍雪若依舊難以接受,嘴脣緊緊的咬在一起。

    “他或許沒有直接的理由,但一定有間接的理由。比如逆子蒼霖和蒼朔與他的什麼交易……也可能涉及蕭宗或焚天門。而且……月兒,你的心性太過純良,你一直都敬重古秋鴻,甚至將他視爲聖人。但朕早年和他交往時,就發現他的心性並沒有表面上的那麼厚德無害。相反,他有時,也會暗中做一些讓人不齒的行徑。但他的醫術之高,不容置疑,所以朕一直努力與之交好。但想與他交好的人太多了,與那些龐大宗門相比,朕這個皇帝的身份,或許根本不算什麼。”

    蒼萬壑搖了搖頭,臉上露出悲哀。身爲皇帝,卻被人在無聲無息間殘害到這種地步,整整三年臥病在牀,難處寢宮,簡直和死了也相差不遠。而且如果他沒有“患病”,蒼霖和蒼朔又敢妄動,更不會有引狼入室的機會。

    “雲澈,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朕或許到死,都死不明不白,生命的最後,或許還會無知的去感激那個害我的人。”蒼萬壑自嘲的笑了笑:“之前我還質疑你的醫術,實在是愧然。”

    “皇上你千萬不要這麼說。”雲澈連忙擺手道:“皇上,關於你中蠱這件事,我有一個疑惑,還請皇上給予解答。當然,如果這件事牽扯到皇室的隱祕,皇上完全可以不必回答我。”

    “你問吧。朕已是一條殘命,最後的心願,全在月兒身上。你是月兒最信賴的人,所以朕對你,也沒有祕密。”蒼萬壑閉着眼睛,面色平靜無波。

    雲澈一陣動容……這些話從一個帝皇口中說出,分量何其之重。這短短的幾句話投射着蒼萬壑心中的灰暗,更有着對藍雪若的溺愛。臥病三年,他終於看清楚自己這輩子所一直擁有的最寶貴財富是什麼……不是他的帝皇之位,不是他一直厚愛的臣子和七個兒子,而是他唯一的女兒。

    雲澈緩緩說道:“據我所知,噬魂同命蠱的蠱種培育極其不易,不但蠱源萬金難尋,而且培育中,千枚蠱種最多隻能有一顆成功,其他皆爲死蠱。所以要得到一枚噬魂同命蠱的蠱種,需耗費大量的時間和代價。而噬魂同命蠱入體之後,極難被發現,中蠱着會身體虛弱,快速衰老,五年之內必死,死後噬魂同命蠱也同步死亡,在中蠱者體內化作一灘血水,不會留下任何存在過的痕跡。所以,這種蠱通常是被用來毫無痕跡的暗害一個人,讓人無法發覺他真正的死因,而是以爲他是患病而死。”

    “但聽傳聞,太子和三皇子都急於爭位,蕭宗和焚天門暗中推波助瀾。古秋鴻之所以會在皇上身上下蠱,必然和他們有關。但他們既然急於讓皇上駕崩,爲何不使用暗殺、下毒這種更快捷的手段,而是要費盡心思用這種不但麻煩,而且致死時間較長的方法?如果蕭宗和焚天門真的有那樣的野心,他們選擇暗中刺殺或毒殺才應該是最正常的。我能想到的唯一的解釋……是皇上身後,有什麼讓蕭宗和焚天門都忌憚的東西,讓他們不敢留下任何痕跡?”

    雲澈說到一半的時候,蒼萬壑就知道他想要問什麼。雲澈話音落下時,他緩緩的點了點頭,沒有向雲澈隱瞞,低低的回答道:“是因爲天劍山莊。”

    “天劍山莊?”

    “蒼風皇室,與天劍山莊始於同一年的同一日,朕的先祖,與天劍山莊的始祖是親若手足的異姓兄弟。蒼風皇室掌控天下政權後,一直竭力推動着天劍山莊的壯大,直至成爲蒼風帝國第一宗門。而天劍山莊,也一直作爲皇室的守護宗門而存在。雖然隨着時間的推移,皇室與天劍山莊的關係也在逐漸疏離,但之間的一些協議,卻從未斷過。皇室內部動作,他們不會有半點插手,但若有外力威脅到皇室,他們會出手。而,如果朕遭遇刺殺或毒殺而亡,他們也必定出手,徹查到底。”

    “……可是,蕭宗、焚天門與天劍山莊並稱四大宗門,他們會如此忌憚天劍山莊?”雲澈有些不解的道。

    蒼萬壑微微搖頭:“你或許有所不知。它們雖並稱四大宗門,但論起綜合實力,冰雲仙宮、蕭宗、焚天門縱然加起來,也無法與天劍山莊相比。天劍山莊雖與它們並稱,但層面之上,卻要完全超越它們。而天劍山莊的背.景,更是讓其他三大宗門不寒而慄的。”

    “背.景?天劍山莊還有背.景?”雲澈再次錯愕。天劍山莊已是蒼風帝國第一宗門,已經是頂峯了,居然還有背.景?

    “你可曾聽過天玄大陸的‘四大聖地’?”蒼萬壑問道。

    “四大聖地……好像曾經聽爺爺偶爾提起過……”雲澈微微思索了一會兒,忽而道:“可是,四大聖地不是傳說中的東西嗎?難道他們真的存在?”

    “呵呵,若論層面,四大聖地的確是傳說,甚至如神話一般的存在。就連朕,也沒有資格接觸那個層面,就連仰望的資格都沒有。我們蒼風帝國的四大宗門,在這四大聖地前都渺若螻蟻。只要這四大聖地願意,毀滅天玄七國都是輕而易舉。”

    “竟然……還有這樣的存在。”雲澈的心中一片震撼:“難道,天劍山莊的背.景,就是四大聖地之一?”

    “沒有錯。”蒼萬壑緩緩點頭:“皇極聖域、日月神宮、天威劍域、至尊海殿……這是天玄四大聖地的名字。他們因某種‘守護’的使命而存在,從不參與和干涉七國之間的爭鬥。而天劍山莊,與四大聖地中的天威劍域有所聯繫。因爲天劍山莊的始祖,就是天威劍域某一位君玄境至尊強者最大的兒子,但因其資質太差,沒有資格留在天威劍域之中,因而被逐出,後來便在這片土地上創立了天劍山莊,天劍山莊所用劍訣,也有着‘天威劍訣’的影子。”

    一個天威劍域的棄徒,居然能建立起蒼風帝國的第一大宗門。這四大聖地之恐怖,簡直不可想象。

    “因先祖的關係,天劍山莊每隔三年,都會向天威劍域供奉一次,最初天威劍域不予理會,後來終於收下,也讓天劍山莊就此與天威劍域建起了聯繫。雖然這絲聯繫很淺很脆弱,但那畢竟是天威劍域,縱然是隻有一絲,也讓天劍山莊變得無人敢欺,無人敢惹。朕還曾聽聞,天威劍域在百年前將一個有着極重地位的‘妖人’祕密押藏於天劍山莊之中,可見對天劍山莊也是有一定重視的。”

    “蒼風帝國的各大宗門常年明爭暗鬥,但從未有哪個宗門想過要撼動天劍山莊的第一宗門之位。他們想要朕死,也不得不顧忌天劍山莊,因而用這種不會留下任何痕跡的方法,實在再正常不過。”

    蒼萬壑說完,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滿面疲憊。

    雲澈久久沒有說話,默然消化着蒼萬壑說的話。

    他們之間的話,心神煩亂的藍雪若並沒有聽進去太多,而這些,也並不是她最關心的事,她拉住雲澈衣袖,緊張的道:“雲師弟,你還沒有告訴我們……既然你知道這種蠱,那有沒有可以解掉這種蠱的方法?”

    雲澈繼續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微微點頭:“有。”

    “啊——”藍雪若一聲驚喜的嬌呼,一雙美眸瞬間變得無比亮燦。蒼萬壑也一下子睜開眼睛,灰暗的目光流露出渴望的光彩:“雲澈,你說的……當真?這不是無解之蠱?”

    “萬物平衡,相生相剋。這個世界上,沒有不能解的蠱。只是,要解‘噬魂同命蠱’,說容易極其容易,說難……卻也難於上青天。”雲澈平靜的說道。

    “到底要怎麼解?”藍雪若緊緊抓着雲澈的手臂,臉色因激動而潮紅一片:“只要能救父皇,就算再難,我也一定會做到。”

    “焚魂花。”雲澈看着藍雪若,輕輕的說出了這個名字:“只需一朵焚魂花的花瓣,我就可以解掉皇上體內的‘噬魂同命蠱’,只是這焚魂花……天下難尋。”

    ————————————

    這章的關鍵詞其實就是那個“妖人”,其他都是廢話。

    ————————————

    下一章,可能要明年才更……我真不是開玩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