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被女皇大人傳染了感冒,頭暈眼花,實在碼不出來了…………睡覺o__o"…琅繯山,絕雲崖,滄雲大陸四大極惡之地之首。絕雲崖下被稱作死神的墓地,無數年間,墜下絕雲崖者不計其數,其中甚至有三個力量通天的天王級強者,卻從未有人得以生還。

    此時,絕雲崖邊,一塊兩人高的巨石側,倚著一個黑髮黑眸的青年男子,他全身浴血,一身黑衣之上裂開著數不清的創口,他在這裡僅僅站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腳下便已彙集一小灘血流。

    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口中喘息粗重的嚇人,全身每個部位的肌肉都在輕微的哆嗦……彰顯著他已是徹底力竭,幾近油盡燈枯,若不是身側的這塊巨石,他或許連站立都無法做到。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冷醒的如兩把寒刃,沒有絲毫渙散的痕迹,射出著惡狼般的凶光,嘴角,微勾著極盡嘲諷、不屑的冷笑。

    他的前方,黑壓壓的人群堵死了他所有的逃生之路。

    「雲澈,你已經走投無路了!乖乖把天毒珠交出來,我們或許可以饒你不死!」

    「我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這個禍害!還不速速交出天毒珠,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否則必讓你嘗盡萬刃刺心之苦!」

    「雲澈!不要再執迷不悟了,現在你唯一的退路就是交給天毒珠!這等神物,不是你配擁有的!!」

    陣陣吼聲從人群中傳來,每一個人都吼的義正言辭,正氣衝天。而若此時隨便一個滄雲大陸的人從這裡經過,都會被眼前的陣容震驚的瞠目結舌:這黑壓壓的人群,幾乎彙集了滄雲大陸所有最強門派,這些門派的掌門幾乎全部親身在場,甚至一些閉關多年,被人所遺忘的老怪物也赫然在內。毫不誇張的說,這裡面隨便站出一個人,都是足以撼動一方的超級強者。

    如今,卻全部彙集此地,只為眼前這個已被逼到絕雲崖邊的男子……更準確的說,是為了他手中的天毒珠——滄雲大陸的第一神物!

    人群一邊威脅喊叫,一邊緩慢逼近。當天毒珠終於再次現身,面對這龐大到根本無法抗拒的誘惑,這些立於大陸之巔的強者全部蜂擁而至,整整三天三夜的追殺,終於到了可以收穫果實的一刻。

    「你們……想要這……天毒珠?」

    雲澈冷笑著,右手緩緩抬起,一顆碧綠色,釋放著暗淡光芒的圓珠出現在他的手中。在這顆珠子現出光芒的那一刻,所有人逼近的腳步停止,眼睛死死的盯著那抹綠色,放射出無比貪婪的光芒。

    這些個個都足以驚世的強者,此時在雲澈眼中卻是那麼的卑微醜陋。他的眼眸緩緩斜起,縱已身處絕境,眸光依舊高傲譏琅繯山,絕雲崖,滄雲大陸四大極惡之地之首。絕雲崖下被稱作死神的墓地,無數年間,墜下絕雲崖者不計其數,其中甚至有三個力量通天的天王級強者,卻從未有人得以生還。

    此時,絕雲崖邊,一塊兩人高的巨石側,倚著一個黑髮黑眸的青年男子,他全身浴血,一身黑衣之上裂開著數不清的創口,他在這裡僅僅站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腳下便已彙集一小灘血流。

    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口中喘息粗重的嚇人,全身每個部位的肌肉都在輕微的哆嗦……彰顯著他已是徹底力竭,幾近油盡燈枯,若不是身側的這塊巨石,他或許連站立都無法做到。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冷醒的如兩把寒刃,沒有絲毫渙散的痕迹,射出著惡狼般的凶光,嘴角,微勾著極盡嘲諷、不屑的冷笑。

    他的前方,黑壓壓的人群堵死了他所有的逃生之路。

    「雲澈,你已經走投無路了!乖乖把天毒珠交出來,我們或許可以饒你不死!」

    「我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這個禍害!還不速速交出天毒珠,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否則必讓你嘗盡萬刃刺心之苦!」

    「雲澈!不要再執迷不悟了,現在你唯一的退路就是交給天毒珠!這等神物,不是你配擁有的!!」

    陣陣吼聲從人群中傳來,每一個人都吼的義正言辭,正氣衝天。而若此時隨便一個滄雲大陸的人從這裡經過,都會被眼前的陣容震驚的瞠目結舌:這黑壓壓的人群,幾乎彙集了滄雲大陸所有最強門派,這些門派的掌門幾乎全部親身在場,甚至一些閉關多年,被人所遺忘的老怪物也赫然在內。毫不誇張的說,這裡面隨便站出一個人,都是足以撼動一方的超級強者。

    如今,卻全部彙集此地,只為眼前這個已被逼到絕雲崖邊的男子……更準確的說,是為了他手中的天毒珠——滄雲大陸的第一神物!

    人群一邊威脅喊叫,一邊緩慢逼近。當天毒珠終於再次現身,面對這龐大到根本無法抗拒的誘惑,這些立於大陸之巔的強者全部蜂擁而至,整整三天三夜的追殺,終於到了可以收穫果實的一刻。

    「你們……想要這……天毒珠?」

    雲澈冷笑著,右手緩緩抬起,一顆碧綠色,釋放著暗淡光芒的圓珠出現在他的手中。在這顆珠子現出光芒的那一刻,所有人逼近的腳步停止,眼睛死死的盯著那抹綠色,放射出無比貪婪的光芒。

    這些個個都足以驚世的強者,此時在雲澈眼中卻是那麼的卑微醜陋。他的眼眸緩緩斜起,縱已身處絕境,眸光依舊高傲譏琅繯山,絕雲崖,滄雲大陸四大極惡之地之首。絕雲崖下被稱作死神的墓地,無數年間,墜下絕雲崖者不計其數,其中甚至有三個力量通天的天王級強者,卻從未有人得以生還。

    此時,絕雲崖邊,一塊兩人高的巨石側,倚著一個黑髮黑眸的青年男子,他全身浴血,一身黑衣之上裂開著數不清的創口,他在這裡僅僅站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腳下便已彙集一小灘血流。

    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口中喘息粗重的嚇人,全身每個部位的肌肉都在輕微的哆嗦……彰顯著他已是徹底力竭,幾近油盡燈枯,若不是身側的這塊巨石,他或許連站立都無法做到。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冷醒的如兩把寒刃,沒有絲毫渙散的痕迹,射出著惡狼般的凶光,嘴角,微勾著極盡嘲諷、不屑的冷笑。

    他的前方,黑壓壓的人群堵死了他所有的逃生之路。

    「雲澈,你已經走投無路了!乖乖把天毒珠交出來,我們或許可以饒你不死!」

    「我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這個禍害!還不速速交出天毒珠,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否則必讓你嘗盡萬刃刺心之苦!」

    「雲澈!不要再執迷不悟了,現在你唯一的退路就是交給天毒珠!這等神物,不是你配擁有的!!」

    陣陣吼聲從人群中傳來,每一個人都吼的義正言辭,正氣衝天。而若此時隨便一個滄雲大陸的人從這裡經過,都會被眼前的陣容震驚的瞠目結舌:這黑壓壓的人群,幾乎彙集了滄雲大陸所有最強門派,這些門派的掌門幾乎全部親身在場,甚至一些閉關多年,被人所遺忘的老怪物也赫然在內。毫不誇張的說,這裡面隨便站出一個人,都是足以撼動一方的超級強者。

    如今,卻全部彙集此地,只為眼前這個已被逼到絕雲崖邊的男子……更準確的說,是為了他手中的天毒珠——滄雲大陸的第一神物!

    人群一邊威脅喊叫,一邊緩慢逼近。當天毒珠終於再次現身,面對這龐大到根本無法抗拒的誘惑,這些立於大陸之巔的強者全部蜂擁而至,整整三天三夜的追殺,終於到了可以收穫果實的一刻。

    「你們……想要這……天毒珠?」

    雲澈冷笑著,右手緩緩抬起,一顆碧綠色,釋放著暗淡光芒的圓珠出現在他的手中。在這顆珠子現出光芒的那一刻,所有人逼近的腳步停止,眼睛死死的盯著那抹綠色,放射出無比貪婪的光芒。

    這些個個都足以驚世的強者,此時在雲澈眼中卻是那麼的卑微醜陋。他的眼眸緩緩斜起,縱已身處絕境,眸光依舊高傲譏琅繯山,絕雲崖,滄雲大陸四大極惡之地之首。絕雲崖下被稱作死神的墓地,無數年間,墜下絕雲崖者不計其數,其中甚至有三個力量通天的天王級強者,卻從未有人得以生還。

    此時,絕雲崖邊,一塊兩人高的巨石側,倚著一個黑髮黑眸的青年男子,他全身浴血,一身黑衣之上裂開著數不清的創口,他在這裡僅僅站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腳下便已彙集一小灘血流。

    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口中喘息粗重的嚇人,全身每個部位的肌肉都在輕微的哆嗦……彰顯著他已是徹底力竭,幾近油盡燈枯,若不是身側的這塊巨石,他或許連站立都無法做到。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冷醒的如兩把寒刃,沒有絲毫渙散的痕迹,射出著惡狼般的凶光,嘴角,微勾著極盡嘲諷、不屑的冷笑。

    他的前方,黑壓壓的人群堵死了他所有的逃生之路。

    「雲澈,你已經走投無路了!乖乖把天毒珠交出來,我們或許可以饒你不死!」

    「我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這個禍害!還不速速交出天毒珠,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否則必讓你嘗盡萬刃刺心之苦!」

    「雲澈!不要再執迷不悟了,現在你唯一的退路就是交給天毒珠!這等神物,不是你配擁有的!!」

    陣陣吼聲從人群中傳來,每一個人都吼的義正言辭,正氣衝天。而若此時隨便一個滄雲大陸的人從這裡經過,都會被眼前的陣容震驚的瞠目結舌:這黑壓壓的人群,幾乎彙集了滄雲大陸所有最強門派,這些門派的掌門幾乎全部親身在場,甚至一些閉關多年,被人所遺忘的老怪物也赫然在內。毫不誇張的說,這裡面隨便站出一個人,都是足以撼動一方的超級強者。

    如今,卻全部彙集此地,只為眼前這個已被逼到絕雲崖邊的男子……更準確的說,是為了他手中的天毒珠——滄雲大陸的第一神物!

    人群一邊威脅喊叫,一邊緩慢逼近。當天毒珠終於再次現身,面對這龐大到根本無法抗拒的誘惑,這些立於大陸之巔的強者全部蜂擁而至,整整三天三夜的追殺,終於到了可以收穫果實的一刻。

    「你們……想要這……天毒珠?」

    雲澈冷笑著,右手緩緩抬起,一顆碧綠色,釋放著暗淡光芒的圓珠出現在他的手中。在這顆珠子現出光芒的那一刻,所有人逼近的腳步停止,眼睛死死的盯著那抹綠色,放射出無比貪婪的光芒。

    這些個個都足以驚世的強者,此時在雲澈眼中卻是那麼的卑微醜陋。他的眼眸緩緩斜起,縱已身處絕境,眸光依舊高傲譏琅繯山,絕雲崖,滄雲大陸四大極惡之地之首。絕雲崖下被稱作死神的墓地,無數年間,墜下絕雲崖者不計其數,其中甚至有三個力量通天的天王級強者,卻從未有人得以生還。

    此時,絕雲崖邊,一塊兩人高的巨石側,倚著一個黑髮黑眸的青年男子,他全身浴血,一身黑衣之上裂開著數不清的創口,他在這裡僅僅站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腳下便已彙集一小灘血流。

    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口中喘息粗重的嚇人,全身每個部位的肌肉都在輕微的哆嗦……彰顯著他已是徹底力竭,幾近油盡燈枯,若不是身側的這塊巨石,他或許連站立都無法做到。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冷醒的如兩把寒刃,沒有絲毫渙散的痕迹,射出著惡狼般的凶光,嘴角,微勾著極盡嘲諷、不屑的冷笑。

    他的前方,黑壓壓的人群堵死了他所有的逃生之路。

    「雲澈,你已經走投無路了!乖乖把天毒珠交出來,我們或許可以饒你不死!」

    「我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這個禍害!還不速速交出天毒珠,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否則必讓你嘗盡萬刃刺心之苦!」

    「雲澈!不要再執迷不悟了,現在你唯一的退路就是交給天毒珠!這等神物,不是你配擁有的!!」

    陣陣吼聲從人群中傳來,每一個人都吼的義正言辭,正氣衝天。而若此時隨便一個滄雲大陸的人從這裡經過,都會被眼前的陣容震驚的瞠目結舌:這黑壓壓的人群,幾乎彙集了滄雲大陸所有最強門派,這些門派的掌門幾乎全部親身在場,甚至一些閉關多年,被人所遺忘的老怪物也赫然在內。毫不誇張的說,這裡面隨便站出一個人,都是足以撼動一方的超級強者。

    如今,卻全部彙集此地,只為眼前這個已被逼到絕雲崖邊的男子……更準確的說,是為了他手中的天毒珠——滄雲大陸的第一神物!

    人群一邊威脅喊叫,一邊緩慢逼近。當天毒珠終於再次現身,面對這龐大到根本無法抗拒的誘惑,這些立於大陸之巔的強者全部蜂擁而至,整整三天三夜的追殺,終於到了可以收穫果實的一刻。

    「你們……想要這……天毒珠?」

    雲澈冷笑著,右手緩緩抬起,一顆碧綠色,釋放著暗淡光芒的圓珠出現在他的手中。在這顆珠子現出光芒的那一刻,所有人逼近的腳步停止,眼睛死死的盯著那抹綠色,放射出無比貪婪的光芒。

    這些個個都足以驚世的強者,此時在雲澈眼中卻是那麼的卑微醜陋。他的眼眸緩緩斜起,縱已身處絕境,眸光依舊高傲譏琅繯山,絕雲崖,滄雲大陸四大極惡之地之首。絕雲崖下被稱作死神的墓地,無數年間,墜下絕雲崖者不計其數,其中甚至有三個力量通天的天王級強者,卻從未有人得以生還。

    此時,絕雲崖邊,一塊兩人高的巨石側,倚著一個黑髮黑眸的青年男子,他全身浴血,一身黑衣之上裂開著數不清的創口,他在這裡僅僅站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腳下便已彙集一小灘血流。

    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口中喘息粗重的嚇人,全身每個部位的肌肉都在輕微的哆嗦……彰顯著他已是徹底力竭,幾近油盡燈枯,若不是身側的這塊巨石,他或許連站立都無法做到。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冷醒的如兩把寒刃,沒有絲毫渙散的痕迹,射出著惡狼般的凶光,嘴角,微勾著極盡嘲諷、不屑的冷笑。

    他的前方,黑壓壓的人群堵死了他所有的逃生之路。

    「雲澈,你已經走投無路了!乖乖把天毒珠交出來,我們或許可以饒你不死!」

    「我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這個禍害!還不速速交出天毒珠,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否則必讓你嘗盡萬刃刺心之苦!」

    「雲澈!不要再執迷不悟了,現在你唯一的退路就是交給天毒珠!這等神物,不是你配擁有的!!」

    陣陣吼聲從人群中傳來,每一個人都吼的義正言辭,正氣衝天。而若此時隨便一個滄雲大陸的人從這裡經過,都會被眼前的陣容震驚的瞠目結舌:這黑壓壓的人群,幾乎彙集了滄雲大陸所有最強門派,這些門派的掌門幾乎全部親身在場,甚至一些閉關多年,被人所遺忘的老怪物也赫然在內。毫不誇張的說,這裡面隨便站出一個人,都是足以撼動一方的超級強者。

    如今,卻全部彙集此地,只為眼前這個已被逼到絕雲崖邊的男子……更準確的說,是為了他手中的天毒珠——滄雲大陸的第一神物!

    人群一邊威脅喊叫,一邊緩慢逼近。當天毒珠終於再次現身,面對這龐大到根本無法抗拒的誘惑,這些立於大陸之巔的強者全部蜂擁而至,整整三天三夜的追殺,終於到了可以收穫果實的一刻。

    「你們……想要這……天毒珠?」

    雲澈冷笑著,右手緩緩抬起,一顆碧綠色,釋放著暗淡光芒的圓珠出現在他的手中。在這顆珠子現出光芒的那一刻,所有人逼近的腳步停止,眼睛死死的盯著那抹綠色,放射出無比貪婪的光芒。

    這些個個都足以驚世的強者,此時在雲澈眼中卻是那麼的卑微醜陋。他的眼眸緩緩斜起,縱已身處絕境,眸光依舊高傲譏琅繯山,絕雲崖,滄雲大陸四大極惡之地之首。絕雲崖下被稱作死神的墓地,無數年間,墜下絕雲崖者不計其數,其中甚至有三個力量通天的天王級強者,卻從未有人得以生還。

    此時,絕雲崖邊,一塊兩人高的巨石側,倚著一個黑髮黑眸的青年男子,他全身浴血,一身黑衣之上裂開著數不清的創口,他在這裡僅僅站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腳下便已彙集一小灘血流。

    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口中喘息粗重的嚇人,全身每個部位的肌肉都在輕微的哆嗦……彰顯著他已是徹底力竭,幾近油盡燈枯,若不是身側的這塊巨石,他或許連站立都無法做到。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冷醒的如兩把寒刃,沒有絲毫渙散的痕迹,射出著惡狼般的凶光,嘴角,微勾著極盡嘲諷、不屑的冷笑。

    他的前方,黑壓壓的人群堵死了他所有的逃生之路。

    「雲澈,你已經走投無路了!乖乖把天毒珠交出來,我們或許可以饒你不死!」

    「我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這個禍害!還不速速交出天毒珠,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否則必讓你嘗盡萬刃刺心之苦!」

    「雲澈!不要再執迷不悟了,現在你唯一的退路就是交給天毒珠!這等神物,不是你配擁有的!!」

    陣陣吼聲從人群中傳來,每一個人都吼的義正言辭,正氣衝天。而若此時隨便一個滄雲大陸的人從這裡經過,都會被眼前的陣容震驚的瞠目結舌:這黑壓壓的人群,幾乎彙集了滄雲大陸所有最強門派,這些門派的掌門幾乎全部親身在場,甚至一些閉關多年,被人所遺忘的老怪物也赫然在內。毫不誇張的說,這裡面隨便站出一個人,都是足以撼動一方的超級強者。

    如今,卻全部彙集此地,只為眼前這個已被逼到絕雲崖邊的男子……更準確的說,是為了他手中的天毒珠——滄雲大陸的第一神物!

    人群一邊威脅喊叫,一邊緩慢逼近。當天毒珠終於再次現身,面對這龐大到根本無法抗拒的誘惑,這些立於大陸之巔的強者全部蜂擁而至,整整三天三夜的追殺,終於到了可以收穫果實的一刻。

    「你們……想要這……天毒珠?」

    雲澈冷笑著,右手緩緩抬起,一顆碧綠色,釋放著暗淡光芒的圓珠出現在他的手中。在這顆珠子現出光芒的那一刻,所有人逼近的腳步停止,眼睛死死的盯著那抹綠色,放射出無比貪婪的光芒。

    這些個個都足以驚世的強者,此時在雲澈眼中卻是那麼的卑微醜陋。他的眼眸緩緩斜起,縱已身處絕境,眸光依舊高傲譏琅繯山,絕雲崖,滄雲大陸四大極惡之地之首。絕雲崖下被稱作死神的墓地,無數年間,墜下絕雲崖者不計其數,其中甚至有三個力量通天的天王級強者,卻從未有人得以生還。

    此時,絕雲崖邊,一塊兩人高的巨石側,倚著一個黑髮黑眸的青年男子,他全身浴血,一身黑衣之上裂開著數不清的創口,他在這裡僅僅站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腳下便已彙集一小灘血流。

    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口中喘息粗重的嚇人,全身每個部位的肌肉都在輕微的哆嗦……彰顯著他已是徹底力竭,幾近油盡燈枯,若不是身側的這塊巨石,他或許連站立都無法做到。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冷醒的如兩把寒刃,沒有絲毫渙散的痕迹,射出著惡狼般的凶光,嘴角,微勾著極盡嘲諷、不屑的冷笑。

    他的前方,黑壓壓的人群堵死了他所有的逃生之路。

    「雲澈,你已經走投無路了!乖乖把天毒珠交出來,我們或許可以饒你不死!」

    「我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這個禍害!還不速速交出天毒珠,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否則必讓你嘗盡萬刃刺心之苦!」

    「雲澈!不要再執迷不悟了,現在你唯一的退路就是交給天毒珠!這等神物,不是你配擁有的!!」

    陣陣吼聲從人群中傳來,每一個人都吼的義正言辭,正氣衝天。而若此時隨便一個滄雲大陸的人從這裡經過,都會被眼前的陣容震驚的瞠目結舌:這黑壓壓的人群,幾乎彙集了滄雲大陸所有最強門派,這些門派的掌門幾乎全部親身在場,甚至一些閉關多年,被人所遺忘的老怪物也赫然在內。毫不誇張的說,這裡面隨便站出一個人,都是足以撼動一方的超級強者。

    如今,卻全部彙集此地,只為眼前這個已被逼到絕雲崖邊的男子……更準確的說,是為了他手中的天毒珠——滄雲大陸的第一神物!

    人群一邊威脅喊叫,一邊緩慢逼近。當天毒珠終於再次現身,面對這龐大到根本無法抗拒的誘惑,這些立於大陸之巔的強者全部蜂擁而至,整整三天三夜的追殺,終於到了可以收穫果實的一刻。

    「你們……想要這……天毒珠?」

    雲澈冷笑著,右手緩緩抬起,一顆碧綠色,釋放著暗淡光芒的圓珠出現在他的手中。在這顆珠子現出光芒的那一刻,所有人逼近的腳步停止,眼睛死死的盯著那抹綠色,放射出無比貪婪的光芒。

    這些個個都足以驚世的強者,此時在雲澈眼中卻是那麼的卑微醜陋。他的眼眸緩緩斜起,縱已身處絕境,眸光依舊高傲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