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殿中的巨響聲自然驚動了外面的皇宮侍衛,匆忙的腳步聲響起,十幾個銀甲侍衛魚貫而入,帶頭的滿臉緊張道:“公主殿下,你沒事吧?”

    “沒事,你們都下去吧。”藍雪若側目道。

    “可是……”侍衛頭領看了一眼被崩裂的地面,以及手持武器的雲澈與凌傑,面露深深的警惕。

    “退下!”藍雪若的聲音頓時威嚴了幾分:“沒有我的命令,就算過會兒有再大的動靜,也不許再進來。”

    “是!”侍衛頭領連忙低頭應聲,帶着人退下。

    “不愧是傳聞中的四千斤重劍,無論威力還是氣勢,都讓人大開眼界。”凌雲由衷的讚歎道。凌傑剛纔的一劍看似簡單尋常之極,但他深知那一劍所蘊的劍勢與劍意,能以真玄境三級的玄力完全擋下這一劍,簡直可以稱作是奇蹟。

    “哼,的確要比我想象的厲害一點點……但也只有一點點而已。”凌傑翹了翹鼻頭,一臉很不屑的樣子:“剛纔那一劍,我不過是隨手比劃了一下,接下來這一劍,你絕對~~~絕對~~~絕對不可能接得住!”

    言語間,凌傑單手舉劍指天,一道道劍氣沖天而起,在空氣中激盪起肉眼可見,一圈一圈散開的驚人漣漪。

    凌傑出劍,劍身之上的劍勢驟然爆發,一瞬間蕩起萬千劍影,交疊成重重劍浪,就如大片被颶風捲起的滄海浪潮般籠罩向雲澈,那恐怖無比的氣勢,似乎是要將這整片天地都完全絞入其中。

    “天威劍陣--風華亂!”

    “雲兄弟小心!”凌傑這一劍一出,凌雲頓時眉頭一皺,幾乎是下意識的提醒道。凌傑正值爭強好勝的年紀,第一劍被完全擋了下來,還是在“公主姐姐”面前,他的自尊心顯然受到了打擊,凌雲預想的到這第二件他會認真起來,但沒想到,居然直接用出了天威劍陣。天威劍陣的任何一式,同等級的玄者都難以正面接下,何況只有真玄境的雲澈。

    大片劍影鋪天蓋地,重重疊疊,雲澈感覺一剎那彷彿被捲入了劍刃地獄之中,無論向前向後,向左向右,都會被瞬間捲入死亡風暴之中。他索性直接無視漫天劍影,手中重劍轟然揮出。

    “隕…月…沉…星!!”

    重劍揮出,帶着毀天滅地的氣勢,迎向了重重劍浪。

    轟!!

    就如滔天巨浪撞上千年磐石,一聲轟鳴震耳欲聾,雲澈與凌傑周圍十步之內的地板瞬間飛散,無數冰寒的劍影在一瞬間如被摧毀的冰華,在刺目的閃光中消散,第一波劍影之後,霸王巨劍勢如破竹,帶着“隕月沉星”之力狂暴向前,將重重劍影全部轟碎,然後毫無花俏的撞擊在凌傑的輕劍之上。

    “什……什麼!”凌傑和凌雲同時大吃一驚,天威劍陣的第十三式“風華亂”,竟然就這麼被雲澈一劍直接破開!

    作爲邪神七式第一式的“隕月沉星”,這是個再簡單不過的玄技。沒有花俏絢麗的玄技效果,亦沒有複雜的運轉方式,它的威力,便是在於一瞬間牽動全身玄力並瞬間壓縮,爆發出十倍於正常的力量,與邪神玄功的“暴走”特性極爲契合——簡單而暴力。

    霸王重劍斬破重重劍浪後,力量也基本到達了極限,撞擊在凌傑劍上時,已接近力竭,但僅僅以它那足有三千九百斤的重量,所攜帶的衝擊力就非同小可,凌傑被震盪的連退七八步,險些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呆呆站在那裏,圓瞪眼睛看着雲澈,如同在看一個怪物。

    “難以置信。”凌雲低聲自言自語道,“看來他跨越七級戰勝對手的傳聞,並不是什麼誇大的虛傳。一個大境界之差,竟然真的接下來了……如果是平級的話,這一劍,豈不是完完全全的碾壓!”

    這一劍,雲澈用盡全力,毫無保留。雖然以他目前的玄力,已不至於像當初一樣使用一次隕月沉星就耗掉幾乎全部玄力,但依舊消耗不少,而且全身氣血一陣動盪,他用了七八息的時間才把全身翻騰的氣血壓下,調整到一個足夠好的狀態,平靜的目視着凌傑。

    “原來……你居然這麼厲害!”這次,凌傑是着實有些傻眼了。因爲剛纔這一劍,他不但用上了七分玄力,還動用了天威劍陣,沒想到居然還是被擋了下來……而且自己還被震退,吃了一個小虧。

    如果對方和他平級,或者是玄力比他低一兩級的靈玄境,他尚可以接受,但對方,不但只是個真玄境,而且還是真玄初期而已!

    這種感覺,就猶如身爲猛虎撲向一隻貓,卻愣是被貓給撞開了。

    “出最後一劍吧。如果第三劍也被我擋下來,就意味着你輸了。你可不要忘記輸了之後就必須認我當老大!”雲澈平穩着周身氣息,眯着眼睛說道。

    “輸?我會輸?”凌傑手中長劍一甩,臉上的驚訝色彩逐漸褪去,取而代之的依舊是一臉不屑的樣子:“剛纔的兩劍,我不過是怕你輸的太慘,根本沒用全力,這一劍,我看你怎麼擋!”

    說話間,凌傑手中之劍忽然前指,全身玄力爆發,如開閘的洪水一般涌向了手中之劍。長劍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劍身周圍忽然捲起環環氣流,隨之,這激盪的劍氣竟凝虛化實,旋轉纏繞在劍身之上,讓整把劍看上去比之前粗大了兩倍之多。

    周圍的氣流忽然大幅度暴.動起來,雲澈感覺到一股無比鋒利霸道的氣息迎面而來,讓他遍體發寒。那把長劍正被握在凌傑的手中,卻讓他清晰的感覺到彷彿已經抵在了他的脖頸之下,下一秒就能直接隔斷他的喉管,要了他的性命。

    凌傑的周圍,道道氣流漣漪若隱若現。但驚人的是,這些氣流漣漪竟不是如水紋一般呈現着不規則的線條,而是道道筆直,就如一把把憑空出現的透明利劍一般。

    好強的劍勢……雲澈心中的震驚一點點的放大着。根據茉莉的描述,他已經在儘可能的高估這個十五歲少年的劍之造詣,到此時感受着這股驚人的劍勢,他發現自己依舊低估了這個來自天劍山莊的少年。

    凌傑的舉動讓凌雲先是皺眉,當他意識到凌傑要做什麼時,眸光猛的一動,低聲道:“小杰!你在做什麼!趕緊收手,你想殺了他嗎!!”

    “嘿,老哥,我纔沒你想的那麼沒用,這一招我已練到收放自如的境界,在即將要了他命的時候,我自然會收回來。”凌傑笑了起來,目光轉向雲澈道:“哼,敢挑釁我凌傑少爺的尊嚴,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凌傑的厲害……”

    “接我這一劍試試……天威絕劍——貫日!”

    凌傑手中之劍已完全被化作實質的濃郁劍氣包裹,看上去竟和雲澈手裏的重劍一般大小。

    他一聲大吼,攜着無盡劍勢的長劍驟然脫手甩出,直刺雲澈的胸口。

    周圍的空氣瘋狂動盪,迎面而來的風浪將雲澈的頭髮和衣袂大幅度吹起,劍尖所到之處,一絲漆黑的空間裂痕一閃而逝。

    這次,沒有萬千劍影,只有一劍!凝聚了凌傑所有劍意的絕殺一劍。

    雲澈身體暴退,重劍再度掄起,全身玄力在一瞬間被牽動,凝聚在了他的雙臂和重劍之上,又是一記毫無保留的“隕月沉星”,迎向了凌傑的絕殺一劍。

    轟!!

    霸王巨劍第三次和凌傑的輕劍相撞,而這一次碰撞的那一剎那,雲澈分明感覺到猶如一座高不見頂的大山狠狠的撞在了他的重劍之上。

    瞬間,足有四寸之厚的霸王巨劍在這恐怖的力量之下,彎曲成了殘月狀。

    將三千九百斤的重劍瞬間撞彎,這不知需要多麼恐怖的力量。雲澈的全身與雙臂巨震,如果不是他參悟了天狼獄神典的總訣,對重劍有了極強的駕馭力,他的霸王巨劍早已脫手飛出。

    縱然如此,凌傑之劍的力量依舊沒有被抵消,帶着恐怖的劍勢繼續向前,將雲澈強橫的衝向殿門的方向。

    雲澈的瞳孔微微收縮,重劍彎曲的幅度也越來越大,逐漸的已臨近半月狀。他的身體在龐大的衝擊力下被帶的急速倒退,雙腳在堅硬的地面上劃出兩道越來越長的溝壑,他的身體,更是持續在劍勢的衝擊之中受到着損傷。

    “小杰,馬上收劍!”凌雲立即出聲道。這招“貫日”的威力,他再清楚不過。如果凌傑再不收劍,雲澈的重劍將被摧毀還在其次,他本人,必將會有重傷,甚至喪命的可能。

    “知道了!”凌傑的手一直伸在前方,劍雖離開,但並沒有離開他的操控。看着馬上要被衝擊到大殿之外的雲澈,他得意的笑了起來:“嘿嘿,知道我凌傑的厲害了嗎!和我比,你還差得遠呢。”

    凌傑得意的說完,便要收劍,一聲震耳的咆哮響起在他的耳邊。

    “喝啊啊!!”

    咆哮聲中,雲澈星神碎影發動,瞬間直線後撤十幾個身位,他沒有喘息,牙齒咬起,目光兇狠,霸王巨劍在一瞬間高高舉起,轟向迎面而來的“貫日”之劍。

    “天……狼……斬!”

    在雲澈的爆喝聲中,霸王巨劍之上猛然釋放出如驚濤駭浪般的磅礴氣場,霎時,周圍空間瘋狂激盪,空氣被強橫的排開,重劍劈斬而下的那一剎那,雲澈的身後,霎時閃過了一個仰天咆哮的蒼狼影像……

    轟!!!!!!!

    飽含天狼神威的重劍與凌傑的天威絕殺劍激烈的撞擊在一起,一股力量風暴轟然炸開,沖天而起,將大殿的地面和殿頂瞬間粉碎,就連空間,都彷彿被撕裂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