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茉莉的話,著實讓雲澈一陣心驚。秦無憂之前和他說過蒼風玄府雖然在外風光無限,是無數玄者的夢想之地,但那些龐大的宗門從來都看不起蒼風玄府。雲澈多少會覺得這話有些誇大,畢竟,蒼風玄府可是皇室所立,蒼風帝國最大的玄府,多少人做夢都想進去而不能,其中更是彙集了蒼風帝國年輕一輩的無數頂尖玄者,再怎麼也不至於差到讓人看不起的程度。

    但眼前這個來自天劍山莊,才十五歲,明顯都涉世未深的少年,玄力直接秒殺蒼風玄府所有弟子……而且甩了起碼十幾條街。

    從這個凌傑身上,雲澈第一次清晰的感覺到了天劍山莊的恐怖,也從而可以預想到那些齊名的宗門又有著多麼驚人的實力。難怪風光無限的蒼風玄府在蒼風排位戰中從來連前一百位都進不去,天劍山莊一個十五歲少年就能挑翻蒼風玄府所有弟子,這種差距,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天壤之別。縱然說蒼風玄府根本沒有和天劍山莊競爭的資格都半點不誇張,不過分。

    也難怪這小子剛才脫口而出「你這麼弱」,原來在這個小子眼裡……自己的玄力的確只能用弱來形容。

    雲澈一直以來都是越級挑戰,而且對手都是比自己年紀大的,從未敗過。所以乍聽到這個才十五歲的小毛頭要想他挑戰,壓根就沒怎麼放心上,心裡想著自己教訓他還不跟教訓自己的兒子一樣,萬萬沒想到,這個小毛頭卻是個實打實的怪胎級人物……十五歲的靈玄境三級,喵了個去的!還還打個淡!

    但云澈話已出口,又肯定不甘心收回來,而對面的凌傑已經兩手叉腰,氣鼓鼓的指著他道:「好!這可是你說的!哼哼!一個才真玄境三級的人居然也敢和我比,看我我不把你揍成豬頭,讓公主姐姐再也不理你!」

    說一說話,凌傑右手一招,一把七尺長劍已橫於身前。

    一劍在手,凌傑的氣場頓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稚嫩的氣息瞬間消散無蹤,身上釋放出一股鋒利無比的凌然氣息,整個人彷彿一把利劍,不出則已,一出則刺破雲霄。

    他手中之劍看上去很是平常,但握在他的手中,卻給人一種無比和諧的感覺,彷彿這把劍已與他融為一體,渾然如他身體的一部分。

    這份劍勢、劍意,讓雲澈心中一陣驚嘆。才十五歲,便有如此劍勢劍意,這個凌傑的天賦,簡直驚世駭俗。或許,這與他有著一顆沒有污垢的赤子之心也有著很大的關係。

    凌傑劍指雲澈,志得意滿的道:「亮出你的武器吧,我要讓你知道什麼才是強大的男人,也只有我這樣的天才,才配得上公主姐姐。」

    「小傑,不許再胡鬧!」凌雲連忙向前一步,對雲澈道:「這位小兄弟,小傑行事毛躁,想到什麼就是什麼,你不要和他一般見識。這裡是皇宮重地,交手的話是對皇室的不尊重,所以這件事還是算了吧。」

    以凌雲的能力,又怎麼會看不出雲澈的玄力修為。凌雲的話表面上是在呵斥凌傑,但云澈心裡很明白,這是凌雲在維護他的顏面,兩人一個大境界的差距,真打起來,他必然短時間內慘敗。對於凌雲的善意,雲澈感激一笑,道:「凌兄說的沒錯。不過,作為男人,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剛才既然答應了和凌傑比試,那就不能半路退卻。」

    雖然心知自己絕對不可能戰勝這個凌傑,但,雲澈身上最強盛的,就是他的傲氣。他既然已經答應下來,又怎麼會甘心因自己明知不如對方而退卻,更何況,這件事還是因藍雪若而起,在他要守護的女子面前,他又豈會甘心就這麼承認自己不如另外一個男人……而且這貨比他還要小!

    凌傑本來還因為凌雲的話大不滿,一聽這話,眼睛一亮,連忙附和道:「對對對對對!我們可都是成年男人,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快點亮出你的武器,讓公主姐姐看看我們誰更厲害!」

    雲澈瞥他一眼,淡淡道:「不過,凌雲兄有一點說的很對,這裡是皇宮重地,不是適合交手的地方,還是換一個相對『柔和』一點的方式……嗯,要不這樣如何,我看你是用劍的,剛好我也是用劍的,我們就對轟三劍怎麼樣?全力對轟三劍,既不用那麼麻煩,也完全可以一分我們之間的勝負,凌傑小弟弟,你敢嗎?」

    一句「你敢嗎」,直接就把凌傑的傲氣給激了出來:「哼哼,面對你一個弱到不能看的真玄境,我有什麼不敢的!對轟三劍?根本用不著!我一劍就能把你打趴下!」

    「切!」雲澈不屑的一撇嘴:「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不過哥我得教育教育你,你既然不斷聲稱自己已經是個長大的男人了,就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你叫囂著一劍就能把我打趴下。但如果你不但不能一劍把我打趴下呢,反而三劍都被我擋下來了呢?」

    凌傑眼睛一瞪,然後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怎麼可能!你那麼弱,我要是一劍不能把你打趴下,我的名字就倒過來念!要是三劍都被你擋下來,我……我我我我就不叫凌傑。」

    雲澈的嘴角抽了抽,然後一臉不屑道:「哼,真是一點分量都沒有。小凌傑,敢和我打個賭嗎?如果你出三劍,我沒有接下的話,你的公主姐姐若是答應嫁給你,我絕對不阻攔,如果你的三劍我全部擋下的話,嗯……你就得當我的小弟!不但以後要喊我老大,還必須服從老大的各種命令!怎麼樣?敢不敢!?敢的話,咱就比,如果你只是會滿嘴吹牛的花架子的話,嘖嘖,那就算了,我也就懶得和你比了。」

    這個「賭」在輸贏結果上顯然相當的不平衡,若凌傑輸了,就要給雲澈當小弟,若雲澈輸了……那在凌傑耳中聽上去很美好的戰果只要稍微過點腦子就知道壓根就是一句空話。而雲澈後面那幾句激將法更是直白到了極點。但對天劍山莊都沒出過幾次的凌傑無比的管用,想都沒想直接就答應了下來:「我有什麼不敢的!我要是輸給了你,別說當你小弟,當你親兒子都沒問題。」

    「咳咳……」凌雲有些不淡定了,他走到雲澈身側,用只有他才能聽到的聲音道:「小兄弟,你可能有所不知道。小傑他年紀雖小,但玄力已是靈玄之境,這場比斗,對你可能不太公平,所以……請慎重三思。」

    「感謝凌兄提醒。」雲澈沖他感激一笑。

    他平淡的反應讓凌雲微微一訝。這種反應證明著雲澈顯然已經知道了凌傑的玄力層次,但依舊要和他做這樣的賭約。凌雲微微動了動眉頭,沒有再說話。

    「開始吧。」

    雲澈站在了凌傑身前,聲音一出,霸王巨劍憑空出現,劍柄被雲澈雙手握住,劍身下沉,在「轟」的一聲中砸落在地板之上,周圍三步之內的地面瞬間崩裂。

    如此同時,一股沉重如山的氣息也從霸王巨劍與雲澈身上釋放,充斥了了整個蒼雲大殿,讓所有人的呼吸為之一滯。

    「重劍!?」雲澈亮出的武器讓凌雲一訝,再結合雲澈的年齡和玄力修為,他頓時開口道:「莫非,你就是目前皇城之中四處談論的那個玄府天才弟子云澈?」

    「沒錯。」雲澈頷首:「我就是雲澈。凌雲兄居然知道我的名字,不勝榮幸。」

    「呵呵,雲小兄弟過謙了。」凌雲溫和一笑:「我和小傑到來皇城之後,四處都能聽到有人對你的議論,聽聞你能熟練駕馭數千斤的重劍,而且跨越七級戰勝對手,實在讓人心生驚嘆,也一直想著有機會親眼一睹風采。沒想到居然在這裡碰到雲小兄弟,實在是幸運。」

    「哦哦,原來你就是雲澈啊!」這個凌傑顯然也跟著凌雲一起在皇城中聽到了一些雲澈的傳聞,他很是不屑的歪了歪嘴:「才真玄境,居然就被人稱作天才,你這個天才也太廉價了……本少爺馬上就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天才……看劍!」

    凌傑低喝一聲,上前一步,長劍撩起,斬下……這是極其簡單的一劍,縱然是一個能拿得動劍的孩童都能隨手做出來。但就是這樣一個簡單至極的動作,在凌傑手中斬下時,卻帶著一股無比驚人的劍勢,樸實無華的劍身以高到不可思議的頻率顫動著,激蕩出澎湃不休的龐大力量直轟雲澈胸前。

    雲澈提出對轟三劍,顯然是要以重劍之長對輕劍之短,因為若是對轟,同等條件下,輕劍怎麼也不可能是重劍的對手。再加上大道浮屠訣賦予的三千斤臂力,這種形式的比拼,縱然面對超越自己整整一個大境界的對手,他也起碼能撐上三劍。

    但當驚人的劍勢撲面而來時,雲澈的臉色稍稍一變。

    凌傑年紀尚小,有些爭強好勝,心機不深……幾乎可以說毫無心機,所以他的心思也很好猜。雲澈可以預測的到他的第一劍不會太認真,頂多用出五六成的力量,所以他的第一劍也已決定有所保留,不會動用玄技,力量上,也只會用七成左右。

    凌傑的這第一劍,的確根本沒有全力,而且看他的樣子,別說五六成,估計四成玄力都沒用出來,但那隨手一劍的劍勢,卻如翻滾的浪濤,勢不可擋。

    「喝!!」

    原本準備只用七成力的雲澈頓時不敢再有絲毫的保留,低喝一聲,邪魄開啟,全身玄力運轉,揮舞重劍,以十成力迎了上去,重劍揮舞間,帶起颶風般的風嘯聲。

    蓬!!!!

    重劍與輕劍毫無花俏的相撞,龐大的重劍之力與澎湃的劍勢瞬間爆發,一個玄力風暴瞬間在兩人之間形成,然後將兩人同時狂暴的震開。

    凌傑倒退好幾步,一臉驚訝的看著雲澈:「啊?竟然……真的擋下來了?哦……你看上去似乎要比想象的厲害那麼一點點。看來,我需要稍微認真一點了。」

    雲澈被震開三丈多遠,臉色平靜,內心則是泛起驚濤……茉莉說的沒有錯。這小子絕對不是簡單的靈玄境三級,年紀雖小,但劍之造詣,已堪稱宗師!絕對可以輕鬆做到越級挑戰。

    以低他一個大境界的玄力接他三劍,縱然有重劍的優勢,105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