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狂妄!」被一個小輩如此蔑視,方姓老者頓時大怒。

    方姓老者一聲冷哼,忽然飛身而起,右手伸出,直線抓向雲澈的喉嚨。這一抓下去,足以將雲澈的脖頸瞬間扭斷。

    距離茉莉滅殺炎龍,魂體毒發已過去數月之久,她絕對不能動用玄力的三個月期限也早已過去。如今的茉莉,已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動用玄力……以茉莉的強大,擊殺王玄之龍都只需一瞬,何況一個地玄境。雖然每一次的出手,都會讓茉莉的毒有一定程度的發作,但這種情境之下,也唯有依賴茉莉的力量才能解圍。

    「嗯?」雲澈一怔,而此時,方姓老者距離他不到一丈之遙,下一秒,就足以將他的脖頸直接捏碎。

    這是一把小巧的短刀,卻釋放著夢幻般的冰藍之色,而就是這抹冰藍,彷彿在一瞬間掩下了天地間所有其他的色彩,顯得無比夢幻奪目。

    有著地玄境玄力的方姓老者看著地上的藍光,老眼之中竟晃起驚懼的色彩,腳步也下意識的向後倒退了一步,眼前的藍光無比瑰麗,但卻讓他內心有了一種深深的驚悸。而在藍光落下之前的那一刻,他分明感覺到一股透徹全身,直刺靈魂的冰冷。也是這股刺魂冰寒,讓他死死停住了身體,再也不敢向前。

    「不知是哪位前輩在此,還請現身一見。」方姓老者深吸一口氣,向著四周拱手道,語氣之中多少帶了一點恭謹,同時也再不敢對雲澈出手……他猜想到暗中的這個人,極有可能是眼前少年的暗中守護者,而且玄力之上,至少要超他一個大境界。而擁有如此實力的守護者,這個少年的身份絕不尋常,說不定還要超過他的家族少爺封白衣。

    「方伯,」封白衣在後面喊叫起來:「這個雲澈的身世我查過,他不過是來自一個小小的新月城,別說家世,就連父母都沒有,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守護者!但這個人詭計多端,那個藍色的東西,一定是他耍的什麼詭計,方伯千萬不要被他唬住了,馬上殺了他!如果你現在不殺了他,總有一天,我會死在他的手上!」

    地上的冰藍光芒雖然依舊釋放著冰冷的威懾,但「心中有數」的方姓老者已是毫不懼怕,臉也陰沉了下來:「小輩,居然敢戲弄老夫,受死!」

    叮……

    方姓老者的雙目死死的瞪大,瞳孔卻收縮成了針眼般大小。他張大了口,卻無法發出一絲聲音,而他的身上,一抹冰冷的藍光緩緩的蔓延,從他的身體中心,快速覆蓋了他整個軀體,直至蔓延至他的四肢、頭部、發梢、衣著……

    呼……

    雲澈目光獃滯,喉嚨艱難的「咕嘟」了一下。這輩子,他還是第一次目睹如此絢麗,簡直美到讓人窒息的殺人手法,但同樣也殘酷到了極點,那個方姓老者死後別說留下全屍,根本連一絲痕迹都沒有留下。

    「想跑?」

    雲澈並沒有馬上去把重劍撿回來,而且張望四周,激動的喊道:「小仙女!小仙女你在哪裡?我知道是你,快點出來!!小仙女!」

    當初小仙女答應了他,會在兩個月之後,在他身邊保護他三個月。現在距離當初她離開剛好過去了兩個月,她也如約回來,並在剛才的致死險境中救了他。

    「喂!小仙女!」

    雲澈接連喊了很久之後,夜空之中總算傳來小仙女輕渺而又冰冷刺骨的聲音:「我只是答應保護你三個月,卻沒有答應要和你見面,更沒有答應會順從你什麼,你不需要再多費心思。」

    「呼……這個小仙女,還真是傲嬌,都來了還死活不出現。」雲澈呼了一口氣,低聲自言自語著:「既然我怎麼喊你都不出來,那麼,嘿嘿……我就等著你自己主動出現。」

    「老老實實的當你的逍遙大少爺多好,偏偏要自己出來找死。」雲澈一聲不屑的冷笑,將封白衣的空間戒指取了下來。

    翻了一遍封白衣的東西,雲澈也順便明白了他的身份……平西大將軍之子。

    雲澈放出鳳凰之炎,將封白衣和薛浪的屍體和這裡留下的痕迹全部焚燒。火光之中,雲澈收起重劍,緩步離開,但離去的方向卻不是去往蒼風玄府的方向,而是向著城北而去。

    「來而不往非禮也……想要殺我的人,我從來不會允許他繼續留在這個世界上!」

    雲澈隨便找個人打聽了一番鎮北將軍府的位置,身影穿過重重夜幕,當他來到鎮北將軍府大門前時,身上的衣服已換做從封白衣空間戒指里拿到的一套衣服,就連面孔,也已經變得和封白衣一模一樣。

    鎮北將軍府的門口侍衛一看到「封白衣」,連忙主動迎了上來,恭恭敬敬道:「封公子,你來了。可是來看望我家少爺的?」

    進了鎮北將軍府,他也不知道哪個是慕容逸的卧床的房間,所以只能讓一個侍衛在前面帶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