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封少爺,我家少爺的房間到了,不知封少爺還有什麼吩咐?」侍衛把雲澈帶到慕容逸房門前,欠著腰,無比恭敬的道。

    說完,也不等那侍衛答應,雲澈便徑自向前,推門走了進去。

    「我和薛浪一起出手,難道還有失手的可能?」封白衣笑眯眯的走了過來。

    「不!」雲澈走到慕容逸床前,臉上的笑神秘莫測:「他沒有死。不但沒有死,而且活的好好的,倒是你,慕容逸,馬上就會死了。」

    「呃~~~~」慕容逸的雙目一下子瞪到了最大,他雙手一下子抓住了雲澈的手腕,喉嚨中發出痛苦幹澀的聲音。

    看著已經發不出聲音,只能痛苦幹吼的慕容逸,雲澈殘忍的笑了起來,他左手在臉上一抹,封白衣的面孔頓時消失,露出了雲澈本來的樣貌。看著近在咫尺的雲澈,慕容逸的眼瞳瞬間瞪大,兩顆眼珠在極度的驚駭和恐懼中大幅度外凸,幾乎要迸出眼眶。

    「呃……呃……」慕容逸放大的瞳孔里滿是恐懼,繼而又充斥了越來越多的乞饒。

    雲澈冰冷的聲音落下,手上猛一用力……連霸王巨劍都能肆意揮舞的力量,扭轉慕容逸的脖子可謂易如反掌。只能「咔」的一聲,慕容逸的喉骨與喉管便已徹底粉碎,慕容逸的雙目再度外凸,全身驟然一挺,然後便再也沒有了動靜。

    「嗯,很多。」雲澈把手收回,很是平靜的回答道:「說不定,比你殺的還要多。」

    「天真?天真是用來形容小孩子的,比如說茉莉這樣的可愛小女孩。」雲澈用很低的聲音說道。

    「嗯。」雲澈不耐煩的應了一句:「慕容兄現在已經睡下了,你們最好不要再進去打擾他。」

    解決了鎮北大將軍家的大少爺,然後在他家少爺的恭敬相送下大搖大擺的離開,這種感覺,簡直不要太爽。

    第二天,鎮北大將軍之子慘死家中的消息如一陣暴風般傳遍了整個皇城。

    慕容逸橫死的時間為昨夜。而昨天夜裡,去到慕容逸房間的只有封白衣!而就在慕容家四處尋找封白衣下落時,卻發現封白衣彷彿從世界上消失,無論如何都找不到他的蹤影,這明顯有著「畏罪潛逃」的嫌疑。在無法找尋到封白衣之後,鎮北大將軍勃然大怒,帶著數千兵馬浩浩蕩蕩的堵在了平西將軍府的門口……兩個世交軍政家族就此翻臉。

    至於真正的兇手雲澈……壓根就沒有人懷疑到他頭上。

    所以皇城風雨動蕩,回到蒼風玄府的雲澈卻是風平浪靜。

    開始煉製龍血寶丹!

    而此時,他從炎龍的屍體身上引出了十二滴炎龍之血……亦是十二滴王玄龍之血!也就是說,他要在三顆龍血寶丹里,每顆融入四滴龍血!

    雲澈把藥材按照秩序擺手,雙手罩在上面,半閉上眼睛,一小會兒后,天毒珠的淬鍊之力發動,一團綠色的光芒將炎龍之血和所有的材料罩住……許久之後,當雲澈把雙手拿開時,桌上鋪滿了各種顏色的碎渣,而正中心,則出現了三顆紅光閃閃的圓珠,剔透瑩亮,宛如三顆赤色珍珠。一股奇異的葯香味也緩緩擴散出去。

    雲澈捏起三顆丹藥,滿意的自言自語道。

    一顆的煉化大概需要兩天的時間,三顆的話,六天就足以煉化完成。到時候玄力應該至少能提升兩個等級……而玄力的提升還是次要的,王玄龍之血……對他的氣血、體質、玄脈、骨骸都有著不可估量的益處。

    就在雲澈正在品鑒自己用天毒珠煉化出的丹藥時,一個清冷柔雅的聲音從他的後方傳來。

    「小仙女,你終於肯出來見我了,上次你忽然就走……」

    一般的丹藥氣息,又怎麼會讓她主動出現。

    小仙女的眸光微微一動,一抹深深訝色一閃而過,她走近一步,再次看了一眼雲澈手中的丹藥,啟唇道:「你居然還會煉丹?還煉製出擁有如此高等氣息的丹藥。即使在這整個蒼風玄府,都找不出一顆比你手中更高級的丹藥。而且你煉丹的方式,我居然聞所未聞!」
最近更新小說